Blog

“刷!”


在虛影徹底消失的一刻,在夜寒的前方,突然出現一縷劍光,朝着他的咽喉,無比精準地刺了過來!

這突然出現的一劍,就連夜寒都是難以閃躲,施展紫金法則想要改變它的方向,卻發現收效甚微,任憑他怎麼動作,那劍光就是直奔着他的咽喉而來。

就在這時,一道俏麗的身影卻是突然出現在遠方出現,縮地成寸,瞬間橫移到夜寒的面前,白衣素裙,凌厲青鋒,直指那道劍光!

“當!”

清脆的聲音響起,兩劍相碰,雙方同時後退了幾步,那幽影宗的殺手再次隱藏起來。

“瀟瀟,你怎麼在這裏?”夜寒不由得有些吃驚。

聽到夜寒如此親切的稱呼,君瀟瀟冷漠的眸子中閃爍着莫名的光彩,淡淡地道:“這些人要打你的主意,我不放心你。”

“元浩,你堂堂劍王境五階高手,號稱天才人物,不滅王體,居然爲難青冥宗的一個內門弟子?如果沒有夜寒,你們這次派去進入本源之地的所有人都要全軍覆沒吧?現在竟然過河拆橋,想要搶奪聖劍!”

君瀟瀟看向玄天宗的高手,眼眸再次恢復了凌厲和淡漠。 “君瀟瀟,你不要多事!”被稱爲元浩的那人喝道。

“我多事了,又如何?”君瀟瀟擡起頭,目光森寒,讓人不敢對視,聲音清冷,彷彿不含任何感情。

“憑你一個人,你以爲能從我們兩個手中將夜寒帶走?”

“那就試試看!”

君瀟瀟話音落下,浩蕩的劍氣爆發而出,充滿了無盡的戰意,手中的靈劍光芒大放,耀的人睜不開眼。

“你居然突破了境界!”元浩不由得驚呼一聲,他記得,君瀟瀟進入本源之地前還只是劍王境五階的修爲。

“你不是我的對手。”君瀟瀟淡淡地道,就要帶着夜寒離開。

然而,元浩卻是踏步走來,巨劍擋住君瀟瀟的道路。

“我們兩個人圍殺這個小子,若是讓你就這麼救走,我們的臉面豈不是丟盡了!”元浩冷喝道。

“你的臉面早就已經丟盡了!”夜寒突然冷笑道:“追殺我一個劍魂境的劍士,都要兩個王者同時圍攻,虧你還有臉提你是劍王境五階!像你這樣的貨色,若是和我同階,我不用劍都能壓制你!”

元浩臉色一黑,兩個王者追殺夜寒,的確是可恥,不過卻也沒有辦法,那些劍魂境的內門弟子根本不是夜寒的對手。

“我們不妨來一場比試,聽說你是不滅王體,以肉身稱雄,我們不使用真氣,單憑肉身戰一場,你如果能打敗我,我便將我手中的聖劍拱手送給你。不過,若是被我打敗,便立刻任由我們離開!”夜寒淡淡地道,一副不屑的神態。

“竟敢如此小視我!”元浩的臉色完全陰沉下來,殺意凜然,道:“我知道你的肉身非常強大,不過和真正的不滅王體相比,還差得遠!你永遠不知道,這些特殊體質到底意味着什麼!”

“他是不滅王體,號稱肉身最強體質,現在修爲達到劍王境五階,更是挖掘出無數的潛能,你不是他的對手。”君瀟瀟攔住夜寒道。

“放心,我自有倚仗。”夜寒淡笑道,震動天紋飛行翼,緩緩飛了出來。

反正有君瀟瀟在身旁,他也不擔心暗中的殺手。

“來吧,我甚至都不動用聖劍的力量,空手和你對拼就夠了。”夜寒的眼神中充滿了輕蔑。

“小子狂妄!”元浩不由得大怒,還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小瞧他,更何況還是在這個他最爲強大的領域。

夜寒不出劍,不代表他會留手,他現在恨不得拿着巨劍直接將夜寒劈成兩段。

“轟!”

元浩猛地踏步向前,輪動着巨劍猛砸過來,肌體散發着點點金光,彷彿擁有無窮的力量。

即便沒有動用真氣,以他的力量舞動起巨劍來,也是非常的可怕,碩大的劍身像是一座太古魔山,威勢懾人。

夜寒怡然不懼,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那巨劍的下方,雙手握拳,噹噹兩拳,直接與巨劍對撞在一起!

居然是用肉身力量直接抗衡元浩的巨劍!

“嗡!”

巨大的力量碰撞,讓巨劍都不斷顫抖,發出了嗡鳴,夜寒的身體猛地沉墜下來,不過很快便是沖天而起,雙拳竟是完全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這一次,竟是主動向元浩攻擊過去!

“好可怕的肉身力量!”君瀟瀟在一旁看着不由得暗暗心驚,居然可以和劍王境的不滅王體平分秋色,最爲重要的是,他還沒有使用武器!

“我身即我劍!”夜寒大喝一聲,雙臂彷彿在這時變成了兩把巨劍,雙掌砸落下來,彷彿青天沉墮,散發出無比壓抑的氣息。

而隨着那雙掌下落的勢頭,周圍的天地似乎都隨之而動。

“居然能引動天地力量!”元浩不由得一驚,神色有些凝重。

他所修煉的人王道追求的便是極盡力量,達到巔峯,以身爲劍,以力破天,走的是逆天修煉的道路,若是想要引動天地力量,必然會受到巨大的衝突。

引動天地力量,那是天意道纔有的劍意。

不過,在夜寒手中,這兩種劍意卻是沒有絲毫的衝突,完美結合在一起,秉承天意,力達萬鈞,氣勢恢宏。

“嗡!”

此刻,空間嗡嗡震顫,似乎無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力量,若是夜寒現在手持聖劍,絕對能將眼前的空間撕裂。

元浩臉色一變,揮劍抵擋,巨劍大開大合,展現出無盡的力量。

他的全身都繚繞着淡淡的金光,那是不滅王體的特徵,肉身極盡強大,永不朽滅。

“當!”

巨劍斬中夜寒的身體,蘊含着恐怖的大力,將他的無上戰體都撕裂開一道傷口,不過,赤金法則一轉,傷勢便迅速恢復。

這一邊,元浩也是同樣,不滅王體的恢復速度本來就極爲可怕,淡淡金光籠罩,傷口出現的一瞬間便會消失。

眨眼之間,他們已經對轟了上百劍,兩人的肉身都是強得難以想象,震耳欲聾的嗡鳴聲響徹天地,地面上那些劍魂境的高手全都臉色蒼白,似乎是受不了這樣的聲音。

“這夜寒是怎麼修煉的,居然能夠和不美王體硬撼肉身!”有人驚訝地道。

“剛剛劍魂境而已,就有如此戰力,若是突破到劍王境,恐怕元浩拿他也沒辦法!”

天空中,君瀟瀟站在一旁,美眸盯着夜寒,異彩閃爍。

她沒想到,夜寒居然變得這麼強,現在雖然不是她的對手,但是潛力無限,早晚會成爲聞名神域的強者。

“轟!”

夜寒與元浩再次對拼到一起,兩人勢均力敵,肉體對抗,元浩這個不滅戰體佔不到絲毫的便宜。

“小子,你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元浩冷酷地道,全身金光大放,要施展出不滅王體的特殊能力。

“我身不滅,天下稱王!”

元浩突然沖天而起,巨劍猛地上揚,轟然落下,似是要斬破蒼穹,全身璀璨的金光都附着在巨劍之上,將那巨劍都染上了一抹輝煌之色。

巨劍落下,空間猛烈顫動,元浩似乎是陷入了人劍合一的境界,意念,精神,全都灌注進這一劍之中,逆天而上,破滅一切阻擋。

這一劍,真正展現出了人王道的精髓所在。

就在這時,夜寒卻是一下子在原地消失,隨後,無數幻影同時出現,一直迎上那天空中墜落下來的巨劍,每一道幻影都是一道劍意,代表着夜寒的種種劍道領悟!

“嘭嘭嘭!”

那些劍意幻影不斷與巨劍撞擊在一起,雖然無法擋住這巔峯的一劍,卻是讓巨劍的來勢慢了許多。

夜寒腳尖一點,也是凌空而起,雙掌演化無雙劍道,無數劍意在瞬間百川歸海,全都化作這強勢的一擊!

在夜寒的掌中,竟是顯現出天道無雙劍的虛影來,他並沒有催動丹田中的劍體,只是演化劍法,便是達到了這個地步!

九天仙緣 這一劍,已經不只是他們肉身力量的對抗,變成了無雙劍道和人王道的爭鋒!

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可以在同級別和人王道的劍士正面硬撼,那些手拿巨劍,淬鍊肉身的強者們的確有斬破天地的力量,巨劍揮動起來,便是王者一樣的存在。

而夜寒卻是不懼,無雙劍道,破盡一切!

“轟!”

在空中的某一點,兩人撞擊在一起,巨大的力量掀起狂風,在高空中呼嘯,周圍的雲霧都被這股力量撕扯得粉碎,霎時間開闢出一片朗朗晴空。

“嘭!”

下一瞬間,在衆人震驚的目光之下,元浩竟然直接倒飛出去,嘴角溢出鮮血,肉身強度的對決,竟是元浩略遜一籌!

“刷!”

夜寒的身形幾乎是瞬移般地出現在元浩的面前,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雙拳淋漓着鮮血,出手卻是毫不留情,打在元浩的身體之上,隆隆作響。

“轟轟轟!”

元浩周身繚繞的金光根本擋不住夜寒如此兇悍的攻擊,幾下便被打碎,那如山般的重拳便是結結實實地降臨在元浩身上。

夜寒的每一拳,都是相當於巨劍的一次斬擊,其中帶着劍意,威勢更盛,元浩被打得大口咳血,血液中帶着點點金芒,在高空中極其顯眼。

夜寒的速度極快,瞬間百拳,元浩根本沒有時間恢復,強橫的力量帶着劍意,衝進他的身體之中,開始瘋狂破壞他的臟腑。

就算是不滅王體,也依然無法承受這樣的攻擊,皮膚開始出現裂痕,鮮紅夾雜着淡金色的血液滲透出來,沾染到夜寒的拳頭上。

從始至今,夜寒只是手掌受了一些皮外傷,而元浩卻是極爲悽慘,被夜寒壓着打,不斷咳血,想要施展身形躲避,卻是根本逃不出去。

夜寒將鬼影登天步施展到了極致,在虛空中邁步,身化幻影,無形無跡,帶着鋒銳劍氣的拳勁從四面八方攻擊過去,讓元浩近乎絕望。

下面的人都是目瞪口呆,堂堂不滅王體,肉身稱雄,居然被人壓着打!

“無雙劍道!”

夜寒心中低喝,天道無雙劍的虛影再次出現,在他手掌中凝聚,猛然打出,浩瀚的力量洶涌,直接將元浩的胸前撕開一道深深的傷痕!

就在這時,他突然升起一股危險的感覺,絲毫不遲疑,立刻後退,施展無影遁,瞬息千百丈!

“轟!”

元浩再次爆發出王者的氣勢,真氣洶涌,化作怒海狂濤,向夜寒衝擊過來! “你敗了!”

夜寒迅速遠遠退開,天道無雙劍在手中演化出來,本源之氣奔涌,將元浩的氣勢抵擋下來。

“按照承諾,放我們離開!”夜寒冷冷地道,回到君瀟瀟身邊,有恃無恐。

“做夢!”

元浩惱羞成怒,露出獰笑,全身金光璀璨,在真氣的催動下,體內的傷勢迅速恢復。

此時,他眼中的殺意簡直都要凝結,手掌緊緊握着巨劍,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無恥之徒。”君瀟瀟淡漠地道,靈劍輕震,發出悅耳的劍鳴聲,斜指元浩,道:“既然如此,那就拼個魚死網破,看我能不能將夜寒帶走!”

說話間,縱身騰起,玉手抓住夜寒的手腕,向城外飛掠。

就在這時,在城外突然升起幾道血光,各個帶着鋪天蓋地的殺意,凝成血雲,聚攏過來。

血雲之上, 三個人影靜靜而立,盯着夜寒,眉目間的殺意彷彿可以絕滅一切生機。

這些人,明顯都是赤霄宗的高手,與夜寒有着深刻的大仇,這次來,不只是爲了搶奪聖劍,同時也是要將夜寒斬殺,以泄心頭之恨。

“君瀟瀟,現在離開,我們可以放過你。”爲首的一人喝道。

“你憑什麼命令我?”君瀟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即使是處在這樣的劣勢中,她依然很鎮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