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剩餘的怪物頓時被陳濤斬成肉泥!


數只堪比二階超凡者的病毒寄生體,在陳濤手上連半分鐘都沒有堅持,為了節省瞳力,陳濤先將須佐解除,然後開啟【觀察者】的透視和遠視能力,尋找起雲伊明的方位。

「嘶,他瘋了嗎?」

陳濤忽然吸了一口氣,視線中的景象嚇了他一大跳,酒店中至少多出數十隻剛才那樣的寄生體正在瘋狂殺戮,而酒店外竟也有不少,足有上百隻,而雲伊明此刻正被這上百隻的寄生體簇擁在中央,在外面嚴陣以待,陳濤知道這是在等他。

「難道他這麼大肆捕殺普通人不怕被列為危險分子被通緝?還是說他有恃無恐?如果是前者還好說,如果是後者,那這個世界還真是雙重標準。」

陳濤淡淡的想道,因為是後者的話,無非是雲伊明後台夠強硬,若真是如此的話,陳濤也只能感慨果然任何世界都存在特權階級,公平什麼的,只針對那些普通人。

「算了,管你是什麼,反正你都要死!」

沒有走正門,陳濤直接從這間套房的落地窗朝外面跳去,雲伊明所住的位置在21樓,距離地面足有三十米高,只見陳濤將【村雨】不時插進樓外的牆壁,輕輕鬆鬆的便平安到達了地面,恰好落到雲伊明以及他的寄生體大軍的面前。

「如果你跑了,我還要花功夫到處去找你,」陳濤望著雲伊明微微一笑,同時瞥了一眼他周圍的寄生體,繼續道,「這就是你的倚仗?看來你並不能無限的寄生下去,不過也對,要是能夠無限寄生,你豈不是無敵?」

不用多,像剛才那樣實力的怪物來個幾千隻,哪怕是陳濤也要跑路,否則就會被撕成碎片,畢竟他的瞳力不是無限,就算是無限,他的身體也不可能承受住那麼長時間的須佐,只要沒有絕對的防禦,面對這些怪物一旦受傷,任何人都會被活活拖死。

「這也正是我要對你說的,沒想到見到了我的寄生體竟然沒有逃跑,呵呵,」雲伊明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身旁的上百隻寄生體蠢蠢欲動,有雲伊明這個母體在一邊,這些怪物暫時還能壓抑住自己的本能,而不是一窩蜂的衝上去。

上百個媲美二階超凡者的怪物對此時的陳濤來說也確實有些棘手,若是在《斬赤》世界,這就是上百個帝具使啊,足以摧毀十萬大軍,再加上悍不畏死的特性,沒有克制的能力絕對會讓人十分頭疼。

本來這家五星級酒店坐落在這座城市最繁華的街道區域,平時都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可現在卻顯得有些冷清,幾乎看不到一個活人,陳濤估計是雲伊明出來尋找人寄生時,將人群都給嚇跑,但在陳濤【觀察者】的偵測下,還是可以發現有不少人都藏在周圍的小角落,小心翼翼的朝這邊看去,臉上雖然有慌亂,但還都勉強保持著鎮靜。

陳濤不知道其實自從這個世界的人類可以登錄次元世界並獲得強大的力量以來,惡性事件發生的頻率便極高,因為強大的力量會放大人內心的慾望,所以往往都會有人因為無法控制驟然變化的心態而引起暴亂。 這個世界遠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安寧,從加入超凡者協會的成員每月都要執行一次任務便可以看出,如果沒有那麼多的案件,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硬性規定!

「我的瞳力不多了……本來還想著趁這段時間積攢一些,沒想到又要浪費,如果從你身上的收穫不能彌補我的損失,那我可真的虧大了。」

陳濤在《斬赤》世界中為了殺死異化的赤瞳而大肆使用天照,瞳力只剩下一百多點,現在怕是又要繼續使用了。

對於人海戰術,天照絕對是陳濤最強的手段,不滅的黑炎不將敵人徹底摧毀就絕對不會罷休,而且陳濤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立威。以前他那麼低調除了不想他曝光自己的秘密外,還有就是有點受迫妄想症,總感覺有人在算計他,對他圖謀不軌,現在好了,他的萬花筒寫輪眼終於恢復,實力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頂峰,足以守護自己的一切,三個次元世界便成為三階強者?

那又怎樣!?誰還敢打他的主意?如果他再能幹凈利落的幹掉一個三階病毒側的超凡者,更不會有人敢再來招惹他!

四階?按照夢部長大的描述,這種人整個華國也沒有幾個,全是鎮國級別的存在,而以陳濤表現出的可怕的進步速度,怕是沒等這些人出現,陳濤就已經能夠和他們平起平坐了。

這是陳濤第一次在現實世界里發出自己的聲音,而且格外強硬。

「現在瞳力值的恢復速度是每天五點,倒是不用像以前那樣節省。」

陳濤看了一下自己此時的技能消耗,因為高級仙人體的原因已大大降低,持續二十秒天照也只會消耗五點罷了,但是釋放的黑炎增多,瞳力值的消耗自然也會相應增多,他大約估計了一下,要是想將對面這群實力在二階超凡者的寄生體乾淨利落的解決,至少需要二十點的瞳力值,至於身體負擔什麼的,有高級仙人體在身,陳濤沒有太過考慮。

想到就做,陳濤剛剛轉過的那些心思實際上也就過了僅僅數秒,而雲伊明此刻也放鬆了對周圍寄生體的控制,示意它們將陳濤直接撕成碎片,他知道現在這座城市的超凡者協會一定已經收到了這裡發生的事,很可能正在朝這裡趕來,所以他必須儘快將陳濤殺死離開,只要不是被當場抓住,他自信自己絕不會有事。

到時候可以找出的理由和借口太多了,隨便編一個就是,反正死去的不過是區區一些普通人,怎麼能跟他一個尊貴的三階超凡者相提並論呢?

雲伊明一聲令下,這些寄生體便潮水一般向著陳濤涌去,而他自己則慢慢退後開始看戲,上百個堪比二階的寄生體,他不信有人可以抵擋,而且這些寄生體的耐力極強,恢復力更是可怕,只要不是被打爆腦袋,就可以一直戰鬥下去,是他最強的殺手鐧!

「哼,見識一下T病毒的可怕吧。」雲伊明抱著手臂,自信滿滿。

以前無論面對任何敵人,只要給他一點時間,他便能釋放出大量的寄生體,而那些敵人也通通死於這些寄生體的利爪之下,無一例外,而且儘管他病毒寄生的數量有上限,但是他可以卻隨時進行補充,所以從理論上來講,他的寄生體其實無窮無盡,只要對方的殺戮無法超過他補充的速度,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也正是他的可怕之處!曾經讓無數對手絕望,在他看來,哪怕是陳濤也不例外,根本不存在擊敗他的可能,頂多也就是能憑藉露伊卡口中的空間類能力逃跑。

要不是T病毒在人物能力重疊時會消除病毒的感染性,他的實力將比現在更加可怕,甚至可以達到一個人毀滅一個世界!

「逃跑吧,這樣我也可以將這件事全部推在你身上。」雲伊明心裡冷笑道,他已經想好只要陳濤逃跑,他就將今天發生的一切通通推到陳濤的身上,讓他來背這口黑鍋,而他則是制止陳濤引起禍亂的英雄。

至於別人信不信?在這個個人武力更加被注重的時代,只有強者才有話語權,只要他更強,自然以他說的話為準則。

雲伊明此刻心裡還在美美的想著,忽然感覺到不遠處傳來一陣炙熱,連忙朝那邊看去,赫然看見一片黑色的火海憑空乍現,鼻間傳來一股烤焦的氣息,恐怖的溫度將空氣都燒的有些扭曲。

黑色的火海宛若一道巨大的圓環,不斷朝周圍擴散,被它掠過的地方連地面都被融化,鐵製品更是被融化成鐵水一滴滴的流下,中心赫然是陳濤所站的位置,在雲伊明的視線里,凡是被黑色的火焰卷過的寄生體,紛紛發出一聲痛苦的慘叫,這些沒有理智的病毒怪物竟然在害怕!

「這是什麼能力!?」

雲伊明驚訝的張大嘴,陳濤表現出的能力實在是太多了,刀術、驚人的體魄,還有露伊卡和他說過的帝具,還有空間類能力以及能量巨人,現在又多出一個控制火焰!

而且,很明顯,這火焰絕對不是一般的火焰,從顏色上便能夠看出,誰家正常火焰的顏色會是黑色?據他所知,黑色的火焰好像只有《幽游白書》世界的魔界之火是這種顏色!

「他真的只經歷過三次次元世界嗎?怎麼掌握的能力會這麼多?」雲伊明臉色無比難看,因為T病毒極強的排他性,導致他只有T病毒一項能力,但是其附帶的念能力其實也算一種,還有不死性、強大的恢復性,所以完全可以將T病毒看作是一種綜合性的能力,可和陳濤表現出的彷彿萬花筒一樣的能力比起來,還差的太遠。

複雜度和跨越度,雲伊明簡直為聞所未聞!

運氣再好的人也要幾個世界才能獲得一種能力並將其鍛煉的強大吧?而對面這個傢伙呢?一個世界好幾種?

就在雲伊明胡思亂想的時候,劇烈的黑炎還在源源不斷的擴散,無物不沾、無物不燃,他的上百隻寄生體此時已經被點著大半,但是由於強大的恢復性,還沒有死,彷彿一個個不斷掙扎的火炬,可已經失去了戰鬥力,被燒死不過是時間問題。

雲伊明害怕了,儘管他還有一個變身暴君的招數可以使,但是他不覺得自己可以擋得住那可怕的黑色火焰。

「跑!」

心裡瞬間萌發出一個念頭,如果說之前雲伊明離開酒店房間是戰略性撤退,那麼現在則是準備頭也不回的逃竄,至於找陳濤報仇?以後再說,他現在只想不要再看見這個男人!

腳步朝後移動,趁著這些寄生體還活著能夠為他拖延時間,雲伊明準備溜了……

但是這一切,都被陳濤的【觀察者】看在眼裡。 「現在想跑了?晚了點!」

天照還在不斷綻放,將周圍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熔爐,熾熱的空氣甚至將旁邊的幾棵綠化樹都給點燃,這些寄生體雖然因為T病毒的原因都變成了生命力頑強的怪物,但依舊是血肉之軀,面對不滅的黑炎,只能被一個個焚燒成灰燼。

上百隻寄生體一眨眼,便消失了大半,空氣中傳來一陣焦糊的臭味,陳濤在自己的鼻子前用力的扇了扇,似乎想要將這些難聞的氣味通通趕走,短短一小會兒,他的瞳力值便消耗了二十幾點。

可效果卻是驚人的,單看雲伊明,就已經心生退意,陳濤冷笑一聲,開啟了左眼的神速,他的速度一直是他最重要的武器之一,尤其是此刻還開啟了三倍神速,一度接近音速!

彷彿化作一道閃電,陳濤執著【村雨】在密集的寄生體縫隙間穿過,刀刃揮舞之間,人頭落如雨下,作為一個受過不知多少喪屍片熏陶的人,陳濤深知這些寄生體的弱點在何處。

作為死者復生的活屍,這些寄生體還能活動全部都靠雲伊明為他們種下的T病毒,所以【村雨】的咒毒附身無效,但是他卻可以選擇將這些寄生體的腦袋直接斬下!

「好快!」

向後逃跑的雲伊明回頭望著戰場不由瞳孔一縮,駭然的看著陳濤大肆屠殺著剩餘的寄生體們,那鬼魅般的身影仿若瞬移般,不停的閃爍,朝自己快速逼近!

每一次斬擊帶起的巨大力道,都能生成可怕的風壓,在斬下寄生體的頭顱后,竟然還深深的切進地面,形成一道道交錯的裂痕!

同時雲伊明也發現了陳濤周身的異狀,按理說如此驚人的速度,阻力也應該相當驚人,但云伊明卻發現陳濤卻彷彿沒受到一點阻力,猶如穿行在真空中!

「又是一種提升速度的能力?!」

雲伊明被陳濤層出不窮的能力驚呆了,可他卻不知道這還不是陳濤的全部,因為魘騎機甲『蘭斯洛特』還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畢竟補充能量需要花費成就點,本著能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的心態,陳濤並沒有將它從試煉之證的空間中召喚出,否則雲伊明怕是真要去撞牆,從此對著這個世界懷疑人生……

「只能用那一招了嗎?」

陳濤的速度是雲伊明的好幾倍,雖然初始速度兩人差不多,畢竟一個有高級仙人體強化,另一個也有T病毒,但是在陳濤開啟神速后,兩人之間的差距赫然已變成自行車之於寶馬,根本沒有可比性,在意識到自己絕對會被陳濤追上后,雲伊明臉色流露出猶豫,隨後又變的堅定起來。

作為融合了T病毒的超凡者,雲伊明不僅有寄生的能力,當然這個寄生能力也可以看作是對抹除傳染性的補償,而且他的個人實力同樣不弱,他剛剛說的另一招便是變身暴君!

作為T病毒能夠孕育出的超強怪物,雲伊明在變身為暴君后力量和速度會暴增數倍,就連念能力也會一同增強,但是缺陷卻是理智會開始變得混亂,而且無法冷靜思考問題,所以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雲伊明很少會選擇變身,因為單單上百隻堪比二階超凡者的寄生體,便足以幫他解決所有問題。

但是面對已經快要把寄生體殺光的陳濤,他沒有更好的選擇,所以……

嗤!

【村雨】劃過最後一隻寄生體的脖頸,鮮血像箭一樣噴出,長著菊花口器的腦袋咕嚕嚕掉落,比活人的紅色血液不同,這些寄生體的血全是暗紅色,少數甚至呈淡淡的黑色,至於那些臭味,就是從這些血液中發出,陳濤抬頭朝雲伊明望去,好奇他怎麼突然停了下來,難道是知道自己跑不過,所以直接選擇了放棄?

「不可能。」

陳濤搖了搖頭,能為了力量把自己糟踐成那副模樣,會因為這點事就放棄?陳濤直接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那麼是要拚死一搏?還是覺得自己能夠反殺?」

陳濤這時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很喜歡玩的一款遊戲,他很多時候都曾經告訴過自己「我能反殺」!可往往最後的結果都不過是幻覺罷了,難道雲伊明現在也產生了這樣的心理?

「呵呵,管他呢。」

陳濤冷笑一聲,決定不去亂想,無論是雲伊明想拚死一搏也好,還是「我能反殺」也罷,陳濤都準備用絕對的實力將其鎮壓!

吼!

陳濤繼續開啟著三倍神速朝雲伊明衝去,途中突然聽到一聲巨吼,眼中不由閃過一絲驚訝,原來雲伊明此刻的身形竟然在不斷擴大,本來將他完全遮住的黑色斗篷也被慢慢撐破,紅色彷彿腐肉似的表面逐漸凝固,變成一塊塊橫豎交錯的肌肉。

不到一米八的身高霎時劇增到三米,雙手長出一對和寄生體相仿的利爪,好似一柄柄無比鋒利的軍刀,渾濁的紅色眼眸也變成琥珀色,充斥著可怕的殺意,與此同時,一股遠超之前的念力波動也在不斷擴散,地面上的小石子劇烈震顫著。

「又是變身?」

陳濤望著雲伊明的變化有一種想要吐槽的慾望,自從經歷了《斬赤》世界中赤瞳變身的過程以後,陳濤就對變身系的技能過敏,想他堂堂掛壁都還沒有一個變身技能,你們這些渣渣怎麼就能一個個的可勁變呢?

還動不動就戰鬥力爆炸?陳濤現在忽然想進一次《龍珠》世界,然後把裡面的賽亞人血統給兌換出來,下一次要是再有人敢在他面前秀變身技能,他非變成大猩猩把他屎都捶出來不可!

吼!

又是一聲巨吼,此刻化身為暴君形態的雲伊明,心裡破壞的慾望高漲,不過勉強還能保持住一絲清明,儘管一波波殺意不停衝擊著他的理智,但他此時還能分得清輕重,他並不認為自己變身之後就能擊敗陳濤,主要是陳濤那層出不窮的能力太過於嚇人……

他選擇變身為暴君,其實只是為了讓自己更好的逃跑,所以再又一次發出怒吼后,在陳濤有些謹慎有些怪異的眼神之下,雲伊明轉身繼續跑路……

(本章完) 陳濤扯了扯嘴角,有些傻眼。

本來看到雲伊明秀了一波變身,他還以為雲伊明是想要反殺,沒想到竟然是繼續逃跑!不過和剛才唯一不同的一點,就是這次雲伊明跑路的速度明顯快了許多,幾乎和陳濤的三倍神速相差無幾。

因為體型巨大的緣故,雲伊明一步下去至少能邁出四五米,不過因為沒有神速消除空氣阻力的能力,他奔跑的動靜顯得有些巨大,彷彿鼓風機一般劇烈的嗡嗡聲,好像噴氣式飛機正在不斷加速,腳下的道路如同被鋒利的犁耙犁過,露出兩條深深的溝壑!

「是用念能力作為動力反向加速嗎?」

陳濤在愣了一秒鐘后,連忙繼續朝雲伊明追去,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雲伊明之所以也能擁有如此驚人的速度,是因為他將念力也使用了的緣故,肉身和念力相互疊加,才得以媲美他的三倍神速!

「但是還不夠。」

本來和雲伊明並駕齊驅的速度隨著陳濤一聲低喝又猛然加快了一截,接近音速的速度頓時跨越了某條界限!

神速·四倍!

這是陳濤在進階為高級仙人體之後才能駕馭的能力!

「八坂之勾玉!」

在使用出最強的四倍神速后,陳濤很快便拉近了與雲伊明之間的距離,望著前方十幾米彷彿披著肌肉甲胄的巨人,第二形態的須佐瞬間籠罩在陳濤身前,隨後只見手掌間迅速凝聚出一條用三顆勾玉穿成的圓環,然後被用力的向前丟去。

彷彿寫輪眼紋樣的巨大圓環劃過一條詭異的弧線,直奔雲伊明變成的暴君的后心!

「他竟然還能更快!?這就是露伊卡提到過的能量巨人嗎?」

被巨大的能量波動所吸引,雲伊明很快便發現了陳濤的動作,當看到陳濤的速度又提升一大截時,心裡頓時蒙上一層陰霾,隨後又看到籠罩住陳濤的須佐后,更是大驚失色。

因為他從沒見識過這樣的能力!

當注意到陳濤甩出的八坂之勾玉直奔自己的后心時,雲伊明連忙將全身的念動力彙集在一起,在身後快速化作一堵厚厚的念力屏障!

轟!

今天李雨簫又被催婚了嗎 巨大的爆炸聲驟然響起,彷彿萬噸雷火!雲伊明用念力凝結的屏障不斷扭曲膨脹,八坂之勾玉帶來的強大衝擊波不斷釋放著自己的能量,雲伊明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彷彿被連續重鎚,身體出現一絲絲裂痕。

不過T病毒帶來的強大恢復力還是使他迅速復原,畢竟新陳代謝和細胞分裂速度都遠超常人,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黑色血液,借著衝擊的震蕩之力,雲伊明竟向前竄出了一大截。

但是他的念力卻也因為剛才的消耗而降低了不少,可以看到剛才凝結出的念力屏障此刻只剩下了透明的薄薄一層,彷彿一張紙,一捅即破,速度也慢了許多。

「竟然擋住了?」

陳濤見狀眉頭微微一皺,八坂之勾玉可是第二形態須佐能乎下的絕對殺招,威力甚至可以比擬尾獸炮,一擊下去就算是一座小型城鎮也要被炸成飛灰,當初連被陳濤認定為四階實力的赤瞳都不敢硬接,沒想到竟然沒把雲伊明炸死!

重生九零之小家女 看了一眼自己所剩的瞳力值,此時尚有五十多點,使用一次八坂之勾玉會扣除十點。

「呵,我不信你能擋住一次,還能擋住兩次?」

冷笑一聲,在陳濤看來,如果有一發八坂之勾玉解決不了的,那就來兩發好了,高級仙人體帶來的瞳力恢復速度比進階仙人體時提高了五倍,所以他現在有資本任性!

手裡再次凝聚出一條勾玉項鏈,陳濤毫不猶豫的又對著雲伊明丟了出去!

就是這麼霸道、就是這麼不講理,這種碾壓似的暴力手段往往讓人無力招架,看到陳濤竟再次甩出了一發八坂之勾玉,雲伊明簡直亡魂大冒,剛才為了擋住陳濤第一發八坂之勾玉時他已是竭盡全力,沒想到還沒等他緩一口氣,竟然又迎來了第二發!?

這種破壞力巨大的招式不應該消耗同樣巨大嗎?怎麼還能連續不斷的使用!?殊不知陳濤萬花筒的技能都是充電模式,要麼一點不用,一用就是爆發,用沒了大不了再回去低調的充電……反正有仙人體這個充電寶在,只要不把瞳力值耗盡,把自己玩瞎,陳濤現在根本不會在意!

疑似具有自動跟蹤鎖定功能的八坂之勾玉再次命中了雲伊明的后心,這次沒有厚厚的念力屏障作為緩衝,剩下的那薄薄的一層頓時彷彿破裂的雞蛋殼,咔嚓一聲,直接變成滿天的碎片化為虛無,剩餘的能量則全部爆發在雲伊明身上,一層猛烈的藍色能量氣焰,轉眼間將雲伊明淹沒。

空曠的街道彷彿升起了一朵小型蘑菇雲,怕是半個街區都能發現這壯觀的景象!

地面如同被整整削去了一層,颳起十級大風,路邊的路燈和綠化帶直接被掀飛,乒乒乓乓的打在兩側的建築之上,眼前一片狼藉。

陳濤覺得自己如果肯去拆遷辦找工作,一定會被擇優錄取,破壞效率MAX!

剛剛升起的蘑菇雲漸漸散去,露出了裡面的情形,陳濤定睛看去,只見變成小巨人的雲伊明此時已恢復了原狀,生死不知的趴在地面,身上的紅色腐肉看著爛的更加徹底了,好像一個個張著的嬰兒小嘴,黑色的血液更像是不要錢似的灑了一地。

左側的小臂直接炸飛,後背彷彿被什麼東西直接剜掉一大塊,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下面的骨骼經絡以及內臟!

好慘!

唰!

彷彿瞬移,陳濤在雲伊明身前站定,低頭望著他的慘狀,同情的搖了搖頭,果然,一發八坂之勾玉解決不了就用兩發,真是至理名言,沒看現在雲伊明就像死狗似的倒在他的腳下嗎?

「還沒有死嗎?嘖嘖,真頑強。」

還能覺察到細微的生命氣息,陳濤不由感嘆一聲,這種傷勢換做正常人怕是早就掛了,可雲伊明竟然還活著。

「算了,給你個痛快吧。」

陳濤見狀慢慢拔出【村雨】,向雲伊明的腦袋斬去…… 天空中傳來呼嘯聲,一個黑色的小點由遠及近,陳濤聽到動靜不禁抬起頭,是一個背後長著小巧蝠翼的性感美女,還長著一條細長的尾巴,末端十分尖銳,一身黑色的OL裝極具制服誘惑,兩條筆直的大長腿貼著薄薄的絲襪。

陳濤看到這個人影微微一愣,不過手上的動作卻沒有絲毫猶豫,【村雨】依舊朝著雲伊明的腦袋兇狠的斬去。

「住手!」

夢部長飛在天空,高聳的胸部急促的喘息著,在接到磐石的稟報后,她馬不停蹄的便往最初的超市附近趕,可到了才發現早已人去樓空,再又收到新的情報后,才趕來了這條街道,結果就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平日熱鬧繁華的街道此刻一片冷清,大量的建築被摧毀,彷彿被炸彈犁過一般,坑坑窪窪,兩側的綠化帶也光禿禿的,更令她臉色難看的是,不遠處一排焦黑的屍體,其中還有一部分人首分離,正散發著腥臭氣,看著這些屍體怪物般的模樣,她怎麼會不知道這些究竟是什麼東西!

寄生體!或者說也可以叫做病毒感染體!雲伊明招牌的能力!

「太放肆了,竟然敢在我的轄區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