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劉勝打的心思也是一樣,就這樣三輛車停在了一排線上,虎視眈眈的看著停車場的大門。


聽著門外急迫的敲打聲,秦思宇拉起大鐵門上的落地插銷,並向後看了一眼。眼見兩人準備得當,秦思宇後退兩步直接一刀就揮了下去,沒有想象中的火星四濺,只是兩聲金鐵碰撞的聲音后,大門就被轟然推開。

早已被聲音與血腥味刺激的發狂的喪屍,剛一看見眼前的食物,沖在最前面的喪屍們就急迫地伸出手來,因為飢餓已經使得它們骨瘦如柴了。

看著迎面撲來的喪屍,秦思宇的眼中流露出了火焰,心中怒吼道;『如果沒有這些怪物,如果沒有這場災變,如果我們沒去南極,就不會有這麼多慘事,可它媽的那有那麼多如果!』

想到最後一句秦思宇直接吼了出來,並且轉身將刀掄了一圈劈了出去。

在秦思宇思考時,眾多的喪屍已經在秦思宇的面前形成了一個弧,而劉勝與老魏看著秦思宇的舉動,也將心都提了起來。

眼見喪屍已經快要逼近,秦思宇還是沒有動作,擔心秦思宇狀態異常的老魏鬆開剎車,駕駛著悍馬就飆了過去。

足夠的刃長使得秦思宇面前那個弧形頓了一下,喪屍們沒有感覺,還是在竭力靠近秦思宇,可在老魏的眼裡,圍在秦思宇身邊的喪屍,隨著向前的動作直接分成了兩半,各種內臟紅的黑的掉了一地。

一驚之下老魏急忙踩下剎車,狂野的悍馬車在地上摩擦了一截就停了下來,身體劇烈前傾之下老魏趴在方向盤上,直接就給了肚子幾拳,要不然他實在怕自己吐出來。

這麼些天下來,老魏的神經自認為已經被折磨的差不多了,可此時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他的胃部卻突然有點翻湧,勉強將頭轉向劉勝的方向,看見的卻是劉勝也正趴在車窗上,像蟲子一樣的涌動身體。

這一幕使得老魏直接就難看的笑了出來,心道;『沒錯,還有比自己更慘的!』

此時的秦思宇就像是一台活動的大閘刀一樣,沒有任何肢體可以阻礙,一步步的後退著,留下一圈圈分成兩半的屍體。

而暫時沒有徹底死去的喪屍,還在堅持趴在地上,企圖從同伴的縫隙中,拖著一條黑色的血跡向秦思宇爬來。

也幸虧這些喪屍都一直在周圍活動,沒有充足的食物填補使它們變異,不然面對一群變異喪屍,恐怕秦思宇就不能這麼輕描淡寫了。

但就這樣秦思宇身上也濺滿了黑色的喪屍血,反觀黑色的鬼刀刀面上,卻沒有殘留一絲血跡,雖然坑坑窪窪可卻十分的鋒利光滑。

眼見面前追進來的喪屍已經不多了,秦思宇直接不再後退,相反還發起了反衝擊,一股腦的將最近的幾隻喪屍全部分屍。

感覺秦思宇發泄的差不多了,老魏降下車窗在車門上拍打了兩聲,聽見聲音秦思宇回了下頭,老魏向後示意了一下秦思宇的指揮官道;『好了就趕緊走,我想我女兒了!』說完升起了車窗。

甩了一下刀身上不存在的血跡,秦思宇舉步向著後面的車走去,路過劉勝時看了劉勝一眼,歉然一笑就繼續向後走去。

『他剛才看著我笑了,怎麼回事?』

劉勝莫名其妙的指著秦思宇的身影對老魏做口型,老魏看著他的舉動使勁的綳著臉,搖了搖頭就趕緊目視前方,他怕綳不住笑場。

當從後視鏡里看見秦思宇已經上車,悍馬車轟鳴一聲就當先竄了出去,劉勝的路虎以及秦思宇的大吉普緊隨其後,正在地上苦苦掙扎的喪屍屍體被一隻只的碾爆,整個場面就像是被打翻的廚房調料櫃一樣不堪入目。

另一邊秦思宇故意遺漏下的程萌室友以及男友,此時終於虛弱的爬出了保險庫,而儘管在裡面聽到慘叫時,兩人已經做好準備了,可秦思宇的突然離去還是讓他們心底竊喜。

但此時出來看到的這一幕,卻看的兩人直接臉色一白,啊嗚一聲把膽汁都吐了出來。

緩過來勁兩人也顧不得血腥了,就趕緊爬起來向著樓下跌跌撞撞的走去,在末世生活了這麼多天,兩人也都明白一些最起碼的生存常識,鮮血是對喪屍最大的吸引力,而此時這裡是一地的鮮血。

等下了樓看著已經撞破門,並蔓延至大堂的眾多喪屍,兩人心膽俱喪趕緊向著後邊跑去,可餓過了好幾天的身體,使得他們也就比喪屍快上了那麼一點點,看著追上來的喪屍與自己的距離越來越近,兩人也都陷入了絕望。

此時二人終於明白了秦思宇的用意,他這是要借喪屍的嘴來殺死二人,以宛如凌遲一樣的死亡方式,作為對他們的懲罰。

『不不,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女人邊走邊碎碎念的說道,強烈的求生慾望使得她堅持向前跑去,可現實卻是殘酷的,她根本沒有力氣跑動,想跑只是她的迫切心情而已。

眼見雙方距離越來越近,女人一伸手,將在自己旁邊的男人直接推了一把。男人本就身體搖晃的厲害,再被加了一股力量,直接就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身體以一種無比華麗的姿態倒了下去。

可令女人沒想到的是,男人在感受到自己被推著要倒下時,竟憑著心底的仇恨在牆上撐了一下,身體就順勢向前倒去,然後落下的手臂直接就抓在了女人的腳踝。

『你竟然想要我死,那咱都別想好過,一起死吧哈哈哈…!』男子癲狂的喊道。

『鬆手啊,你給我鬆手啊!』顧不得摔倒的疼痛,女子使勁的踢蹬著雙腿,企圖脫離男人的手掌,可那手掌是那樣的有力,死死地抓著她的腿不放。

眼見喪屍趴到了男人身上,女人終於徹底的絕望了,在秦思宇三人轟鳴離開的汽車聲中,兩人的身體湮沒在喪屍群里,只發出兩聲長長的尾音。

一駛出院子老魏直接一把方向盤打死,悍馬的車尾甩動下,直接沿著俱樂部的樓體向著前方寬廣的大街上駛去。三輛車的發動機劇烈轟鳴,圍在俱樂部附近的喪屍,慢慢的就向著這邊移了過來,但它們速度太慢了,卻連三人的車尾都摸不著。

一到大街上確定了行駛路線后,油門就被三人死死的踩到底了,沿途那些廢棄的車輛,直接就被老魏粗暴的撞開。

可就在這時一聲劇烈的爆炸從身後傳來,這聲音可比剛才秦思宇扔的煙霧彈威力大多了,從後視鏡里看,俱樂部那邊直接就變得濃煙滾滾了。 第四十九章武裝

杜淳等人在秦思宇三人下去后,就一直藏在高架上觀察著情況,等聽見秦思宇扔出的,那顆手雷彈爆炸的聲音時,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

因為此時大街上遊盪的喪屍放眼望去,實在是不在少數,可因為角度的原因,幾人看不見他們在停車場上的瘋狂舉動,直到看見三輛車衝出來時,眾人提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當再一聲爆炸聲傳來時,杜淳立即反應了過來,看來秦思宇三人此行絕對收穫了好東西,且利用秦思宇自製望遠鏡的便利,杜淳立刻就安排起眾人等會的車次問題。

當仁不讓的,他帶著方瑜和老魏的家人就打算上第一輛車,但就在此時天空突然傳來一聲尖銳的鷹啼聲,看著那個俯衝而下的巨大身影,直直向著當頭的悍馬而去,杜淳直接就傻在了那裡,一時束手無策。

簡直就是屋漏偏逢連陰雨,就在那老鷹向下俯衝時,一隻變異犬也從另一邊的街角竄了出來,向著三輛車的方向狂奔突進。

老魏的位置決定了他只顧破障開路,因此後面的劉勝與秦思宇發現這些情況時,直接就涌了上來持續拉近三輛車的距離,且秦思宇狂按喇叭,示意劉勝讓開位置。

從後視鏡里看見秦思宇搖擺的車頭后,出於之間的相互信任,劉勝降低了自己的車速,取而代之的,是讓秦思宇替代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說起來很慢可實際上已經很快了,在很短的時間內,後面兩人就做出了決斷,秦思宇負責天空劉勝負責追兵。

降下車窗秦思宇一聲大吼示意老魏停車,自己也抬腳踩在了剎車上,並順手抄起放在副駕上的弩箭。

聽見秦思宇的聲音后,老魏趕緊看向後視鏡,發現兩車距離越來越大直接就明白了秦思宇的意思,一腳剎車滑行后就立馬向後倒去。

俯衝下來的老鷹眼見失去機會,就直接拉升了上去,帶過的氣流吹散了街面上的塵土,一時間這條路段上塵土飛揚。

將原有的箭匣替換下來,秦思宇直接手動加裝了一隻大威力的破甲箭,這隻箭就像是魚刺一樣怪異,但這也是秦思宇僅有的,兩隻殺傷力最大的箭矢。

身後早就停下來的劉勝也遇到了麻煩,那喪屍犬雖然不大,但站起來也夠到了路虎車窗的位置,然後呲著一嘴的利齒,一直在瘋狂的撞擊著玻璃。擔心車窗玻璃質量,劉勝只能將車在原地不停的打轉,根本不能騰不出手來收拾它。

拉起來的老鷹眼見底下的兩輛車停了下來,一陣盤旋就選擇了一個角度又衝下來,這一次秦思宇直接降下小半截車窗,將那快速下落的身影不斷嘗試的收進望山。

可連續幾下都失敗后,秦思宇直接煩躁的喊道;『老魏躲好了,我要賭一把!』說完直接將弩箭對著了老魏的車頂上空。

此時高架橋上的眾人都快嚇死了,老魏的老婆也下意識地捂住了女兒的眼睛,因為秦思宇隱隱約約傳來的那句話,使得她知道悍馬車裡面的是她的老公。

其它幾人也是一樣將孩子藏在了身後,不希望孩子看到接下來的畫面,透過望遠鏡杜淳也看出了幾人的無奈,可他現在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憤恨的一拳砸在了旁邊的防護墩上。

終於秦思宇瞅著望山的眼睛察覺到變化,在老鷹的身影出現,爪子剛剛要落在車頂時扣下了扳機,近距離下的射擊,使得離弦的箭矢快不可見。

但老鷹卻一聲嘹亮的鷹鳴,然後趁勢直接滑了出去,只在車頭處留下了一滴血液和幾根黝黑的羽毛。

改裝后的箭矢是恐怖的,滑翔出去的老鷹在天空中搖晃了好幾下才終於穩定的飛起,顧不得心疼那隻被帶走的魚頭箭,秦思宇一聲大吼就趕緊發動汽車呼叫離開。

老魏擦了一把頭上的冷汗,發動車子繼續駛出,劉勝也停止和喪屍犬的無用功追了上來,相比於老鷹秦思宇就覺得喪屍犬好對付多了,最起碼全速狂飆起來的汽車它是追不上的。

但令秦思宇沒想到的是,那隻老鷹受傷之後並沒有飛離,而是盤旋了一下直接俯衝下來,然後一爪子抓死那隻喪屍犬,最後抓起喪屍犬的屍體搖搖晃晃的向西邊飛去,沒幾下就消失在林立的樓宇間。

度過這個危機后三人繼續向前開去,而此時離他們最近的喪屍都還在幾十米開外,所以暫時是安全了。

在又行駛了兩條街道之後,三輛車終於上到了高架上面,看著打頭的悍馬上那濃重的血跡,每個人的心頭都有點沉重。

但杜淳沒有時間思考這些,等車一停下來立刻按照之前的安排,連聲督促所有人趕緊上車,而等所有人上去之後,他才跨上了悍馬的副駕駛。

上來之後看著老魏的一身裝扮,杜淳先是一愣,繼而就示意老魏趕緊開車以免夜長夢多,就這樣車隊載著小隊的所有人,向著前方繼續行駛而去。

因為高架路上散布的零零散散的車輛,老魏也不敢開得過快,畢竟就算是再結實的悍馬,也扛不住那持續的撞擊,除非開上一輛坦克過來。

就這樣在高架上開了一小時后,一行人終於遠離了市中心,放眼望去高架下面的街道上星羅棋布的全是遊盪的喪屍,偶爾一兩隻變異獸也會忽然閃過,向著上面轟鳴的車隊發出一聲聲怒吼。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醞釀,那些可以脫身的人,也大都離開了自己原有的居住區,開始在這座危險的城市進行殘酷的生存。

且很多人哪怕明知道郊區比市區安全一點,可為了食物也只能逗留下去,畢竟食物是困擾著所有人的最大難題,好多人就是為了這,才在城市中輾轉騰挪。

可喪屍也漸漸的走出來了,並慢慢的聚集在了一起,一點一點的漫無目的的遊盪,說不定某時就會成為爆炸的火藥桶,將城市裡所有人吞噬乾淨。

終於在徹底離開市區后,一行人找了個空曠的路段停了下來,而此時已經到了正中午,他們已經出來超過六個小時了。

四月下旬的中午,在魔都已經開始熱的厲害了,三輛車的車門都呈打開狀進行透氣換風,汗流浹背的眾人聚在一起,進行了一些食物和水分的補充后,一個個就眼熱的看向秦思宇三人。

當然一身血跡的秦思宇收穫的目光最少,大量的目光聚集在老魏的身上,看的老魏都不好意思了。

『還別說老魏這一身打扮,還真有幾分鐵血硬漢的氣質啊!』杜淳坐在那邊打趣老魏道。

『就是就是,我覺得啊這三人剛剛不會是去端了警察或者部隊的庫房吧,就這一身別的地方可找不出來啊,可他們也沒去什麼特殊的地方啊?魏哥,你給我們說說這些東西是哪來的?』

其他兩個男人也跟著起鬨道,看得出眾人眼裡有掩不住的羨慕。

『這你們就想不到了吧!有那麼些人啊還真有能量能搞到這些東西,只不過咱們的層級太低,平時接觸不到這些!

這次要不是思宇,誰能知道在這繁華的市中心,竟然還有一家這樣的所在,這可真是燈下黑啊!』劉勝也忍不住的感慨。

其他人其實也猜到了這些,可秦思宇此時實在是有點那個,所以眾人才將話題扯在了老魏的身上。

秦思宇不在意的笑了一下,起身將自己車上的大包裹扯了下來,劉勝與老魏見狀,趕緊也將自己車上的東西拿了下來,一時間五個大背包堆在一起,直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神。

杜淳目光閃了一下,他其實早就注意到老魏車上的這兩個大包裹了,可老魏不說他也沒法主動去問,而且他也猜到秦思宇與劉勝車上也有這些,可當猜想變成現實時,還是給了他巨大的衝擊。

要是這五個包裹里都跟他們三人身上的一樣,他不得不懷疑,秦思宇現在顯露的身份背後,究竟還有沒有其他的身份,而這些身份會給自己等人帶來什麼。

掃視了一圈,發現其他幾人看著這些也大致都有各自的一些心思,杜淳就立刻收斂了自己的神情,起身熱情的給打起下手來。

秦思宇就沒有參與進去,他讓劉勝與老魏在那邊給眾人分發裝備,自己一人坐在一邊組裝起那些弩箭來,而拿來的弩箭不多也就五具左右,秦思宇不一會就組裝完畢了。

等秦思宇弄完手上的一切,抬起頭就發現小男孩浩浩正蹲在自己面前,睜著一雙大眼睛正好奇的看著。

『怎麼你也喜歡這些東西嗎?』秦思宇嘴上跟小男孩說著話,手上的動作卻不停,開始將一隻只弩箭按進箭匣。

『秦叔叔,這些東西就可以殺死怪物嗎,那你能給我一個嗎?』

聽見孩子對自己的稱呼秦思宇一愣,忍不住問道;『你之前不是都叫我大哥哥嗎,怎麼突然改口了?』

『媽媽說那樣叫是錯的,讓我改!』浩浩一臉糾結的說道,小小的臉上滿是不服氣。

看著眼前這個小精靈那糾結的表情,秦思宇心頭最後的一絲戾氣也消散在了笑聲里,和聲道;『沒事,你就聽媽媽的話,就叫叔叔吧!』

『可我還是喜歡叫你大哥哥!』小男孩依然氣鼓鼓的,兩邊臉頰也因為生悶氣撐得圓圓的,很是可愛。

『行怎麼叫都好,都隨你!』秦思宇安慰道。

『那你同意送我這些嗎?』浩浩一臉高興的指著地上安裝好的弩箭。

『這些啊還不行!小浩浩現在還拿不動這些,等你再長大一些后,叔叔答應你再重新送你一張好不!』秦思宇柔聲拒絕了小男孩的要求。

『那你能送給媽媽嗎,她拿著就可以保護自己了,也可以保護浩浩了!』小浩浩不好意思的含著手指,小小的眼睛裡面全是渴望。

看著小男孩充滿希冀的眼神,秦思宇不忍心拒絕,再加上這些弩箭本身就是給幾個女人準備的,秦思宇直接點點頭就答應了。

看見秦思宇答應,小浩浩一聲歡呼就跳了起來,在一邊聽見動靜的浩浩媽媽趕緊走過來,先是瞪了浩浩一眼,然後才歉意的向秦思宇笑了一。

『浩浩打擾你了秦大哥,他說的話你不要當真,我什麼都不需要的,大家對我們已經很照顧了,我也知足了!』 第五十章救援

秦思宇回想了一下這個女人的名字,可愣是沒回想起來,遂直接道;『大家都是在掙命,遇見了相互幫一把也沒什麼,你不必一直放在心上。

這幾把短弩本就是給你們幾個準備的,現在這世道危險無處不在,你就拿上吧,再去拿一把匕首防身,一會我一起教你們使用方法!』說完將手上一把安轉了箭匣的短弩遞了過去。

聽秦思宇這麼說,女人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直接變得蒼白,抬手接過短弩,就趕緊帶著孩子離開。

秦思宇看著女人的反應,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不在多想,抓緊時間忙手頭上的事,等剩下幾把弩弄好后就一把提了起來,向著劉勝他們走來。

看著杜淳幾人一手拿槍一手拿刀不住在那邊揮舞,秦思宇搖了搖頭道;『你們幾個女性自己把這些分一下,平時使用的時候注意安全!』

簡單解說了一下這些短弩的使用方法,以及平時的保養事項,秦思宇彎腰從包底拿出了三把特意扔進去的小折刀,然後就向著三個孩子遞去。

看著三個孩子充滿驚喜的眼睛,秦思宇沉聲道;『把這東西藏好!記住,當叔叔阿姨和你們的爸爸媽媽們,沒有時間照顧你們的時候,這就是你們保護自己的東西,聽清楚了嗎!』。

看著突然變的嚴厲的秦思宇,其他兩個孩子只是似懂非懂的接過,但老魏的女兒年齡畢竟大了,經過這幾天的磨難心智也成熟了起來,拿過秦思宇手上的折刀后說道;『秦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照顧好自己的!』

旁邊的幾人在秦思宇拿刀走向孩子時就發現了,等再聽見秦思宇的一番話,方瑜舉步就想向這邊走來,卻被老魏的老婆一把拉住。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羅心怡看著方瑜澀聲道;『孩子們遲早要經歷這一刻的,就讓思宇教他們吧!』

聽見這話方瑜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明白歸明白,能不能接受還是得另說,最起碼此時方瑜還有點接受不了,可她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狠狠的一跺腳,道;『可這還是太殘酷了!』

等秦思宇站起身時眾人圍了過來,老魏寵溺的揉了揉女兒的頭髮道;『我家倩倩長大了,也懂事了,你放心爸爸一定會保護好你和媽媽的!』

『嗯!』魏夕倩低哼一聲算是對父親的回應,並靠在了身邊母親的懷裡,同樣旁邊浩浩媽媽蕭蓉兒,也將浩浩和程心妍擁入了自己懷中。

等幾個男人將拿回來的裝備穿戴好,就像是一支臨戰的特種小分隊一樣,英姿勃發的出現在了眾人眼前。趁著幾人熟悉裝備,秦思宇問了一下小隊里都有誰會開車,又詳細的問了一下誰開過四驅越野車。

等得到總計的答案之後,幾個男人聚在一起重新決定每輛車上的人選問題,考慮到一些其他的問題,最後決定每輛車上都有兩名成年男性坐鎮。

決定下來后,秦思宇直接跟自己的新搭檔起身離開,向著蕭蓉兒一揮手示意她帶上兩個孩子,一行五人就向著停靠在路邊的指揮官走去。

上了車男子就被放在副駕駛座上的那把巨弩震到了,也終於明白秦思宇剛是用什麼東西趕走的老鷹,繼而目光又轉到了插在車門旁邊的那把黑色長刀。

『咕咚!』

男子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也終於明白剛劉勝與老魏眼神的含義,更明白另一個男子懊惱的神色從何而來的了,跟這樣的人在一起安全簡直太有保證了啊。

越向外越遠離市中心商業圈,周圍的居民區也漸漸多了起來,相對應的逃出來的倖存者們,遺棄在高架上的車也慢慢的多了起來,橫七豎八的嚴重阻礙了原有的寬敞車道,使得秦思宇一行不得不中速行駛。

因為在高架橋上面行駛,危險的來臨只能是天空,所以這也成了眾人唯一清閑的一段時間,一路上那些拋錨車輛裡面有的偶爾還有喪屍,在聽見車隊的動靜后也會無力地趴在車窗上嘶吼,而那些機緣巧合爬出來的,也會被打頭的悍馬撕碎。

兩個小點的孩子,開始的時候還會被嚇的蜷縮在蕭蓉兒的懷裡藏起來,秦思宇在發現這個問題后,就開始開車故意接近那些喪屍,並將他們撞得七零八落,各色體液塗滿了整個引擎蓋與擋風玻璃,甚至連兩側的玻璃也開始有一些痕迹。

但這樣做效果還是很明顯的,最起碼兩個孩子慢慢的不再看見喪屍那麼的恐懼了,且車身上混滿了喪屍的味道,連喪屍都迷茫的看著他們。

中間在下車清理道路時,秦思宇也會故意給蕭蓉兒找一些喪屍練習,培養自己車上那些人生存的能力,並漸漸的另外兩輛車上的也開始效仿起來。

就這樣走走停停,在下午四點時一行人來到了外環的上空,而正當他們打算繼續向前時一聲槍聲響起,接著就是成片的槍聲,就像是節日里燃放鞭炮一樣連綿不絕。

咔哧一聲,三輛車幾乎同時停了下來,幾個主力都舉目向著前方看去,儘管此時他們什麼也看不到。

秦思宇皺眉瞅著車外,心裡默默想道;『這些槍聲究竟是什麼人發出的,代表了什麼,又為什麼這麼的凌亂?』

『秦哥你怎麼看這件事,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副駕的男子問道。

『再等一下,看他們子彈有多少!』,秦思宇點燃一根煙,順嘴回答了男子的疑問。

等了一分鐘眼見槍聲還沒有停止,秦思宇直接一按喇叭一腳油門就下去了,指揮官使勁向前沖了一下,就來得了兩輛車的中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