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劉胤沒想到文鴦竟然是如此地剛毅果決,戰敗之時拒絕了招降,橫劍自刎,以死殉國。


按理說,文鴦在晉國朝中,一直都不是司馬炎所倚重的心腹,就算在冀州前線,一直也受到司馬駿的排擠和打擊,可以說文鴦在晉國始終是鬱郁不得志的。

劉胤對文鴦是比較看重的,放眼天下,文鴦也是數得上號的勇將,如果能將其收入到帳下,劉胤可是如虎添翼。所以,劉胤特意地派陳壽前去勸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希望文鴦可以歸降蜀漢。

但最終劉胤還是失望了,文鴦戰敗之後,都不給蜀軍生擒他的機會,毅然地選擇了自殺,落鳥嶺上,一代名將就此折翼。

縱觀文鴦的一生,堪稱是悲劇的一生,早年時隨父叛魏,後來父死又歸魏,這一來一回之間,只不過短短的兩年光景,卻成爲了文鴦一生的污點,再加上他對司馬師的死負有直接的責任,在魏晉朝中,飽受冷眼也就成爲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但文鴦卻一直也不甘心沉淪,他一直在等待着沉默中爆發的機會,匈奴的叛亂無疑給他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在羊祜的舉薦之下,文鴦得以擔當冀州刺史的重任,成爲獨擋一面的的大將。

在和匈奴人的交戰之中,文鴦的表現也確實是可圈可點,他堅守鄴城兩年,對穩定冀州的戰局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隨着匈奴的覆滅和羊祜的離任,文鴦在晉軍的地位也每況愈下,由於和新任大都督司馬駿關係不睦,文鴦的處境是極爲地艱難。這次進攻幷州,文鴦孤軍深入,得不到後方的任何支援,尤其是在平陽之戰後,文鴦處境維艱,司馬駿依然沒有派出援兵進行支援,最終也導致了文鴦的戰敗身死。

命運多舛的文鴦最終無法逃脫宿命的安排,帶着不甘,帶着無奈走向了他生命的終點,他沒有選擇屈膝投降,他以一種近乎悲壯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向世人宣告,他文鴦並非是反覆無常的小人,即使要死,也死得有尊嚴。

劉胤在聽聞文鴦的死訊之後,扼腕而嘆,這樣的悍勇之士,卻終究不爲自己所用,真是一種莫大的遺憾。劉胤下令將文鴦厚葬在落鳥嶺,那些追隨文鴦左右寧死不降的親兵隨從,也一併將他們安葬在文鴦墓的左右,以表其忠心。

至於那些歸降的晉兵,則按照慣例,一部分做爲預備兵員,補充到蜀軍各營之中,另一部分則遣送回關中,進行屯田。

幷州局勢經過此役之後,已經是完全地穩定了下來,晉國的勢力,全部被逐出了幷州,劉胤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揮師冀州,徹底地擊垮司馬駿所部,將黃河以北的所有州郡,都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中來。

劉胤在上黨也是隻做了短暫的停留,上黨還有晉陽、平陽、河東諸郡的政務自然無需劉胤的打理,這些郡的太守到任之後,就足以將整個幷州治理的井井有條了,劉胤和劉諶互通書信,認爲現在可以任命幷州刺史來主理整個幷州的政務了,以前幷州各郡只有太守,並無幷州刺史,主要的原因還是蜀國沒有完全地控制住整個幷州,現在局勢改變,需要由朝廷方面派出一位新的幷州刺史來署理幷州的事務了。

當然這已經是不劉胤需要再關心的問題,刺史的任命不同於太守,刺史主理一州,是真正的封疆大吏,需要朝廷大員來擔任,劉諶那邊自會和朝廷請旨,劉胤則無需再多操心,他把自己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向冀州進軍的目標上。

離開冀州已經是半年的時間了,但冀州的局勢劉胤卻一直是牽掛着,西調幷州五個軍之後,蜀軍剩下的八個軍都暫歸右軍團都督羅憲指揮。

司馬駿似乎也瞅準了這個機會,下令青州刺史馬隆從信都進軍,再次對冀北發起攻擊。

羅憲沒有與馬隆打陣地戰,而是聽從了劉胤的安排,進行大範圍的迂迴機動作戰,主動地放棄一些城池,避免與馬隆進行正面交鋒。

由於羅憲麾下的五個騎兵軍都留了下來,蜀軍在冀州的騎兵戰力,是遠遠超過晉軍的,這樣蜀軍進行大範圍迂迴機動作戰時,就有着巨大的本錢,馬隆雖然兵力雄厚,但卻始終跟不上蜀軍的節奏,一直有一種被蜀軍牽着鼻子走的感覺。

羅憲仗打得很靈活,他儘量地避免與馬隆的主力進行決戰,但遭遇到晉軍的小股人馬,則毫不遲疑地就地全殲。

晉軍的糧道,也是蜀軍頻頻襲擊的目標,儘管馬隆對後勤補給線極爲重視,但他也不可能投入主力軍隊對糧道進行保護,而普通的軍隊又不足以擔負這個重任。

羅憲捉住晉軍糧道的弱點,連續地對晉軍的糧道進行攻擊和破壞,斬殺其護糧的軍隊,焚燒其運糧的輜重車輛,每次馬隆接到糧隊遇襲的消息派出軍隊去增援,往往只能是撲一個空,除了滿地的屍體和燃燒的車輛之外,一無所獲。

晉軍的糧道又比較漫長,馬隆常常是顧頭不顧尾,剛剛保住了前一段的糧道,後一段的糧道又遭到了襲擊,晉軍是顧此失彼,狼狽不堪。

由於糧草很難運抵前線,而決戰又始終沒有找到機會,晉軍的士氣一度相當地低落,最困難的時候,搞得晉軍無隔夜之糧,連吃的都沒有了,如何還有能力去打仗。

在連續地周旋了幾個月後,馬隆也不得不向南撤退,這一次的進行行動最終是無疾而終。(。) :稍後更正,大約兩點,整個天下大勢也隨之改變,蜀軍由戰略防禦進入了戰略進攻,天下易主已經是大勢所趨。aawwx

劉胤沒想到文鴦竟然是如此地剛毅果決,戰敗之時拒絕了招降,橫劍自刎,以死殉國。

按理說,文鴦在晉國朝中,一直都不是司馬炎所倚重的心腹,就算在冀州前線,一直也受到司馬駿的排擠和打擊,可以說文鴦在晉國始終是鬱郁不得志的。

劉胤對文鴦是比較看重的,放眼天下,文鴦也是數得上號的勇將,如果能將其收入到帳下,劉胤可是如虎添翼。所以,劉胤特意地派陳壽前去勸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希望文鴦可以歸降蜀漢。

但最終劉胤還是失望了,文鴦戰敗之後,都不給蜀軍生擒他的機會,毅然地選擇了自殺,落鳥嶺上,一代名將就此折翼。

縱觀文鴦的一生,堪稱是悲劇的一生,早年時隨父叛魏,後來父死又歸魏,這一來一回之間,只不過短短的兩年光景,卻成爲了文鴦一生的污點,再加上他對司馬師的死負有直接的責任,在魏晉朝中,飽受冷眼也就成爲再正常不過的事了。

但文鴦卻一直也不甘心,他一直在等待着沉默中爆發的機會,匈奴的叛亂無疑給他一個東山再起的機會,在羊祜的舉薦之下,文鴦得以擔當冀州刺史的重任,成爲獨擋一面的的大將。

在和匈奴人的交戰之中,文鴦的表現也確實是可圈可點,他堅守鄴城兩年,對穩定冀州的戰局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但隨着匈奴的覆滅和羊祜的離任,文鴦在晉軍的地位也每況愈下,由於和新任大都督司馬駿關係不睦,文鴦的處境是極爲地艱難。這次進攻幷州,文鴦孤軍深入,得不到後方的任何支援,尤其是在平陽之戰後,文鴦處境維艱,司馬駿依然沒有派出援兵進行支援,最終也導致了文鴦的戰敗身死。

命運多舛的文鴦最終無法逃脫宿命的安排,帶着不甘,帶着無奈走向了他生命的終點,他沒有選擇屈膝投降,他以一種近乎悲壯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向世人宣告,他文鴦並非是反覆無常的小人,即使要死,也死得有尊嚴。

劉胤在聽聞文鴦的死訊之後,扼腕而嘆,這樣的悍勇之士,卻終究不爲自己所用,真是一種莫大的遺憾。劉胤下令將文鴦厚葬在落鳥嶺,那些追隨文鴦左右寧死不降的親兵隨從,也一併將他們安葬在文鴦墓的左右,以表其忠心。

至於那些歸降的晉兵,則按照慣例,一部分做爲預備兵員,補充到蜀軍各營之中,另一部分則遣送回關中,進行屯田。

幷州局勢經過此役之後,已經是完全地穩定了下來,晉國的勢力,全部被逐出了幷州,劉胤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揮師冀州,徹底地擊垮司馬駿所部,將黃河以北的所有州郡,都納入到蜀漢的版圖中來。

劉胤在上黨也是隻做了短暫的停留,上黨還有晉陽、平陽、河東諸郡的政務自然無需劉胤的打理,這些郡的太守到任之後,就足以將整個幷州治理的井井有條了,劉胤和劉諶互通書信,認爲現在可以任命幷州刺史來主理整個幷州的政務了,以前幷州各郡只有太守,並無幷州刺史,主要的原因還是蜀國沒有完全地控制住整個幷州,現在局勢改變,需要由朝廷方面派出一位新的幷州刺史來署理幷州的事務了。

當然這已經是不劉胤需要再關心的問題,刺史的任命不同於太守,刺史主理一州,是真正的封疆大吏,需要朝廷大員來擔任,劉諶那邊自會和朝廷請旨,劉胤則無需再多操心,他把自己主要的精力,還是放在向冀州進軍的目標上。

離開冀州已經是半年的時間了,但冀州的局勢劉胤卻一直是牽掛着,西調幷州五個軍之後,蜀軍剩下的八個軍都暫歸右軍團都督羅憲指揮。

司馬駿似乎也瞅準了這個機會,下令青州刺史馬隆從信都進軍,再次對冀北發起攻擊。

羅憲沒有與馬隆打陣地戰,而是聽從了劉胤的安排,進行大範圍的迂迴機動作戰,主動地放棄一些城池,避免與馬隆進行正面交鋒。

由於羅憲麾下的五個騎兵軍都留了下來,蜀軍在冀州的騎兵戰力,是遠遠超過晉軍的,這樣蜀軍進行大範圍迂迴機動作戰時,就有着巨大的本錢,馬隆雖然兵力雄厚,但卻始終跟不上蜀軍的節奏,一直有一種被蜀軍牽着鼻子走的感覺。

羅憲仗打得很靈活,他儘量地避免與馬隆的主力進行決戰,但遭遇到晉軍的小股人馬,則毫不遲疑地就地全殲。

晉軍的糧道,也是蜀軍頻頻襲擊的目標,儘管馬隆對後勤補給線極爲重視,但他也不可能投入主力軍隊對糧道進行保護,而普通的軍隊又不足以擔負這個重任。

羅憲捉住晉軍糧道的弱點,連續地對晉軍的糧道進行破壞,斬殺其護糧的軍隊,焚燒其運糧的輜重車輛,每次馬隆接到糧隊遇襲的消息派出軍隊去增援,往往只能是撲一個空,除了滿地的屍體和燃燒的車輛之外,一無所獲。

晉軍的糧道又比較漫長,馬隆常常是顧頭不顧尾,剛剛保住了前一段的糧道,後一段的糧道又遭到了襲擊,晉軍是顧此失彼,狼狽不堪。

由於糧草很難運抵前線,而決戰又始終沒有找到機會,晉軍的士氣一度相當地低落,在連續地周旋了幾個月後,馬隆也不得不向南撤退,這一次的進行行動最終是無疾而終。。 解系慢條斯理地道:“此次劉胤在上黨大勝之後,必然會再次出兵冀州,上一次蜀人進入冀州走的是葦澤關、井陘口,而這一次攻下上黨之後,很有可能另走別的途徑。大王可派馬副都督繼續攻打安平、中山等地,調空鄴城的兵馬,這樣一來,劉胤認爲鄴城空虛,必然會從上黨出兵,直取鄴城。大王只需在羊腸阪道設下埋伏,何愁蜀軍不破?”

羊腸阪道是太行八徑之一的白徑的一部分,白徑東起河內共縣,逆淇河、郊溝河谷地西進,連接太行大峽谷之中的羊腸阪道,直抵壺關城下,是從東南出晉的咽喉要道,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阪道穿行於崇山峻嶺懸崖峭壁之間,曲折蜿蜒,盤旋迴環,好似羊腸一般,故得名爲羊腸阪道。

羊腸阪道的險要不言而喻,道路寬處可通車馬,道路狹隘之處,僅能容一人一騎通過,當下曹操平定高幹,走的就是羊腸阪道,路途艱險,曹操觸景生情,無比感慨地寫下了著名的《苦寒行》,其中有一句羊腸阪詰屈,車輪爲之摧,單道羊腸阪的艱險。

司馬駿當然知道羊腸阪的存在,如果從壺關向鄴城進軍的話,羊腸阪便是必經要道。解系獻上此計,讓司馬駿不禁是怦然心動。在他的指揮下,晉軍已經連續地數次大敗,這樣糟糕的戰績就算司馬駿是司馬炎的皇叔,那也是無法交待的,現在司馬駿急需要一場大勝來悍衛自己的都督之位。

解系提出的誘敵深入,設伏羊腸阪道的計策,確實不錯,以羊腸阪道險要的地勢,如果來做伏擊戰場的話,再合適不過了。

同時,司馬駿也是暗暗地憋了一口氣,劉胤的伏擊戰例來打得不錯,晉軍在這方面已經是吃了好幾次的虧,如果這一次可以伏擊到劉胤的話,也可以解一解司馬駿心中的惡氣。

所以司馬駿思量再三,決定採納解系的計策,爲了迷惑蜀軍,司馬駿一方面下令馬隆率兵繼續北進,向安平中山等地發起二次進攻,同時,大張旗鼓地抽調鄴城的軍隊離開了鄴城,打着北上的旗號,卻暗中轉道羊腸阪,在羊腸阪道的磨盤巖,設下了埋伏。

解系積極地請戰,想來指揮這場伏擊戰,不過司馬駿沒有同意,他決定這次他要親臨羊腸阪,去見證一下痛扁劉胤的時刻。

安國之戰後,司馬駿可謂是鬱悶到了極點,那一戰司馬駿損兵折將,損失慘重,就連自己都差一點性命難保,身爲司馬懿的兒子,這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恥辱,司馬駿一直希望有一個一雪前恥的機會,如今這個機會就擺在面前,司馬駿如何肯假他人之手,這一次他一定要親臨戰陣,就算不能生擒劉胤,也要看着劉胤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樣子。

羊腸阪地勢險要,道路狹隘,無法進行大兵團作戰,司馬駿也只調遣了兩萬的精銳的部隊,由解系擔任先鋒,前往羊腸阪設伏,另外派郭許率兵三萬,在林慮負責接應,以爲萬全之策。

別看司馬駿率領的僅僅只有兩萬人馬,但卻是晉軍之中最爲精銳的虎衛軍,無論是裝備還是戰鬥力,都是晉軍諸軍之中的翹楚,司馬駿調動虎衛軍前去羊腸阪設伏,就是要利用虎衛軍強悍的戰鬥力,徹底地消滅來犯的蜀軍。

從鄴城向西,也就不過百十來裏的距離,就到達了羊腸阪,這一路之上,幾乎都是在爬山,起初的那一段路還算平坦,但越往西走,道路就愈發地險峻起來,山峯相連,崇巒疊嶂,滿眼都是蒼翠的綠色,帶着原始山林的那種粗獷撲面而來,如果司馬駿不是前來打仗而是遊山玩水的,這太行大峽谷倒是一個不錯的消暑去處。

風景再好,司馬駿也無心瀏覽,他現在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儘快地趕到羊腸阪,設下伏擊圈,這樣纔可以放心地等待蜀軍的到來,如果被蜀軍搶了先機,率先拿下羊腸阪,司馬駿的心血就全部付之東流了。

道路越走越難,越走越狹隘,大型的車輛根本就無法通行,司馬駿只好下令將這些輜重車輛全部放棄,車上的糧草則分發到各營各部之中,輕裝而進。

“大王,前面就是羊腸阪道了。”解系一直負責在前面開路,這回到了目的地,他也就無須再前進了,跑到了司馬駿的身邊,爲司馬駿來引路。

司馬駿也是平生第一次來這裏,看前面山路狹隘險峻,如九曲迴腸那般蜿蜒曲折,不禁大嘆道:“果真是形如羊腸,名副其實啊。”

解系面帶得色,道:“大王,末將曾親歷過此地,知其險要無比,在此設伏,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劉胤如果不走羊腸阪,那是他的運氣不錯,如果他真的敢來,保管叫他有去無回。”

司馬駿點點頭,道:“不錯,在此地設伏,佔盡天時地利,真乃天助我也。”

司馬駿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期冀之色,他渴望良久的機會,就擺在了面前,現在他迫切地等待着劉胤的出現,每一刻,都覺得是一種煎熬……

┄┄┄┄┄┄┄┄┄┄┄┄┄┄┄┄┄┄┄┄┄┄┄┄┄┄┄┄┄┄┄┄┄┄┄┄

擺在劉胤面前的,則是有兩條道路,一路還是走以前的大道,從上黨北行至葦澤關,再從井陘口到達冀州,另一路則是從壺關向東南而行,走羊腸阪道,直取鄴城。

走葦澤關這一路,那就是熟門熟道了,更何況從葦澤關到井陘口,目前都處於蜀軍的嚴密控制之下,可以說是最爲安全和平穩的入冀通道了。

但走羊腸阪,情況卻有所不同,這條路劉胤從來沒有走過,其險峻程度,還遠在葦澤關之上。不過如果能順利地走出羊腸阪,突襲成功,蜀國大軍就可以直抵鄴城城下,這無疑將對晉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左右………………………………………………………,必然會從上黨出兵,直取鄴城。aawwx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大王只需在羊腸阪道設下埋伏,何愁蜀軍不破?”

羊腸阪道是太行八徑之一的白徑的一部分,白徑東起河內共縣,逆淇河、郊溝河谷地西進,連接太行大峽谷之中的羊腸阪道,直抵壺關城下,是從東南出晉的咽喉要道,自古以來就是兵家必爭之地。阪道穿行於崇山峻嶺懸崖峭壁之間,曲折蜿蜒,盤旋迴環,好似羊腸一般,故得名爲羊腸阪道。

羊腸阪道的險要不言而喻,道路寬處可通車馬,道路狹隘之處,僅能容一人一騎通過,當下曹操平定高幹,走的就是羊腸阪道,路途艱險,曹操觸景生情,無比感慨地寫下了著名的《苦寒行》,其中有一句羊腸阪詰屈,車輪爲之摧,單道羊腸阪的艱險。

司馬駿當然知道羊腸阪的存在,如果從壺關向鄴城進軍的話,羊腸阪便是必經要道。解系獻上此計,讓司馬駿不禁是怦然心動。在他的指揮下,晉軍已經連續地數次大敗,這樣糟糕的戰績就算司馬駿是司馬炎的皇叔,那也是無法交待的,現在司馬駿急需要一場大勝來悍衛自己的都督之位。

解系提出的誘敵深入,設伏羊腸阪道的計策,確實不錯,以羊腸阪道險要的地勢,如果來做伏擊戰場的話,再合適不過了。

同時,司馬駿也是暗暗地憋了一口氣,劉胤的伏擊戰例來打得不錯,晉軍在這方面已經是吃了好幾次的虧,如果這一次可以伏擊到劉胤的話,也可以解一解司馬駿心中的惡氣。

所以司馬駿思量再三,決定採納解系的計策,爲了迷惑蜀軍,司馬駿一方面下令馬隆率兵繼續北進,向安平中山等地發起二次進攻,同時,大張旗鼓地抽調鄴城的軍隊離開了鄴城,打着北上的旗號,卻暗中轉道羊腸阪,在羊腸阪道的磨盤巖,設下了埋伏。

解系積極地請戰,想來指揮這場伏擊戰,不過司馬駿沒有同意,他決定這次他要親臨羊腸阪,去見證一下痛扁劉胤的時刻。

安國之戰後,司馬駿可謂是鬱悶到了極點,那一戰司馬駿損兵折將,損失慘重,就連自己都差一點性命難保,身爲司馬懿的兒子,這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恥辱,司馬駿一直希望有一個一雪前恥的機會,如今這個機會就擺在面前,司馬駿如何肯假他人之手,這一次他一定要親臨戰陣,就算不能生擒劉胤,也要看着劉胤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樣子。

羊腸阪地勢險要,道路狹隘,無法進行大兵團作戰,司馬駿也只調遣了兩萬的精銳的部隊,由解系擔任先鋒,前往羊腸阪設伏,另外派郭許率兵三萬,在林慮負責接應,以爲萬全之策。

別看司馬駿率領的僅僅只有兩萬人馬,但卻是晉軍之中最爲精銳的虎衛軍,無論是裝備還是戰鬥力,都是晉軍諸軍之中的翹楚,司馬駿調動虎衛軍前去羊腸阪設伏,就是要利用虎衛軍強悍的戰鬥力,徹底地消滅來犯的蜀軍。

從鄴城向西,也就不過百十來裏的距離,就到達了羊腸阪,這一路之上,幾乎都是在爬山,起初的那一段路還算平坦,但越往西走,道路就愈發地險峻起來,山峯相連,崇巒疊嶂,滿眼都是蒼翠的綠色,帶着原始山林的那種粗獷撲面而來,如果司馬駿不是前來打仗而是遊山玩水的,這太行大峽谷倒是一個不錯的消暑去處。

風景再好,司馬駿也無心瀏覽,他現在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儘快地趕到羊腸阪,設下伏擊圈,這樣纔可以放心地等待蜀軍的到來,如果被蜀軍搶了先機,率先拿下羊腸阪,司馬駿的心血就全部付之東流了。

道路越走越難,越走越狹隘,大型的車輛根本就無法通行,司馬駿只好下令將這些輜重車輛全部放棄,車上的糧草則分發到各營各部之中,輕裝而進。

“大王,前面就是羊腸阪道了。”解系一直負責在前面開路,這回到了目的地,他也就無須再前進了,跑到了司馬駿的身邊,爲司馬駿來引路。

司馬駿也是平生第一次來這裏,看前面山路狹隘險峻,如九曲迴腸那般蜿蜒曲折,不禁大嘆道:“果真是形如羊腸,名副其實啊。”

解系面帶得色,道:“大王,末將曾親歷過此地,知其險要無比,在此設伏,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劉胤如果不走羊腸阪,那是他的運氣不錯,如果他真的敢來,保管叫他有去無回。”

司馬駿點點頭,道:“不錯,在此地設伏,佔盡天時地利,真乃天助我也。”

司馬駿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期冀之色,他渴望良久的機會,就擺在了面前,現在他迫切地等待着劉胤的出現,每一刻,都覺得是一種煎熬……

擺在劉胤面前的,則是有兩條道路,一路還是走以前的大道,從上黨北行至葦澤關,再從井陘口到達冀州,另一路則是從壺關向東南而行,走羊腸阪道,直取鄴城。

走葦澤關,那就是熟門熟道了,更何況從葦澤關到井陘口,目前都處於蜀軍的控制之下,可以說是最爲安全和平穩的入冀通道了。

但走羊腸阪,情況卻有所不同,這條路劉胤從來沒有走過,其險峻程度,還遠在葦澤關之上。不過如果能順利地走出羊腸阪,就可以直抵鄴城城下,這無疑將對晉軍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司馬駿簡直就是欣喜不已,原本還以爲要等待很長的時間,沒想到他剛剛趕到羊腸阪的第三天,一條大魚就上鉤了,蜀軍一支先鋒部隊,整整的一萬五千人,一頭就扎進了晉軍的包圍圈內。aawwx

晉軍的這個包圍圈,堪比天羅地網,司馬駿在羊腸阪的最險要之處磨盤設下埋伏,別說是人了,它就是一隻鳥,也休想飛得過去。

司馬駿心情相當地愉悅,下令晉軍立刻收網,務必全殲這支蜀軍,不使一人漏網。

號令一出,晉軍漫山遍野而出,將陽安軍團團地圍困在了中間。

蜀軍顯得很“慌亂”,趕緊地收縮兵力,抱成一團一團的,進行原地防守。這樣的陣型是反伏擊的最佳陣型,抱成團的人數可多可少,大到數百人,小到三五人,所有的人都是背靠背地站在一起,面向着敵人。

大的陣型之中,大多都是混合兵種的,有刀盾兵,有兵,有弓箭兵,刀盾兵在最外層,用厚實的盾牌構築成一道嚴實的防線,可以有效地抵禦敵人的弓箭,兵隱藏在刀盾兵的後面,敵人撲上來的時候,兵便是反擊的主力,至於防禦能力最弱的弓箭兵,則處於陣型的最內層,但他們也沒有閒着,一支支的箭矢射了出來,可以遲滯敵人的進攻。

蜀軍的這種戰陣很顯然是經過特殊訓練的,雖然每一處的人數並不完全相等,但兵種配置卻十分地合理,比例十分恰當,雖然很倉促,但蜀軍卻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佈陣,並沒有因爲晉軍的突然襲擊而自亂陣腳。

晉軍四面伏兵盡出之後,第一時間然是弓箭暴射,這也是伏擊敵人最常用的手段,東南西北四面八方的箭矢如暴雨般傾瀉而下,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以打垮被圍敵軍的士氣,畢竟一個人只有一雙眼睛而且只長在前面,對於腦袋後面這個盲區是無能無力的,伏擊者只需一頓箭矢,就可以輕易地殺傷大量的被伏擊者,從而從根本上摧垮被伏擊者的信心。

但這一次晉軍百試不爽的招數卻失靈了,蜀軍很巧妙地抱成一團,相互之間背靠背,自然無需再去操心背後是不是有危險,每一名的士兵只需對付面前的晉軍,防守的難度大大的降低了。

晉軍的亂箭如雨而至,但蜀軍龜縮起來的陣型卻對亂箭有着天然的免疫力,那些箭矢射向蜀軍的時候,絕大部分箭矢都被蜀軍手中的盾牌所攔阻往了。蜀軍士兵手中的盾牌上密密麻麻地扎滿了箭矢,最多的那一面盾牌有如一隻刺蝟一般。

司馬駿不禁是一陣納悶,蜀軍這種身處包圍圈之中,卻絲毫不亂的作戰方式,令人歎爲觀止,晉軍雖然是亂箭如飛,但對蜀軍的傷害卻是微乎其微的,看來僅僅依靠弓箭是無法消滅包圍圈之中的蜀軍的。

司馬駿很快就下令進行合圍作戰,埋伏在各處的晉軍全部出擊,對包圍圈之中的蜀軍發起了總攻。

但蜀軍的那一個個小戰陣卻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的不同就是他們不再被動挨打了,從戰陣之中射出來的那些箭矢,給了撲上來收網的晉兵一個迎頭痛擊。

晉兵撲出陣地之後,四面八方地涌向了中央,本來穩操勝券的晉兵並沒有做過多的提防,那激射而至的箭矢讓晉軍傷亡慘重。

“困獸之鬥!”司馬駿冷笑了一聲,儘管蜀軍的防禦之頑強出乎了他的意料,但再強悍的防禦手段在包圍圈之中也沒有什麼用武之地,就算晉軍會有部分的士兵倒在衝鋒的路上,但大部分的士兵還是可以衝上前去,對蜀軍進行絞殺。

司馬駿相信,這場戰鬥絕不會持續太長的時間,接下來就是準備打掃戰場了,屆時這兒將會成爲一個血流成河,屍堆如山的區域。

司馬駿還在糾結,如果包圍圈之中的蜀軍向他投降,他是接受呢?還是接受呢?

可惜司馬駿想象之中蜀軍成堆投降的場面並沒有出現,雖然晉軍一窩蜂地衝了上去,但蜀軍卻依然牢牢地抱成團,那一個個盾牌戰陣絲毫沒有瓦解的跡象,就算晉軍衝到了跟前,卻也並沒有什麼更好的破解之法,堅固的盾牌不但可以抵禦弓箭,也可以防範刀,盾牌後面的更是神出鬼沒,當晉兵衝到近前的時候,冷不丁地會刺出致命的一來,結果晉兵的性命。

羊腸阪狹隘的小道上,擠滿了雙方的士兵,晉軍雖然四圍而至,表面上看起來佔據着明顯的優勢,但身陷重圍攻的蜀軍卻依然沉穩地堅持着自己的打法,他們甚至連突圍的念頭也沒有,只是一昧地在原地堅守着,整個戰局陷入了一種膠着之中。

這還是伏擊戰嗎?

司馬駿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當初在安國之戰中,自己所領的軍隊遭遇到蜀軍的圍攻,倉皇逃竄,一潰千里,幾乎是遭受到了滅頂之災,但相同的境遇換到了蜀隊的身上,卻根本沒有發生那種情況,他們從容不迫地堅守着陣地,任憑晉軍發動一輪又一輪的攻勢,卻始終突不破蜀軍的外層防禦。

這樣的伏擊戰還有什麼意義?

司馬駿不禁有些惱羞成怒,蜀軍已經是甕中之鱉了,居然晉軍花費了這麼大的代價卻也拿不下來,這幫子兵真的成了飯桶不成?

要知道,這次伏擊戰,就怕會遇到難啃的硬骨頭,司馬駿可是調來了最爲精銳的虎衛軍,無論是整體的作戰水平還是單兵的作戰能力,都是晉軍之中無與倫比的,吃掉一支陷入重圍的蜀軍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困難。

可惜事與願違,蜀軍的強悍遠遠超過了司馬駿的想象,生生地把一場伏擊戰打成了陣地戰,晉軍的傷亡人數竟然比蜀軍還要多,這幾乎讓司馬駿鬱悶的吐血。

但司馬駿不知道,真正讓他吐血的時刻,已經是悄然來臨了。(。) 趙卓指揮陽安軍故意進入到晉軍的埋伏圈,完全是劉胤的安排,甚至於陽安軍進入到晉軍包圍圈後採用何種的戰術,劉胤也提前進行了操練,畢竟在四面受敵的環境之中,想要生存下來,是何等困難的事情,陽安軍所承受的壓力,那可不是一般的壓力。

不過陽安軍還是出色地完成了任務,他們吸引了晉軍幾乎全部的兵力,爲了要消滅包圍圈之中的蜀軍,晉軍是傾巢而出,發動了最猛烈的攻勢,試圖將蜀軍全部扼殺掉。

就在他們激戰正酣的時候,無當飛軍已經悄然地完成了最後的佈署。

司馬駿之所以敢大膽放心地發起進攻,就是羊腸阪只有這麼一條道路,司馬駿絲毫不用擔心有什麼軍隊會抄他的後路。

頂流哥哥撿到我了 對於普通的軍隊而言,司馬駿的想法自然是沒有什麼錯誤,但對於無當飛軍而言,司馬駿顯然就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

因爲對於無當飛軍來說,任何地方都可能會是路,在世人眼中沒有路的地方,無當飛軍都可以生生地踏出一條路來。

陽安軍吸引了晉軍的全部注意力,根本就沒人會注意到在他們身後的那些險峯峻嶺之間,一支軍隊正在飛快地穿梭着,在沒有路的地方,無中生有的讓它生出一條路來。

張樂沉穩地指揮無當飛軍完成了最後的佈署,這是一個新的包圍圈,將所有的晉軍都容納進這個包圍圈之中,晉軍緊緊包圍着陽安軍,但在他們的身後,卻是另一支蜀軍悄然地進行着收網,究竟是誰在包圍誰,司馬駿這個時候估計還沒有看清楚形勢。

陽安軍在羊腸阪堅持作戰,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吸引晉軍的所有兵力,爲無當飛軍的反包圍,創造出條件來。

無當飛軍之所以冠以飛軍之名,那絕非是浪得虛名,在常人眼中無法逾越的天塹險峯,懸崖峭壁,他們卻可以毫無困難的飛渡過去,在崇山峻嶺之中穿梭,靈活得就如同是猿猴一般,甚至幾十丈高的絕壁斷崖,都無法阻擋他們前進的步伐。

無當飛軍硬是在羊腸阪道之外,開闢出了另一條道路,成功地迂迴到了磨盤巖的後方。

張樂也唯恐趙卓有失,被晉軍包圍着打的滋味畢竟不好受,就算陽安軍的鬥志在再頑強,那也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張樂不知道趙卓可以撐多久,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佈署,並且在第一時間就向晉軍發起了攻擊。

司馬駿的腦袋嗡的一聲就炸了,這是從那兒蹦出來的蜀軍,簡直就是神兵天降一般,衝着晉軍陣地就撲了過來。

羊腸阪就只有一條道,這個是常識,只要走過羊腸阪的人,都會知道這兒絕對不會有第二條道路,現在晉蜀兩軍激戰的場所,就是羊腸阪道,數萬軍隊糾纏在一起,把本來就不太寬闊的道路搞得擁擠不堪,這個時候,從背後殺出另外的一支蜀軍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