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劍無形,但凌厲異常,擂台之上已經劍氣狂下,狂風呼嘯,刺穿空氣,爆破空氣,每一縷無形的劍氣就是實則的利劍,無堅不摧的利劍。


「本來這一招我是等到最後一戰才動用,但用來殺你也不虧了。」 蝕骨寵婚:早安,老婆大人 潘江語氣仍然平靜,就好像方昊天已經死了。

「這一招確實不錯,比前面第八招強大多了。煙雨九劍,真正的厲害就在這第九劍。」

方昊天這一次終於出劍,雖然不是赤霄炎龍劍,但終究是出劍了。

當然,他出劍,不是因為煙雨第九劍太厲害而逼得他不得不用劍,實際上他只是為了表示尊重而已。

不是尊理潘江,而是煙雨九劍。

這是讓方昊天能看得入眼的劍法,而且他也一下子看出來了,煙雨九劍應該是潘家的前輩曾經過更強大的劍招而從中參悟最終創出了煙雨九劍。

方昊天從煙雨九劍中的所獲,並不是煙雨九劍的本身,而是其中那有所殘缺的劍意。

如果能補齊那道劍意,才是真正強大的劍道。

但不管怎麼樣,就憑煙雨九劍當中的那一道殘缺的劍意,就值得方昊天尊重了。

一劍揮出劍斬雨。

所有人頓時感覺雨天的烏雲突然被一道強烈的劍光斬開,然後劍氣激蕩,烏雲徹底被擊散最後化為虛無。

虛空,變成了晴空,晴空萬里,萬里無雲。

既然晴空,何來烏雲,何來雨?

煙雨九劍,盡皆被破。

「噗噗。」

潘江震顫,人一下子就跪了下去,不只是嘴裡噴血,而是七竅都流血了。

跪下后他還是無力支撐,跟著就撲倒在地,趴在了擂台之上。

劍脫手而掉,掉出一米有餘。

等潘江艱難抬頭看到他的劍時,方昊天站在了劍的旁邊。 東方豪宇和東方玉卿倒是瞭然一笑,很顯然讓韓林感覺到大跌眼鏡,看樣子是他想多了。不過這一山不容二虎,長此以往下去,遲早是會出現分歧的!

秦菲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海邊別墅。

之所以一眼就能夠辨認出是海邊別墅,是因為房間里的擺設已經煥然一新,關鍵是她看到了自己的梳妝鏡。

這一夢,秦菲睡得很舒坦。

她神情恍惚地望著窗外火紅的晚霞,愣了愣神這才下了床。

洗漱好后,秦菲先去了兒童房,發現那裡沒有孩子們的蹤影。

正當秦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理出現在客廳的時候,發現有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廚房裡忙碌著。

幾乎是在秦菲出現在廚房門口的一瞬間,便應聲說道:「老婆,去洗手,晚餐馬上就好!」

秦菲站著沒動,直接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孩子們呢?怎麼沒在房間里?」

「放學後去醫院了,估計快回來了。」東方玉卿知道秦菲是想念孩子們了,所以也沒有逗她。

「那我們再等一等,陪孩子們一起吃吧。」

「不用等了,阿豪接他們放學后順便去了餐廳。」

見秦菲不為所動,東方玉卿接著補充:「乖乖吃飯,你也不想讓孩子們看到你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吧?」

秦菲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總之心裡有些堵。

估計是秦菲真的餓了,竟然沒有搭理東方玉卿的腹誹,就鑽進廚房想要看看晚餐。

當看到秦菲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東方玉卿倒是沒有感到絲毫的意外。

讓秦菲感到鬱悶的是,自己好賴也是剛從外地風塵僕僕地趕回來的人,怎麼就給她準備了清淡的白粥,就連三碟菜也是清一色的素食?

秦菲掩飾好眸底的失落,端著兩盤菜出去了。

坐在餐桌前,東方玉卿兀自說道:「你之前發過燒,暫時不適合吃肉!」

「醫生說不能吃嗎?」秦菲顯然不信。

東方玉卿故意沒有好氣地揶揄道:「那你以為我窮到,只能給老婆吃素菜嗎?」

秦菲嘴角微抽,繼而低著頭小聲嘀咕了一句:「哦,我也沒說什麼。」

「沒事,晚上要是餓了,我可以給你加餐。」東方玉卿一本正經地說著這句容易讓人浮想聯翩的話。

接下來,就聽到秦菲被稀飯嗆到的場景,臉蛋瞬間漲得通紅。

東方玉卿長臂一伸,用紙巾輕拭了一下他女人的嘴角,咧嘴笑了:「老婆,你想什麼呢?」

「少在這無事獻殷勤,你要是看我不順眼,我明天就回去。」秦菲刻意躲開了東方玉卿的觸碰,明顯的有些情緒失控。

接著就看到秦菲氣憤地推開東方玉卿伸過來的修長手指,咬著嘴唇,瞪著桌上的清粥小菜更是抱著抵觸的情緒。

不就是發高燒,至於嗎?

東方玉卿眼神篤定地注視著秦菲蒼白的面容,「你似乎忘了,這裡才是你的家;既然那部戲已經殺青了,就索性多休息一段時間。」

短暫的沉默后,秦菲率先開口。

「阿卿,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的,我……」

秦菲嘗試著讓自己看起來很卑微,她也期許著這樣積極的認錯態度能夠得到東方玉卿的諒解。

畢竟接下來她要說的可是牽涉到自己往後的一切規劃,必須步步為營,穩紮穩打才行。

還有郁林楓的事情,她也無法坐到若無其事。

「先吃飯,回頭再說。」東方玉卿簡明扼要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之所以不想多說,是因為他不想讓這些瑣事影響到妻子的食慾,更加不希望他們好不容易才維繫好的感情受到破壞。

他知道秦菲心裡還記掛著郁林楓的安危,但卻沒有跟他開口,一定是在等待一會合適的機會,而他又何嘗不需要一個緩衝的過程?

直到用完餐,兩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即便是視線交接的一剎那,也只是默契地勾唇淺笑。

坐在沙發上的秦菲,時不時地留意著牆壁上的鐘錶。

「老婆,吃點餐后水果吧?」東方玉卿親自給秦菲投喂著車厘子。

看得出秦菲的興趣不高,不過還算配合。

終於,在吃完第三顆車厘子的時候,秦菲忍不住開口:「你打電話問問,孩子們什麼時候回來?要不我們去趟醫院吧?」

「好。」東方玉卿裝模作樣地撥了一通電話。

簡單的溝通后,東方玉卿面露難色。

秦菲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很快便聽到東方玉卿說,「王妃已經睡著了,爸的意思是送她去附近的酒店,免得路上顛簸。」

「那王子呢,他有沒有問起我?」秦菲隱忍著心底的酸澀,佯裝出該有的淡定。

「有,他說過,希望天天一睜開眼就能吃到媽咪做的早餐……還有王妃,她也很喜歡你!」東方玉卿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為了能夠長久地將秦菲挽留在他們身邊,這短暫的分離還是有必要的。

秦菲強顏歡笑道,「是嗎?我怎麼覺得自己像是個多餘的?」

「不許胡說八道!是你自己要去拍戲的,孩子們還小,有時候難免頑皮一些……你不至於要跟自己的孩子慪氣吧?」

秦菲躲開了東方玉卿伸過來的手臂,努力憋回眸底的淚光。

是的,確實是她自己選擇復出拍戲,東方玉卿沒有阻止已經很難得了。她又何苦強求,讓孩子們也能體諒到她的苦衷呢?

東方玉卿俯身親向秦菲的那一刻,身體連日來的疲倦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貌似熟悉的戰慄感。

獨家戰神 秦菲睜大眼拚命想要把東方玉卿推開,可男人的力氣太大,大到她根本只有臣服的份。

「阿卿」,終於艱難地喊著他的名字,卻被刻意忽略的感覺很不好受。

不同於以往,這一次東方玉卿的吻帶著別樣的溫柔。

溫柔到足以讓秦菲在一瞬間就心思迷惘、彷徨。

「老婆,乖,別亂動!」東方玉卿的嗓音暗啞、低沉,聽上去格外的好聽。

秦菲睜大眼睛看著東方玉卿,直望進他深邃如海的眼眸,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睛后終是在最後選擇了徹底閉上眼。

如此相擁著親了一會兒之後,秦菲便被東方玉卿抱著走向了卧室。 「劍不錯。」方昊天將劍拾起,提著劍走到了潘江的面前蹲下來,用手輕輕撫著手中的劍,「如果你認輸,我就讓你活下去。如果你不認輸,我成全你的驕傲,我用你的劍砍下你的頭。」

劍提了起來,向潘江的脖子落下。

「我認輸。」潘江突然大吼,竭盡全力而吼。

吼了后七竅噴血更厲害,傷勢更加嚴重了。

方昊天站了起來,「咣當」一聲,他將劍丟在了潘江的身邊,聲音鑽進潘江的耳中:「以後若還與我唐家為敵,認輸都保不了你的命。」

嗖!

方昊天飛下擂台,在眾多關注的目光中落到了候戰區,坐回到他之前坐的那張椅子上。

坐好后他回頭對著李青冬說道:「我沒有讓你失望吧?」

李青冬的臉色難看至極,在他看來潘江的第九劍已經能夠替他殺了方昊天,然而潘江卻敗得如此慘烈,由始可見,就是他李青冬也低估了「唐龍」的實力。

「沒有失望,這樣更好。」李青冬聲音冰冷,眼眸赤芒閃爍著,「我親手殺了你,更好。」

方昊天笑了笑,坐正,閉眼。

李青冬雙拳猛地握起,他突然也有一種被無視感。

嗖嗖!

兩道人影上台,比武繼續。

一場場打下去,第二輪總花時更長,因為第二輪的人實力整體上自然更強。

一場場打,一天天過去。

李青冬的實力確實也強大,跟方昊天一樣,從無敗跡,一直打下去。

只是奇怪的是兩人抽籤竟然從沒有提前遇上,也許這是天意。

如果這樣下去,所有人都覺得他們兩人就是最後的決鬥者。

這讓人有點懷疑城主府有意而為,暗中操控抽籤,不讓方昊天和李青冬提前遇上。

於是乎流言大起。

流言,也有可能背後有人催動。

「唐一羽身為城主,竟然光明正大徇私,暗中操控抽籤不讓唐龍與李青冬提前遇上。」

「唐龍雖然強大,但從前面幾場來看,李青冬更恐怖,唐一羽這裡在施拖字訣啊。」

「拖久點就能讓唐龍的實力有所突破,然後就戰勝人家李青冬?」

「沒用的,李青冬已經是終極境九重,我們高庸城當之不愧的第一強者,給多唐龍幾年時間又如何?」

流言大起,但唐家和城主府都沉默,出奇沉默,沒有化解流言的意思。

這段時間,唐家人的年輕人跟李家那一派系的人有衝突時,唐家出手就很狠,但除此之外,唐家卻又很低調。

然而唐家的低調,卻讓人越發認為唐家可能怕了李家,一些本來保持中立的家族或是幫派勢力最近嗅到唐李兩家則將要爆發大戰氣息時,因為這些流言有了一些改變,覺得李家可能真能勝出,於是乎有些做出親李的舉動了。

總裁傲寵小嬌妻 甚至一些唐家原來的盟友或是附庸也有了一些改變,暗中與李家聯絡。

當然,還是有一些家族或是幫派勢力仍然堅持站在了唐家這一邊。

這一切,實際上就是站隊。

站隊這東西很重要,站對了就是榮華富貴,站錯了極可能就是家破人亡。

仙魔令擂台賽一天天進行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城中流言對唐家越來越不利,更多目光盯著了唐家,想看看唐家如何反擊。

這個時候,李家不斷暗中布置,兩年的時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隨身空間:掌家小娘子 定下來了,李青冬將「唐龍」斬殺之時,便是李家宣戰之時,一舉將唐家滅殺。

這等大勢之下,樓家莊園仍然平靜。

當然,樓家莊園若不是因為「唐龍」早就不存在,也不會被人關注這麼久。

這兩年裡,方昊天除了每天去巨石廣場候戰之外,其餘的時間大多都在樓家莊園,彷彿他是樓家人而不是唐家了。

他在抓緊時間教導孩子們。

既然教了他們,就要好好教。

而且方昊天一直都覺得他在教人的同時他總能更好的參悟到一些他平時參悟不出來的東西。

這一點,他是太有經驗了,他收過徒弟,也開過武館。

當然,他之所以沒有回唐家,抓緊時間教孩子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他真不想住到唐家。

他畢竟不是真正的唐龍,如果住在唐家,難保不會被唐家一些真正了解唐龍的人看出破綻而在這個節骨眼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這個原因沒有能想得到,因為至此沒有人懷疑他的身份,只因他和唐龍真的太像了。

當然,唐家那邊他不可能不管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