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十幾萬年了,現在的小孩子,思想可真尼瑪前衛呀!


“曉曉,你聽我說嘛,你看我這人忠厚老實善良的,又怎麼可能欺騙女孩子呢?”

“嗚嗚……,你少臭不要臉,你欺騙的還少嗎,又是羞羞又是南宮家兩姐妹的,如果齊秋不是現在開戰,再過幾年,你都不用什麼百萬雄師了,直接帶着你的後宮軍團,都能橫掃整個大陸,嗚嗚……,好了,我再也不信你了,你快走,實現你那一統天下的夢想去吧……”

蒼炎:“……”

Wωω ⊕tt kan ⊕co

此刻的他已經不能稱作是瀑布汗了,他心裏直感嘆,這想象力,曉曉要是不去說書,真尼瑪屈才了!還什麼帶着後宮就掃蕩天下,本王這一輩子也不用迴天界了,改成全職泡妞吧!

…… “好了曉曉,不要再哭了。”蒼炎頭疼的道。

“嗚嗚……,你個混蛋,我就要哭,就要哭,嗚嗚……”

“還哭,再敢哭就打你屁股嘍!”

蒼炎故意擺出一臉凶神惡煞。

這一招果然好使,龍曉曉馬上就捂住了小屁股,瞪着淚眼朦朧的大眼睛看着他……

蒼炎的臉上剛要露出笑容,誰料……

“嗚嗚……,你打呀,你打死我好了,本公主就哭,誰敢管我,你又不是我夫君,你憑什麼管我,嗚嗚……”

再看蒼炎,一頭的黑線,他可是萬萬沒想到,龍曉曉這丫頭竟然都不怕小屁屁捱打了。

我的地頭兒我做主 “好了,我答應娶你!”

迫不得已,蒼炎只好屈服。

“嗚嗚……”

“怎麼還哭?”

“你立字據,嗚嗚……”

“……”

待到白紙黑字交到龍曉曉手上,小丫頭頓時一臉的幸福,變成了乖寶寶的她,不哭也不鬧了。

不過蒼炎也留了個心眼,上面可是有一條,“待你長髮及腰,纔會娶你過門。”

在他想來,龍曉曉秀髮雖然也夠長了,只不過要想長髮及腰,還要有些年頭,他卻是不知,在以後,就因爲這一條,有他哭的時候,當然了,這是後話。

……

飛往傾天士院落的路上,蒼炎不禁感慨。

“還是我的曉曉好,一點兒都不矯揉造作,只不過,這種說什麼是什麼的純公主性格,還真尼瑪讓人頭疼啊!早知道我犯什麼賤,非要跟她開那種玩笑啊!”

可不是嗎,蒼炎這完全就叫自作自受,若是換做平常,曉曉雖然對他有意,也不可能表現的那麼明顯,竟然都開始逼婚了,讓我們曉曉公主徹底放下臉面,正是他那幾句玩笑話,小丫頭也就順杆往上爬了。

傾天城中,由於教皇上官絕製造的大危機,一切都是百廢待興,就連傾天士所居住的別院也一樣。

到了地方,蒼炎直接步入。

包括魔清在內的二十二名傾天士正在以他留下的功法做訓練。

看着他們一個個練着神奇的步法,在院中龍騰虎躍的,蒼炎也是很欣慰。

“雖然他們沒有聚星之力,但是將傾天步法稍作改動,成爲靈力也能御使的步法,靈活性是差很多,但是相較於凡塵的一般躲避技能,可要好上太多了。

魔清眼尖的發現了蒼炎,急忙行禮,其他傾天士也發現了閣主大人,絲毫不敢怠慢,單膝跪地,不管是殺了上官絕令他們仇恨得報,還是收留教導之恩,他們永世難忘,對蒼炎的敬意自然不用過說。

與他們說了很多激勵的話,蒼炎又去看了看於婉兒與霍思燕兩個丫頭,在她們戀戀不捨下開始閉關。

沒錯,就是閉關,而且是閉關煉藥,不過是短時間的。

天材地寶已經有了,一些所需,諸如丹爐之類的東西,也讓傾天士們安排妥當。

吩咐了不許任何人進入,蒼炎隨意挑了一間沒人住的屋子,入內。

“也不知這丹爐結不結實。”

蒼炎將那一米多高,爐膛內也是直徑半米的丹爐,翻過來調過去查看,又是動用了感應力。

“雖然不及我天界的煉天神爐億萬分之一,但在凡塵也算的上是比較不錯了。”

如是感慨着,蒼炎將聚星之力注入爐膛之內。

凡人煉藥卻是需要火,但是他卻不用,只要有神奇的聚星之力,別說是火了,就連煉藥及其難求的猝雷都能憑藉聚星之力化出。

說到煉藥,這種東西也只出現在凡塵,而八荒五界呢,在一般情況下,用不到什麼丹藥,因爲每個人的實力都是高絕如斯,體內自成空間,受了什麼傷,只要將天材地寶直接納入體內就行了。

蒼炎也是許久都沒有煉製丹藥了,而十幾萬年前,他可是常需要丹藥,修煉之人,受傷是不免的,尤其是他這種天才,更是遭世人嫉妒,當時煉出的藥丸名爲源丹,吞入腹中,不用你費心費神的去消化,因爲它直接就能轉化成源氣,現在的丹藥名爲靈丹,顧名思義,就是靈力之丹,進入體內也是以靈力的形式,卻是需要靠靈力去煉化,再成爲源氣發散全身,蒼炎倒是懷疑,像是隻會魂力的已滅的鬼黃神教那羣人,要如何去煉化靈力。

而源丹與靈丹最大的區別就是在於猝雷,猝雷就是以能夠煉製丹藥的特殊雷電力,令丹藥經過猝煉,變得效果更佳,每煉製一枚源丹都需要猝雷,纔可使源丹進入體內直接化作源氣,而靈丹卻是不需要,甚至這世上很少有人知道什麼是猝雷,恐怕也是因爲十幾萬年過去,這些東西在凡間早已經失傳。

從宙元中將一堆的天材地寶倒出,根據藥性擺列在一起,蒼炎摸了摸爐壁,溫度已經適宜。

“前期需要他們走殺手的道路,那就先煉製一些隱息丹吧。”

想着,蒼炎將能夠煉就隱息丹的藥材全部投入爐中。

好在,隱息丹還算是普通的源丹,皇室的天材地寶比較齊全,所需的材料也都有。

蒼炎有着凡人所沒有的聖魔之心,所以不用像一般人,煉製丹藥要時時刻刻的盯着丹爐,甚至藥材也要分類逐一放入,他只需要稍稍施放感應,就能掌握好一切。

待到差不多了,蒼炎開始進行猝雷,聚星之力在丹爐中立馬變爲了雷屬性。

半晌過去……

轟隆隆!

小型的雷霆炸響。

轟!

令從他嘡目結舌的事情發生了,也算是他沒有預料到的,丹爐太過脆弱,直接就被炸碎。

還好,丹藥已經成型,不影響藥效。

“就算是這種凡塵較好的丹爐,依然承受不了猝雷之威,看來以後練一次丹藥就要報廢一個丹爐,甚至高級一點的源丹,這易碎的丹爐根本就煉製不了。”

無奈的搖了搖頭,蒼炎將所有東西收回宙元,撿起地上那幾十顆泛着紫光的藥丸,也就是隱息丹。

煉製這種低級源丹所需的時間本就不長,再加上蒼炎的感應力更是大大縮短了時間,出的門外,也剛正午而已。

將傾天士聚齊,二十二人每人一顆。

隨後蒼炎又與他們講解起這種源丹怎麼用。

隱息丹,也就是適合殺手服用的隱匿氣息的丹藥,而對於殺手來說,隱匿氣息是至關重要的,如果一般的殺手只能夠暗殺同級別的強者,那麼服用了隱息丹,將氣息隱匿,卻是可以越級殺人,當然了,這也要視情況而論,若是對方由於級別高,防禦也是高的變態,在沒有練好一擊必殺時,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嘗試。

而就一般的隱息丹來說,只能夠使用一次,但是蒼炎的聚星之力特殊,外加上傾天士們傳承了他的靈力傾天步法,卻是可以將隱息丹全部吸收,融入到步法之中,天長日久,受到丹藥的影響,做到隱匿氣息,當然,也不是絕對,遇到實力過高的敵人,還是容易被發覺,但遇到只是越一級的敵人,就不用擔心。

得到了這種神奇的丹藥,傾天士們都很欣喜,而蒼炎感到欣慰的同時,也暗暗下定決心,爲了提高他們的實力,最近一段時間,就要多煉製丹藥,怎麼也要讓傾天士實力得以提高,用於戰場中,到那時,多出這麼一個暗殺小隊,而且還是直屬於他的小隊,絕對能出敵意料。

“哎,只可惜,魔一這個戰場大殺器,卻是不能參戰。”

蒼炎不禁感到無奈,一衆傾天士,其他人都符合上戰場的標準,但惟獨靈力九階的魔一不能夠參與戰爭,這也是國與國之間的默契協議,如若不然,各國的靈力九階全部出動,可是有的黎民百姓受的了。

“是時候,弄個結實一些丹爐了……”

……

皇宮,御花園。

龍凝香正獨自一人,望着池中的蓮花發呆。

“啓稟公主,天下兵馬大元帥蒼炎求見。”一個小宮女突然來報。

聞言,龍凝香霍然起身。

“什麼,那個無恥小賊,還敢來?”

氣憤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傳!”

其實,蒼炎要不是覺得心中有愧纔不會用什麼人稟報,反正看龍凝香這妮子也是不順眼,犯不着跟他客氣。

要說蒼炎的愧麼,一方面是大齊皇室的藥庫被他洗劫一空,另一方面,卻是今早剛答應龍曉曉娶她的事情。

“哈哈,大公主,別來無恙啊!”

一見到龍凝香,蒼炎笑的那叫一個燦爛。

“哼!”

龍凝香冷哼一聲,蒼炎瞅她不順眼,她又何嘗將蒼炎當盤菜了。

“蒼炎,你還要不要臉!”

聞言,蒼炎笑容僵住了,心裏暗罵,“臭女人,要不是沒找到你皇兄,本王會來你這碰灰?”

“啊,是這樣……”

顧及到大局爲重,蒼炎的臉上又有了笑容,可還沒等一句話說完,龍凝香又是冷哼一聲將他打斷。

“蒼炎,我大齊的藥庫,可是你搬空了?”

上來就是質問,蒼炎一愣,細想也對,與這妮子本就是與他不對眼,她不借機發難纔怪呢。

“公主大人,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蒼某人搬空你皇家的藥庫了。”

蒼炎抱起膀,笑吟吟的看着她。

“你還敢狡辯,當時藥庫只有你一人,不是你又會是誰?別以爲本公主不知道你的手段!”龍凝香柳眉一豎,氣急的道。

“呵呵,你龍凝香無憑無據憑什麼冤枉我,要知道我可是天下兵馬大元帥,你誣賴本帥偷東西,這要是傳到我大齊軍隊的耳中,你叫本帥還如何威嚴治軍,到時候,我治不好軍,我大齊的軍隊打不了勝仗,齊國滅亡,可都是因爲你龍凝香!”

好傢伙,這麼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有一瞬間,我們的凝香公主還真被他忽悠住了,臉色慘白,不過只是一會兒就緩過來,繼而就是怒火中燒。

“蒼炎,你少危言聳聽,本公主已說,你那些手段,本公主都心裏有數!”

“呵呵。”蒼炎一笑,聳聳肩,眼神不懷好意的繞着她的苗條身姿轉了一圈,“什麼手段你就心裏有數啊,難道還是打你屁股那一回?”

“你!”

聞聽蒼炎提及此,又看到他瞄向自己秀臀的目光,龍凝香小臉瞬間紅雲滿布,大眼睛恨恨的瞪着他。 龍凝香心裏不忿,“死混蛋,我們皇室收集那麼點兒天材地寶容易嗎,你可倒好,將藥庫搬空了不說,嘴裏還冒不出一句好話。”

“公主大人,在下今日前來可是有一事相求……”

蒼炎話到一半,龍凝香又突然想起什麼,打斷道:“你答應了曉曉要娶她對吧?”

質問着,我們凝香公主看向蒼炎的目光很是謹慎。

蒼炎一愣,繼而撓了撓後腦勺,打着哈哈道:“沒想到大公主你消息這麼靈通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