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午飯不僅有雞爪,還有其他好吃的。看來明月今天很高興,做出這麼多好吃的菜,真沒想到他兩在我眼皮下發展這麼快。我居然都不知道,心裡總覺得很鬱悶。當然還是很高興,至少以後明月不再是一個人。


明月也向我保證,以後還在店裡幫我看店,她也知道我忙一個人看不來。蕭炎自然沒話說,什麼都聽明月的話,這讓我忍不住偷笑了起來。眼見菜快吃光,酒也喝飽了,飯也吃飽了。

明月還準備加菜,都被我們拒絕,真的吃著夠飽。再加我們肚子都快吃撐,蕭炎對我說:「下午你就好好在家呆著,我帶媳婦去玩。以後可別欺負我媳婦,不然我會把你揍成滿地找牙。」

我不服了起來,故意找他茬:「呦呦呦嚇唬誰呢,我可是明月的老闆,就不放明月跟你出去玩咋滴。有本事現在揍我,嘿我還怕你不成。」

蕭炎居然理都不搭理我,這讓我鬱悶,一般人聽了總會有反應。還是他聰明,知道我在故意氣他。只要他不生氣,那生悶氣就是我了。真的是永遠鬥不過聰明人,怎麼斗都鬥不過。

明月卻擔心問我:「啊!師傅真不准我出去啊,其實我挺想出去玩的。師傅,你看能不能放我半天假,我保證到時間就回來。我知道你忙,如果你下午真的忙就算了。」

沒想到明月還會主動提出要求,看樣子她也是真心喜歡上蕭炎,當然不是看上蕭炎身上有錢。蕭炎人品挺不錯,雖然喜歡耍聰明,但是對朋友很夠義氣。不會對朋友做出出格的事,這是我相信的。

這時候蕭炎開始站起來說:「媳婦別怕,她不放假我把這房子收了,看他去哪混。嘿我不信我治不了他,沒事,下午跟我走不用睬他。」

明月狠狠瞪著他,蕭炎馬上閉嘴不敢說話,典型怕老婆。沒想到聰明的蕭炎,居然還會怕女人。這讓我內心笑了起來,當然表面是不會笑。我和趙乙同沒笑出來,倒是蕭然忍不出笑了出來。

蕭炎問他:「你在笑什麼?」

蕭然當然明白,馬上捂住嘴巴不再笑。我對明月說:「下午沒什麼事,准你放假,晚上晚點回來也沒事。反正我也會炒菜,吃飯不是問題。」

獵妖高校 明月興奮對我感謝起來:「謝謝師傅,那我們先走了、」

我微微點頭,沒想到她會這麼興奮。不過她真心開心那也好,好不容易從父母那段陰影走出來,相信和蕭炎在一起就不會再想起這不堪回首的記憶。明月拉著蕭炎跑了起來,生怕我會後悔一樣。

接下來剩下我和趙乙同以及蕭然,關鍵明月都沒收拾好餐桌的餐具就跑了。我才想起明月為什麼跑這麼快,怕我讓她收拾好餐具再走,我現在後悔了。

我看看趙乙同,趙乙同直接把目光轉向他處,想必他也沒做過這些事。於是我瞄向蕭然,蕭然眨眨眼對我說:「怎麼了大哥哥,我長得很帥吸引到你了嗎?不要羨慕,我天生要帥,沒辦法。」

我剛喝一口水,被他這麼一說,噁心吐了出來。他扣著鼻子看著我,滿不在乎看著。我想還是自己洗碗算了,小孩子估計都沒做過。我一個人默默端著餐具到廚房裡,他們兩個倒好,直接拿著象棋下象棋。

沒想到趙乙同不愛說話,還願意跟蕭然下象棋,這讓我看起來不可思議。我一個人只好在廚房裡默默洗碗,不喜歡干這事主要很久沒做過,突然讓我洗碗覺得不舒服。

洗碗之後他們兩個還在下象棋,竟然這樣,那店交給他們看多好?於是我對趙乙同說:「趙哥,你下午沒事幹吧?」

「有事直說。」趙乙同回答如此乾脆,說完繼續和蕭然下棋。

我有點不好意思說:「你沒事幹的話,下午幫我看店唄,我正好出去辦點事。」

「是不是去長生集團找那個偵探?不要去,太危險了。我進去未必有把握安全逃出來,他們比以前嚴格很多。就算躲過保安,你也躲不了攝像頭,他們會按照人識別人的。」趙乙同好心勸我,我都不知道該不該去。

我無奈攤攤手坐在桌子上,看著他們兩個下象棋。讓我乾等真的不願意,畢竟這樣做太不仗義了。他也是不錯的人,不為錢來查案,這樣的人確實實在太少了。

等著沒多久卻看到熟悉的人影向我的店走過來,仔細一看這不就是大偵探孫九龍。看來他平安無事走了出來,我都不敢相信。這讓我很欣慰,如果真的出事我都不好交代。

畢竟我答應讓他進去,怎麼說我也有責任。如果早點知道那裡很危險,我是不會答應他進去的。我站了起來,為了迎接他。

孫九龍走過來對著我笑了起來:「查到很大的內幕,驚天大秘密。」

我很好奇,還是還是看了看。

「據帝國調查組消息,長生集團違法違規生產狂犬病疫苗案件調查工作取得重大進展,已基本查清企業違法違規生產狂犬病疫苗的事實。帝國審核機構以涉嫌生產、銷售劣葯罪對長生集團董事長高某芳等18名犯罪嫌疑人提請批准逮捕。

此外,長生集團疫苗事件發生后,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高度重視,迅速部署全系統進一步加強疫苗監管工作。派出6個工作組,對2家疫苗生產企業、7家疫苗配送企業進行生產、銷售全流程、全鏈條檢查,嚴查嚴控風險隱患。

預計隨著疫苗事件逐步查清,全國各地食葯監部門都將對本地的疫苗生產、運輸、使用等工作開展監督檢查,疫苗檢測、追溯管理、冷鏈運輸等將成為行業整改的重中之重。隨著行業系列政策出台,相關領域投資或迎來加速增長。

新大陸:公司「基於自主rfid感測晶元的溫度感測器研發及產業化項目」已通過驗收,項目基於gprs/cdma/3g的系列化溫度採集終端和基於soa及雲計算的第三方冷鏈物聯網信息平台,對保障人民生命健康,加強醫藥行業管理具有推動作用。

海得控制:產品已應用於發酵罐、滅菌櫃、凍干機、洗烘灌聯動線、軋蓋機、高速壓片機、膠囊填充機、清洗設備、稱量系統設備等。

塞力斯:旗下廣東以大供應鏈實現醫療產品從生產、流通、醫院與藥店、消費者的垂直產業鏈商流、物流、信息流、票據流的「五流合一」管理。」

這讓我看的一驚,這是要找替罪羊?我不敢相信看著孫九龍,孫九龍卻擺出滿不在乎的樣子,對我說:「他們背後有大人物,不然不可能這樣做。出了事找個人做替罪羊就行了,然後拖出其他公司掩蓋自己的過失,這樣人民時間長了就開始遺忘。」

我對他說:「你是怎麼拿到的,他們都是高手在公司,真的不敢想象你能混進去拿到資料。這個不算證據吧,跟於洋沒關係。」

孫九龍又給我看一張紙條,紙條上的內容讓我非常驚訝。

「蕭京市京西媒體公司有一個記者叫於洋,花50萬讓她撤回那條新聞並且寫道歉信,如果不聽叫人殺了他。這件事引起重視,所以殺得時候乾乾淨淨,不要漏出漏洞。」

這無疑是一個命令,這些人太過囂張跋扈。那為什麼他們收到這個紙條為什麼沒有去銷毀?我問孫九龍:「不是說20萬嗎,怎麼是50萬。還有為什麼這個人接到這個命令,為什麼沒有毀掉,反而留了下來。」 「任堂主既然事情已經解開了那侯東侯你就帶回去吧,侯東侯以後要好好對人家,世俗的看法就讓他們見鬼去吧,一切都沒有一家人和和睦睦的在一起來的實在。」

聽到明浩的話侯東侯心中一跳:「明浩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可是死神之塔的副塔主,並且現在師騰飛還躺在那裡,其他兄弟也是下落不明,這個時候我怎麼能走。」

「侯東侯這個你不用擔心了,回魂草的解藥我已經研製出來了。」聽到侯東侯提到師騰飛一旁的蘇興波急忙插話進來。

「蘇爺爺(蘇院長)是真的?」明浩和侯東侯同時驚訝道。

「沒錯」看這明浩二人的表情蘇興波也特別有成就感,這個困擾大陸多年的回魂草終於被自己給破解了,從此之後自己就算真的邁入尊級煉藥師的級別了,而不是之前那樣只是剛剛踏入進來:「此事還要多虧明浩你的生靈丹,正是憑藉當時我留下的生靈丹才找到解除回魂草的方法。」說完蘇興波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瓶交給了就差跪地感謝的侯東侯。

「生靈丹?」生靈丹明浩當然知道了,自己的神秘戒指里還有著六十枚的生靈丹躺在那裡,不過據公孫戰天說一爐八十一枚的生靈丹自己得到六十枚,剩下的二十一枚都送進了皇宮,這才讓龍傲天奪得五年的壽命啊。

「蘇爺爺,生靈丹不是已經給龍傲天了為他換取五年的壽命嘛,怎麼你那還有啊。」

聽到明浩的話蘇興波也有些迷茫:「誰說我把生靈丹交給了龍傲天。」

「我爺爺說的啊。」

「這個公孫老頭,如果我交給了龍傲天那送給他的那三枚是什麼,哦,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老頭誤會了,以為我給他的只是生機丸。」 借腹 聽到明浩的話蘇興波一時間也明白過來,一定是公孫戰天當時因為去劉家村莊后魂不守舍連自己的話都聽岔了,自己說給龍傲天送去了生機丸,憑藉裡面生命之水強大的藥力挽回至少五年的壽命聽成生靈丹了。

「那蘇爺爺你沒有給龍傲天生靈丹嗎?」

「當然,否則憑藉紫…..憑藉生靈丹強大的藥力怎麼可能只是為他增加五年的壽命,如果真的是二十一枚生靈丹,那不管他的身體殘破成什麼樣都能增加不下百年的壽命啊。」蘇興波剛想說紫靈靈芝就看了一眼一旁的任天殺,這個六大聖葯之一的紫靈靈芝事關重大,蘇興波怕引起任天殺的窺視立刻改口。

聽到蘇興波的話明浩更是無法理解,蘇興波和龍傲天的感情那可是幾十年之間交下的,並且蘇興波無心政治和全力,當年神龍三傑里龍傲天就對他是最為放心,也是待遇最好的啊,而蘇興波看著明浩的表情也猜出明浩現在心中所想的事情。

「明浩,你不要忘了這生靈丹的主葯都是你的,我也只是藉機煉製一番,由此機會煉製這兩種奇葯對於我來說就是一種無上殊榮了,而你的小心思你蘇爺爺我怎麼會不知道,想來你特不會把這麼珍貴的東西交給龍傲天,我又怎麼可能暗中行次卑劣之事,而我也只是為了他而送過去幾枚生機丸,為他增加五年的壽命罷了。」

這回明浩明白了,這個蘇興波還真的可愛啊,就算真的給龍傲天送去生靈丹又怎樣,對於明浩來說龍傲天不管是現在這樣多活五年還是多活百年又當如何,還不是會被自己抄家滅國。

不過既然蘇興波沒有送,那麼明浩也沒有必要現在跑去獻殷勤,此刻也不再理會蘇興波而是轉頭對著侯東侯說道:

「好了,既然事情已經完事咱們還是回去吧,侯東侯你去把師騰飛帶走吧,以後有時間一定要帶著任紅珠和你的孩子回來看看。」

「明浩,我……….」

「好了不要說了,我早就說過要你帶著死神之塔從我們公孫家脫離出去,現在雖然死神之塔失敗了,不過你放心,咱們被抓走的雪城五鬼我一定會想辦法救回來的,並且誰動的手我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而那個蜘蛛我也不會放過她的。」

聽到明浩的話李可心莫名的感覺後背一涼。

「好,好公孫明浩你真不愧是年輕有為,老夫在這立誓,當然所應的三個條件依舊作數,不過要等我安頓好紅兒她們母子之後。」

聽到明浩的話任天殺也是十分感激,畢竟現在聖都之內的情形他也知道,如果繼續留下侯東侯,憑藉他六階的實力就算天賦在高也是無用,只要稍有不慎就可能在這些動輒王階高手的漩渦中失去生命,而明浩這麼做就是為了讓侯東侯儘快離開聖都這個泥潭。

「好了,任堂主客氣了,而且聖都之事小子我早就有了辦法,你還是帶著侯東侯他們儘快離開享受天倫之樂吧。」

不過任天殺的牛脾氣又上來了,此時說什麼都不行,一心要在安頓好侯東侯和任紅珠一家后回來為明浩完成三個條件,無奈下明浩只能說道:「好,三個條件我現在就用,條件一,以後你一定要盡心盡責的教導侯東侯,條件二,以後不要因為不必要的東西而作讓自己和親人傷心的事情,條件三,以後侯東侯的兒子想做什麼讓他自行選擇,哪怕他不在繼承家業作為刺客。」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哎………..老夫告退。」聽到明浩的話任天殺就知道明浩是真的不需要自己,不過任天殺心中下定決心,自己在安排好眾人後一定儘快回來,並且一定帶著完整的天殺五虎,到時候也讓天下人見識一下,天殺堂真正的可怕。

「公孫少爺,告退。」天殺三虎也向著明浩抱一下拳,就在昨日他們也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心中也不再怨恨侯東侯。

只是侯東侯現在比較複雜,現在的他既想任紅珠和那個沒見過的孩子,又不想在這麼危難之際離開明浩,不過明浩沒有讓他糾結太久就笑罵著把他趕走了,並且告訴他等聖都之事平息一定要帶著老婆孩子回來讓自己看看。

至於說現在任紅珠就在城中明浩為何不一起去看望,那是因為現在的龍門客棧一定早就遍布龍家、劉家等人的耳目,現在他們以為任天殺對公孫家族恨之入骨所以不會為難他們,甚至依照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道理出手幫忙,可如果明浩就這麼正大光明的過去,怕是他們一定不會放過天殺堂這個潛在威脅,就憑藉劉家水火兄弟和手下的高手怕是就夠任天殺喝一壺的,而且就算任天殺等人能夠逃出去,那對任紅珠和懷中孩子都是一個巨大的危險。

可惜,就在任天殺帶著三虎和侯東侯要離開時,一個人影跌跌撞撞的趕了過來,蘇興波的實力還是要比任天殺強上一些,在那人很遠的時候蘇興波就發現了他,並且認出這個就是當日自己和明浩去龍門客棧時那個天龍部隊的掌柜。

看著他步履闌珊的行走好像身受重傷一般蘇興波只是說了一聲不好后就急速沖了過去,提起那名掌柜又返了回來,而任天殺經過這麼一耽誤也停住了腳步。

看著蘇興波手上身受重傷的掌柜明浩心中也大叫了一聲不好:「掌柜的,可是客棧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快…….快…回去…客棧..被………..」沒等說完他就因為受傷太重昏迷過去。

「快生機丸給我一枚。」

蘇興波感受一下掌柜的傷勢就知道他能憑藉毅力趕到著是多麼困難的事情,急忙向明浩討要一枚生機丸,而明浩也沒有遲疑,取出生機丸給他服下。

「不好,快回客棧。」任天殺也不傻,就憑藉這名掌柜一身的傷勢也知道客棧一定出現什麼意外了,此時急忙招呼三虎返回客棧,而明浩、李可心、侯東侯、蘇興波、血衛也追隨而去,路上明浩越想越覺得不對,在剛剛之前眾人都不知道自己和天殺堂竟然是個烏龍,那麼他們就沒有理由動手啊。

此刻龍門客棧十分的安靜,而明浩等人進入客棧后,任天殺帶著三虎急忙沖了上去,而明浩則是四處觀察起來,現在客棧大廳之內已經倒下很多人,但是他們都只是昏迷並未死亡,他們或躺在地,或伏在桌上,或半靠牆壁,這裡很多都是來吃飯的食客和同和掌柜一起的天龍部隊的老兵,並且從他們倒地的位置可以斷定,他們是聽到聲音衝上來時被打暈的。

明浩粗略的估計一下,能讓這麼多人同時暈倒,甚至其中有一些修為不低的江湖武者,那麼至少二十名的王階高手才能做到啊,這麼大的手筆,怕是聖都之內除了自己動用軍方高手外和神龍學院那麼只有三家能夠做到了。

「啊」

就在這時,樓上剛剛和任天殺一起衝上去的侯東侯發出一聲怒吼。 我還是不解,他們為什麼還要內鬥?孫九龍看到我還在疑惑,對我說:「他們都是為了賺錢,利益關係。當然這個人很有可能不在了,被殺人滅口。不然這些紙條被我這麼輕易拿到,你再看看這條新聞報道,還是於洋寫的。」

「日前,『假疫苗事件』仍在繼續發酵中。7月23日,警察局依據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涉嫌犯罪案件移送書》,對長生集團生產凍幹人用狂犬疫苗涉嫌違法犯罪案件迅速立案調查,將主要涉案人員公司董事長高某芳(女)和4名公司高管帶至公安機關依法審查。

這裡的高某芳指的就是長生集團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且集董事、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財務總監於一身的高俊芳。

從年薪6萬到67億的身家,高俊芳用了16年,然而,她成為眾矢之的只花了7天時間。如今,失去高俊芳的長生生物將會成為怎樣的公司?高俊芳未來又將身在何處?就此類問題,記者於洋聯繫長生生物相關人士,可最終未能收到任何回復。

股票緊急st

隨著「假疫苗事件」在資本市場的持續發酵,長生生物在7月25日發布公告稱,將在開市起停牌一天再復牌。

就在第二天,長生集團一開市,就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司股票簡稱由「長生集團」變更為「st長生」,開盤即封死跌停並維持至收盤,全天成交121萬元,有近80萬手資金封單。

1月16日,長生集團一字跌停,並由此展開了一場跌停之旅,截至1月26日,該股已連續出現8個一字跌停,8天內總市值蒸發130億元,這一路不知傷害了多少投資者。

據了解,高俊芳持有長生生物1.76億股股份、高俊芳配偶張友奎持有657.9萬股、高俊芳兒子張洺豪持股1.74億股,8個交易日過後,高俊芳一家三口身家縮水47.7億元。

此外,除了高俊芳等5名高管被帶走以外,還有10名涉案人員因涉嫌刑事犯罪,被警察局依法採取刑事拘留強制措施。目前案件相關工作正在審理中。

大起大落的「疫苗女王」

在「假疫苗事件」剛曝光之前,或許高俊芳並不在意。因為在去年11月份,長生集團被查出百白破聯合疫苗效價指標不合格時,只是在公告里表示,鑒於百白破聯合疫苗在公司銷售收入總額中佔比較小,因此對公司生產經營並無重大影響。最後,公司也只是被沒收庫存的186支疫苗,罰款344萬餘元。

然而,疫苗事件大曝光后,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高俊芳何許人也?

資料顯示,長生集團創建於1992年,長春研究所與單位所在地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成立於1988年)共同出資成立的。

1995年,長生集團開始生產狂犬疫苗,它一度是上市公司長春高新(000661.sz)的核心資產,第一盈利大戶。那一年,長生生物悄然改制,並迎來了兩位新股東——韓剛君和杜偉民。韓剛君用1932萬元買下了長生生物30%的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他和杜偉民的合資公司則成為了長生的小股東。兩年後,這些股份又被高俊芳納入囊中。

同時,生於1954年的高俊芳,彼時是長生集團製品研究所的財務處長,後來被委派到了長生集團擔任領導。從接任至今,高俊芳通過「財技」將原本國有制改製成私有化。與此同時,她從2001年稅前5.98萬元的年薪到如今所擁有的67億資產,高俊芳花了16年時間。

長生集團私有化之後,高俊芳讓更多的親戚進了公司,從而將公司變成為「高家莊」。2008年,高俊芳的外孫孔令浩以1200多萬元的總價受讓長生生物的8.68%股權;高俊芳的外孫女楊曼麗以224萬元受讓長生生物1.6%的股權。

截止到2009年8月,高俊芳自己手中持有長生生物25%股權,所控制的深圳豪言持股30%長生生物的股權,孔令浩持有長生生物8.68%的股權,楊曼麗持股1.6%。2010年,深圳豪言將30%的股權分別無償轉讓給25%給高俊芳兒子張洺豪、5%無償轉讓給高俊芳本人。2014年,高俊芳的另一個女兒張雯也成為長生生物股東。

其實,在財富增長的背後,除了長生生物外,高俊芳還控制著9家公司,包括:長春瀚晟華創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深圳市豪言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北京長生萬信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長春常青藤生物葯業有限公司等,這些公司均與醫藥相關。

而這一切,在遭遇「假疫苗事件」后,將如何處置?又將走向何處?這些都無從知曉。

下一個「田文華」?

據了解,儘管當年與高俊芳曾在研究所共事過的員工大多已退休,很多人還對她留有印象。高俊芳在研究所的老領導如此評價這位中國「疫苗女王」:「她膽子太大,早晚會出事。」

如今,不僅長生生物將走向何方是個未知數,而且高俊芳未來將身在何處?這更是一個未知的謎團。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10年前「三鹿事件」時主管食品安全的國家葯監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孫咸澤,10年後升任主管疫苗的國家食葯監總局副局長。

除此之外,如今的「疫苗女王」高俊芳和10年前的「奶粉女王」田文華如出一轍,兩位都是成長於體制內。

「三聚氰胺事件」出現后,田文華最終被判處無期徒刑。據了解,田文華於2011年和2014年先後減刑,並多次被記功。2014年,其家人甚至向媒體聲稱,田被改判成有期徒刑18年以後,過兩三年就可以保外就醫、提前出獄了。

根據《帝國刑法》《帝國藥品管理法》,高俊芳可能涉嫌的「生產、銷售劣葯罪」,其法定最高刑法是無期徒刑。而在資本市場,7月23日深交所已對長生集團大股東、董監高所持有的股份進行限售處理,共涉及約4.41億股,占長生生物總股本的45.29%,該部分股份多為限售股。

10年前,「奶粉女王」田文華的隕落,給奶粉業造成很大的影響;10年後,「疫苗女王」高俊芳的隕落,將會給疫苗業帶來怎樣的影響?我們不得而知。」

我不敢置信看著這篇報道,蕭然是小孩自然不太懂這些。不過趙乙同還是以往一樣淡定,看來他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倒是我,沒怎麼見過風浪,沒想到還有一個集團公司這麼恐怖。

孫九龍對我繼續解釋:「千萬別被表面欺騙了,這個人物是有,但是被抓起來只是替身。我進去的時候看到她本人,不過這個名字並不是她真名。想必她隱藏了身份,一定大有來頭。」

怎麼查案查到這些來了,到現在沒查到殺死於洋的兇手。不過聽他的意思,殺死於洋的兇手已經被殺人滅口,但是還是能查幕後兇手。那個紙條就可以證明有人指使兇手去殺了於洋,那說明還有線索可以去查。

我對孫九龍說:「那幕後兇手能不能查到,不管怎麼樣我們答應了人家,總給別人交代吧。」

孫九龍卻搖起頭來,似乎他的意思說無法查出真兇。過了一會說:「這件事已經超過我們想象,長生集團背後力量太大了,再查下去我們都要遭殃。就算查出真兇,最後還是被他們用替身頂包。帝國沒有實力跟他們對抗,他們似乎有強大的力量。」

趙乙同這時候也發話:「這件事你們不要再查了,他們背後的力量也許是魔族支持的。我們都沒有力量跟他們抗拒,更別說你呢兩個人。」

孫九龍好奇指著趙乙同對我說:「這位兄台是?」

我剛準備解釋,趙乙同說:「趙家族長趙乙同!」

不僅孫九龍發愣,我也發愣收到驚嚇,趙乙同卻是族長。這麼年輕,還25歲左右,就當上了一個家族族長。和蕭炎差別太大了,雖然蕭炎的父親是族長,但是蕭炎未必能成為下一任的族長。聽他說話,家族誰能力最大,才會選舉誰來勝任族長。

孫九龍伸出手對趙乙同,趙乙同自然拿出手跟他握起手來,孫九龍不忘對趙乙同說:「幸會幸會,沒想到有生之年我還能見到你,也是三生有幸。」

趙乙同還是用平淡的態度回答他:「你的名聲在外,我也很清楚。不僅能查出大案,聽說你還是高手,有空可以切磋切磋?」 明浩、李可心和蘇興波聞聲也沖了上去。

此時任天殺侯東侯等人在一間客房之內,這裡應該就是任紅珠所待的房間,不過現在房內有兩個女人倒在地上,一個人明浩認得,她就是當日那個叫做芳雅的侍女,而另一個女孩也是年方二八看著也算秀麗,可是現在她腹部中了一劍已經命喪九泉了。

「難道這就是…..」

看到明浩誤會了,侯東侯回身解釋道:「這是紅珠的侍女,芳雅的姐姐芳麗。」

聽到侯東侯的話明浩翻了翻白眼,既然不是正主那麼你剛剛喊得那麼凄慘幹什麼。

「看來你們一時間是走不了了。」

「這是誰幹的,我女兒去哪了。」聽到明浩的話任天殺好像想到了什麼,憤然起身抓住明浩的衣領,並且之前的利刃出現在他左手上逼在明浩的喉嚨處,這都是今天第二次明浩落入他的手中,而蘇興波因為剛剛的震驚和對於誰做的有了猜想,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好了,任堂主,先不說我有沒有實力做到這一步,就說你們外面怕是早就被劉家和龍家的人給盯死了,他們又怎麼會老實的看著我的人帶走任紅珠,別忘了他們可是一直認為你可以是他們的盟友,而且我早就知道你和侯東侯的矛盾,怎麼會綁走任紅珠那。」

一聽明浩的話任天殺也知道在理,抓住明浩的手也鬆了開來:「天殺三虎發布信息召集天殺堂所有人眾,無論他們身帶什麼任務全部取消,咱們三日之後攻入皇宮。」

「是」

看著天殺三虎就要出去,明浩雖然不知道他們有什麼辦法可以再短時間內召集所有人,但是現在並不是沖入皇宮就算了事的:「任堂主你先等等,此時還不能確認是龍傲天做的。」

「哼,外面的情景你已經看到了,沒有二十名王階高手同時動手能達到這個效果嘛,而二十名王階可不是小數目,聖都之內只有你們公孫家或者龍家才能做到,如果不是龍傲天那麼難道是你做的。」

「還有我們神龍學院也可以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