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卓如冰這時候才擡起頭看着說話的盜賊首領,她露出了微笑,只是這微笑讓盜賊首領有想栽下馬的衝動。尼瑪,我這是瞎了狗眼,居然沒注意這麼多魔法師,那是自然系的?火系的,居然他嗎的還有雷系,走了一條龍,還有條小的,他嗎的就是8級的黃金聖龍也沒人敢惹啊,還有個8級的火鳳凰,這兩個種族誰想自殺才會去招惹,我們這是遇到了什麼人?龍騎士?


卓如冰微笑着道:“好吧,讓我們來看看這些盜賊團是不是像他們說的那樣善良,如果不是,雷會生氣的。”

提利亞爾帝國的都城遠望城,這是一個依山而建的大城,標誌性建築皇宮在半山腰。有了山腳下的大面積遠望城的城牆作爲防守,背後是高山,可謂是易守難攻的要塞。當然,作爲南方大陸三大帝國之一,他們的實力本身就非常強大,超過200萬的軍隊,以及精良的裝備,他們還有少量的精銳部隊,黑風騎兵。黑風騎兵是風馬的中脾氣暴躁具有風屬性低級魔法天賦的坐騎,比起普通風馬,他們的速度和爆發力更強,由於難於馴服和數量稀少,整個提利亞爾帝國也只有五千黑風騎兵,這就是一個招牌。

今天是提利亞爾帝國皇宮大喜的日子,百姓們都知道,今天三王子殿下將要和東龍帝國的九公主成婚,這意味着兩個帝國之間很可能會進行長期合作。資深政客可不這麼認爲,三大帝國之間的平衡誰也不願意打破,也許這只是一次短期合作或者其他什麼條件的結果,長期合作?那只是全面戰爭的***。

皇宮廣場前,各大貴族,百官都在等待,等待新人的出現,按照程序,新人們打扮好後將在廣場上進行祭祀,祭拜提利亞爾帝國的創始人,開國皇帝,一位神騎士馬泰森,然後當着馬泰森-華倫的雕像完成大婚的儀式。

正午的太陽是最毒辣的,曬的這些貴族老爺們汗流浹背,但是沒有人抱怨,開玩笑,這種場合誰敢得罪皇室?何況是兩個帝國的皇室。

德利-華倫是現任的帝國國王,人稱德利王,此時廣場上坐的位置最高的就是他,華麗高貴的大椅子鑲滿寶石,德利王年紀約50左右,在歷代帝國中,他是最好戰的一個,從他面上的殺伐之氣可以看出,並且德利王本身的實力也達到白金劍士巔峯的水準。

德利王在位20多年來,領土擴張了不少,其中大部分是鄰國東龍帝國,最近東龍帝國由於王位之爭導致的內亂更讓德利王拿下了東龍帝國邊界的一個子爵領。今天是三兒子和東龍帝國九公主的大婚儀式,這代表着東龍帝國像提利亞爾低頭了,他們要求提利亞爾援手來阻止內亂,當然,條件除了一個九公主外,還附帶一塊侯爵領,這讓德利王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

德利王甚至在考慮下一步佔領東龍帝國的哪一個領地了,哼,該死的龍嘯天,他不會傻到真以爲我會幫他平息內亂吧,不過裝個樣子還是應該的,畢竟,協議的內容援軍還是要派出的,至於援軍的數量與質量嘛……

和德利王一樣開心的還有他的三兒子伊恩,作爲是幾個兄弟姐妹中文才武略一般的王子,他今生恐怕沒有繼承帝位的可能了,當然,伊恩也沒有想過要爭搶皇位,他只考慮如何吃喝玩樂,這反而讓他稱爲兄弟中比較安全的一個,至少沒人會爲了爭奪帝位而殺了這個無所事事的王子。

德利王一臉笑呵呵的看着沒有什麼表情的豔華公主,就在幾天前,伊恩還以爲自己迎娶豔華的美夢破滅了呢,雷雲顯示出的實力,以及強大的背景若是和自己爭搶豔華公主,那麼結果不用考慮,並且,伊恩也沒有和雷雲鬥爭的膽量,他的性格決定他只能欺負那些實力,勢力都弱小的對象,雷雲打退惡魔的那一幕已經深深印在他的腦海。不過現在伊恩很得意,,嗎的,埃辛的繼承人了不起啊?有強者支持了不起啊?能打退惡魔了不起啊?哼,你也喜歡的女人照樣被我搶來,哼,當初的辱我之仇我沒有忘記,我會好好的疼愛喜歡你的小美人。

想到這裏,伸出手粗魯的托起豔華的下巴,惡狠狠的道:“龍豔華,你給我高興點,我知道你還想着那個該死的雷雲,不過你現在是我的女人,哼。”

豔華眼中似乎閃出一絲精芒,然後恢復平靜的道:“至少現在還不是……”這句話說完,豔華心中不禁的悲傷起來,雷雲哥哥,爲什麼不能和你在一起,爲了帝國,也只能這樣了,有了如冰姐姐和莉莉絲姐姐照顧,雷雲哥哥應該會很好的,也許很快就會忘了豔華吧……

豔華總感覺自己與雷雲之間有一絲其妙的聯繫,但是又說不上來,這種感覺在經歷了聖山的惡魔事件後好像加重了一些。

看着豔華沒有表情的臉,伊恩哼了一聲,心中考慮着晚上要如何折磨這個可愛的公主。

“時間到,請新人出場,進行祖先的祭祀。”

隨着司儀的傳話,伊恩得意的拉着面無表情的豔華緩緩的走出大殿,向着廣場中心走去,那裏高高聳立着提利亞爾帝國的開國英雄馬泰森-華倫。

兩人走得很緩慢,雖然伊恩心中焦急,但是貴族的禮數他不能違逆,就算歸爲王子。

終於,兩人在司儀的帶領下來到了雕像處,雕像有十幾米高,站在雕像下,伊恩有些緊張,畢竟是自己的祖先,他不敢露出一絲不敬。

司儀開始準備一些道具,包括高級魔獸的晶核,不知道從哪裏搞到的龍血等等,按照祭祀的流程一一進行,整個過程顯得枯燥而無味。德利王緩緩走到兩人身邊,他要主持即將進行大婚儀式。

衆位官老爺和貴族老爺鬆了口氣,馬上就要結束了,這該死的的太陽真讓人難受,不過儀式馬上結束,到時候就要進入宴會廳了,他們可不關心王子與公主的事情,至少儀式結束後就不用受罪了,當然,這是那些身體文弱的貴族的想法,一些實力強的可不把這點酷曬當回事。

觀禮臺上坐着的不光是提利亞爾的人,東龍帝國的大將軍古戰作爲護送者與婚禮見證人也在貴賓席之列,他的心中有些無奈,作爲豔華的舅舅,他很疼愛從小就活波可愛的豔華公主,現在看到自己的外甥女要嫁給一個沉迷酒色荒淫無度的敵國王子,幾次都有想阻止的衝動,但是,他無能爲力。東龍帝國的現狀是大王子和二王子都已經反叛,國王陛下重病其實是中毒,很可能是兩人中的一人所下,如果不借助外力,已經掌握大部分軍力的兩位王子一旦聯合,國王陛下現有的軍力根本不足以抵擋。

德利王看着美麗可愛的豔華公主,自己的心都有些衝動,沒想到龍傲天這個老傢伙能生出這麼可愛的女兒,倒是便宜了這個廢物兒子。德利王的面色當然很嚴肅,他拿起代表至高的權杖,輕輕伸出,準備宣讀儀式的大婚儀式的婚詞,這時候,觀禮的貴族以及官宦中出現了一陣騷亂。

“快看,天上那是什麼,好像在往這邊飛來。”一個身着華麗的貴族一隻手在臉上遮擋着陽光,另一隻手指向空中。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這是搶婚

衆人都隨着這個貴族的聲音向天上看去,包括德利王在內。只見一個黑影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十幾秒後,已經能看出黑影的輪廓,好像是一隻……巨龍!

德利王的侍衛總長立刻喊道:“警戒,集合皇宮護衛隊,通知皇家法師隊,保護國王陛下。”侍衛總長立刻下達了命令,在這種時刻,他可以爲了國王的安全自主下令,他的命令就是權威。

“巨龍?是巨龍?”終於,人們都看清楚了這個緩緩下降的身影,毫無疑問這是一條巨龍,有見識的還認出這是一條黃金聖龍,這可是巨龍中的王族,難道巨龍族進攻人類了?沒聽說類似的消息啊。

空中下落的正是龍女琪琪,當然,還有她背上的雷雲和莉莉絲,經過全力的飛行,他們只用了1個小時就來到了目的地,騎馬也需要兩天的路程,他們只用了1小時,可見琪琪的飛行速度,也許,真的比鳳凰快。雷雲的這個出場有些誇張,比起隻身闖聖山,更具震撼效果。

古戰看清楚是黃金巨龍後,心中一陣安慰,不過安慰過後有一陣糾結,他知道來的是誰,因爲他在聖山見過這條黃金聖龍。

伊恩和其他人一樣,一直緊盯着下落的巨龍,當看清楚龍背上的男人後,臉色立刻變得慘白,眼神變得憤怒,來的正是他這位還未過門妻子的心上人,用腳趾頭去想也知道人家來幹什麼,伊恩不由緊張的看着自己的父王,卻發現父王也是一臉驚恐。至少,德利王已經認出了黃金聖龍,那意味着可以代表整個巨龍一族。

琪琪降落在廣場後無視圍住自己的皇家護衛和法師,她沒有變回本體,只是臥在地上,巨龍的威壓淡淡的散發着,一些實力弱小的人雙腿不停的顫抖,這正是琪琪想要的效果,搶婚這種事對於琪琪來說,微不足道。

雷雲和莉莉絲雙雙跳下龍背,這時候大部分的人才注意到巨龍身上竟然有人,這是?龍騎士?黃金龍騎士?大家都紛紛猜測兩人的來歷,尤其是那個年輕男人,打扮很另類,但是氣質不凡。衆人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大陸上什麼時候出現過黃金龍騎士,龍騎士倒是有,甚至提利亞爾帝國也有一位,那是對龍島獻上了很多很多的珠寶,金幣才換來的,而且,每年都要獻上一批財寶,不然,那頭9級綠龍就要返回龍島,那個龍騎士一直鎮守皇宮,這時應該很快就到了吧。

人羣中還是有人認出了雷雲,那是參加過聖山祭祀的人,他們都露出吃驚的表情,雷雲對抗惡魔的一幕和他的身份都被深深的印在腦海中,可惜的是,這位國王顯然不認識雷雲本人。

德利王看着緩緩走過來的一男一女。他身旁已經衝過來的侍衛總長拔劍大聲的道:“什麼人,膽敢擅闖皇宮,站住。”

雖然知道對方身份肯定不俗,但是在衆目睽睽之下皇室的威嚴不能丟,侍衛總長說的算是比較客氣了,不然,按慣例,他已經直接出手了,這侍衛總長可是聖級強者。

雷雲還沒有來得及回話,畢竟面前的是一國之君,無視的話不太好,這時,龍女琪琪卻站了起來注視着不遠處的空中,衆人立刻感覺到威壓的加強,有些人已經跪了下去……

雷雲也好奇的跟着琪琪看去,又是一條巨龍,這時一頭綠色的巨龍,緩緩的飛來,龍背上竟然還有一個騎士打扮的人,難道這就是傳說的最強兵種,龍騎士?雷雲當然聽說過龍騎士的傳聞,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不禁多看了兩眼,身邊的莉莉絲也是有些憧憬的看着龍騎士,龍騎士,那是所有騎士的夢想。

看到龍騎士出現,德利王心中一鬆,有這頭9級的綠龍在,這個看不出實力的黃金聖龍應該不會找麻煩吧,畢竟他們是一家人。可惜,下一刻讓這個長年征戰的帝王都愣住了。

只見綠龍落地後低着龍頭緩緩靠近黃金龍,待到距離黃金龍數十米處停下動作,巨大的龍身趴在地上,包括龍頭,用大陸通用語喊出了4個字。“公主殿下!”

“公主?什麼公主?巨龍族的公主?”

德利王都震驚了,其他人當然好不了,尼瑪,巨龍族的公主來了,貴爲巨龍族的公主居然成爲別人的龍騎士,這小子什麼來頭?這,纔是震驚的主題。

琪琪的龍頭輕點,龍爪一揮,這頭綠龍就乖乖的到一旁去趴好,沒辦法,就算是族長宣佈過把琪琪公主驅逐出龍島,但是她還是龍族的公主,並且黃金聖龍的血統讓這個9級的綠龍根本無法抵抗,看着與自己一起並肩作戰的綠龍像是小狗一樣聽話,站在它背上的龍騎士不禁無語,那沒辦法,人家是龍族公主,你能怎麼地。

這時候,一個貴族三步並作兩步衝到德利王面前,小聲的說了些什麼,只見德利王本就難看的神色變得更加難看了。這個貴族彙報完就靜立一旁。

出現的綠龍打擾了雷雲的思索,重新思索完畢後,雷雲還沒開口,德利王的聲音就響起。

德利王大聲道:“這位就是英雄王埃辛的繼承者,力敵惡魔尊者的雷雲閣下嗎?”

德利王的聲音很大,大到大部分人都能聽到,於是,人羣中又起了騷亂。

“什麼?這小子就是前幾天隻身上光明教廷,後又力敵惡魔,並且是英雄王埃辛的繼承者雷雲?這麼年輕?”

“尼瑪,原來是英雄王的繼承人,怪不得龍族公主都追隨,只是,他來這裏幹嘛?難道來參加三王子的大婚?是了,三王子曾經就讀於聖索菲亞魔武學院,這個雷雲好像也在那裏任過導師,有可能,想不到三王子這麼有面子。”

“三王子有麻煩了,據我觀察,這個雷雲與豔華公主關係匪淺,這個關鍵時候來目的……”

雷雲沒有理會衆人的議論,雖然他全部都聽見了,雷雲對着對面的國王敬了個禮標準的軍禮,這裏沒人能認出這種禮節,但是尊敬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是這樣的,國王陛下,雷雲次來是爲了豔華公主,因爲豔華公主在之前就已經與我有了婚約。”

又是一個重磅**扔到人羣,一些抱着看皇室好戲的大貴族紛紛想到,原來是來搶女人的,這麼強大的身份,看皇室怎麼收場,話說回來,東龍帝國的九公主長得確實不賴。

雷雲的直白讓德利王臉上青紅白三色交替,明知道這個豔華公主沒有婚約,但是,德利王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直接翻臉?不妥,開玩笑,不說這個擁有領域的大召喚師本身的實力,他身後的巨龍族,鳳凰族還有那些傳說中的老傢伙都維護他對抗光明教廷,和這種人對抗,不是明智之舉。但要說直接承認,無疑是對皇室的尊嚴進行強力的打擊,以後還不落成笑柄?

自從雷雲出現,豔華就一直糾結,表情也是變換迅速,有欣喜,有興奮,有難過,有不甘,還有痛苦。一直沒有說話的她開口了。

“雷雲哥哥,豔華已經決定嫁給這位三王子,雷雲哥哥,不要管豔華了。”豔華努力剋制自己的各種情緒,一字一字的說完這句話。

雷雲的表情沒有變化,似是知道豔華要這樣說一樣,在路上,莉莉絲把東龍帝國的現狀全部都告訴的雷雲,雷雲也是心中有數。

雷雲朗聲道:“放心吧,你那兩個反叛的哥哥我會託人幫助你的父親解決,你,豔華,註定是我雷雲的妻子,這一點無論到任何世界,任何位面都不會變。”

非常讓人興奮的愛情宣言,這一刻,雷雲引起了一些貴族少女的尖叫,她們都在幻想,若是有人也想這樣對自己該多好……

豔華也被這豪情狀語感動了,差點就衝了過去。強行忍住混亂的心,看了一眼莉莉絲,明白雷雲知道所有的事了,沉默了一下,擡起頭,認真的道:“可是,雷雲哥哥已經有了如冰姐姐,艾莉姐姐,豔華……”

雷雲知道沒說完的是什麼,你還會在乎豔華嗎?

雷雲自信的笑了笑。“錯了,因爲,很久之前,你就是已經是我的妻子了。”

所有人都沒有聽出這話的深意,只當是雷雲追女孩子的手段,又引來一陣尖叫。但是豔華隱隱有些明白,腦海中立刻回想起第一次見面的場景,雷雲哥哥激動的抓住自己的手……

德利王可忍不下去了,衆目睽睽之下,一個外人來道皇宮和王子搶一個就要成爲王妃的女人?而且還公開的說些情話?這簡直就是在打皇室的臉,德利王大喊道:“雷雲閣下,雖然你身份尊貴,但是這樣也不合理,按照貴族間的規矩,你可以向小兒發起挑戰,若是你贏了,自然可以帶走豔華公主,但是輸了的話……”德利王說不下去了,輸給自己這個廢物兒子?傻子都知道不可能。

雷雲略帶歉意的笑了笑,畢竟,他的做法讓人家丟盡了臉面,而貴族間爭風吃醋決鬥這麼個規矩,莉莉絲也告訴雷雲了,但雷雲不認爲伊恩會接受自己的決定,所以就沒提起。

果然,雷雲正準備開口發出決鬥,那邊的三王子伊恩忽然大叫道:“父王,不用比了,我認輸。”說完這句話後,他的表情顯得有些輕鬆。

未戰先輸?這句認輸差點讓德利王拔出佩劍斬伊恩與身前,嗎的,皇室的臉都被你這個白癡丟盡了,這樣一來,自己剛纔還不如不說話,讓他們自行處理,這是恥辱。德利王城府不淺,面上還是沒有發怒,平靜的道:“既然小兒已經認輸,按照規則,你有權利帶走這個女人。”

德利王都不知道這句話自己是怎麼說出來的,可是不同意不光是這個不孝子丟臉,自己也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畢竟,剛剛自己說過那些話,本來打算,拼着把皇室的神器什麼的寶貝全部武裝上這個該死的兒子,然後用語言激將對方不用領域,勝算雖然很少,但也不是絕對,就算輸了,至少不會變成笑柄,可是現在……

“多謝國王陛下的成全,雷雲心中記下,來日一定報答,另外,惡魔族的進攻就要來臨,還請國王陛下以大陸安危爲重,養兵備戰,不要再內亂了,否則……”雷雲說完大步向着豔華走去。

雷雲的話意思很清楚,你這麼配合,那麼就當欠你一個人情,將來有機會肯定要還,不過你可別惱怒之下去找東龍帝國的麻煩,到那時,你自己去想……

現在雷雲的身份已經是豔華公主的合法夫君了,見證人可不少,他當然要爲自己的老丈人着想。並且雷雲的話也合情合理,幾位傳說中的強者見證下的協議雖然沒有表面那麼牢靠,但至少在面上還不會有哪個勢力或者帝國公然無視。

看着空中越來越小的身影,德利王的表情漸漸平靜,只不過最後的一聲冷笑顯得意味深長。 第一百三十七章 神祕軍隊

一路上,豔華都沒有說話,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雷雲則在思考些什麼,莉莉絲無趣的看着周圍的風景,雖然並不是什麼美景,三人一龍就這麼沉默的飛回車隊。

“奇怪,怎麼還有戰鬥?那幫小賊還不是輕易解決了?不對,敵人不是那幫盜賊?”雷雲遠遠就看到了地面上的戰鬥,戰鬥異常的激烈。

隊員們都被圍在中間,外面一層的是那幫盜賊,不過盜賊團們的攻擊對象是一些身穿盔甲的人,這些人好像把隊員們還有盜賊團都包圍起來,他們正在和盜賊團以及隊員激烈的戰鬥着,這些人身上的盔甲一看就不是次品,並且很統一,還有一些身穿皮甲的弓手在最外圍,他們的動作明顯是久經配合,這些人的數量不少,足足有600多人,他們的實力並不高,大多是白銀劍士,只有少量的黃金劍士。

他們身後的遠處居然還有一隊騎兵,這是一隊重裝騎兵,身上的盔甲讓從頭到腳的皮膚沒有一點裸露在外,手中2米長的騎士槍全部平舉,看架勢,他們就要發動衝鋒了。

這些是什麼人?邊想着,邊催促琪琪加速飛了過去。

假如雷雲的時空法典到達第三階段,就能使用時空觀測來觀察空間的過去或者未來,他就會看到這樣一幕。

雷雲走後沒多久,卓如冰正看着一臉崇拜的盜賊團首領,有些無語,不知道爲什麼盜賊團中會有人認出自己一行人的身份,尤其是知道雷雲的來歷後,這些盜賊立刻變得熱情起來,打劫這麼重要的事都已經忘了。

惡魔族做爲大陸的公敵,無人不恨,這是根深蒂固的傳承仇恨,盜賊團首領差點抽自己,居然帶人來搶劫打跑惡魔的英雄,先不說實力,光是這一點他們也會被列爲大陸上的黑名單……

盜賊首領並不太笨,當然,明眼人都能發現卓如冰和雷雲的關係。盜賊首領開始充當嚮導的角色,向卓如冰殷勤的說着這一片的情況,哪裏安全,哪裏劫匪多,哪裏魔獸多,甚至哪裏的風景好等等,讓卓如冰有些頭大,這個狀況一直持續直到又來了一隊人馬,這隊人馬大約千人,看上去很像是軍隊,前排應該是步兵,後方還有騎兵和弓手,他們以整齊步伐緩緩前進。

卓如冰立刻示意大家讓開,在她眼裏,也許是邊境的邊防軍在執行公事什麼的。衆人,包括盜賊團紛紛讓到路邊,盜賊團可不想惹上軍隊,要是平時,他們早在正規軍接近前就撤了,今天遇到偶像,結果忽視了偵查,一個個都遮遮掩掩的,也許,碰到天敵這個詞就是形容這一刻吧。就在這隻隊伍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卻毫無預兆的向衆人發起攻擊,轉眼間就把衆人包圍了起來。

這個突變讓大家都以爲他們是來剿滅盜賊團的,於是卓如冰大聲的解釋,她的解釋卻換來了一批箭雨,若不是侯三和博德的及時相助,卓如冰很可能會受傷。

無奈之下,衆人只好應戰,就算是被盜賊團拉下水也沒辦法,事實上,這隊像是正規軍的人馬個人實力很強,沒有低於白銀劍士的,漸漸的,衆人發現他們重點攻擊的對象並不是盜賊團,而是自己一方,在配合默契的各種攻擊下,衆人的魔力,鬥氣被漸漸的消耗,老牛和變成大地魔熊的博德都已經受傷,而對方還有300左右的騎兵沒有動手,一直在不遠處觀察着。

盜賊團的人數已經減員一半,這還是對面的主要攻擊不在他們身上的緣故,眼看遠處的騎兵隊開始發動衝鋒,武裝到牙齒的重騎兵連他們的戰馬都披着盔甲,若是這次衝鋒完成,經過大量消耗而疲憊的衆人處境就相當不妙。

雷雲恰好看到了重裝騎兵開始衝鋒的一幕,沒有任何猶豫,在對方衝鋒的線路上召喚出了小夥,鳳語,金剛。琪琪則直接發動了羣體遲緩術,然後一口龍息噴了下去。

發現雷雲的歸來,衆人信心大增,拖着疲憊的身體強行進行最強的攻擊。對面的敵人們在看到空中的巨龍支援後居然無動於衷,這有些奇怪,大陸上什麼時候出現不怕巨龍族的勢力了?

3個召喚獸的阻擋效果幾乎沒有,面對整體實力有着白銀,甚至黃金級別的重騎兵,召喚獸們也不敢硬抗,他們的攻擊只是讓幾個騎兵落馬,傷害最大的朱雀衝擊也只是打下了4名騎兵,看得出這些騎兵盔甲有着良好的抗魔性,就算琪琪的龍息也只是讓靠前的幾十人失去戰鬥能力,後方的騎兵隊這種情況視若無睹,加速着衝鋒。

琪琪立刻開始準備禁咒,雷雲也找準了一個首領模樣的騎士傳送過去,強行把他摔到地面,這還是沒有影響騎兵的衝鋒,算上其他人的遠程魔法攻擊造成的減員,騎兵隊的數量還是在200以上,並且,已經接近衆人50米之內了,隨着完全的加速,50米的距離只不過短短數秒。雷雲甚至有種錯覺,這隊衝鋒中的騎兵變成了一把巨大的刀鋒,向着自己的同伴們刺去。

有了豔華的各種恢復,讓衆人的戰鬥力又稍稍恢復了一些,不過按現在的情況來說,用處並不大,真的讓對方騎兵衝鋒掃過去,衆人不死也要重傷。要命的是騎兵隊悍不畏死,無視攻擊,無視同伴的倒下,他們甚至踩踏着同伴的屍體……

雷雲心急如焚,琪琪的施法從強度看是一個神級禁咒,一時半會肯定無法釋放。如果再不想辦法,下一刻自己的同伴,愛人將會有生命的危險。

這危急關頭,雷雲的腦海中一動,忽然多出了一個呼喚,甩開騎兵首領後雷雲立刻開始描述新的召喚,腦海中緊接着多出一些古老的文字,這是雷雲從未見過的,但雷雲就是明白它們的意思,雷雲大聲讀了出來。“海莫斯!”

這三個字像是什麼暗號,又像是什麼開關,喊完之後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召喚陣,非常巨大,這是閃着幽黑光芒的召喚陣,這種顏色的召喚陣雷雲從未見過,在天空高處它那複雜紋路清晰可見,召喚中出現一個黑影,是道罩着大黑袍巨大的黑影,除了人形外,根本無法分辨他的身份,黑影嚎叫一聲,好像是擺了擺手手臂。嚎叫聲震得所有人頭皮發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一刻,衆人感覺天色也變暗了。

騎兵隊在接近他們目標的十米處時候,他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巨大的黑色光幕,像是一面巨大的牆一樣,騎兵們根本無法停止,他們也不會停止,他們似乎沒有任何感情,就算前排的同伴衝進黑色光幕消失了,後排的騎兵還是繼續平舉着騎士槍進行衝鋒,像是什麼都沒看到一樣。就這樣,騎兵隊全部衝進了黑色光幕,然後消失了。

當最後一個騎兵的身影被黑色光幕吞噬後,光幕消失了,天空中巨大的身影也消失了,好像從來不曾出現過一樣。但是黑色光幕散發出毀天滅地的威勢讓所有見過的人都難以忘記,人們總感覺黑色光幕中將會出現可怕的東西,那是無法抵抗的存在。

騎兵們消失後,地面上殘留的步兵開始撤退,他們毫不猶豫的扔下受傷的同伴,快速的向着邊境的方向撤退,即使是撤退,他們的動作仍然很整齊,沒有任何騷亂,盜賊團緊追不捨,但是經過幾次後排步兵轉身同歸於盡的打法後,盜賊團也放棄追擊,眼看着對方漸漸離開視線。

雷雲沒有時間感應自己剛纔召喚的是什麼,第一時間衝到卓如冰的身邊。在侯三的拼死保護下,卓如冰只是胳膊受了輕傷,侯三就慘了點,身上傷痕交錯,尤其是一道斜跨背部的傷口,若不是侯三經驗豐富,很有可能被一刀劈成兩半。雷雲立刻召喚出了小青來協助治療,然後拿出所剩不多的一個8級範圍恢復卷軸神恩賜福。傷勢比較嚴重的老牛和博得也得到了豔華的重點照顧。

雷雲三言兩語,並且付出一枚代表自己身份的貴族徽章後打發走了不知道是倒黴還是幸運的盜賊團後,雷雲他們開始打掃戰場。敵人盔甲下的一張張全是人類的臉,但是卻又一些古怪,不論是重傷的還是輕傷的已經全部沒有了氣息,甚至一個敵人的屍體除了腿部的一道傷痕外沒有任何致命傷。包括那個被雷雲擊倒騎兵隊首領,全部死亡。雷雲對自己出手的分寸還是很有把握的,那一下攻擊絕對不致命。

仔細檢查了敵人的屍體,雷雲發現所有人的表情都很呆滯,這種表情讓人難以聯想到緊密的配合,整齊的陣型。琪琪發表了一個驚人的推斷,這些人沒有靈魂,或者說靈魂殘缺。

接着,落雨想雷雲說明了檢查他們裝備的結果,這些人用的裝備非常精良,但是沒有任何一個帝國,勢力的標誌,不過這不能說明什麼,他們這次襲擊顯然是策劃好的,剛剛進入提利亞爾帝國的境內,就遭受襲擊,雷雲最大的懷疑對象就是光明教廷和提利亞爾帝國,前者和雷雲的矛盾雖然明面上已經化解,但私底下就不好說了。後者?自己剛剛還在人家的皇宮搶走了人家的王妃,不過話說回來,遇襲的時候自己很可能還沒到皇宮。

不管怎麼說,這次襲擊絕對不是小勢力能組織的,敵人的整體實力雖然只有白銀等級,但在軍隊中是非常少見,戰鬥力也是非常強大,千人的規模,精良的裝備,也許只有大帝國的少數精銳纔會像這樣。至於結果,雷雲暫時還不能準確的判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