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南靖宇一起很想知道斬勛為何要離開天神界。


「天尊大人,你不能就這樣離開了,你也看到了,黑暗大魔頭需要你來封印,天神界需要你。」南靖宇跟隨在斬勛的背後。

「嗷唔。」斬勛回頭,面帶凶象,齜牙咧齒的阻止南靖宇繼續跟隨自己。

柳狐玥想從他背上跳下來,可她身子一歪,斬勛就會立刻把柳狐玥弄回原位不讓他離開自己。

柳狐玥怒:「臭東西,你該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好好了的守護你的八大海四大湖,我回去找我的丈夫,大家皆大歡喜。」

「嗷吼!」斬勛煩躁極了。

「你這樣也沒用,都是你把我從那裡帶走害我跟逸軒失散,這次又不知道他會跑哪去。」柳狐玥一陣埋怨。

斬勛聽到了柳狐玥的話后,便將柳狐玥跟三個孩子從自己上揮了下來。

柳狐玥跟三個孩子抱在一團在草叢中打滾。

而小黎君口袋裡裝著的聖果就在斬勛剛才暴怒的瞬間飛了出來。

斬勛仰頭望著飛向半空的聖果,聖果在月光的照耀下,變得更加玲瓏剔透。

他仰了仰頭,張大了嘴,身子一躍而起。

聖果落入了斬勛的嘴巴。

與此同時,斬勛的身體也散發出了一種美麗的彩光,這樣的彩光將他給包圍了起來,漸漸的,那道彩光把斬勛的身體給吞噬掉。

當彩光漸漸的消失時,草叢之中卻躺著一個人。

一個男人!

一個身穿著藍衣的男人!

柳狐玥、舞非歡、南靖宇無不驚訝的看著躺在草地上的那個男人。

他不是別人啊。

正是柳狐玥朝思暮想的鳳逸軒。

是她的男人。

「鳳逸軒——」三個人幾乎異口同聲的說。

柳狐玥腦子一片空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良久——

「獸獸變成爹爹了。」小櫻櫻無意識的一句話讓三人都回過了神來。

是啊,那隻神獸消失后……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不正是鳳逸軒嗎。

柳狐玥回頭看了看南靖宇。

南靖宇也看了看柳狐玥。

舞非歡則是拿開了夢幻之境,這才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鳳逸軒當日闖入凶獸群的畫面。

柳狐玥與南靖宇皆是探頭看向夢幻之境。

他們看到了鳳逸軒闖入凶獸群,抱住了柳狐玥,而那個時候,正好有一隻凶獸注意到了他們兩個。

鳳逸軒在緊要關頭,消失了。

帶著柳狐玥一起消失在了凶獸面前。

接著,凶獸群旁邊的那片樹林,多了一隻龐大的神獸。

……

舞非歡的心終於漸漸的平靜了下來:「看來是錯不了了,鳳逸軒竟然就是你的天尊。」

南靖宇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他一直視他為情敵的男人,現在一躍竟成為了他頂頭老大。

……

柳狐玥快步的朝鳳逸軒跑去,抱起了昏迷的他,低頭親吻鳳逸軒的額頭:「逸軒,逸軒,你醒醒。」

「娘親,爹爹剛才吃了我的聖果。」小黎君跑來說。

南靖宇聽到這話后,臉色煞時大變。

聖果只許女子服用,不可男子服用,更何況,他還是天神界的天尊。

力量原本就強大,現在服用聖果,聖果會將他體內的力量吞噬掉,鳳逸軒的修為將會化為零,到那時候,若黑暗大魔頭有什麼變動,誰來拿下他。

「快,快讓他吐出來。」南靖宇走前,抓起了鳳逸軒的衣領,將他背起道:「念卿,如果不想他有事,就讓他聖果吐出來,否則,一旦黑暗大魔頭掙脫了那條鏈,必定會第一個來找鳳逸軒,再將鳳逸軒給殺死,聖果是會讓他修為全無的果子。」

沒有修為的天尊對於黑暗大魔頭來說,猶如捏死一隻大螞蟻那麼簡單。

柳狐玥聽后,沒有猶豫,便用力的拍打鳳逸軒的背。

舞非歡見柳狐玥力量不夠,便走來,握住了柳狐玥的手說:「我來,你退開。」

……

舞非歡掌心散發一股白色光芒,再一擊打向鳳逸軒的背。

「咳咳——」鳳逸軒的嘴裡吐出了聖果。

聖果掉落在了地上。

南靖宇看到聖果落地后,終於鬆了一口氣:「你這傢伙,真的可以為了女人可以犧牲自己的一切。」

「你又何嘗不是這樣。」鳳逸軒有氣無力的說。

柳狐玥聽到鳳逸軒的聲音,激動的走前,抱住了鳳逸軒的身子,她卻沒有想到鳳逸軒還在南靖宇的背上。

南靖宇有種悲劇的感覺。

「你們兩個要親親我我可以滾遠一點去嗎?」南靖宇低聲的吼。

鳳逸軒低笑:「對本天尊你還敢這麼說話。」

「我真的從來沒想過你會是……」

「我也沒想過。」鳳逸軒打斷了南靖宇的話。

那日不過是太想保護柳狐玥,以至於激發了潛在的力量,後來他發現,他根本無法用獸身來跟柳狐玥溝通。

他只要一發音,就是「哼、吼」。

他為此苦惱了很久,但是又無法變回原來的模樣。

這一次看到柳狐玥那樣傷心的模樣…… 他心裡頭又是一著急,沒想到卻被他碰上了聖果。

他知道聖果會給他帶來怎樣的後果,但是,他不要再看到這個傻女人為他而擔心的樣子,便毫不猶豫的吃掉了那顆聖果。

結果真的如他所料,聖果將他的獸身化為了人形。

他終於恢復到了原來的模樣。

這一刻,他的心情比誰都還激動,但是,卻又為自己身為天神界守護蒼生之神而感到憂傷。

他恢復了記憶,那代表著他得回到天神界,他回到了那裡,那他的妻兒又該怎麼辦?

他不願意回去。

回到原來的那個地方。

他從南靖宇的背上跳了下來,把柳狐玥擁入了懷裡說:「玥兒,你讓我好擔心啊了。」

「你也讓我好擔心。」柳狐玥把鳳逸軒擁緊,她不敢想,他離開她后的日子。

他既然是天神界的守護獸,那麼就得回到原來的地方。

鎮守八大海四大湖,過上原本他應該過的生活。

只是她不明白,為什麼幾千萬年前,他會突然消失在他的鎮地。

她仰頭看著鳳逸軒問:「你為什麼會離開你原來的鎮守地。」

鳳逸軒仰頭望著天空:「如果你在一個地方,待上整整一個億的光年,你會怎樣?」

柳狐玥沒有說話。

若是讓她在同一個地方,待上整整一個億的光年,她想她會……

瘋掉。

鳳逸軒輕揉的撫摸她的腦袋說:「這樣的時間裡,我看著無數的人從我的眼前走過,無數種人生在我眼前上演,而我,卻只能坐在我的崗位里,望著這些人,在我眼前來來回回。」

說到這裡,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都明白了當初天神神獸為何會突然消失。

他去了他嚮往的地方。

過著自己想過的生活。

如同南靖宇一樣,他不喜歡天神界那種枯燥無味的生活。

再也不喜歡。

「現在你也一樣不想回去。」柳狐玥看著他,雖然化為了人形的鳳逸軒模樣從未改變過,但是雙眼卻無法再恢復原來的寶石黑。

藍色的眸子散發著一眶的憂滄桑。

「不想,這生生世世都不想回去。」鳳逸軒把柳狐玥抱得更緊:「特別是在遇到你之後。」

「萬一黑暗大魔頭出來了,該怎麼辦?」柳狐玥問。

鳳逸軒回頭望向封印黑暗大魔頭的地方說:「就算不能回去,也不代表不可以對付黑暗大魔頭。」

「你拿什麼來對付。」南靖宇突然開聲打破了兩人的對話:「用你那雙手嗎,放下了任務盔甲的你,根本不可能對付大魔頭的。」

他放下了天尊所有的武器,也封印了自己強大的神識,這一次若不是因為黑暗大魔頭還在封印圈裡,無法將自己的力量施展開來,他鳳逸軒根本就不是黑暗大魔頭的對手。

若想真正的將黑暗大魔頭制服,他不重新拿起自己的武器,是不可能打贏黑暗大魔頭的。

「就算沒有我,也還有十大神獸。」鳳逸軒棒著柳狐玥的臉:「我現在有能力把你體內的那隻神獸放出來。」 他拉著柳狐玥的手,往森林中最黑暗的地方走去,然後對著三個孩子說:「你們不要跟來,我很快就會帶你娘親回來。」

……

柳狐玥默默的跟隨在鳳逸軒的身後。

一直走到了河流,鳳逸軒才停下來。

「玥兒你坐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