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博爾赤擦去臉上的淚,沉聲應道。


賈環對寧澤辰道:“人不多,暫時就這二十個弓手,但個個都非常優秀。後面應該還會再來二十個。但也要等到開春兒了。

怎麼樣,有信心嗎?”

朕懷了攝政王的崽崽 寧澤辰點點頭,道:“足夠……”

寧澤辰話沒說完,一旁趙虎插口道:“三爺。那我也留下。”

見趙虎都開口了,三人組的最後一個曹雄也只得開口道:“那我也留下。”

寧澤辰皺眉看着趙虎,道:“你才捉了一個小王子,正是回去領賞的時候,給三爺填什麼亂?”

趙虎也不是傻子。憨厚的臉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嘿嘿道:“我若是回去,我爹說不定還會讓我把功勞讓給二弟。可我若不回去,有三爺在,誰也貪墨不了我的功,嘿嘿!”

寧澤辰聞言,嘴角抽了抽。

曹雄在一旁也無語,好像他回去他爹就真敢貪墨一樣……

不過曹雄還是道:“澤辰,你就讓虎頭和我留下來吧。我聽說馬賊羣是有大有小的,大的往往有幾百上千人。就你自己,還不夠給人塞牙的……

但有了我和虎頭就不一樣了,虎頭老遠就能聞到殺氣,人少了咱們就殺,人多咱們就跑。

不比你一人強多了?”

寧澤辰聞言沉默了,賈環替他做主,笑道:“那你們把家書都寫好,我替你們捎回去,也好做個交代。不然,我怕你們府上說我把人給弄丟了……還有。別三爺長三爺短的,和他們一樣,平常沒外人,就喊我名字吧。都比我大。”

見三人都不大能張口,賈環笑道:“澤辰,你就要獨擋一面了,還沒這個膽量?”

寧澤辰聞言,嘴角抽了抽,沉聲喊了聲:“環哥兒……”

賈環呵呵一笑。又側臉面向趙虎,道:“虎頭,如果有朝一日,我的眼睛要是好了進入軍中,我第一個要的人就是你,你可是天生的福將。”

“嘿嘿,三爺……環哥兒,那到時候,我和澤辰還有雄哥兒,一定去找你!”

趙虎甕聲笑道。

賈環哈哈一笑,最後又對曹雄道:“曹雄,一定要注意安全。在外面作戰,不要不放在心上,凡是多聽澤辰的話。”

曹雄搓了搓手,笑道:“環……環哥兒,我也不是啥時候都吊兒郎當呢,不信你問澤辰,遇到大事,我都聽他的。以前和那羣孫子打架時,我從沒拖過後退!”

“你小子!”

賈環笑着擂了他一拳,打的他嘿嘿笑。

“三爺……”

一直站在一旁的王世清開口道。

“嗯?”

賈環側臉對向他,道:“怎麼?真還要我一個一個的去勸?”

王世清連忙賠笑道:“不是……環哥兒,我的意思是,只二十個護衛隊,是不是太少了些?這……”

“你什麼意思?”

王世清話沒說完,就被寧澤辰冷冷的打斷。

曹雄還在一旁鼓動,陰陽怪氣道:“就是,你什麼意思?我們兄弟陪着三爺……陪着環哥兒千軍萬馬都闖過來了,還怕那些馬賊?你是瞧不起我們兄弟,還是瞧不起三爺……環哥兒的親兵?”

王世清無語道:“我知道你們瞧不上我,我不怪你們。因爲我覺得換個位置,你們未必就如我……可你們總得講事實吧?不能因爲個人喜惡,就耽擱大事!

剛纔曹雄也說了,草原上的馬隊,有大股也有小股,遇到小股也就罷了,可真遇到成百上千的馬賊,到時候怎麼辦?”

寧澤辰等人縱然不喜歡王世清,卻也知道他說的有道理。

他們都是磊落之人,不會強詞奪口,便看向賈環。

賈環道:“這次大戰後,義父的隊伍還是出現了不少傷亡,還有很多殘疾了。有的和我一樣殘了眼,還有的則少了胳膊。

這樣的人不在少數,他們不能在軍隊裏待了,但除了殺人的本事,他們也不會其他的。

所以我會向義父要幾百人過來,算是商隊裏做事的夥計,總有一口飯吃。

不需要多,每次就算只有一百個老兵,再有澤辰虎頭曹雄在,還有我的親兵隊,我相信,一千以內的馬賊,不需要什麼傷亡你們就能拿下!”

寧澤辰幾人彼此看了眼,一起點點頭,站起身來,抱拳一揖,沉聲道:“喏!”

……

(未完待續。)

ps:

西域卷算是結尾了,這一卷我自己寫的其實還比較滿意,但不滿意的書友也很多。因爲大家是來看紅樓的,我卻寫到新疆去了……

咳咳,但這就是我構思中的一部分,很多懸念和坑兒,沒有這一卷就解決不了,填不好。

所以即使不討喜,我還是規規矩矩的寫完了。

非常感謝一直都不離不棄支持的書友,真真是你們給我用心寫下去的勇氣。

謝謝你們。

此情可待:總裁戀人不聽話 我會用心寫書,回報大家。

謝謝。

p

</br> 臘月二十八,打糕蒸饃貼花花。

神京城中,許多富貴人家的孩童們,早早的就等不及年初一,開始放起煙花炮竹來。

街頭巷尾中,也到處充滿了人們喜悅的歡笑聲。

人們這般歡喜,除了因爲嗅到越來越近的年味兒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前線剛傳回消息來,咱老秦在西北,又打了一個天大的勝仗!

名門梟寵:逆天痞妻超大牌 嘿!高興!

而就在月餘前,西北才傳來噩耗,說武威侯秦樑不幸中計被伏,整整七萬老秦健卒戰歿。

連帶着西域方圓千里的營地都給丟了,甚至還被人打到了嘉峪關下。

要知道,過了嘉峪關,便是地勢平坦的河西走廊。

再往東,就是隴右關中,國朝神京了……

一時間,都中上下,頗有些幾分人心惶惶,風雨飄搖的壓抑感覺。

當然,沒人相信,那些騷韃子能打進關來。

幾十上百年了,九邊之地從來就沒消停過,小摩擦隔三差五就有一遭。

但,從來都是秦軍去找那些韃子部落的麻煩,何曾有這樣被人壓着打的時候?

不過,這都是那些韃子的詭計造成的!如今再想這般,卻是不能了!

因爲論實力,

那些韃子連野戰都不是秦軍的對手,更何況西北還有天下第一雄關鎮着?

所以,大夥兒都相信,大秦一定是最後的勝利者。

只是,雖然都有這個信心,可被人壓着打的滋味,秦人從國朝初年起,就再沒品嚐過。

雄武了上百年,如今突然給人來了這麼一手,驕傲的老秦人心中,難免有幾分不自在。

因此,即使進了臘月裏,也沒多少人覺得喜慶。

直到日前傳來黃沙軍團大勝,一戰滅敵二十萬!

更是連準葛爾老汗王和繼承臺吉葛爾丹策零的人頭都一起割了回來。

其他俘虜的臺吉、頭人更是不計其數。

這等赫赫武功,當真令好戰敢戰的老秦人,感到與有榮焉的驕傲和自豪!

消息傳來後,熱血豪邁的老秦人,頓時爆發出了極大的熱情,整個關中大地一片沸騰!

而有幸參與這場大戰的武勳將門們,更是咬牙拿出全部家底兒,準備好生操辦一個大年。

最起碼,今年的祭祖,一定要比往年隆重數倍!

這,也算是光宗耀祖!

而此次家中有子弟隨賈環出征的十個武勳將門家族,則一個個都備下了極爲豐厚的年禮,早早的送到賈家來。

還不是管家來送,多是家主親自上門。

若是家主不在,也是由家中說話分量極重的直系子弟親自登門,畢恭畢敬的獻上禮單,以示敬意。

只是,賈家的情況比較特殊,分東西二府。

雖說如今執掌賈家對外話語權的是東府,可是西府裏畢竟還住着一個地位尊崇的老太太,連賈爵爺也得敬着。

這些家族就更不好怠慢,因此,年禮也得備兩份兒……

不過,別說備兩份,就是再備三份五份,哪怕舍家破業,他們也都心甘情願籌備齊全了送上門去。

相比於家中子弟此次立下的功勳,以及未來前途無量的前程,這點子花費又算得了什麼?

而也許是因爲這些人的隆重和熱情,也讓賈府裏的喜慶氣氛,早早的達到了巔峯。

光是年賞,從上到下,已經不知發過多少回了。

外面自有老爺和鏈二爺去賞,內宅裏就更多了。

從老太太起,到趙姨娘,到二.奶奶,再到幾個姑娘小姐,人人都湊熱鬧。

連最近氣色十分不好,面容憔悴的薛姨媽母女倆,都跟着發了兩回……

今兒你來賞,明兒我來賞,又都不是缺錢的主兒,出手大方。

這賞來賞去,讓後宅裏的婆子丫鬟們直覺得,好像每天都跟過年似的。

滿府上下都喜慶的不得了。

這種氣氛,又最合老太太的心意。

值此喜慶勁兒,整日裏高興的合不攏嘴的賈母,在鳳丫頭的湊趣下,掏出私房銀子,連叫了幾場堂會,請府上衆人看,着實讓府上的人好好過了幾回戲癮!

https://tw.95zongcai.com/zc/50479/ 不過,今日賈府的氣氛,卻陡然有些緊張起來。

因爲昨兒將入夜時分,三爺身邊的家將竟趕回家裏通報,說是三爺今兒就要回來了。

哎呀!這還了得?

這可是大事!

如今府上僕人議論最多的,就是三爺回來後,太上皇會封他一個什麼爵兒?

有的說肯定是個伯,有的則說至少是個侯,還有的說,憑藉咱家三爺的聖眷,保不準就是一個公啦!

當然,明白人心裏都清楚,封國公是不可能的。

三爺年紀太輕,過早的封了公,以後還咋辦?

不過只是伯的話,又太輕。

那可是準葛爾大汗的人頭,更何況還有其他那麼些大功?

三爺原本就是着蟒袍玉帶紫金冠的“假伯爺”了,若只是正位,就顯得太輕,體現不出皇家的恩德來。

因此,主流猜測,都是一個侯爵。

嘖嘖!

國朝一等侯,實打實的武勳親貴,何等體面,何等尊貴?

瞧瞧家裏的主子們,有的都歡喜傻了。

聽內宅人說,林姑娘身邊的紫鵑,還有史姑娘身邊的翠縷,這兩天就常常發現,她們姑娘時不時的就會羞紅着臉出神……

嘖嘖!有意思的緊哩!

戲裏說的果然不假,這自古美人,她就愛英雄!

今兒打早起,榮慶堂裏,自賈母始,家裏的女主子有一個算一個,甚至連王夫人都到了,面色淡然的坐在那裏。

而其他人,全都面色焦急的等着,盼着。

盼着賈家三爺,早點榮耀歸府……

……

神京城西門外,一行人馬車隊,終於風塵僕僕的趕回來了。

只是,還未進城門,便被人攔了下來。

“老祖宗,太上皇口諭,着武威侯秦樑,寧國子賈環,即刻入龍首宮覲見,不得有誤。”

兩個黃門小太監畢恭畢敬的對樑九功說道。

眉發皆白的樑九功聞言,點點頭,看了他身旁的秦樑一眼後,又回頭看了眼身後的馬車,道:“咱家知道了。”

這時,馬車車簾打開,一個黑布矇眼少年探出頭,對一側幾個護衛在車旁的少年道:“奔哥、博哥,你們都別忘了說辭,一定別說岔了。”

細彎眉綠豆眼的白臉少年看了看矇眼少年,面色肅然,點點頭,道:“知道了……再說,主要是公孫姑娘……你放心,不會出岔子的。”

矇眼少年聞言笑了笑,將頭收了回去,拉下車簾後忽然又笑道:“奔哥、博哥,你們可一定在我府上藏好了,你們要是自己回家的話,嘿嘿嘿……”

“臭小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