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卻發現,葉曦什麼時候居然換了一身衣服,一件紅色的弔帶蕾絲睡衣,開着紅色的彩燈,一閃一閃的,給人無限的瞎想。


最近葉曦忙着公司的事情,兩人好久沒有好好在一起了,這一刻,姜天頓時心動了。

心中充滿了火熱。

直接一個狼撲,朝着葉曦就撲了上去。

誰知道卻被葉曦給多了過去,說道:「慢著,今天不行。」

「為什麼?」

姜天當場一愣,你不是明天給你放了一天假嗎?

對就是放假,這一次放假是因為姜天以權謀私,看着老婆每天累得跟什麼似的的,他也心痛,乾脆給孫昭打了電話過去。

搞什麼鬼,難道公司星期天不放假嗎?

放假,必須放假。

「等等,你怎麼知道我明天放假,是不是跟蹤我…。」葉曦笑着看着姜天說道。

。 「現在,來兩把掃帚,拉烏璐斯失蹤了!」

我去『月輝印記』真的能當對講機啊!?秦維傑心中暗嘆一句。

隨後關注起重點『拉烏璐斯失蹤了!』

「拉烏璐斯也失蹤了?搞毛啊!我才回來兩天就搞出這麼多事情!我是先救狗呢,還是先去兩把掃帚呢。」

秦維傑心中猶豫了起來,隨後他還是決定先找二狗。

首先拉烏璐斯是失蹤了,但自己這一個多月了又沒見過他,去了也提不出什麼建設性意見。

其次,拉烏璐斯實力在那放着呢,應該不會有事,就算有事以自己的本身也幫不上忙,搞不好還會送人頭。

只是此時秦維傑有些疑惑,拉烏璐斯和萊斯特同時失蹤,這兩者會不會有什麼聯繫呢?

「咦,吸血鬼希姆斯叔叔說過,萊斯特好像想要找機會殺了拉烏璐斯,會不會……」秦維傑想着:「不可能,不可能!拉烏璐斯哪有那麼簡單就死,德叔說過拉烏璐斯實力很強,至少德叔自己沒把握能留下他。」

最終秦維傑還是確定了去找二狗,三人向著拉文克勞休息室走去。

還未走上拉文克勞塔樓,手臂上的月輝印記再次傳來冰涼的感覺,隨後秦維傑耳邊響起了斯帕瑞特學姐的聲音:「發現拉烏璐斯遺留的信件,他好像受到了死亡威脅,信件內容有些問題,速來兩把掃帚。」

搞什麼啊!

秦維傑此時剛做好心理建設去尋找二狗,『玫瑰月亮』又開始搞事情,秦維傑索性心一橫,裝作沒有收到信息,向著塔樓爬去。

伊蓮娜找出二狗兩個星期前扔給她的書,秦維傑拿過書籍一看,這本書他還真就有些印象。

《鏡中謎影》一本冗長的魔法故事書,是秦維傑一個月前解密拉文克勞休息室中一位學長留下的謎題后得到的,因為不太對自己的胃口,秦維傑記得自己當時隨手就把這本書扔到了床邊的角落。

「二狗怎麼把這本書翻出來了?他喜歡看童話故事?」秦維傑此時更納悶了,狗看書就已經很神奇了,結果咱家狗子還愛看故事書。

秦維傑來回翻動着《鏡中謎影》,突然秦維傑停了下來。

在剛才快速翻動書籍的時候,他好像在書口快速的翻動的書頁中看到了一個畫面。

秦維傑揉了揉眼睛,趕忙再次翻動起來,隨著書口書頁一頁頁的翻動,一個揮動魔杖的人影出現在秦維傑面前。

而就在此時,秦維傑突然聽到腦海中傳來一個聲音「鏡花水月」。

這是一段咒語?

秦維傑立刻意識到了,這才是這本書隱藏的秘密

一個魔法?一個可以隱藏在任何鏡面之中的魔法?有點東西啊!

『鏡花水月』並非古典魔法,而是一位拉文克勞學長,在《鏡中謎影》這本故事書的啟發下創造的魔法,這個魔法沒有任何攻擊手段,但是卻能隱藏在任何鏡面之中,不管是大是小,只要是個鏡面空間那都能隱藏起來。

而且讓秦維傑驚喜的是,這個魔法很難被人發現,是逃命必備的神技啊,這可原本那些威力強大的古典魔法有用多了。

「鏡面?比如呢?」湯姆不解的問道。

伊蓮娜指了指休息室中的全身鏡,又指了指一旁的水盆與玻璃:「鏡子就屬於鏡面,水盆中的水也是,窗戶上的玻璃也屬於鏡面。」

「那他的用途很廣泛啊!」湯姆此時也意識到了這個魔法的價值,眼神中充滿了火熱。

秦維傑拿書拍了一下湯姆的腦袋:「咱們是來找二狗的!這個魔法等找到二狗之後咱們仨一起學!」

「不不不,這是你找到!」伊蓮娜急忙說道。

秦維傑笑了笑,一把摟住湯姆與伊蓮娜:「咱們仨關係這麼好,當然是有好東西一起分享嘍!」

伊蓮娜被秦維傑這樣摟着一時間有些害羞,而湯姆早已習慣了秦維傑的毛手毛腳,搖搖頭繼續說道

「二狗看這本書,並且把書留給伊蓮娜是什麼意思呢?他要留下什麼信息嗎?」

伊蓮娜搖搖頭,示意自己不知道,而此時秦維傑翻開了一頁故事,在這頁的左下角有着一個黑色的狗爪印記。

如果二狗留信息,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這一頁。

三人看起了這一頁的故事。

這一頁的故事很簡單,講述著一個巫師在回家的路上總能經過一片池塘,有一天晚上他突然在池塘邊聽見了自己好友的求救聲,但他找了一圈也沒有發現人影,他沒有在意,轉身回家了。

兩天後一隻貓頭鷹送來一封信件,是那位好友的妻子送來的,信中說好友在兩天前去找巫師,結果一直沒有回來,還說好友最近在研究一種隱藏在鏡面中的魔法,已經成功了但是魔法還有些不穩定。

巫師收到信件,又想起了兩天前晚上的事情,便趕往池塘邊尋找好友,但是這次他沒有聽見聲音,也沒能找到好友,他甚至使用了咒立停,但依舊沒有效果。

巫師回信說自己並未找到好友,三個月後巫師和好友的妻子還未找到好友,巫師便找到了一位學識淵博的大魔法師,請求大魔法師來幫忙找到好友。

大魔法師隨即來到了巫師家中,經過池塘的時候大魔法師對着巫師說了一句:「他就在這裏。」

巫師不解,大魔法師施展魔法,蒸發了整個池塘,隨後一具早已死亡的屍骨出現在湖底,屍骨沒有浸水,十分乾燥,巫師一看就認出了是自己的好友。

隨後大魔法師解惑道,當天是好友打算躲在水中捉弄巫師,但卻不小心被困在了鏡面空間之中,隨即好友求救,但巫師卻沒有發現異常,最終好友餓死在了鏡面空間中。

故事到這裏結束,秦維傑覺得略有俗套。

然而此時細心的伊蓮娜卻發現,故事並未結束,透過光線伊蓮娜看到書頁之間好像還有字:「很可能是兩張紙黏在了一起,亦或是被人做了特殊的處理。」

三人小心的撕開了書頁,看到了夾縫中還有最後的一段內容:

巫師感謝大魔法師的解惑,並詢問鏡面空間,大魔法師說,如果沒有魔杖進入鏡面空間背會被困其中。

說道此處大魔法師疑惑起好友既然施展魔法進入鏡面空間,那身上為什麼會沒有魔杖呢?

正在此時,巫師使用繳械咒奪過了大魔法師的魔杖,並且將大魔法師推入池塘中僅剩的一灘水漬之中,大魔法師最終被封印在鏡面空間中。

最後巫師輕笑了一聲:「這下你知道答案了!」 莫文軒看出來了,夏夢茹已經變了,正在找回從小到大失去了差不多二十年的豪門生活,她要做回大小姐,「有個事想問問你,你是不是給凌若冰發過信息?」

夏夢茹秀眉輕蹙,似乎好一會才反應過來,「你說什麼?給凌若冰發信息?我為什麼要給她發信息?她算什麼東西!我看到她就惱火。」

莫文軒一臉錯愕,「不是你發的?我也沒發啊,難道還有人知道凌若冰的秘密?你真沒給她發過信息?」

夏夢茹眼神有些閃爍,之前她和莫文軒交情很深,關於凌若冰的秘密她知道不少,也包括龍夜斐的事,近期看到凌若冰趾高氣昂的讓她很看不慣,昨天在一家餐廳碰上,凌若冰還譏諷過她幾句,她一時氣不過就用之前莫文軒的方式給凌若冰發了條信息出去,這會兒莫文軒的質問讓她有點害怕,不敢說,「我……我沒有。」

莫文軒盯著她的反應,「夢茹,我再問一遍,是不是你發的!」

畢竟她曾經深愛過莫文軒,現在也許還愛著只是她被自己的身世迷糊了,所以,在莫文軒面前她掩飾不了,「是,誰讓她欺負我的,我就隨便發了條信息去嚇唬她,文軒哥,你應該在龍家兄弟面前揭穿她,龍夜斐不是回來了嗎,你把那些證據都給他,看他還會不會留著凌若冰。」

莫文軒鬆了口氣,好在是夏夢茹發的,不然,這事就亂了,「她找過我,今天的事我擔下來了,以後不許再給她發信息,知道嗎!凌若冰不好惹,你鬥不過她的。」

夏夢茹不以為然,「怕什麼,我是喬沐南的姐姐,有喬安夏和龍夜擎為我撐腰。」

「你別傻了,真正有什麼事,誰會為你撐腰?自己小心點,記住,不能再去碰凌若冰,凌若冰自有我來對付。」

夏夢茹盯著自己剛做好的美甲,「好,你去對付吧,我每天都很忙的,豪門生活其實也挺難的,應酬很多。」

「是嗎?你過的好就好。」莫文軒也希望她能過的好,「那你去忙吧,我再坐會。」

「文軒哥,要不,我給你買件衣服吧?我送你。」

莫文軒笑了笑,「不用,我衣服多的很,在公司又有制服,再說了,我現在薪水挺高的,不用你買。」

「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對了,別放過凌若冰那女人。」夏夢茹站起身揮揮手,一杯店裡最貴的咖啡幾乎沒喝,她喝的不是咖啡,主要是貴。

凌若冰把徐錦成約了出去,回來后她和徐錦成見的很少,一直在忙著給龍夜斐拉關係、擴大他的影響。

徐錦成也明白,這個女兒只有需要他幫忙的時候才會約他出來,「又遇到什麼事了?」

凌若冰點了兩杯咖啡,把手機打開給他看,「莫文軒那混蛋又給我發信息了,他這是要讓我不得安生啊!」

徐錦成看了眼,大驚失色,「龍夜斐的事,真是你做的?」

凌若冰嚇了一跳,她怎麼忘了,徐錦成只知道莫文軒一直用凌若雪失蹤的事在威脅她,她並沒告訴過徐錦成關於龍夜斐的事,「不是,他冤枉我的!但這種事無風不起浪,一旦傳到龍家,他們肯定會起疑。」。 「哎呀!你就別罵我了!我這叫不拘小節!你懂什麼啊!不過,我對待組織交代給我的任務!我可是很認真的!在你們村以後的兩年裏,我一定勤勤懇懇,必定將你們村打造成模範小康村!」

王詩語堅定地道,「我肯定不會像以前來你們村的那些大學生一樣的!我一定會做出業績的!首先我就要解決你們村的手機信號問題!要不是你們村沒有手機信號!我也不可能會被困在山裏,被蛇咬,還尿了褲子!」

「以前上面派下來的扶貧村官啊!在這呆不了三個月,就被我們村的艱苦條件嚇走了!更別說你一個如花似玉的女生了!在這待不了一個星期,就得拉着行李箱走了!」

沈勇不屑地道,「你是城市裏,一流家族的大小姐,吃不了鄉下的這份苦!我勸你明天還是早點走吧!」

「誒!你這人!怎麼總是拔我『氣門芯』呢!我來之前和爸媽抗衡很久的!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來幫你們村脫貧致富的!你卻要勸我走!我是絕對不會走的!如果兩年干不出名堂,我就向組織申請,再延長兩年!

你就是一個不知道上進的傢伙!有你這樣這種思想的人存在,就是阻礙山村發展的最大絆腳石!一個人要想富,首先就的改變思想!我決定了,要最先從你抓起!改變你這種好吃懶做的思想!」

王詩語道。

沈勇斜眼看了看王詩語,真的不知道說她點什麼好!

還是頭一次見到如此奇葩的女生!

說她馬虎吧!她似乎還挺認真!

說她膽小吧!他被蛇咬了沒哭,也算堅強!

說她吃不了苦吧!她還挺倔強!

沈勇搖了搖頭,不再與她爭論!

在王詩語這個話癆的面前,沈勇甘拜下風!

沈勇在她的行李箱裏翻來翻去,把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了一遍,最後找到一個所用布料不足十平方厘米的短褲,遞向王詩語道:「換這個行嗎?」

「不行!我不穿短褲!我要穿小裙子!」

王詩語道。

無語了!

剛才自己明明說要穿短褲的!

現在又不穿了!

無奈之下,沈勇再次忍着「視覺犯罪」的心理,從行李箱裏找出來一個白色短裙,遞向王詩語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