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厲清歡用老友的語氣,說著,「唉,我真替你感到不公平。明明你才是大少夫人,明明你才是為慕家生下長子長孫的功臣。現在他們偏心喬安,把本該屬於你的關注,全都奪走了。不僅如此,喬安還假惺惺的裝白蓮花,在慕先生和慕太太面前做小伏低,博盡了好感。這麼一對比,你就成了仗勢欺人,不好相處的人了。」


不可否認,厲清歡說的,也正是林霜霜心中不滿的。

憑什麼慕靖西和喬安一結婚,慕崇明和周君儀就偏向喬安。

她還假惺惺的在眾人面前,假裝冰釋前嫌的模樣,讓她處於被動的局面。

她就是要逼著她,讓過去翻篇。

讓過去翻篇?

她表妹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就這麼翻篇,可能么?

厲清歡唇畔的笑意,愈發深了起來,「而且,現在喬安還在生著病,住在皇家醫院。你有沒有想過,一旦喬安康復了,回到官邸,你會出於什麼地位?」

「……」林霜霜沉默。

「正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你這麼單純心善的人,怎麼可能是喬安的對手?」 金霄魂獅的靈魂和那隻小白兔融合了,它雖沒有真正隕落,但武聖境界的實力已經沒了,就連身體也縮小了幾十倍。

不過饒是如此,它卻有著以前的記憶,所以在看到古木后頓時瘋狂起來,但最終不是這人類的對手而被暴揍了一頓。

它委屈,它憋屈。

可又能如何?

原本以為只能這麼苟延殘喘下去,然後慢慢從頭修練再找他報仇,沒曾想在跟著人類少年,目睹自己的屍體竟被他大卸八塊了!

最為可惡的!

自己去阻擋,對他嘶吼!

這傻逼竟然和龍元那個臭人類一樣,裝作一副可以聽懂自己所吼叫的意思!

嗚嗚!

迷你型金霄魂獅躺在龍靈的懷上,展現出極具人類痛哭的表情,它是真的被這人類少年玩哭了。

「小兔子,很疼嗎?」龍靈撫慰著剛剛被古木一腳踹出來的變異兔子,充分發揮女人母性的溫柔。這讓倍受打擊的金霄魂獅得到了一絲溫暖!

而在遠方,古木已經將金霄魂獅巨大的心臟切了下來,然後收入儲存紅盒內。

當晉級為吞天鎮魂鼎的材料都集在儲存紅盒,古木只感覺丹田驀然爆發出強烈的震動。

「吾追求千載武道,奪天地造化創吞天盒,此物可吞上古之物,成就無上威能,而,萬物規律吾難推測,此物最終會以何形態為巔峰,吾不得知也。」

亘古荒涼的聲音在古木耳邊響起,悠長而沉重!

與此同時,儲存紅盒開始發生詭異變化,原本紅色的外皮漸漸脫落,最後轉為金黃色!

而在金色外皮浮現,古木丹田便再次傳來厚重的古音:「吞天陰魂鼎提升至吞天鎮魂鼎!」

看到丹田儲存紅盒的變化以及聽到晉陞的話語,古木便咧著嘴笑了。然後打算離開這裡,畢竟此處血肉模糊,異味太重,想知道那寶貝提升后的效果也得換個清凈的地方再說。

不過他剛剛抬腳,卻意外發現在那金霄魂獅心臟位置一側,好像有著一道奇怪流光在閃爍。

本能的,古木又收住腳步,然後舉起長劍將那層肉膜挑開,頓時就看到一顆宛如西瓜大小的赤紅色圓球顯露出來!

「這是什麼?」感覺到紅色圓球散發著一股奇怪能量,古木頓時迷茫起來。

而在龍靈懷中默默流淚的迷你型金霄魂獅看到那顆赤紅圓球,頓時呲牙咧嘴掙紮起來,因為,那赤紅圓球正是自己孕育足足有幾千年的精髓之核!

「小傢伙別亂動。」龍靈看它在懷裡掙扎,急忙摸著它的頭安撫道。

「……」

迷你型金霄魂獅崩潰,但不管它如何掙扎,龍靈就是不放手,因為後者怕它衝過去再被古木一腳踢回來!

「聽說玄獸體內有玄晶之核,難道赤球就是?」古木這種小菜鳥顯然至今還不知道金霄魂獅是比玄獸高一級的精獸。所以他單純的以為這玩意就是大家口中所說的玄核!

「不簡單,這玩意不簡單。」古木喃喃自語,然後毫不客氣的揮劍砍下來收入吞天鎮魂鼎里。

既然四肢和頭顱什麼的都被砍了,也不差這一個,而且說不準是什麼寶貝,所以古木秉著不浪費的原則收入囊中。但這還不算完,他又在比較完好的皮肉上砍出一大塊裝了進去。

收穫頗豐的古木將長劍收鞘,然後來到龍靈面前,見她懷裡抱著那隻變異兔子,頓時眉頭一皺,無恥的道:「靈靈,你怎麼抱著它啊,你應該抱著我才對!」

龍靈白了他一眼,道:「這小傢伙好可憐,你看它都流淚了。」

「流淚了?我看看!」古木微微詫異,然後伸手將變異兔子抱過來,不顧這小傢伙瘋狂的掙扎咆哮,仔細瞧瞧,果然發現它那三角眼眶裡泛著淚花。

「的確挺可憐的。」古木嘆了一聲,然後繼續道:「要不把它帶走養著吧。」

龍靈聞言,頓時欣喜的接過變異兔子,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於是說道:「古木,我們給它起個名字吧!」

「好啊,不過這起名字我不行,還是你來吧。」古木見她興緻高漲,於是順水推舟的說道。

龍靈黛眉一皺,沉吟了稍許,最後揚著眉道:「它毛髮是金色的,我們就叫它小金吧!」

「這個名字好,我怎麼就沒想到,哎,還是龍美女聰明啊!」古木拍了一個馬屁,道,不過心中卻悲哀的想,大姐,你起名的技術也忒簡單了。

「吼喵」

迷你型金霄魂獅低吼一聲,顯然聽到兩人這麼簡單把自己名字定下,而且還是這麼挫的名字,它必須抗議和反對!

「你看,它也喜歡這個名字!」龍靈見變異兔子發出吼聲,頓時喜笑顏開的說道。

「……」迷你型金霄魂獅,也就是小金,徹底癱在龍靈手臂上,同時心中嗷嚎著,你們這些人類太可惡了,為什麼總是不懂裝懂!

於是,經過龍靈出色的起名技術和古木的極力配合下,擁有獸中王者血脈且曾經達到過精獸的金霄魂獅從此就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小金!

而這個名字在以後註定會成為傳說,成為獸類膜拜的存在,同時『小金』這一簡約而不失霸氣的名字,在以後未來還引領了武者為寵物起名的新潮流!

比如說,小黑,小紅,小藍……

兩人很快就離開了這片石林,而金霄魂獅屍體上最值錢的東西全被古木給拿走了,如今只剩下一個大軀體。

如果上面的劍宗宗主劍不凡知道自己辛辛苦苦獵殺五天,以犧牲幾十個武王為代價才將金霄魂獅除掉,最後好處全被古木給撿了,他恐怕會氣的跳起來罵娘。

在回去的路上,古木擋在龍靈面前,正然道:「龍靈,有件事我想跟你說。」

「什麼?」

「其實我也很可憐。」

「嗯?」

「我說我也很可憐!」

「怎麼可憐了?」

「我是說,我這麼可憐,能不能有和小金一樣的待遇!」古木終於把他的目的說了出來,不過卻換來龍靈的反對:「不行!」

「為什麼啊,你看我這幾天老是被你打,而且帶著傷搭起了兩個帳篷,這還不夠可憐嗎,我保證就在你懷裡趟一會兒!」

龍靈微微一笑,道:「你太大了,我抱不動!」「……」 「……」

「你別忘了,當初她是怎麼在紀傾心的婚禮上,把慕靖西搶走的?又是怎麼樣,把慕靖西徹底從紀傾心身邊奪走的?」

隨著她的每一句話,林霜霜的神色,便更陰沉一分。

厲清歡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她就是要激起林霜霜的怒氣,這樣,她才能為她所用。

「其實,我真的很同情你。你一個這麼溫柔相夫教子的女人,怎麼可能是喬安的對手呢?你玩不過她的,就像你表妹一樣,到最後,只能落得白白喪命的下場。」

「夠了!」

林霜霜怒聲喝止她繼續說下去,「你閉嘴。」

厲清歡一手支著額角,饒有興緻的笑了笑,「沒關係,你現在抗拒我,是因為,我說中了你的痛處。但你要相信,慕家官邸里,沒有一個人是偏向你的,就連你的兒子,也被喬安收買了,不是么?」

這句話,無疑是踩中了林霜霜的雷區。

她最忌諱的,就是別人說慕少璽喜歡喬安。

也不知道那喬安用了什麼手段,讓慕少璽這麼喜歡她,一口一個漂亮姐姐的叫。

一把年紀了,還讓一個孩子叫她姐姐,真是不要臉!

厲清歡向她伸出了手,「我們合作吧。」

「……」

「只有找外援,才能挽救你現如今被動的地位。」

林霜霜冷哼一聲:「我還不至於淪落到與你為伍。」

話落,她憤然起身,離開。

厲清歡不緊不慢的在她身後說道,「沒關係,我等著你改變主意。」

從咖啡廳回到厲家,厲清歡愉悅的心情,引起了賀美心的懷疑。

「清歡,你去哪了?」

自從厲氏集團被收購之後,再加上那些報道她糾纏盛凌雲的報道,讓她遭到了不少的辱罵。

於是,這段時間,她一直呆在家裡,哪也沒去。

整個人也憔悴了不少。

一大早的,厲清歡就出去了,直到現在才回來,賀美心看她心情不錯的樣子,笑著問她,「發生什麼事了,這麼開心?」

「沒什麼,就不能開心了么?」厲清歡勾唇嘲諷一笑,「籠罩著我們家的陰霾,也是時候該散開了。」

是時候該散開了。

也是時候,該籠罩籠罩一下喬安和慕靖西了。

不是想活命么?

不是要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了么?

她倒要看看,沒有了盛凌雲,他們用什麼移植!

他們用什麼救喬安的賤命!

賀美心沒想到,她會這麼說,很顯然,她是不打算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幾不可聞的嘆息了一聲,賀美心說,「媽媽累了,先上樓休息了。」

「嗯。」

不甚在意的應了一聲,厲清歡便在沙發上坐下,拿出手機,似乎在跟誰發簡訊。

賀美心看了看,有些擔心,又有些欣慰。

欣慰的是,她似乎走出來了,不在困在仇恨當中。

如今,她們母女二人相依為命,她是真的不希望厲清歡做出以卵擊石的傻事。

人要學會認清現實,也要學會愛惜自己。

她們不是慕靖西和喬安的對手,更何況,喬安現在又了盛凌雲。

想到這,她眸色一黯。

當初,自己怎麼就看走了眼呢? 她上樓,要回卧室休息。

剛躺下沒一會兒,手機便傳來了簡訊。

她拿起手機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如今賬戶里的錢,都是她在管著。

厲氏集團被收購的時候,錢款全都打進了她的賬戶,厲清歡說自己需要錢,礙於現在兩人的情況,深怕她大手大腳把錢敗光,以後厲鎮雄從監獄里出來,沒有了東山再起的資本。

所以,賀美心留了一個心眼,並沒有把錢完全的轉給厲清歡。

而是轉了一小部分到她的賬戶里,讓她日常開銷和購物。

簡訊提示,一千萬被轉出賬戶。

厲清歡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

一邊給銀行打去電話,她一邊下樓,急忙找厲清歡,想問問她該怎麼辦。

厲清歡得知她要問銀行,便搶過她的手機,掛了電話。

「媽,這筆錢,是我轉出去的。」她雲淡風輕的說,似乎一千萬,只是小錢而已。

不值得她這麼大驚小怪。

「什麼?!」賀美心不解,「你是怎麼轉出去的?」

「我自有我的辦法。」厲清歡又安撫了幾句,「公司沒了,我想用這些錢,來投資點生意。現在股市行情大好,風險已經規避到了很小的範圍。你不要擔心。」

「你投資了什麼?」

「說了你也不明白,你啊,就好好的休息吧。」

被厲清歡推進卧室,賀美心還是有些不太相信,投資什麼,需要一次性投資一千萬?

關上卧室門,厲清歡吐出一口綿長的濁氣,陰狠的眸光,一閃而逝。

…………

軍~區,禁閉室。

慕靖西放開了拳腳,跟徐參謀切磋,把心中的不爽和怒火,全都發泄在了雙拳上。

徐參謀人到中年,卻並不輸他。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