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博立即說道:


「我也病急亂投醫,至於成與不成,我也無法強求,就算是為挽救巫星盡一份力,再說,一旦滅霸真的打敗了我們,我想,天書閣肯定也會被摧毀的,

與其日後被摧毀,還不如現在讓你看看天書閣的書,修鍊一下,萬一有奇迹呢?」

楊嘯走到大桌前面,伸手去拿其中一個黑色盒子,打開一看,裡面放著一塊龍形玉佩。

「這是大龍帝國的天龍神功?」

「嗯,沒錯,只不過,這是五百年的功法,現在大龍帝國的功法已經修改了許多,當然,核心內容應該是沒有改變的。」

「我曾經修鍊過大龍帝國基因進化功法中的前三段,煉體,鍛骨,易筋,就差洗髓了,要不我先修鍊這天龍神功好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古博點點頭,說道:

「楊嘯,你就安心在這裡修鍊,你的日常飲食我會給你安排專人照顧的,我還有事情,先離開了。」

古博作為基因商店的大長老,明羅城的主人,還是有很大的氣度,沒有觀看楊嘯的修鍊。

對於楊嘯這樣的炒房強者來說,每個人都有自己修鍊的秘法,不適合外人圍觀,所以他就找了個借口javascript:離開。

楊嘯點點頭,問道:

「古老,除了這房間裡面四部功法,這個天書閣的其它書籍我能夠看嗎?」

古博猶豫了一下,說道:

「一二樓你都可以看,不要上三樓。」

「好,多謝了。」

古博走後,楊嘯立即關上門,開始拿著那塊龍形玉佩。

想想就有些激動,楊嘯當初可是修鍊了煉體鍛骨易筋三個階段,就差最後一個洗髓就能成功了。

楊嘯抑制住內心的衝動,深吸一口氣,握著玉牌的手中緩緩催動基因進化能力。

手中的龍形玉佩突然亮了起來。

一道光芒閃現,一股電流順著手臂流入了楊嘯的體內,一道神秘的意識進入了他的腦海。

楊嘯凝神內視,腦海中出現了關於煉體、鍛骨、易筋、洗髓的功法介紹,以及心法運行秘訣。

楊嘯仔細研讀了一遍,腦海內便出現了關於整部天龍功法的詳細資料。

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楊嘯發現了一個問題,大龍帝國現在流行的基因修鍊功法,做了很大的改進,最大的改動就是輔助藥物強行縮短修鍊的時間。

無論是煉體、鍛骨、易筋,現在的大龍帝國都會有相應的輔助藥物,而且這種輔助藥物已經開始在基因商店內普遍售賣。

楊嘯又仔細看了三遍,在這部功法介紹中,的確沒有出現使用藥物輔助修鍊的方法。

楊嘯想了一下,瞬間明白了一件事情。

大龍帝國未來提高修鍊的速度和效率,使用藥物對修鍊過程進行催化。

無論是煉體、鍛骨、易筋都是非常痛苦的修鍊,尤其是鍛骨,要將身體的骨頭一塊塊敲碎,然後利用基因進化功法快速讓破碎的骨頭重新生長復原,這個過程是非常痛苦的。

很多人修鍊大龍帝國的進化功法,就是因為無法忍受這種變態的修鍊方法,不得不中途放棄修鍊。

可是,這種藥物輔助修鍊實際上對於某些功法是有害的,表面上減輕了修鍊者的痛苦,可是,卻縮短了修鍊者進化的切身感受和進化時間。

就好比地球上養豬,大量使用人工合成飼料和各種特殊的藥物,保證在三個月實際將一頭小豬變成了成年豬。

可是,這樣養出來的豬,豬肉的味道真的很差。

楊嘯修鍊了飛豹神功和天龍神功,全程都使用了輔助藥物,現在想來,這種行為恐怕是有些短視了。

楊嘯正要將手中的龍形玉佩放回黑色玉盒之中,突然看到了玉盒之中還有一件精美的黃玉雕件。

內心一動,楊嘯伸手將黃色玉掉拿出來,仔細一看,很是驚嘆。

這黃玉雕龍非常逼真生動,栩栩如生。

楊嘯腦海中突然想起來自己在修鍊飛豹神功的時候,也出現了同樣的一個飛豹雕塑,當時這飛豹化著一道光芒飛入了楊嘯的體內,此刻就懸浮在楊嘯的靈力海上空。

「這懸浮在靈力海上空飛豹,平時似乎沒有什麼作用,只是在自己修鍊飛豹神功,需要浸泡在藥水之中,忍受各種痛苦的時候,體內的飛豹才會激活,散發出一股清涼的氣息,幫助楊嘯抵抗浸泡藥水帶來的無邊痛苦。」

「眼前這黃玉龍形雕塑,有什麼作用呢,難道和以前那個飛豹雕塑是一樣的?」

一念及此,楊嘯握著龍形吊索,手中微微催動進化能力。

果然,手中拿黃玉龍形雕塑地理光芒大作,然後一閃,便消失了。

楊嘯這次有經驗了,既不喊救命,也不慌亂,而是凝神內視,發現在自己體內的靈力海上空之中此刻懸浮著一頭飛龍模樣的妖獸。

這飛龍妖獸和飛豹妖獸同時出現在我的體內靈力海上空,兩人不會因此而吵架大打出手吧?

如果那樣的話,我就慘了!

楊嘯思考片刻,決定現修鍊天龍神功,等修理完成之後,再去修鍊另外兩門功法。

於是,楊嘯開始盤坐地面,運行天龍神功中的洗髓功法。

一圈圈光環在楊嘯頭頂上顯現,久久揮之不去。

第四步「洗髓」心法要求一個修鍊者和自己的過去決裂,最大程度地重新構造一個全新的自我。

在天龍神功基因進化功法中,洗髓有兩個含義,一聲對於肉體的修鍊,將肉體徹底變成聖潔之軀,任何人不得侵犯。

其實,天龍神功還有另外一層更深刻的寒意,那就是從精神上達到洗髓,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楊嘯腦海中默念洗髓心法,一股溫暖的氣流從體內的靈力海升騰而起,猶如潮水一邊,開始沖刷這楊嘯身體的每一寸肌膚。

楊嘯修鍊了兩個小時,才勉強將那股溫暖的氣流衝到了靈力海周圍的大片空域。

晚飯的時候,古博回到了天書閣,在小房子裡面找到了楊嘯。

「楊嘯,開飯了,每天早上8點,中午12點,下午6點會有專人過來送法,不過,他們無法進入天書閣,只能將飯菜放在門外,然後由金甲侍衛帶著飯菜進入天書閣,

天書閣一樓有個小餐廳,你以後就在那裡吃飯。」

楊嘯跟著古博來到了一樓的一個房子,也就是古博所說的餐廳,一進門就看到了三個白須老者,正在一邊吃飯一邊低頭看書。

古博和楊嘯的到來並沒有驚動他們,彷彿楊嘯和古博都是空氣一般。

古博示意楊嘯坐下,然後兩人一起默默地吃飯。

楊嘯一邊吃飯一邊觀看三個白須老者,其中一位就是一樓大廳見過的,古博的二叔。

三個老傢伙全程都沒有互動,都是一邊看書一邊吃飯,吃完之後,三人各自離去。

楊嘯長吁一口氣,低聲說道:

「古老,這天書閣內的老前輩都是這樣怪誕的嗎?難怪修鍊無法突破聖級至尊境界。」 楊嘯現在擁有皇級境界的基因進化能量,修鍊這些基因進化功法比以前要容易很多,快速很多。

洗髓的修鍊只用了十天左右,楊嘯利用洗髓功法的能量打通了全身的肌膚,筋骨,血脈,內臟,整個人的基因再一次得到了洗禮凈化,基因進化的潛能得到了提升。

這一次修鍊完成,楊嘯的四項基因屬性各自提升了五點,這讓楊嘯很是驚奇。

因為在以往的修鍊過程中,從來沒有一次可以將四項屬性提升5點的記錄。

古博得知楊嘯在十天內修鍊完成了洗髓,也是驚訝不已。

「楊嘯,你果然是奇才,我當初突破了皇級境界之後開始修鍊這套天龍神功功法,足足用了半年時間左右,你雖然之前修鍊過前三段的功法,可是,只用了十天時間修鍊完洗髓,還是讓人覺得而不可思議!」

楊嘯笑道,

「天龍神功的前三段才苦呢,尤其是鍛骨,要把自己的骨頭每一寸敲碎,再運行功法修復,那種苦可是鑽心的痛,這洗髓功法雖然神妙無比,但是卻沒有什麼痛苦。」

「好,楊嘯,那你接下來修鍊白象神功,看看你需要多少時間通關。」

楊嘯一個人關在房間裡面,開始修鍊白象神功。

打開白象神功的黑色玉盒,拿出一塊黑色功法玉佩,手掌輕輕催動基因進化能量,一道流光進入身體。

一道光芒進入了楊嘯的腦海意識中,那是白象神功的功法秘籍。

楊嘯仔細讀了三遍,基本上理解的白象神功的大概情況,然後從黑色玉盒中拿起了一塊黑玉白象雕塑。

在手中輕輕一握,一道光芒進入體內。

凝神一看,在體內的靈力海上空,懸浮著一頭白象。

此刻,在楊嘯體內靈力海的上空,懸浮著白象、飛豹、天龍三頭神獸,各自散發出微微的金色光芒。

楊嘯內心納悶,

這什麼情況?

為什麼這三部功法都有一個頭神獸進入體內?

另外,不知道古博等人修鍊的時候,也會不會有神獸進入體內?

這些神獸有什麼作用呢?

以前的飛豹神獸在體內可以釋放出一股清涼的氣息,幫助楊嘯控制修鍊飛豹神功時候遇到的炙熱灼燒感覺。

可是,天龍神獸似乎並沒有提供這樣的功能?

楊嘯想到這裡,突然腦海一亮,

天龍神功修鍊的前三個階段,尤其是鍛骨最為痛苦,如果當初有著天龍神獸駐紮在體內靈力海,是不是也會釋放出一種神秘的力量,幫助緩解修鍊的痛苦呢?

白象神功修鍊的第一個階段名叫煥膚。

煥膚的修鍊類似天龍神功中的煉體,主要是改善外表的肌膚,需要修鍊者在不使用基因進化功法保護的情況下,全身在密集的釘板床上滾動360度。

「卧槽,沒人性啊!」

楊嘯罵了一句。

當他看到了古博帶給他的釘板床之後,更是內心一片寒意,甚至懷疑古博是不是要趁機害死他啊。

那釘板床上密密麻麻全身雪亮鋒利的尖銳釘刺,每根都有二十厘米高。

這些鋒利的釘刺可以輕易刺穿人的身體。

2米寬2米長的釘板床,全是密集的釘刺,看到那一片寒光,楊嘯真是頭皮發毛,內心發冷。

「這變態的修鍊方法,就差下油鍋炸了。」

楊嘯站在專門的修鍊室內,脫了衣服,看著寒光閃閃的釘板床,猶豫不已。

修鍊要求不使用任何基因進化的能量和功法,就以普通人的狀態自然倒下,在上面滾動一周,讓身體的皮膚被密集的釘刺刺破。

滾完釘板,可以運行白象神功功法立即療傷,幫助修復肌膚。

楊嘯站在釘板床前,猶豫再三,一咬,倒了下去。

「啊!」

一聲尖叫,響徹了整個天書閣。

在一樓正在看書的白髮老者被楊嘯的慘叫聲陡然一驚,豎著耳朵聽了一下,輕笑一聲,搖搖頭,繼續低頭看書。

一瞬間,楊嘯感受自己背部屁股大腿所有的肌膚被刺穿了數萬個小孔,刺痛無比。

不過,讓楊嘯感覺意外的是,因為釘板床上的釘刺非常密集,所以,他並不會被釘刺刺入太深,所有的釘刺共同作用下,托住了他的身體。

楊嘯痛得留下眼淚,咬牙滾了一圈,從釘板床滾落地上,全身肌膚全部被刺破,數十萬的密集小血洞滲出鮮血,整個人如同血人一般,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鑽心的痛。

因為不能使用任何基因進化功法護體,楊嘯痛得幾乎昏厥。

想要坐起來運行白象神功功法,都是極為困難。

驀然之間,一道暖流從靈力海升起,在楊嘯的內心注入了一股能量。

楊嘯一翻身,站了起來,緊急運行了白象神功第一階段的功法,引導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一寸肌膚。

暖流所過之處,刺痛感大為減輕。

按照修鍊要求,楊嘯運行了三遍白象神功,一個多小時之後,全身的刺痛感完全消失。

楊嘯低頭看了一下身體,剛才所有被刺破的肌膚,此刻居然完全修復了,每個血洞上接了一個血痂。

楊嘯身體輕輕一抖,所有的血痂全部脫落,身體肌膚光滑如初,原本楊嘯修鍊完飛豹神功和天龍神功之後,肌膚便如玉石一般光滑,此刻更勝以前。

妙手醫妃來種田 「卧槽,這功法真是太怪異了!」

當然,楊嘯早就見識過了天龍神功中的鍛骨功法的殘酷,還有飛豹神功中浸泡藥水的毒辣,對於這白象神功的煥膚修鍊方法也就見怪不怪了。

按照煥膚修鍊的說明,正常情況下,這個修鍊階段至少要三年時間,不過,楊嘯已經是皇級境界,關鍵是經歷了天龍神功和飛豹神功的修鍊,肌膚筋骨的修鍊早就到了非凡境界。

現在修鍊白象神功的煥膚,效果自然是超越普通修鍊者百倍不已。

十天之後,楊嘯帶著白象神功的煥膚功法滾過釘板,一邊滾動身體,那些被刺破的肌膚瞬間就被修復了,而且變得更加光滑。

現在的滾釘板床對於楊嘯來說,就好比打磨自己的肌膚一般,越磨越光滑。

楊嘯不禁想起來地球華夏人使用美顏手機中的「磨皮」神技,六十歲的老太太只要「磨皮」,照片也能變得和十八歲少女一般白嫩光滑。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公孫瓚,字伯圭《三國志》等文史多作伯珪,公孫瓚為劉寬門生,參與了劉寬的葬禮,碑陰為當時人甚至本人簽名,故當從碑)其名與字的對應當是取自「圭瓚」一詞,遼西令支(今河北遷安)人,東漢末年武將、軍閥,漢末群雄之一。

公孫瓚出身貴族。因母地位卑賤,只當了郡中小吏。因其相貌俊美,且聲音洪亮、機智善辯,得到涿郡太守賞識,將女兒許配給他。后逐步做到中郎將,以強硬的態度對抗北方游牧民族,作戰勇猛,威震邊疆。

公孫瓚好戰,與主張以懷柔政策對待胡人的上司劉虞不和,二人矛盾逐漸激化。初平四年(193年),公孫瓚擊殺劉虞,並挾持朝廷使者,得到了總督北方四州的授權,成為北方最強大的諸侯之一。他與袁紹多次相爭,初期佔據優勢,但在龍湊之戰後,公孫瓚銳氣頓減,採取自保戰略,逐漸失去了部下信任,被袁紹擊敗。最終困於高樓,引火自焚。

趙雲是一員頂級大將,為何公孫瓚隨隨便便就把他讓給了劉備?

趙雲帶著一眾父老鄉親前往投奔他的時候,他說的那話:「聞貴州人皆原袁氏,君何獨回心,迷而能反乎?」他對趙雲用了「迷而能反」一詞,感覺好像趙雲是犯了錯誤,迷途知返,是投降他來了。從這話語中,可以看出他有很大的優越感。這話讓心高氣傲的趙雲聽了,心裡如何高興呢?公孫瓚這樣做,顯然不是一個重視人才的表現。

公孫瓚不重視人才,還可以找到證明。199年,袁紹攻打公孫瓚的時候,公孫瓚眾叛親離,所有人都紛紛離開他,投奔袁紹,最後他成為孤家寡人,引火自焚。大家為什麼會離開他?就是他不厚待部下的表現。

公孫瓚當時為什麼那麼驕傲呢?因為當時他很有名氣,他的名氣主要是靠兩方面打出來的,一是堅決打擊胡人,二是堅決打擊黃巾軍起義,都獲得了不小的勝利,自己也擁有一大片地盤,被人稱為「白馬將軍」。所以,公孫瓚自我感覺特別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