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晨見王聖手如此急切,也不敢怠慢,也不多問,施法開始收攏那些黃-色水域,就感覺自那些水域之中竟然暗藏著不少的孤魂野鬼。


受到驚擾,周圍那些黃-色水域開始從四面八方圍攏而來。

苗若嫣一見,不知又要出什麼問題,對著爺爺喊道:「爺爺,你看,那些黃-色的都是什麼,靠著我們來了。」

老頭看了看,道:「黃-色的應該是天地造化而成的聚魂符,這裡孤魂野鬼太多,如果沒有這些聚魂符把他們聚集在這裡,只怕他們就會進入內陸擾亂人們生活。」

「聚魂符?」古晨聞聽,大喜。這不正是王聖手要找的嗎。

苗若嫣道:「天地造化而成,那應該比人造的聚魂符厲害多了吧?」

老頭道:「凡是能夠來這裡的人,哪個會是凡人?一般的聚魂符又怎麼能將他們收服在這裡。可能這裡魂魄太多,所以天降聚魂符將他們鎮壓在水域之中,以確保天下太平。」

古晨收攏著聚魂符,突然問道:「師傅,那要是我收攏這些聚魂符,會不會讓這些魂魄得以逃脫危害人間啊?」

老頭道:「有這個可能,天降聚魂符我也只是在傳說中聽說過。說是魂魄能量大到某種程度,天界覺得可能非人力所控可能會給人間帶去巨大災難之時,就會降下聚魂符將魂魄鎮壓。」

古晨等人一邊說著話,那些巨大的黃-色水域已經到了近前,不斷有孤魂野鬼的鬼哭和嚎叫之聲,還有不斷從黃-色水域範圍內跳起的魂魄,張牙舞爪,猙獰可怖。

嚇得苗若嫣驚叫著躲在爺爺身後,老頭對古晨道:「你收集一個就足夠用了,餘下的別貪心,否則惹來大禍就得不償失了。」

古晨問王聖手一個夠不夠,王聖手道:「兩個保險一些吧,來七血河可不是每次都這麼順利的。」

古晨跟師傅說了需要兩個,老頭道:「那我們盡量要護住神龜,不要讓失去控制的魂魄傷害到神龜,否則,不但神龜不高興,就連我們自己的小命可能都葬身於此,流為這些孤魂野鬼中的一個。」

三個人互相安排了重點,古晨施法將兩道黃-色水域同時籠起,三個人就看見兩道黃-色符咒自水中躍起水面七八米之高,同時,本來黃-色的水域顏色變得淡了起來,漸漸成為了清色,繼而又開始慢慢被四周的紅色水浸透過去,顏色開始慢慢變紅。

… 「快將兩符咒收了,全力對付放出來的野鬼!」老頭大喊一聲。

古晨按照王聖手傳授的功法,將兩道聚魂符濃縮收進了黑暗之門中。忽然想起黑暗之門中的噬魂獸,噬魂獸不是專門吃這些野鬼的嗎?

於是,古晨將噬魂獸放出,黑霧過處,噬魂獸出現在虛空之中,對著水中嚎叫的野鬼張牙舞爪。

老頭一見道:「差點忘了這傢伙,不過,這裡的魂魄可能都是修真高手前來尋寶葬身於此的,所以,這些魂魄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古晨一笑道:「聚魂符已經到手,我們安全撤走就可以了。」

苗若嫣看著四周黃-色水域已經將三峰駝龜牢牢圍在當中,有些擔心道:「招來那麼多野鬼,就算被聚魂符鎮壓著,可他們阻擋在四周,三峰駝龜怎麼出去啊?」

苗若嫣剛說完,就聽見巨大嚎叫之聲,再看噬魂獸已經開始吞噬那些不斷攻擊而來的魂魄。

古晨在一旁祭起木劍,斬殺那些野鬼。老頭也開始用真氣守護起三峰駝龜,並開始尋找突破口。

三峰駝龜體型之大,給他們帶來很大的力不從心。老頭真氣全部封住三峰駝龜,過於分散,所以,稍有不慎就可能被野鬼闖入。

古晨影子中的王聖手也不敢閑著,盡量聚自己所能,將老頭真氣薄弱環節補充再補充。

兩道聚魂符鎮壓的魂魄不下幾百個,這麼多個野鬼剛剛擺脫鎮壓,積怨很深,此刻,一個個肆意攻擊著,幾個人顯然有些不好招架。

噬魂獸自從進入黑暗之門被古晨用地火鼎馴服之後,除了吃掉一個蛤蟆眼的魂魄,再沒有進食過。雖然說餓不死,但能量不增長,修為就會慢慢降低。

如今一見這麼多質量比較高的魂魄,一開始很激動興奮,但它吃魂魄跟人吃飯一樣,再餓也有吃飽的時候,所以,吃掉幾十個魂魄之後,它就吃不下去了。

噬魂獸開始撕碎那些攻擊而來的屍體,又是吃又是撕這種恐怖的手段令那些魂魄一開始都遠遠躲避著噬魂獸,但有些暴躁易怒的魂魄聚在一起,突然發力,從不同方向撲向噬魂獸,又是抓又是咬,貪婪吃飽之後的噬魂獸行動有些遲緩,身上開始被抓傷、咬傷。

噬魂獸暴怒,長嘯一聲,身形頓時擴大三倍有餘,伸出巨大的手掌,將那些魂魄從身上抓下,狠狠撕碎,一個個魂魄化為一團煙霧,頃刻間消失。

看到噬魂獸的厲害,古晨頗為意外,想不到噬魂獸對付魂魄還真是有一手。

很多魂魄開始不再攻擊噬魂獸,而是圍在三峰駝龜周圍不斷攻擊,很明顯想要上來殺人。

老頭和王聖手用真氣守護了這麼久,由於真氣太過分散,所以,已經顯出力不從心之相。

古晨正打著,就聽見王聖手在心中道:「黑暗之門現在雖然無法攝入太多魂魄,但收幾個還是沒有問題的,把上來的收進入,用地火鼎直接煉得魂飛魄散,震懾其餘的那些魂魄,他們可能就會退走了。」

古晨還沒有應答,一個野鬼就突破真氣防護上來了。缺口一旦打開,那些野鬼蜂擁而至,猶如開閘的洪水,不可阻擋。

老頭和苗若嫣還有古晨成三角形,對外防禦,老頭因為真氣消耗過大,已經有些微微喘息。

苗若嫣:「爺爺,你沒事吧?」

老頭強笑一聲道:「沒事,我還支持得住。」

古晨覺得師傅能用真氣防護這麼大的範圍這麼久,實在已經不容易了,便道:「師傅,你進入黑暗之門,我讓噬魂獸守著你。」

老頭道:「現在情況危急,我們並肩才能防備它們攻擊。」

苗若嫣突然好像想起什麼:「古大哥,你不是天官嗎,我們把神衣弄出來看看有沒有效果。」

三個人只顧打鬥,早把這茬給忘了,此刻經苗若嫣一提醒,三個人同時召喚出身上的仙衣等,發出淡淡的光芒,果然,那些魂魄漸漸有些安靜下來。

「看來有戲。」古晨輕聲道。

安靜也只是暫時安靜了一下,那些魂魄同時瘋狂撲了上來。

古晨剛剛的僥倖沒有了:「連神仙也打,你們真該下地獄!」

不過三個人感覺到,雖然看似很兇惡的野鬼,攻擊上來之後,力量減緩不少,三個人頓時有了信心,一次次擊退那些野鬼的攻擊。

等老頭累得終於快支持不住的時候,攻上來的最後一個野鬼也被古晨用木劍砍為幾段,化為一股輕煙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老頭坐下休息,呼呼直喘,苗若嫣在一旁守護著。古晨見老頭沒什麼事,走到一側觀察,發現還有不少野鬼在周圍嚎叫不肯離去。

不過,好在一些黃-色水域開始慢慢飄散開去,再等一段時間,徹底閃開了路,大家就可以逃出這裡了。

古晨看著看著,就看見一具棺材飄在水面之上,很是詭異。師傅不是說什麼材質都無法在七血河漂浮而行嗎,這棺材是什麼材質的?

那棺材呈黑色,飄飄蕩蕩,最後靠在了三峰駝龜旁邊。古晨來到停靠地點,用力將黑色的棺材拖了上去,發現棺材四周很是乾燥,就好像根本就沒有在水中游過一般。

已經休息差不多的老頭也過來仔細看了半天,也猜不透棺材到底是什麼來頭。

「要不我們打開看看?」古晨道。

老頭看了看四周漸漸退去的黃-色水域,道:「等等,讓我想想,可能這些野鬼退走跟這棺材有關。」

「有什麼關係?」苗若嫣好奇問道。

「可能這棺材給它們下達了撤走的命令,不然它們為什麼同時開始各自退後了呢?」老頭道,「我們先不要動這棺材,等離開這裡再說。」

幾個人都覺得有道理,黑色棺材靜靜放在那裡,裡面什麼聲音都沒有。

古晨見四處黃-色水域已經退出很遠了,覺得可以走了,可發現三峰駝龜還是一點動靜沒有。

「它怎麼不走了?」苗若嫣問道。

老頭也有些不理解,四處走動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三峰駝龜的動靜。

「看來它可能睡覺休息了。」古晨道,「也不知道這麼混亂的場合,它還能夠睡著?」

「它不走就不走吧,我們也趁機好好休息休息,還不知道後邊會遇上什麼呢。」老頭道,「現在我估計我們已經進入七血河深處了,想要活著出去,只能靠它了。」

幾個人坐下,剛要休息,古晨就發現,前方放著的黑色棺材,好像,動了動。

… 「哎呀,那棺材在動。」苗若嫣第一個喊了起來。

古晨頓時站了起來:「剛才我也看見了,它確實是在動。」

「要不我們打開看看吧,萬一裡面是個活人,不及時打開就會憋死的。」苗若嫣很善良地說道。

老頭走上前去看了看:「肯定早死透了,動也是詐屍了。」

老頭沒有明確反對,古晨和苗若嫣就慢慢試著去打開黑色的棺材。

兩個人剛一觸摸黑色棺材,就覺得棺材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他們二人同時擊退,兩個人仰坐在那裡,驚奇地說不出話來。

黑色棺材兩頭開始顛簸起來,好像人用兩腳走路一般,一直到了邊上,「噗通」一下,滾下了水,隨著河水悠悠蕩蕩遠去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苗若嫣似乎在自言自語。

古晨也有些意外和遺憾:「裡面到底是什麼啊,都沒有看。萬一是什麼上等法器仙寶什麼的,就可惜了。」

老頭似乎並不奇怪:「是你的,早晚是你的,不是你的,打開未必是好事。」

三個人又說了一會話,開始休息起來。

古晨靜坐了一會,就按照王聖手教給的辦法,開始用得來的聚魂符,試著為他尋找在外遊走的魂魄。

這天地所生的聚魂符果然威力不凡,縱然古晨第一次操作,縱然王聖手的魂魄存在的可能性已經微乎其微,但古晨還是很敏感地找到了他魂魄的所在地。

按照法咒,古晨用聚魂符開始為王聖手召集失散的魂魄。他取出一道聚魂符放在身前,開始念咒,然後就見聚魂符開始微微顫抖不已。

隨著古晨咒語加快,聚魂符上漸漸出現數道人影,仔細去看,跟王聖手模樣差不多少。古晨又用招魂鈴搖動,那些人影漸漸清晰起來,最後顯出王聖手的模樣,這些便是王聖手的魂魄了。

一開始還比較順利,但最後一份魂魄因為上次遭受滅頂之災,因此,只能隱隱感覺到魂魄的存在的大致方向,根本無法將其招來。

饒是這樣,王聖手已經很滿足了。因為魂魄基本已經全部歸來,他現在可以繼續修鍊了。等自身功力強大之後,召喚回那殘餘的魂魄也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古晨問聚魂傘的材質還需要到哪裡去找,王聖手道:「已經不需要了,本來以為只會找到簡單的聚魂符,沒想到找來了天地造化所生的聚魂符,這已經足夠用了。」

古晨一聽,便也放心下來,道:「那你專心修鍊,期待你早早修成。」

王聖手道:「這次多虧你們,差點害你們性命,將來有機會定當好好報答。」

古晨一邊客氣,心中卻道:「差點害死我,以後做我影子保護神還不錯。」

兩天後,三峰駝龜依舊沒有動靜,古晨等幾個人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古晨就想跑到三峰駝****部去看看什麼情況。

還沒有動身,身上覓仙鏡突然響了起來,併發出耀眼的白色光芒。

古晨有些緊張,畢竟沒有了貨真價實的天官和兩個師爺,若是有什麼情況應付不對,他還是有些擔心被識穿的。

打開覓仙境,古晨就看見裡面出現一個白髮女子,模樣看上去好像20多歲,但古晨知道,20多歲不可能有人會練到大成,所以一推測就知道此人用了什麼青春不老的功法或者是丹藥。

從覓仙境查看資料顯示,這個女子叫白茹,地點在距離此地300多里的地方。覓仙境提示此人已經練成,可以前去度化,引其升天。

古晨曾聽韓師爺說過,覓仙境提示后,必須第一時間前去引渡,否則出現意外或者報到天界不及時,天官會被追究責任的。

古晨本來是假的,自然怕追查下來把身份暴露了,所以,古晨便與師傅和苗若嫣商量前去。

苗若嫣就問:「我們怎麼去啊,現在在這該死的七血河中,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到陸地上。」

古晨道:「凡是覓仙境尋到可以引渡的人後,覓仙境就會開啟仙衣的飛行模式,仙衣就會把我們帶到該去的地方。」

古晨按照之前韓師爺教給的操作,這是第一次,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操作了半天,也發現三個人都沒有什麼變化。

「對了,你們倆趕緊用易容術變成兩位師爺的樣子,不然覓仙境不認識不會傳遞飛行的命令。」 幻變諸天歸一劍 古晨覺得可能原因在這裡。

老頭道:「可能也是這樣的。」

古晨看著兩個人易容變成兩個師爺模樣,身披仙衣,然後又用覓仙境對著他們照了一下,果然,兩個人就感覺仙衣開始微微動了起來,竟然緩緩有種要飛升的感覺。

古晨自己也穿好仙衣,三個人一起照了照覓仙境,果然同時緩緩飛起,直奔白茹所在的方向去了。

「哎呀,要是早點有白茹的消息,我們早就逃離那些劍魚什麼的了,還用著這麼麻煩。」苗若嫣道。

古晨看著身邊雲彩一朵朵快速後退,道:「這個靠不住,誰知道什麼時候有人正好練成,要指著它,就完了。」

老頭也道:「只是這仙衣只能辦公的時候用,要是平常想用就可以用,該有多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