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另外一邊,血聖飛的臉上也是露出冰冷,雙手舞動,一隻血色的大手同樣在血聖飛的頭頂之上凝聚起來。


「真的太強了!」金子明和金子滔兩人站在不斷衝擊著封印的屠飛揚幾人的身前,眼中帶著震撼,看著羽梵天和血聖飛兩人,以及不斷碰撞在一起的孫夢如還有伏星月四人。

「去……」血聖飛和羽梵天兩人臉上帶著冰冷,異口同聲,伸手一點,兩人祭出的武技,便是散發著滔天之威,朝著乾坤鎮魂塔轟了過去。

洛天站在乾坤鎮魂塔下,身體之中,潔白的符文神鏈連接在洛天和小乾的身軀之上,與此同時洛天的身體之中卻是轟鳴不斷,一尊尊潔白的輪迴不死身的虛影不斷出現在洛天的丹田之中,緩緩的凝實著。

「啊……好睏啊……」小乾的小臉之上露出疲憊之色,不斷的打著哈欠,彷彿隨時能夠睡著一般。

「咔嚓……」就在洛天不斷的恢復間,金色的開天大劍,狠狠的劈砍在了灰色的結界之上,讓洛天的身軀劇烈的震動起來,剛剛凝聚出虛影的輪迴不死身,差點因為這一次的碰撞,再次潰滅。

「震死我了!」眼睛有些發沉,彷彿要沉沉睡去的小乾,在這聲碰撞之下,也是打了個機靈,隨後沖著站在結界之外的羽梵天和血聖飛兩人大吼。

不過,當小乾看到那渾身血氣的血聖飛的時候,生性膽小的他瞬間便是一陣哆嗦,飛到了洛天的跟前。

「不怕……」洛天輕聲安慰,目光看向那繼羽梵天攻勢之後的血色大手,眼中露出一絲凝重。

「嘭……」轟鳴之聲滔天,血色的大手同樣狠狠的拍在了灰色的結界之上,讓洛天的臉色再次蒼白了一分,而乾坤鎮魂塔下的結界,也是出現了道道的裂痕,不過卻是瞬間癒合起來。

「真是棘手!」血聖飛輕輕的搖了搖頭,雙手掐訣,恐怖的波動,再次在血聖飛的手中傳遞而出,羽梵天也是開始凝聚起自己的攻勢來。

「小乾,我要加快速度了!或許會有些痛苦!」洛天看著兩人又要再次攻擊,還有那不斷與渾霸天對抗的孫夢如,以及與金陽惜對抗的伏星旋,心中終於焦急起來,盤膝而坐,雙手抵在了小乾的後背之上,恐怖的吸力自洛天的手中傳出。

另外一面,另外幾人的戰場也是不斷的傳出強大的轟鳴之音,金陽惜和伏星旋兩人倒還好,畢竟金陽惜不想傷害伏星旋,每一次出手都是留有餘地,而伏星旋雖然焦急,但是金陽惜的強大超出他的預料,縱然是她一時間想要擺脫金陽惜,也無法辦到。

相比於金陽惜和伏星旋兩人,孫夢如和伏霸天兩人的戰鬥則是要兇險許多了,兩人都是想要徹底滅殺掉對方,因此出手都是狠辣無比。

孫夢如渾身金光,太初神體的可怕,徹底展現出來,自從孫夢如嫁給洛天以後,便是一直名聲不顯,讓人們忘了,孫夢如也是九大體質之一,是絕世天驕。

「咔嚓……」一灰一金兩道光芒碰撞在一起,孫夢如和渾霸天兩人的身影出現在星空之下。

孫夢如渾身溢血,肩膀之上,整個肩膀差點被渾霸天一拳轟碎,整個人顯的狼狽無比。

而渾霸天同樣也沒有好過,肚子上鮮血狂湧出,被孫夢如一劍洞穿,一道道劍氣,在渾霸天的身體之中不斷的亂竄著。

「沒想到,人族,除了洛天之外,竟然還有你這樣的人,還真是讓人意外!」渾霸天長長的出了口氣,渾身一震,身體之中那不斷的亂竄的劍氣轟然四射,朝著四周彪射出去。

「人族?哪一個紀元之主的親子,弟子不能滅殺你?」孫夢如臉上帶著不屑,雖然這些年在絕地之中,但是也是聽洛天說了那場大戰。

「你找死!」聽到孫夢如的話,渾霸天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當初的那場大戰,是自從當年斷天之主和截天之主兩人鎮壓太古萬族之後,太古萬族的恥辱,太古萬族想要強勢震殺掉人族,最後卻是被人族天驕,還有三個大能殺了個七零八落,最後妥協。

那一戰,紀元之主親子鍾子軒,神魔之主親子軒轅穹,都是壓的他們喘不過來氣。

此時孫夢如明顯是在渾霸天的傷口之上撒鹽,怎麼能夠讓他受得了,身上的氣息轟然爆發。

「小妞,我會讓你日夜承受我的折磨!」渾霸天大聲開口,身形如同洪荒巨獸一般,再次朝著孫夢如沖了過去,飛行中,漫天的灰氣從渾霸天的身上散發而出,化成一條條古怪的符文,烙印在渾霸天的身軀之上,正是渾天一族王者的搏天術。

在灰色符文烙印的一瞬間,渾霸天的速度再次暴漲了兩成,瞬間出現在了孫夢如的身前,即使是孫夢如都是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匆忙揮劍,朝著渾霸天刺了過去。

「嘎嘣……」金色的長劍募然彎曲,讓孫夢如的臉色狂變起來,潔白的玉手泛起陣陣的華光,朝著氣息滔天的渾霸天轟殺了過去。

「小妞,在搏天術面前,肉身對抗,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渾霸天臉上帶著獰笑,布滿灰氣的另一拳,同孫夢如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大片的星空炸裂開來,下一刻,孫夢如整條手臂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身形倒飛了出去。

「再來!」渾霸天狂笑一聲,看著孫夢如受到了重創,不想給孫夢如喘息的機會,再次踏天而動,朝著孫夢如飛了沖了過去。

「嗡……」神王再生術瞬間施展,孫夢如倒飛的途中,那被崩滅的手臂便是恢復如出,眼中露出驚駭之色,沒想到除了洛天之外,還有人能夠憑藉肉身壓制住九大體質。

「一劍問太初!」不過,孫夢如同樣不是普通人,知道肉身之力,絕對不是施展了王者手段的渾霸天的對手,直接展開了武技。

「嗡……」金色的神劍,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在孫夢如的頭頂之上懸浮,隨後一道道金色的神紋,在神劍之上爆發而出,扎進了星空之中,而一股恐怖的波動順著那道道的神紋,湧入進了金色的神劍之中。

寒光四射,金色的神劍爆發出驚天的寒芒,在孫夢如的催動之下,瞬息而動,消失在了孫夢如的頭頂,發出陣陣的嗡鳴之音,出現在了朝著孫夢如衝來的渾霸天的身前。

「噗……」血光四濺,金色的神劍,直接刺進了渾霸天打出的拳頭,從渾霸天的肩膀之中飛了出來,再次沒入到了虛空之中。

「怎麼回事!」一直觀看著戰場的金子明和金子滔兩人,臉上帶著驚駭之色,沒想到施展了搏天術的渾霸天那強大的肉身,竟然還能夠被孫夢如如同切豆腐一般的攻破。

「這是什麼力量?」渾霸天的臉色也是猛然一變,嘴角溢血,顯然在剛才那一擊之下,渾霸天受到了重創。

「去死吧!」孫夢如站在破碎的星空之下,衣袍激蕩,頭頂之上懸浮著金色的神皇劍的仿製品,伸手再次一點,金色的長劍再次消失在原地。

「轟隆隆……」陣陣的轟鳴之聲響起,蠻魂那高大的身影緩緩的站起身來,仰天怒吼。

「我的封印解開了!」蠻魂臉上帶著瘋狂,目光看向依然盤坐在乾坤鎮魂塔的結界下不斷恢復著的洛天,大聲開口。

「蠻神一怒踏九天!」蠻魂一步邁出,並沒有去幫助羽梵天兩人攻破乾坤鎮魂塔,而是直接踏在了渾霸天的身前,直接將那刺向渾霸天的長劍踩在了腳下。

不過長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蠻魂也緊緊是觸碰到了一下,那金色的長劍便是從蠻魂的腳下飛出,朝著渾霸天刺了過去。

「草,你別幫倒忙!」渾霸天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本來他已經感覺到了長劍的方向,打算接下,畢竟剛才是自己大意,眼下自己有準備,雖然孫夢如的攻擊有些棘手,但是渾霸天感覺自己還是能夠抵擋下來的。

不過,經過蠻魂這麼一踏,那金色的長劍也是隨之改變了方向,讓渾霸天事先準備好防禦的地方白白準備了。

「噗……」血光四濺,那原本應該刺向渾霸天的心臟的一劍,偏離了方向,直接洞穿了渾霸天的小腹。

「靠……」渾霸天臉色徹底蒼白起來,接連兩次受創,終於讓渾霸天傷到了根本。

「我的封印也解開了!」屠飛揚一身血氣的站起身來,目光看著依然盤坐在結界之下的洛天,眼中露出猙獰之色。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章伏星旋受創

「洛天,這次我看你死不死!」屠飛揚臉上帶著猙獰,洛天好像是他的一個心魔一般,自從出生,屠飛揚的便是一直都是順風順水,直到遇到了洛天,自己所有的運氣好像都用光了,每次到手的機緣,全部都是被洛天得走。

「嗡……」血光閃動,屠飛揚氣息衝天的飛到了血聖飛的跟前,雙手同樣舞動,同血聖飛和羽梵天兩人一起,朝著乾坤鎮魂塔的結界轟去。

「咔嚓……」有著屠飛揚的加入,原本在血聖飛和羽梵天兩人攻勢之下,不斷脆裂的乾坤鎮魂塔的結界,更加快速的脆裂起來。

而洛天盤坐在乾坤鎮魂塔中,雙目緊閉,對於外界的事情彷彿沒有感覺一般,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丹田之中的九尊輪迴不死身,飛速的凝實起來。

「太可怕了,都是壞人!」小乾臉上帶著驚恐,看著那滔天的武技狠狠的砸在結界之上,還有那渾身染血的孫夢如,小小的身軀輕輕的顫抖著。

另外一面,孫夢如也是遇到了危機,蠻魂雖然一開始幫了倒忙,讓渾霸天受到了重創,但是畢竟不足以致命,以渾霸天的狀態很快便能恢復。

有著蠻魂的幫助,與渾霸天一起圍攻孫夢如,讓孫夢終於有些抵擋不住,不斷倒退,被兩人聯手逼的幾次遭受重創,幸好神王再生術逆天無比,否則孫夢如此時說不定已經死去。

「蠻神五踏震天下!」金色的大腳,朝著孫夢如狠狠的踏去,讓孫夢如的身軀轟然墜落,掉進了虛空之中。

「差不多了!」渾霸天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感應到虛空之中,孫夢如倒飛的方向,伸手一揮,灰色的長刀落在了渾霸天的手中。

「八方六合,唯我獨尊!一刀斷八方!」渾霸天臉上帶著冷芒,灰色的長刀狠狠的朝著虛空一劈,驚天的刀芒,朝著虛空之中飛去。

嗡鳴回蕩,灰色的刀芒,帶著滔天之威,斬斷的虛空,瞬間出現在了虛空之中剛剛站穩的孫夢如的身前。

「太初有道!一念通太初!」孫夢如在那灰色大刀芒之中,感受到了強烈的危機,金色的雙眼微微一縮,隨後整個人散發出異樣的氣息。

一道道灰色的氣息從孫夢如的身上迸發而出,與此同時孫夢如原本金色的雙眼,也是變成了灰色,彷彿陷入到了混沌一般,整個人異常的平靜。

「嗡……」陣陣的嗡鳴之聲響起,灰色的氣息覆蓋在孫夢如的身軀之上,化成一副灰色的鎧甲,將孫夢如包裹起來,讓孫夢如看起來多了一分英氣。

「咔嚓……」在鎧甲覆蓋在孫夢如的一瞬間,渾霸天打出的八方六合刀,也是瞬間劈砍在了孫夢如的身軀之上。

「轟……轟……轟……」虛空破滅,大片的灰氣,在孫夢如的身前激蕩起來,強大的轟鳴之聲,從破碎的虛空之中傳遞而出.

「該死了吧!」渾霸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目光看向虛空,等待著風暴的散去,他自信自己這一刀之下,孫夢如縱然再強大,即使不死也會受到重創。

「咔嚓……」就在渾霸天兩人注視著虛空之時,另外一面,乾坤鎮魂塔的結界,在羽梵天,血聖飛還有屠飛揚三人合力的轟擊之下,終於承受不住,化成了一道道碎片崩裂開來。

「醒醒啊,快醒醒啊!」看到結界碎滅,小乾的小臉頓時蒼白起來,沖著洛天大喊。

「該死,就差一點!」洛天臉色難看,依然盤膝坐在乾坤鎮魂塔下,雙眼之中露出瘋狂,丹田之中,九尊輪迴不死身,只差一絲便是全部恢復過來。

但是羽梵天,屠飛揚和血聖飛三人卻是絲毫沒有給洛天喘息的機會,三道恐怖的波動,瞬間便是在三人的手中形成。

「滅神刺!」血聖飛伸手一揮,血色的匕首嗡鳴而出,化成一道血線,瞬間消失在了血聖飛的手中。

屠飛揚同樣也是打出一把匕首,與血聖飛的打出的血色匕首,一前一後如同兩顆獠牙一般,散發著滔天的寒意,嗜血無比。

「羽皇刀!」羽梵天也是臉上帶著猙獰,不想讓洛天有絲毫的喘息,一出手便是絕殺,金色的翅膀之中,升起一根銀色的羽芒,在羽梵天的頭上轟然暴漲,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朝著洛天斬殺了過去。

「這次,洛天必然會神魂俱滅了!」金子明和金子滔兩人臉上帶著笑意,看著三人的攻勢,三人施展出來的手段,都是讓他們感到絕望,每一擊都能夠滅殺他們幾回了,更何況是三人聯手。

三名紀元巔峰打出的絕殺一擊,縱然是洛天全盛時期,抗衡起來都是頗為棘手,眼下洛天雖然恢復了許多,但是三人的攻勢實在是太快了,幾乎在乾坤鎮魂塔的結界破碎的一瞬間,便是飛到了洛天的近前。

「小乾!」洛天咬了咬牙,畢竟小乾還站在自己的身前,他不可能讓一個孩子替自己擋下攻勢。

時間緊迫,洛天一把將小乾帶到了懷中,猛然轉身,想要用後背迎上三人的攻擊。

「不!」虛空之中,孫夢如的身影顯露出來,臉色難看,但是自己想要阻攔根本來不及,因為蠻魂和羽凡天兩人已經再次朝著孫夢如殺了過來。

「月神之怒!」就在洛天剛剛轉身之際,一道瘋狂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起來。

「嗡……」一道紫色的光芒卻是陡然出現在了洛天的後背,讓所有人的臉色都是狂變起來。

「你……」洛天剛剛轉身,便是感覺自己的後背一陣溫熱,一雙玉手環繞在了自己的腰間,讓洛天的臉色難看起來。

「要好好的活下去!」溫和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吐氣如蘭,一股清香的氣息不斷的在洛天的臉上吹盪著。

「該死!她是找死不成?」金陽惜臉色徹底難看起來,他怎麼也沒想到,剛才一直與自己戰鬥的伏星旋竟然會突然改變身形,朝著洛天的那裡衝去。

「回來!」血聖飛和屠飛揚三人的臉色也是募然變化起來,想要阻止自己打出的武技,畢竟伏星旋若是隕落,那麼星月神族八成有可能會發瘋。

但是,三人的武技,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這一切都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根本無法阻止。

「可千萬要挺住啊!」金陽惜低聲呢喃,同時眼中也是帶著不可思議看著從後面環抱住洛天的伏星旋,沒想到伏星旋竟然如此痴情,直接不要命了,金陽惜知道伏星璇一定是動用了某種禁忌武技,剛才伏星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就是超出常理,因此金陽西才讓伏星旋從自己的手下沖了出去。

洛天臉上帶著瘋狂,將小乾往前一推,想要轉身,但是伏星旋卻是死死的抱住了洛天。

「噗……」下一刻,溫熱的鮮血濺在了洛天的臉上,兩把血紅的匕首,刺進了伏星旋的兩個肩膀之上,這還是血聖飛和屠飛揚傾力改變方向的緣故,否則會直接刺進伏星旋的要害之中,那樣的話,伏星旋根本沒有絲毫的生還的可能。

「嗡……」血色的匕首插在伏星旋的雙肩之上,不斷的散發出陣陣的紅光,恐怖的吸力,頓時從血色的匕首之上傳遞而出。

在那強大的吸力作用之下,一道道血氣從伏星旋的身體之中湧出,朝著血色的匕首之中涌去,讓伏星旋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

「該死!」洛天募然轉身,看著臉色蒼白的伏星旋,眼中露出懊惱之色,他能感受到此時伏星旋的狀態差到了極致,血氣流逝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這才多一會,便是消失了進三成的血氣。

「嘭……」不過,羽梵天的攻勢,卻是沒有那麼簡單了,驚天的刀芒,力劈而下,直接劈在了伏星旋的身軀之上。

血霧瀰漫,伏星旋的狀態原本便是極具下降著,再被羽梵天傾力一擊劈中,哪裡能夠承受的住,直接便是化成了一團血霧,消散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而更加恐怖的是,屠飛揚和血聖飛兩人打出的滅神刺,則是不吸盡敵人的鮮血不回頭,那消散的血霧,眨眼之間,便是被兩把血色的匕首吸收一空。

灰色的神魂飄蕩在星空之下,出現在洛天的身前,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顯得異常的虛幻。

「要幸福的生活!你曾經救過我幾次,這一次,我還你!」伏星旋灰色的神魂輕聲開口,隨後便是開始扭曲起來,被血色匕首之上那陣陣的吸力,吸收而去。

「不要!」洛天雙眼泛起陣陣的血紅,目光看向那虛幻無比的神魂大聲嘶吼起來。

「該死!」屠飛揚三人的臉色徹底難看起來,血聖飛沖著洛天大吼:「將神魂救下,這滅神刺一但刺中,就是不死不回頭!」

「給我回來!」洛天仰天大吼,身上泛起陣陣的針對神魂的威壓,雙手舞動,無形的波動,從洛天的手中傳出,一把抓向,那扭曲起來朝著滅神刺飛去的神魂。

與此同時,洛天的另外一隻手卻是轟然爆發,一拳轟在了懸浮在那裡的血色匕首之上。

「咔嚓……」碎裂的聲音響起,一把滅神刺在洛天傾力一擊之下轟然破碎。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自斬神魂

「你不會死!」洛天低吼,看著伏星旋的神魂越來越是虛幻,仰天大吼,伸手指,狂暴的的波動,頓時席捲在伏星旋的神魂之上。

「封魂!」低沉的聲音在洛天的口中傳出,伏星旋不斷扭曲,朝著另外一把滅神刺飛去的神魂陡然停止下來,被洛天手中吸力強行拉扯出來。

「你不會死!」洛天不斷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顫抖,對於伏星璇這裡沖滿了愧疚之心,原本是星月神族眾星捧月一般的公主,此時卻因為自己差點身形俱滅,怎麼能不讓洛天感動。

不過伏星璇的神魂雖然被洛天拉扯出來,但是卻依然緩緩的飄散著,讓洛天的心情沉入到了谷底。

「封!封!封!」洛天手中不斷舞動,一道道灰色的神魂之力從洛天的身體之中散發而出,朝著伏星璇那不斷虛幻的神魂,匯聚而去。

「他在用自己的神魂幫助伏星璇恢復!」屠飛揚,血聖飛幾人沒有出手,眼中帶著震撼看著洛天。

神魂,一個人的根本,若是神魂覆滅,那麼也就是宣布著那個人徹底消失,而洛天的做法,會傷及到洛天的根本。

可是此時洛天哪裡能夠顧忌這麼多,若是伏星璇死去,這份情,洛天又拿什麼去還。

洛天知道,伏星璇原本可以與金陽惜在那裡糾纏,但是若是自己被屠飛揚三人的攻擊轟擊在自己的身上,以自己的肉身或許不會死去,但是也必然受到重創,那樣再面對三人,自己依然要死,伏星璇這是用命來換取給自己逃生的機會,洛天怎麼會不懂。

「不要浪費你的神魂之力,不要讓我白死,你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找你的另外一個妻子,讓你們一家人團聚!」伏星璇虛幻的神魂臉上依然露出笑意,沖著洛天柔聲開口。

「我知道,我不好,我刁蠻任性,但是我就是喜歡你,無法自拔,總是想刁難你,讓你知道我的存在!」

「我真的希望,你還是星月衛的大統領,那時候是我最快樂的時光,可惜,你並不屬於我!」伏星璇彷彿沒有感覺到一般,不斷的開口,彷彿以後再也沒有機會說話了一般,不斷的對洛天訴說著。

「是我不好,我說你不會死,就不會死,誰都奪不走你的性命,就是天道都不行!」洛天柔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

「是我的錯,等你好了,我!還做你的大統領!」洛天隨後朗聲開口,雙手飛動,一把灰色的魂刀在洛天的頭頂之上凝聚而出,朝著洛天狠狠的斬了下去。

「啊……」極致的疼痛讓洛天忍不住大吼出聲,與此同時灰色的魂刀衝進了洛天的身體之中,直接劈砍在了洛天的神魂之上,洛天一半的神魂,化成澎湃的灰氣,從洛天的身體之中爆發而出,瞬間朝著伏星璇沖了過去。

「真的狠,竟然自斬了神魂!」血聖飛臉上帶著震撼,看著從洛天身體之中澎湃而出的神魂之力,失聲開口。

「這是什麼樣的神魂!竟然如此強大,我怎麼感覺我整個神魂都沒有他斬下來的強大,他到底斬下了多少,若是只斬下一絲,那麼他的神魂該有多麼恐怖!」屠飛揚幾人臉上也是帶著驚駭,還是第一次看見如此恐怖的神魂。

裂錦 「嗡……」嗡鳴回蕩,澎湃的神魂之力,瞬間衝進了伏星璇的神魂之中,讓伏星璇的神魂逐漸的凝實起來。

「小乾,帶著你這個姐姐,去你爺爺那裡!」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看著伏星璇神魂終於凝實起來,洛天沖著站在那裡的小乾開口。

「恩!」小乾早就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屠飛揚這些人給他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怕了,小腳邁出,來到了伏星璇的身前,伸出小手,拉著伏星璇的神魂,朝著乾坤鎮魂塔中走去。

「哪裡走!」看著小乾能夠拉住神魂,屠飛揚幾人眼中閃過一絲意外之色,不過幾人更加在意的是小乾這株修出人形的不死神葯,若是進入到乾坤鎮魂塔中,那麼再想抓住,那就難上加難了。

「嗡……」血聖飛雙手舞動,剩下的那把血色的滅神刺,再次爆發出滔天的血氣,朝著小乾的方向刺去。

「啊……跑啊……」在血色的滅神刺爆發的一瞬間,小乾的身軀便是顫抖起來,但是腳下的速度卻也是轟然暴發起來,小腿一蹬,化成一道殘影消失在了幾人的視線當中,瞬間便是衝進了乾坤鎮魂塔之中。

「接下來,我來陪你們好好玩玩!古王親子,今天我洛天就斬了!縱然有詛咒之力又如何!」洛天臉色蒼白,顯然斬掉了一半的神魂,對洛天的傷害極大,但是洛天此時已然不在乎,伸手朝著身旁一抓。

「咯吱吱……」刺耳的聲音在星空之下回蕩,那朝著小乾飛去的血色滅神刺,在洛天的身旁掠過的時候,直接被洛天抓在了手中。

「嘭……」洛天手臂青筋暴起,血色的滅神刺,在洛天的手中轟然碎裂,化成一道道血氣,朝著四周擴散而去。

「你現在這副狀態,還想要迎戰我們三人?」看到臉色蒼白的洛天,屠飛揚三人臉上露出不屑之色。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