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是,關爸一直沒有給個準信兒,也不知道是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推薦,還是有其他想法。


讓陶蕊楊幫忙打聽,也沒結果。

再加上首都這邊有了薩爾斯的病例,氣氛空前緊張,他也實在沒辦法。

倒是他的成績先出來了。

不出意外,第一名。

他拿到了300分總分中的287分,這分數,都快比央美在一些地方的文化科錄取分數線要高了。

第一個告訴李玲玲,被李玲玲好好羨慕一陣,然後才告訴爹媽以及姑父他們。

然後,一家人都快高興瘋了。

雖說這些家人早就知道他專業水平不差,但畢竟還沒考試呢是不是,心裏沒底兒。

現在好了,專業第一名,只要文化科不拉胯,央美就上定了。

央美啊,教育部直屬的頂級美術院校。

而且是以專業成績第一名的身份被錄取,這可不是一般的臉上有光。

所以,第二天,徐楊在老家的親朋好友們基本上都知道了這個消息,不少親戚專門給他打電話說恭喜。

當然,他的班主任老宋同志也不會缺席,不過老宋還是很矜持的,聊了幾句之後就叮囑他趕緊回來上課,還說首都現在有病例了,千萬別亂跑,一定要帶好口罩云云。

然後,徐楊才意識到他自個兒還是個高中生,還需要回去上課。

這就很鬱悶了。

首都這邊還有很多活兒沒做呢。

而且在他的計劃中,會在首都一直待到高考之前,直接回去參加高考,高考結束再迅速返回首都。

老宋同志這是把他拉回了現實。

沒辦法,回去複習是不可能回去的,首都這邊現在真離不開他。

所以,他只能婉拒老宋同志的要求。

再然後,他被老宋通知嘮叨了十幾分鍾。

最後,經過激烈的討價還價,他承諾會在高考前二十天返回學校,這事兒纔算暫停。

至於其他高考之前的一些個手續,根本不用他操心,自有老宋以及學校這些人安排,畢竟他可是有機會成爲今年潞州府甚至晉省藝術類第一名的,學校可不願意他這個潛在的藝術類第一因爲一些無關緊要的流程而被卡。

好吧,其實還是場外因素其主導作用。

他有個好姑父先不說,緊緊是他的資產以及在市裏那些人脈,以及他那港商的頭銜,都能幫他做到這一點。

社會地位是怎麼體現出來的?

就是這樣。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結實扇在於歡臉上,於歡盯着滿面怒容的張佳音,也不解釋,自責的慢慢低下頭。

這一幕,驚動了醫院走廊裏的病人和護士。

“怎麼回事啊?”

“嗐,被老婆教訓了唄,這男的帶着自己女兒吃地攤,結果把肚子給吃壞了。”

“要我說這男人可真夠窩囊的,被自己老婆扇巴掌,連個屁都不敢放。”

“聽說是個上門女婿。”

“哦,那就不奇怪了啊。”

於歡站在牆角,像個課堂上犯了錯誤的小學生一樣,半聲不吭。

只能偶爾用眼角餘光瞅瞅張佳音,想等她心情稍微好點的時候,再過去解釋。

這時,一個護士拿着單子走來,“誰是病人家屬?”

“我是。”於歡剛應了聲,張佳音已經小跑着過去,緊張詢問:“護士,我女兒情況怎麼樣了?”

“洗了胃,暫時沒生命危險,不過情況還是有些欠佳,需要留院繼續觀察,你們先把錢交了吧,總共一萬三。”護士說道。

於歡點頭,剛要掏兜,纔想起來錢都給好哥們王強了。

王強最近投資了個小項目,於歡看着還不錯,便東湊西湊投了八萬塊錢跟他一起幹。

打小認識的鐵哥們了,於歡對王強還是很信任的。

見於歡一臉窘態,張佳音就明白怎麼回事了,生氣的拿出手機,轉賬一萬三過去。

護士臨走時候,深深看了一眼於歡。

像是在說,你這樣的男人,咋就找到這麼好的老婆?

張佳音的確漂亮,面容堪稱沉魚落雁,皮膚也雪白,明明就穿着一身簡單的連衣裙,氣質卻出衆的好似明星。

再看於歡,除了一張還算不錯的皮囊,其它的一無是處。

兩人是大學開始談戀愛的,那時候於歡的家境還不錯,因爲有個做生意賺錢的親姐姐,於曦。

後來岳母同意兩人結婚,也是因爲姐姐於曦。

只可惜剛結婚沒幾個月,姐姐於曦突然神祕失蹤,名下所有房產也都變賣了,分文沒留給於歡。

岳母至此對於歡態度大變,天天嚷嚷他是個騙人的上門女婿,他們一家都是大騙子。

女兒嫁給他沒佔到多少便宜,還天天住他們家的,吃他們家的。

奈何張佳音當時已經懷了孕,生米煮成熟飯,沒辦法了。

之後孩子生下來,岳母持續找麻煩,攛掇他們離婚,張佳音和於歡逼到不得已才搬出來住。

幾年光景,於歡做過不少生意,卻都不幸賠了。

跑外賣,送快遞,髒活累活幹的挺多,仍是沒見賺多少。

他無時無刻不想着讓她們母女倆過的好一點,可惜社會殘酷,事與願違。

於歡不是不努力,只是如今這社會,努力,未必能成功啊。

半個小時後。

女兒小年糕被推着過來,剛洗完胃的她,小臉還很蒼白,沒有什麼血色。

看見於歡,如寶石般通透的大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伸出小手向着於歡這邊亂抓,奶聲奶氣地說:“粑粑…粑粑…”

“爸爸在呢。”於歡握住小年糕冰冰涼的小手,臉上全都是溫柔的笑意。

“媽媽在這兒。”張佳音也走過去,目光下意識和於歡對視了下,又很快收回。

“媽媽,是年糕吵着要吃地攤的,和粑粑沒關係。”

小年糕突然的一句話,讓於歡心都要化了。

以前張佳音罵於歡的時候,小年糕都會在旁邊爲於歡說話,像個小天使一樣。

張佳音蹬了於歡一眼,旋即對小年糕微笑,“媽媽不怪爸爸,年糕好好休息,爸爸媽媽帶你回家。”

“嗯!”小年糕握着於歡和張佳音的手,一直到困了才肯鬆開。

於歡和張佳音害怕吵到小年糕,離開了病房。

“別以爲孩子爲你說話,我就能不怪你。”出來後,張佳音的聲音一下子冰冷起來。

於歡赧赧點頭,“我知道,下次我一定注意。”

“你沒有下次了。”張佳音蹬了於歡一眼,“以後年糕上學放學,都交給我。”

於歡一聽愣住了,說道:“老婆,你公司距離年糕上學的地方,可挺遠,接送她不方便,還是我來吧。”

“我纔信不過你呢。”張佳音很不高興的撇過頭,“我準備買輛車,這樣就方便多了。”

“對了,你投資的錢,加上收益,今天都能拿回來吧?”

見張佳音目光投來,於歡連連點頭,“我昨天問過了,強子說今天就能拿回來,這樣,我再打個電話問問。”

於歡也很激動,不出意外,這是他翻身的大好機會。

一個電話打過去。

那邊的王強正在打哈欠,還沒睡醒的樣子。

“喂,歡子啊,怎麼了?”

“強子,你到米國了吧?”

“到了到了,一切順利,你是想問錢的事情吧?瞧我這豬腦子,差點都忘記這茬了。”王強一拍腦袋,豪氣地道:“歡子,你把卡號發給我,錢我等會兒有空就給你轉過去,這次你投八萬,賺了差不多也這個數,先恭喜你了歡子。”

一聽王強這麼說,於歡鬆了口氣,臉上慢慢露出笑容,“行,你抓緊打給我吧,正好我要給老婆買輛車。”

“給嫂子買車啊,那你們先去看,挑個貴點的,有差價我給補了。”王強豪氣干雲。

“不用強子,你太客氣了。”於歡有些不好意思。

“沒事,咱哥倆誰跟誰啊。”

“那啥歡子,我這兒還有點事情,你們先去選車,等會兒我付錢,就按我說的去辦。”

“喂?嘟嘟嘟……”

看着被掛斷的電話,於歡一臉懵。

“於歡,你這朋友靠譜嗎?”張佳音蹙眉擔憂。

“靠譜啊,我打小就認識的好兄弟。”於歡試圖去牽起張佳音的手,卻被她一把甩開。

於歡訕訕地道:“老婆,我們去選車吧,強子說等會兒付錢。”

S級獨家暖寵通緝令 張佳音想了下,跟着於歡一起離開醫院。

附近就是一家4S店。

來的路上張佳音就在和於歡商量,最終還是決定挑個十五萬以內的車,他們不想欠王強人情。

售車員是個經驗老道的手,見於歡和張佳音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沒什麼錢,於是三兩句話後,便帶着他們來到“廉價區”,讓他們自己挑。

張佳音一番精挑細選,最終挑中了一款落地價在十二萬八的小型車。

“我去給強子打個電話,讓他付錢。”見張佳音目光投來,於歡立即搭話。

於歡來到門口,撥通了王強的電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