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有不遠處那對着自己怒目瞪圓的林沐雪。


江北尷尬了,她的衣服要不要也…… 就在江北正做着糾結的決定的時候。

只聽得身後再一次傳來了哀嚎聲,還有尖叫聲,江北已經沒心情回去看了。

眼前這姑娘可比後面那些重要得多,這可咋辦?

“林師姐,幫我們殺了他!你殺了他啊!”

“大師姐,我們的清白都毀於一旦了!以後我們還怎麼見人啊!”

“大師姐,你要爲我們做主啊!大師姐!”

“滅霸!你別讓我再見到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林師姐,求求你,殺了他!殺了他,來救我們啊!”

“滅絕!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有能耐你放下你的大鐵球!”

“我是不是男人?難道還得掏出來給你看看?笑話!看球!”

……

江北嘴角一抽一抽的,感覺腿裏跟灌了鉛一樣,一臉尷尬的看着不遠處的林沐雪。

咋整?

“滅霸!你,你怎麼能這樣!你怎麼能這麼對她們!”林沐雪的聲音都顫抖了,雙眼通紅,像是隨時都能哭出來一般。

這可嚇了江北一跳,這輩子什麼東西最麻煩?那肯定是女人哭啊,尤其還是個美女。

趕緊跑過去,來抱抱,別哭,開心點。

但是孰料,林沐雪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這麼多人看着呢!你要幹什麼!

至於弟子嘴裏說的什麼清白不清白的……你們好歹有的還有個背心呢!我呢!我今晚可是都被他給看光了!

其實林沐雪不知道,她早在丹賽上的時候就被江北看光了……

能把神識這麼用的,江北也算是頭一號了,試問,哪個有神識的強者會用神識做這種事?

林沐雪持着長劍,直接朝着江北砍來!

江北也明白了,人太多,不能亂來,有話回去慢慢說。

趕緊擡起小騷騷抵擋!

後退兩步,不是很行!他感受的出來,這妮子可能是真怒了!

再看看老哥,只是提着大鐵球把這幫弟子逼退,搞的是人仰馬翻的。

倒是那秦墨白就有點下作了,雙手握拳,一下一下的朝着這幫女弟子胸口招呼,一身的靈力都用來防禦了……

而且這拳頭還軟弱無比,別說是什麼一拳轟死人家了,跟特麼撓癢癢也強不了多少吧?

很顯然,秦墨白的那一圈女弟子,翻涌的程度比江南那頭的還要命。

江北無奈的搖了搖頭,看着老哥還在那掄着大鐵球,玩的那叫一個開心,不由得暗罵一聲。

你瞧瞧人家,同樣是年輕人,人家多會玩,再看看你!

而此時,林沐雪已經朝着江北再次攻來了!她明白,他還在讓着自己。

他早在丹賽的時候就可以用天境的實力來秒殺合谷一階的強者了,他怎麼可能會弱於自己!

江北被林沐雪擊的簡直是節節敗退,咋辦,在線等,急啊!

看看小面板,那幫弟子的怒氣值提供也沒了,哎,都被老哥和秦墨白給弄跑偏了。

不過,有了之前那梅紅的連續兩波,再加上這幫小弟子的不懈努力,也夠了!

看着林沐雪又一刀劈來,江北深吸一口氣,加點!

唰!

金光一閃。

境界:合谷三階!

成了!就這麼一下,江北已經覺得是變了天了,體內的靈力簡直是要了親命了,這也太猛了吧!

合谷一階晉級到合谷二階的時候也沒這麼誇張啊,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

難道,這就是合谷中期的實力嗎?

怪不得那幫丹賽的弟子最多才合谷二階,果然,晉級到合谷中期很難!

再看此時的林沐雪,已經來到了近前,江北只覺得她是那麼菜……

緩緩伸出手,雙臂一震!一隻手朝着林沐雪伸去,另一隻手出現一根菸,夾在指尖,叼在嘴裏,點燃。

林沐雪也頓時頭皮發麻,他怎麼敢這麼硬接!

他這隻手不要了嗎!

林沐雪頓時大急,不自覺的將手中的力道卸去,與此同時,劍身已經來到江北近前,林沐雪不敢看了。

就算是瀉了力,也沒這麼快,他的這隻手肯定是要被洞穿了。

林沐雪不自覺的閉上了雙眼,有些不敢看了,想象中的那種感覺已經傳來,劍身彷彿是真的刺入了手……

但是,卻突然停住了!就突然!就停住了!突然的,明白吧!

沒有任何預兆!

林沐雪滿臉驚訝的睜開雙眼,看着面前還對着自己露出笑容的江北。

再看看他那用雙指夾着劍身的動作,不由得長長出了一口氣。

下一刻,勃然大怒!你能接是能接,能不能別玩這麼危險的動作!你的手要是被我刺穿了,我得多愧疚啊!

林沐雪用力的抽動劍柄,但是那劍身卻就這麼被江北死死地夾住。

耳邊是下面的那些弟子傳來的鬼哭狼嚎的叫聲,面前是這滅霸師兄那滿是認真的笑容……

下一刻!

只覺得腰部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攬住,隨後整個人登天而起!而手中的長劍不知是什麼時候也已經被面前的男子給奪下了。

早已被江北收起的小騷騷再次出現在他的腳下,一隻手懶着林沐雪,一隻手握着她的長劍。

飛身而起。

直接來到那些衣不果身的女弟子上方,微微點了點頭,老哥還是不太行。

看看人家秦兄多會玩,收在下山路上,以防這幫女弟子逃竄,現在都玩上降龍十八掌了……

不太行,連抓奶龍爪手都不會,還是太嫩,你這一下就拍飛一個,那不太好吧,不過倒是便宜了老哥。

“住手!”

江北猛然大喝一聲。

林沐雪傻愣愣的看着抱着自己的男子,滿臉通紅,根本就不敢回頭看那些弟子們,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今晚在她的小樓裏,起碼沒人看到啊,但是現在……全是同事能看到啊!怎麼辦!

那些女弟子早就沒什麼反抗之心了好嗎?一個個的看到江南和秦墨白早就像看到瘟神了一樣。

而秦墨白和江南也聞聲看了過去,停了下來。

那些弟子也反應了過來,看着天空中的二人,頓時,只覺得腦袋裏砰砰作響!雙眼瞪大。

我們沒看錯吧?

林師姐竟然被這種畜生給擒住了! 怎麼辦?現在還能怎麼辦!

難道只能這麼束手就擒嗎!這是所有弟子的心聲。

堂堂的冰寒閣,竟也有朝一日被人打上門來,而且弟子們竟然還受到了如此侮辱!

可是,最大的主心骨林師姐也被擒住了,彷彿是成了壓垮這些弟子心神的最後一根稻草,讓她們覺得無助。

她們彷徨,她們迷茫,她們不知所措,她們只覺得失去了人生的意義。

今天,被三個畜生給看光光了,甚至不少還被抓了……

林沐雪緊咬着嘴脣,萬萬沒想到今天會這樣,不過也希望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吧。

但是,真的有那麼容易嗎?

與此同時,在山峯另一側的葉秋也終於磨磨唧唧的爬上了山,暗中觀察。

全程用神識屏蔽住自己,不能被梅紅髮現,同樣的,她也沒有使用神識。

所以,她還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弟子發生的事。

作爲堂堂二長老,她能親自過來已經不錯了。

但是她明白,她的實力還和梅紅差了一些,雖然梅紅此時佔據了絕對的上風,但是她還不能輕易露面。

這傳言中的滅門竟被大長老逼的節節敗退,身上已經出現了不少的傷口。

我的天命嬌妻 可是爲什麼她總覺得這中年人還有餘力?他到底在隱藏着什麼?

另一邊,江萬貫已經看懂了下面發生了什麼事,暗罵了一句禽獸。

不過……這樣的方式倒也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兵不血刃,也不至於和這冰寒閣徹底交惡。

而且,這敗家玩意,怎麼又晉級了啊!他憑什麼的啊!他不是今晚剛晉級的嗎!要不要這麼嚇人!

雖說這麼半天,他是心中猶豫沒有動全力,也有想讓自己這倆兒子再歷練歷練的意思。

但是……這憑什麼啊!

江萬貫狠狠地吞了口唾沫,嘴角接連着開始抽搐,向後大退兩步,卸下剛剛來自梅紅那一擊的衝擊力。

緩緩擡起頭,點上靈煙,深吸了一口,看向面前的梅紅,已經再次握着冰錐朝着自己走來。

甚至她的嘴角還勾起一抹不屑的表情。

“廢物就是廢物,等你死了,你的那些小傢伙們,我也定當一個不留!”話音落下,再次朝着江萬貫前衝而來!

不管你到底留沒留手,接下來,你就該死了!

江萬貫緩緩搖了搖頭,不明所以的朝着那梅紅森然一笑,他已經決定了!

不與冰寒閣徹底交惡自然是最好的,畢竟眼下他們還佔據着道理,這幫正派宗門也就那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