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有王紅君不奇怪,這是個極其熱心體貼又善良的男孩呢。


其實,封華就是**病又犯了~她前世一輩子不愛給人做媒,怕湊成對怨偶,但是她喜歡看別人相親。相親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見到極品男女,夠她笑半天~

這輩子這是遇見的第一對相親男女,有機會自然不會錯過。但是,她一個陌生人在正日子去人家就不合適了,還是等相完之後再見吧。

看王紅君一副急於逃脫農場生活的樣子,這次相親大會十有八九能成。她家可不是給她安排了一個相親對象,而是十幾個,總能選中一個。

幾人下了火車,站在火車站的廣場邊等公交車。

斧子不時地回頭看看首都站的大樓,真是,太氣派了!跟這一比,他們春城站也就比鄉下小站強一些。

封華也看了一眼這個火車站,有些懷念,這個火車站是59年9月才建成通車的,到現在差不多1年整,而上面三個大字,還是毛zx親筆題的。

這個火車站從建成一直到封華前世去世,基本上沒變過樣子,最大的變化就是換換玻璃。流行彩色玻璃的時候就換成彩色的,流行鋼化玻璃的時候就換成鋼化的。

紅黃相間的“大面包”式公交車過來了,幾人都上了車,走沒幾站其他三人就陸陸續續下了車。

王紅君下車的時候又說了一遍過幾天去吳光明家找她玩,牛慧慧見此也說要去,劉志軒下車的時候看了一眼封華,想說什麼又忍住了,估計是怕說了被拒絕,沒臉。

“你家住哪啊?”封華看着一路上都在長安街下車的幾人,終於想起來問吳光明。

“快了,下一站就到我家了,不過下車還要走一段路。”吳光明說道。

封華看了看路邊,一片低矮破舊的房屋……在六十年代,除了T安門廣場那一片,還有王府井那一片,長安街上路兩邊的房屋,大部分都是破舊的。別說六十年代了,就是現在去看,皇城邊上一排遮羞牆後面,都是各種老房子。

拆不起。

汽車很快停下,幾人下了車,離開寬敞乾淨的長安街,走進了一個衚衕裏。

“這衚衕叫什麼?”封華走進來的時候順嘴問了一句。北京的衚衕名字,有些很特別,比如說椅子圈衚衕、上兒衚衕、雨兒衚衕、百花深處衚衕,她還聽說過一個嘎嘎衚衕……

“喜鵲衚衕。”吳光明說道。

這名字,中規中矩,封華點了點頭沒再說話,跟着吳光明往他家走去。

“我家現在可能就我爺爺奶奶和幾個小孩子在家,我爸媽和叔叔伯伯嬸嬸大娘應該都上班去了。”吳光明回頭說道。這些情況他早就跟封華說過了,他現在是說給斧子聽的。

他看得出來,斧子很緊張很拘束。雖然換上了封華從筐裏拿出來的衣服,臉上的傷也好了很多,看着體面了許多,打眼一瞅,就跟大資本家的少爺似的~

但是一個人的氣質是不能在短時間內改變的,斧子整個人都有些畏縮。這次也可能是他第一次去個“正經”人家做客,整個人看着都緊張非常。

“對了,你這筐裏到底裝了些什麼?”吳光明實在是太好奇了,剛纔下車之前,封華就從這個筐裏掏出了一件成人衣服給斧子換上,他當時愣了半天沒有回神。

“你隨身都帶着別人的衣服?”吳光明又問。

斧子現在穿的衣服很高檔,襯衫是“的確良”的。現在“的確良”可不是光有布票就能買到的,很緊缺。

確實如此,明年出了工業卷之後,買的確良不要布票,要工業卷。而工業卷是跟工資掛鉤的,10塊錢的工資標準發1張,如果一個人工資36塊,每個月也只發3張。而買一塊的確良,需要好幾張,具體根據地點和時間不同有變化。

斧子身上穿的褲子也是一種市面上見過的布料,像是進口的……

但是這身衣服仔細看又不是新的,所以他纔會奇怪,這要是新的,他還會猜測封華是做好了送人的。

這身衣服可不是封華親手做的,她做的衣服只打算給自己和方遠穿,嗯,再加上蔡奶奶。這是上次去趙永那收東西,在一個立櫃裏裝的,立櫃裏滿滿的都是這種“珍貴”的布料做好的成品衣服,男女老少大大小小都有。

不知道趙永當時是出於什麼心理,收了這些衣服,也許是沒地方放,就先放在了櫃子裏,結果都讓封華收走了。

關於這些衣服,封華沒在趙永的賬單上看見過,估計他有其他用途,但是現在先讓斧子穿穿,完全沒問題。

“這是我表哥的衣服,讓我幫他捎帶回去。”這種小謊封華簡直不用思考,張嘴就來。不過說完自己又仔細記了一下,嗯,是表哥,不是堂哥,下次不要說錯了~

“那我穿上沒事嗎?”斧子立刻緊張地問道,他換完衣服就下車了,一路上又緊張又激動,忘了問這個問題。

“沒事,我做主,送你了。”封華說道

“不要不要,這麼珍貴,我不能要。”斧子連連拒絕。他可是混黑市的,雖然自己手裏沒錢,但是見識相當廣,這身衣服,現在得個一兩百塊才能置辦下來,他可不敢要。

其實他的緊張一半來自“做客”,一半來自這身衣服,穿上這衣服,他感覺自己走路都順拐了。

封華上下看了他一眼,沒有再堅持,這身衣服真不適合斧子,他穿上不像大少爺,反而像偷了大少爺衣服,跟少奶奶私奔的家僕……

到時候給他買些普通的吧。

………..

今天有些不舒服,腦袋疼,但是,我還是想再堅持一下,可能會有第三章,可能…… 253

幾人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就到了衚衕最裏面,也是門前最寬敞的一家。在一個衚衕裏,門前能有寬七八米,長十多米的空地,絕對是“豪門”了。

而這戶人家的大門卻挺低調,跟其他小門小戶的大門一樣大小。封華四下看了看格局,這一看就是後來改的。

吳光明家,是真低調啊。

“爺爺奶奶,我回來啦!”吳光明輕輕拍着大門上的銅環。奶奶膽子有些小,被幾十年的戰亂嚇得,吳家的人都不敢大聲拍門,像砸門一樣,那樣進屋就會被爺爺一頓揍。揍完聽說以前還要跪祠堂,抄家法,現在沒有祠堂和家法,就寫大字。

“來啦!”院子裏頭一個聲如洪鐘的聲音響起,嚇得緊張的斧子一抖。

“別怕別怕。”吳光明說道:“我爺爺就是嗓門大,其實脾氣可好了……”想想自己從小到大捱得揍,吳光明說完自己都不信:“呃,對外人可好了。”這個是真的,別人家孩子他從來不管。

“又說我壞話!”院裏的老頭喊道,這次聲音更大,人已經到了門旁,大門被打開,一個面色紅潤,精神矍鑠的老人出現在眼前。

“呦,還帶了朋友回來?”老頭笑着說道:“快請進請進,我家小明很少帶人回家,真是難得!”

老人的眼神飛快在封華和斧子之間掃了一遍,又在封華身生停留了兩秒,趕緊讓開大門讓三人進來。

“小明回來啦!”一個老太太快步從屋裏走了出來,吳光明趕緊跑過去扶住:“奶奶你慢點!”

封華朝下看去,原來老太太是雙小腳。

“呦,小明帶了朋友回來!”吳奶奶也笑看着封華兩人說道。

封華這才一塊給吳老頭和吳老太太問好,斧子在後面有樣學樣,雖然聲音有些緊張,但是大面上都過得去。

吳老頭看着封華,這纔是小明真正的朋友吧?那個是他的家僕?可是又不像…再說現在得有多大的膽子還敢養家僕啊?除非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傻子。但是看封華這一身氣質,他和他的家人,都不像傻子。

吳老頭對封華又好奇了些。實在是這幾年規束家裏人謹小慎微,很少有人來家裏做客了,難得上門一個,他就有些忍不住。

“小明哥哥~”突然從屋子裏跑出一個小男孩,一把就抱住了吳光明的大腿。小男孩身後還跟着四五個小孩,男孩女孩都有,最大不超過六歲,最小的兩三歲。

“哎呦!”吳老太太驚呼一聲:“我還給小霞換尿布呢!”剛換一半就跑出來看吳光明瞭。吳老太太喊完對封華和斧子道:“你們先玩着,奶奶忙完就給你們做好吃的去。”

吳老太太說完,慢走幾步進屋了。

封華飛快地掃了一眼院子,非常寬敞的四合院,正房四間,東西廂房也是四間,再加上標準四合院該有的倒座和後屋,面積不小。但是封華看看這一地的孩子,又想起吳光明說他爺爺的四個兒子和孫子孫女,都住在這個院子裏,就覺得擠得慌了。

聽說他堂兄弟姐妹加起來二十多個!

“來來來,坐。”吳老頭把人招呼進正房,坐在一張沙發上。

標準四合院,西式沙發,嗯,非常與時俱進……

“去,洗手泡茶去。”吳老頭對吳光明道:“讓我看看你的茶藝退步了沒有,你們,也跟着過去。”最後一句是交代纏在吳光明身邊的幾個小的。

“哪能不退步?”吳光明嗓門有些大:“我都一年多沒碰茶壺茶葉了,肯定退步了,這是不可抗力,您可不能因爲這個罰我啊。”

看吳光明態度這麼隨意,一點矜持都沒有,吳老頭飛快看了一眼封華,看來跟這少年的關係比他想象的好。

吳光明雖然這麼說着,但還是聽話地去洗了手,拎來一壺開水,又從茶几底下拿出一套茶具,真的泡起了茶來。

手法相當流暢自然,並沒有他說的“退步”,或者,他之前表現地比這還好?

泡茶,封華也是會的,這是大老闆必備技能之一。別人都會她不會,聊天都插進不進去,不利於關係培養。她在發展成別人看她臉色之前,也是正正經經看了許多年別人臉色的,也就正正經經學了許多“必備技能”。

吳光明這手法,去高檔茶社當個茶博士,完全沒問題了。

看得封華都有些手癢了。

屋裏一時有些靜,幾人都在看吳光明泡茶。但是幾個小孩卻受不了這寂靜。一開始衝出來抱吳光明大腿的小男孩問道:“四哥,你給我帶好吃的了嗎?”

“帶了帶了。”吳光明一邊泡茶一邊說道:“一會給你啊。”

“那我的呢我的呢?”另一個年紀稍大點的孩子問道,其他幾個孩子就有些安靜了,都好奇地看着吳光明,那眼神,就像看個陌生人。也對,吳光明離家一年多了,那時候這幾個小的估計也就一兩歲,早忘了。

封華被這孩子提醒,從筐裏拿出準備好的禮物——一大袋水果乾和牛肉乾、奶片。

新鮮水果她沒有再拿出來,她一路上已經拿出來五六斤了,再背更多就有些奇怪了,筐就這麼大,總得倒些地方給其他東西不是。

“呦!呦有新品種!” 名門寵婚:boss的迷糊嬌妻 吳光明看到分門別類擺好的一堆小袋子,立刻叫道:“哪天我一定把你的筐倒出來都看看!”

“行。”封華這次很乾脆,不過那一天肯定是她離開京城的時候~隨便看。

“太客氣了,太客氣了。”吳老頭推辭道。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封華跟他打了幾句必要太極,吳老頭客氣收下了。

幾個小孩子都眼巴巴看着,封華挑藍莓幹一人給他們抓了一把。

幾個小孩子先看了一眼吳老頭,看他笑着點頭這纔敢接過來。

好評自然如潮~看得吳光明那個激動,差點把茶水撒手上,吳老頭瞪了他一眼,他才把心收回來。

“給我留點啊!”吳光明喊道。

“出息,這麼大了還跟孩子搶東西。”吳老太太抱着一個襁褓走了出來。

吳光明這次沒忍住,一杯熱水撒在手上:“我的天,誰又生孩子了?” “還能是誰?”吳老太太笑着說道:“你大娘唄。”

“我的天…..”吳光明感嘆了道:“我大娘也太厲害了!這是第八個了吧?”關鍵是他大娘都四十多了,他大堂哥今年都22了,又給他生個不到1歲的小妹妹。

“八個有啥好奇怪的。”吳老太太一邊搖着懷裏的孩子一邊說道:“現在誰家不是七八個孩子,你三嬸馬上也要生第八個了。”

吳老太太說完,笑着坐了下來,問道封華:“你家兄弟幾個啊?”

封華摸了下鼻子,微笑道:“我媽要生第九個了。”

“你看看。”吳老太太立刻對吳光明說道,然後又轉頭問道封華:“那你在家排行老幾啊。”

“老七。”些許小事,封華就實話實說了,反正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把現在的方華跟故家屯那個“七仙女”聯繫起來的。當然上面六個全是姐姐,這麼標誌性的問題是不能說的~

吳光明看了一眼封華,眼神有些委屈,他在火車上介紹完自己的家庭情況之後,也問過封華的,可是封華什麼都沒有說。奶奶這才隨便一問,他就什麼都說了,連排行都出來了,莫名委屈……

封華的眼神從他身上一掃而光,當作沒看見。

更委屈了……

“彩霞,這是你四哥,快來看看你四哥。”吳奶奶把懷裏的孩子舉起來,讓她看着吳光明。

小嬰兒睜着烏溜溜的大眼睛,一臉萌萌地看着吳光明。

吳光明立刻被她萌翻了,匆匆給每人倒了一杯茶,就接過了這個排行第26的小妹妹。他們家爲了體現男女平等,所有堂兄弟姐妹一起排行,不像有的人家男女分開排行。

“叫彩霞嗎?”封華問道。她也非常喜歡小孩子,萌萌的小孩子,別人家的小孩子~自己家的,因爲知道長大了成什麼樣,實在喜歡不起來。

“是啊,她有兩個親姐姐,一個叫紅霞,一個叫雲霞,到她這隻能叫彩霞了。”吳老太太說道。

“那再生一個叫什麼霞?”吳光明接口問道。

“這話你可不能讓你大娘聽見,小心她生氣。”吳奶奶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