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叫我上網?平陽楓庭將吸管插進杯裏深吸了一口,然後是一臉的享受樣,就跟男歡女愛後的表情一模一樣。他摸出口袋中,最牛叉,最有內涵的老式諾基亞,強勢的往桌上一放,對着大驚失色的服務員女孩輕笑道“麻煩給我連下網,謝謝!”這一瞬間,彷彿桌上的諾基亞散發着耀眼的光芒,令服務員女孩跟那些無意間望過來的客人不敢直視。


“噗!”靠另一邊的一位女孩也看到了那臺手機,差點把口中的奶茶,笑噴了。 邪惡劫婚:冷傲權少馴服嬌蠻妻 可能心裏在嘲笑平陽楓庭這個一身土氣裝扮的老土,還想老人機上網,那不是癡人說夢?

服務員女孩一時間顯得很是尷尬“帥哥,你…你這手機!”平陽楓庭斜着眼看着她那尷尬的表情“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逗你的!無線網,不是門口就貼了張便籤嗎?我知道的,還以爲你把我當文盲,好心的來告訴我呢!”平陽楓庭看着服務員MM一幅害羞樣,非常好玩。

“老闆,一杯巧克力味的奶茶,加冰啊,大杯的!”幾乎跟平陽楓庭剛進來的話一模一樣的話,一樣的口氣,不過這次好像是女孩子。。

平陽楓庭隨意的看去門外,吃驚的是,進來的人,是一個非常卡哇伊的女孩,長得脣紅齒白,臉如此時手中的奶茶般冰涼順口,一米七的身高,比自己還高了半個頭,不施一點粉黛,窈窕的身材,外面包裹着一件很是隨便的粉紅色短小衣,下面是一條短到大腿根的牛仔短褲,腳上一雙跟自己一樣款式的人字拖,但是顏色卻是紅色的,這女孩子給平陽楓庭的第一印象,就是太可愛了。

可愛的女孩雙手艱難的抱着一臺主機箱,被汗水打溼的棗紅色馬尾辮都被這個看似有力又漂亮的女孩咬撮在口中,應該是防止頭髮擋視線做的。全身也被汗水侵溼,本來就薄的衣服緊緊貼在那傲人的身體上,讓在場男性朋友看傻了眼,他們身邊各自的女朋友吃醋的沒少掐他們耳朵。

個別聰明點正在玩着手機遊戲,喝着奶茶的小騷年,驚愕的偷瞄到這個穿着土氣的女神後,機智的往牆壁邊靠了靠,希望這個抱主機箱的女神座自己旁邊。

汗如雨下的可愛女孩子喘着大氣,看了看了店內座位,見到最角落的那處,不帶任何遲疑的擡着主機箱,一步一步艱難的走了過去。

“能座你這裏嗎?”可愛女孩聲音很是動聽,就像是彈奏的樂曲,說話也很禮貌,竟然在問自己?

“可…可以!”這麼美的女神竟然跟自己說話?平陽楓庭直直的看着她那美麗的可愛容顏,說話都有點結巴,漂亮或許不能這麼說她,唯一能想到的詞彙便是“這個女孩有點萌!”

“哇,好厲害啊?”平陽楓庭擡起頭來,對面那個可愛的女孩子一臉驚奇的眼光,看着奶茶店內牆壁上的電視,還驚訝的叫了一聲。店內,那些顧客所有視線全部被電視給吸引了。

人的好奇心是無限的,平陽楓庭也是其中目光吸引之一,隨着大家的視線,看向電視中。

電視中的新聞正在報道,昨天晚上,羅湖區一場特大的黑幫持槍火拼案,報道中只見滿地的死者,因爲槍械,死了成千上萬個人,現場的特警們正有條不紊的撿取地上的散槍。

這是一個多麼龐大的死亡人數?這個案件已被警方定爲“2010恐怖傷亡案”難怪大家視線全被電視給吸引了過去,死這麼多人,誰會不好奇一下?

一名穿着傳統黑西裝的女記者正在現場到處找人打聽,最後得出自己的結論,給出大家解釋現場可能情況。記者神情嚴肅的指着現場說着“據目擊者大概說明,昨晚位於廣場路傍晚持續了一場特大的黑幫火拼事件,警方趕到現場時,只見滿地死亡了近萬名黑幫成員。”

女記者,眉頭隨即皺成了一團,很是感傷的繼續報道“這是一場惡意恐怖事件,警方已經全力對此展開調查。這事又提醒了晚上外出居民,切勿一個人單獨外出,以免碰見此事件,引起不必要的傷亡,”然後又是一連串的囉哩八嗦。

新聞調出一部昨晚那個地方唯一錄下來的視頻,只瞧見視頻內,成千上萬的人羣,揮着砍刀,持着***,不斷掃射着對面的敵人,槍聲震天。

接着更加詭異的場面‘出現了’成千上萬的人忽然之間,全部停止了槍擊,他們全部人的視線看着東面方向,因爲那裏是監視器的死角,也沒錄到這幫人當時到底看到了什麼,會是什麼令他們原本火怒氣沖天的戰火,就這麼忽然停止了?沒人能給出解答。

能從這唯一的視頻中看到,這上萬人此時非常齊心協力的瘋狂的對着東面的地方‘掃射’喊聲震天,但是奇異的是,他們彷彿是在對着空氣打,上萬人在不停的雙雙死亡,而隱約間,可以看到一抹讓人驚訝銀光劃過,銀光過處,成羣的人脖子飆血,就這樣持續了不到十分鐘,一切結束了,不過有些被這幕嚇怕的黑幫成員,當場嚇得尿褲子逃跑了。

女記者一臉驚色的繼續着“這麼靈異的事,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鬼神出沒?又或者是死神來索命?這一切實在驚異,請各大市民無須緊張,警方這次發出對那名不明殺人者進行通緝”

“喔!”店內一片驚心動魄的呼喊聲,彷彿他們自己也融入進了昨晚的火拼。

“是幽靈”平陽楓庭對面的可愛女孩子皺着那月牙狀的眉頭,低聲嘟囔了這句奇怪的話。“是幽靈你相信嗎?”突然可愛女孩子雙手撐着桌子,大喊了一聲,因爲她用力過大,平陽楓庭桌上的奶茶跟她自己的奶茶,差點沒被晃倒。這個新聞,平陽楓庭認爲可能是炒作,地上那上萬人,可能是新聞聯播的人請的臨時演員,不過倒還蠻佩服地上那上萬人的演技,死屍演得真JB到位,在烈日下紋絲不動,脖子上還抹點番茄醬。

可愛女孩子那灼熱的目光就這樣堅定的看着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看了看周圍人,這纔回過頭,指着自己的鼻頭:“你是在跟我說話嗎?”店內大家,肯定的點點頭。

“肯定是幽靈!”可愛女孩子眼神更加堅定的對平陽楓庭說道,這次特意強調了“幽靈”這一個會讓人罵神經病的詞語。就在平陽楓庭想說點什麼時。

可愛女孩子神情激動的掏出了手機,她的神情也漸漸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平陽楓庭能看清楚她打電話的手,都在微微的顫抖。

“喂,是暗黑大魔導師嗎?“額,額,是我“初美靜子!”

“初美靜子?”平陽楓庭聽着她報出了自己的名字,暗自遐想,沒想到跟自己一樣也是個日本文化的名字。

初美靜子這通電話,讓店內包括平陽楓庭在內的所有人,吃驚的奶茶都喝不下,全在聽她說的這通靈異電話。

“我今天在深圳市這塊發現了不明生命體出沒,死傷慘重!我需要組織迅速集結黑魔導殲滅隊,過來協助我尋找不明生命體!”

“什麼?你們正在忙着對付外星生命體暫時沒時間來我這?”初美靜子一副很生氣的拍了拍桌子,對着電話更加激動的怒喊聲“別違揹我的意思,放下你們手中的任務,我需要人手協助我追蹤地球上可能出現的不明生命體。”

大多數人趨之若鶩沒有了聽下去的興趣。一致認爲這個女孩子有點“腦木炎”說話古里古怪的,還外星生命體?

平陽楓庭體內也是生存着大量宅屬性的能量,這個初美靜子剛纔這通奇怪的對話,如果確認不錯,應該就是隻有電視中,或者傳說中才能看見的“中二病患者!”這種光是想想就會全身膽寒的可怕疾病。

平陽楓庭臉色掉的跟苦瓜一樣,難怪剛纔腦子裏那莫名浮現的‘趕緊走’感情就是避免讓這中二病女生給碰上。

嗦完了最後一口奶茶,正要起身離去時。

“幽靈真的存在的!”平陽楓庭剛準備站起的身子,被她這又突然的一句,楞是沒起來,初美靜子這次是直接起身伸在雙臂,擋在了平陽楓庭面前。

平陽楓庭確定了,這個可愛的女孩子真是在跟自己說話。“我被中二病患者纏上了。”平陽楓庭內心正在捂着腦袋大喊。

“那個,我不信牛鬼神之說!那東西是沒有的,電視裏肯定是演戲呢”平陽楓庭平靜的告訴她。“有的!”初美靜子低着腦袋,堅定不移的回答道。

“沒有!”平陽楓庭沒有甘拜下風,哪怕對方是一個可愛的要老命的女孩子。

“有的!”初美靜子繼續堅強道。

平陽楓庭有些不耐煩了,不想在跟這個中二病患者繼續呆在一起,別自己也被傳染,就扯JB蛋了。最終到嘴邊的話,還是沒說出來,初美靜子低着的頭,好像哭了。

難道是自己口氣太大了?

可愛的女孩子哭得很傷心,豆大的眼淚滴落在地。她的口中還在哽咽的重複着一樣的話“明明就有的!”

“好吧!我相信幽靈的存在了”平陽楓庭聳聳肩,真拿這個女孩子沒辦法。

初美靜子隨意的擦擦眼淚,一臉欣喜的用力點了一下頭“嗯!”

初美靜子笑着臉說道“我要走了,我還去修主機箱呢,下次在見了”

“希望還能見吧”平陽楓庭喝了最後一口奶茶,有氣無力的回道。

出了奶茶店,去往修自己筆記本的電腦店。不得不感嘆下,這個世界真JB小,初美靜子也在那修電腦。

初美靜子是個不安份的主,也不知道她一個那麼可愛的女生怎麼話比社區的大媽還多。

不過從她口裏瞭解到一個消息,那就是她也寫書?湊巧什麼的,在平陽楓庭字典從來都沒出現過,要是出現的話,那也絕對是在自己身上只有最後二塊錢,買了一張彩票,結果晚上電視公佈一等獎是自己的號碼。自己的湊巧只有出現在這種場合,纔算正常!

“留個電話吧!還有你家在哪裏?”初美靜子欣喜的問道,同時掏出了手機,開始準備記錄。

平陽楓庭轉念一想,估計這個美女也就個三分鐘熱度罷了,自己這麼撮,哪能還有下次聯繫的機會?

將號碼報給了她,同時還有住址,反正不信她還真找過來,全部都如實相報。

初美靜子皺着秀氣的小眉頭,很是認真的記錄自己說的號碼還有地址。還很不淑女的擡起手背擦了把香汗。美女就是美女,不管什麼樣的普通服飾,都是無法掩蓋的,這是事實,面前這個正一心記錄自己的地址資料的美女便是個很好的例子。

付了錢搬起筆記本,初美靜子還硬拉扯自己戀戀不捨的告別後,這才肯放我走。

去了平常經常光顧的小賣鋪,來了一桶“老壇酸菜牛肉麪”這個味道還是很不錯的,自己愛吃,平常大多時候就靠這個味‘撐着的’

到了家中,將熱水壺裏僅有的水燒上,然後開機,就是不知道這次開機能頂幾天不死!

“嘟嘟,嘟嘟!”手機又響了,看了下來電顯示,上面沒標註姓名,但還是按了接聽鍵。

“哇哇,通了”電話裏面傳來某個女孩子的尖叫聲,自己聽出來了,這可不就是初美靜子的聲音嗎?

“喂,平陽楓亭,跟你商量個事”初美靜子說話的口氣有點羞答答的調調。

讓自己不僅疑惑了半分,平靜的問道“說說看!”

“我想既然都是一個地方的,而且看的都是差不多類型的書”咱倆不如一起寫啊?你先別忙着拒絕,我是想,我們還可以互相取長補短的提高自己的文筆,好寫出更加吸引人的故事!你覺得呢?”

平陽楓庭不知道自己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只是唯一能肯定的事,那就是電話裏頭那邊的聲音,這個萌萌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想找自己合作一起寫書?難道是聽錯了?

“能不能在重複一遍?我剛纔沒仔細聽清楚”

初美靜子沒有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在電話裏頭又原封不動的說了一遍“怎麼樣,同意了嗎?”

“同…同”完了,自己都控制不了的結巴了,因爲過度的激動所造成的,畢竟對方是個美女,還是個超級卡哇伊的美女。

電話裏頭的初美靜子一陣得意的捧腹大笑“跟我說話都結巴了!哈哈,哈哈,你等着,我已經在收拾行當了,今天正式在你家開一牀,放心房租水費什麼的,咱倆對半出!”然後沒等自己有所表示,電話便被掛斷了。就跟自己掛老媽電話一樣的迅速跟果斷,也是不帶解釋跟回答的那種。

平陽楓庭看着自己這所雜物間的房間,唉聲嘆氣的想想到‘TMD也要住的下啊!’ 對着掛斷的電話那頭啜了一口,真是莫名其妙?跟我合夥寫書?這TM根本不現實!美女與野獸的完美組合,簡直是運用的非常恰當。

平陽楓庭唉聲嘆氣的將滿是汗臭味的袖子一脫,光着膀子,用手扇着風繼續碼字。

自己碼字速度還是很有自信的,唯一不足的就是一瞄那些大神的文後,就自覺自己的文筆爲什麼就比人家差那麼一大截?想不通。

一直以來都是抱着寫好自己的文才是最重要的心情,才能堅持寫到現在,自己說努力也並不努力,說懶散,也懶散不到哪裏去,畢竟自己也是在用自己的腦細胞混的這口飯!

頂着極熱的天氣,碼了10來分鐘,熱水壺裏的水也滾了,就跟池塘裏的泥鰍似的“嘩嘩作響”像是要隨時跳出鍋。

很是捻熟的泡好面,看着筆記本中羣友的聊天很是帶勁,看了看時間,已經中午二點多了。暗自一想,這個初美靜子可能真是在開玩笑吧,還搬自己這來?有病,況且就算來了,哥這可沒地住啊,這公廁大的出租屋也能住人?

上帝總是那麼的喜歡開玩笑,而且還是冷玩笑,口裏正扒拉着泡麪!門被像是拿什麼重物似的連連砸響。

趕緊將口中的面吸進去,對着門來了一嗓子“誰啊?”

“是我,你今天在奶茶店得罪的初美靜子!”

“噗!”平陽楓庭口中的泡麪沒噴出來。實在夠叼!也不顧周圍的人,說話太大膽了?生怕他繼續抖,連忙開門。

讓自己又驚愕的一幕竟然是,當真這女孩子是把全部家當打包了?只見她又跑到遠處去拖着另外一個皮大包!裏面像是裝了鐵托似的,看她擡起來比擡她上午的主機箱還重!

“喂喂,拜託,今天電話裏我都還沒同意你住的事呢!你就不顧我的感受,連家當都給搬來了”爲此平陽楓庭的臉掉的跟苦瓜一樣的難看。

初美靜子一聽平陽楓庭沒好氣的話,轉頭吃驚的捂住了眼睛,口中還很是不淑女的大喊大叫“耍流氓啊。”

“耍你妹”平陽楓庭看看自己身上,知道自己沒穿衣造成的,周圍過路的大爺大媽,聽見這個女孩子大叫,很是同情對着裏面的平陽楓庭指指點點。

“多好的一個女孩子啊?跟你搬這種地方住吃苦來的,還耍人家的流氓”一個大媽數落着他的不是。

老大爺:“就是,就是。”

平陽楓庭臉色更加難看,連忙轟走了那些看熱鬧的大媽大爺,而初美靜子的東西她自己也給擡了過來,同時慌忙間,衣服也穿上了,其實就一條短袖子而已,初美靜子紅着臉蛋的說道“真是的,我這麼個大美女入住你家實在是你的幸福,虧你還滿臉不情願!”

初美靜子眼看平陽楓庭可能又要指責她的樣子,趕緊歉意的說道“而且咱們都是同一個行業的!值得慶幸呢!所以爲了慶幸難得的寫作相遇,我決定我得請你吃一頓豪華大餐”

“先別急着吃,你這東西放哪?”真拿她沒辦法,現在看到她身後大大小小不下四個包袱,一個手提箱,還有四個麻布兜的東西,實在想死,於是直接鬱悶的問她這東西放哪。

初美靜子掂起腳好像也望到了平陽楓庭屋裏面。扭捏着身子不好意思的說道:“真對不起,實在不知道你租的房子比我的還小!還好我聰明的將我臺式電腦跟主機全部變賣了”

平陽楓庭搖頭晃腦的嘆了口長氣,剛準備要從屋裏面出來。

初美靜子頓時大驚,作勢防範的將四個包袱全都往一邊拎“你想幹嘛?”

平陽楓庭一隻剛踏出屋門,見她這突然防狼狼的動作,一臉奇怪的問她“這是什麼意思?”轉念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臉難看狀“放心,只是帶你把你這些家當全部拎回去罷了,你別多想”平陽楓庭已經將門給關上了,順便將身邊初美靜子手裏的東西硬拿了幾個過來“走吧,既然知道我這小地方裝不下,那現在送你回去吧”

“我…我把我原先的出租屋已經退掉了!”

“納尼?你真要住我這啊?你剛剛也看到了裏面根本住不下了,而且還四個大包袱”平陽楓庭絕望的一拍臉,痛苦不已。初美靜子當真太強了,掐掐手指頭,這還沒幾個小時呢,連房子都給退掉了?

初美靜子作勢一副可憐兮兮的看着地面,略帶哭腔的說着“裝的下,我剛剛看見那個打開的櫃子了,裏面就幾條衣服而已,我這四個包袱,要是擠一下的話,還塞的下”

“得,你還塞得下”平陽楓庭甩甩腦袋,勢要將一腦袋的煩悶統統甩出去,這女孩子真是賴上我了,而且還賴的沒理由。

初美靜子看着平陽楓庭很是爲難的樣子,失魂落魄的道了個歉‘對不起,實在抱歉,我不知道你的情況,我現在就走”於是不等平陽楓庭有何表示,將平陽楓庭手中的包袱給一把搶了回來,語帶哭腔的轉身離去。

平陽楓庭瞧着她那可憐的背影,而且還是個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又跟自己同樣的愛好,想起早上時,大家都不願意接近自己的位置喝奶茶,唯有這個衣着普通,又可愛的女孩子不在意這些。現在還哭着喊着要住自己這,這社會亂的很,以免上當,這也是自己憂慮的事,畢竟這女孩也沒有惡意。

她的身影被烈日拖得老長。自己心中還是一軟,就要過去追她時。發現一個巷子裏,幾個穿着流裏流氣的痞子,對着初美靜子的背影指指點點,其中一個一臉色相的叼着根菸,跟同伴打了個手勢,然後四個人賊笑的點點頭,帶着那歪歪曲曲街上痞子獨有的步伐,跟了上去。

發覺到不對頭,想也不想的朝初美靜子走的另外一條小道,就追了上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