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他還沒有到達巨石前,突然地面震動劇烈,簡直天崩地裂一般的大地震。


"發生了什麼事,下面打鬥的人竟然有這麼大的破壞力?"

方昊天趕緊飛掠而起,飛到了半空。

他看到整個峽谷竟然開始下陷,亂石翻滾。

那塊巨石也倒了。

整個峽谷都在下陷,可見動靜有多大。

幾乎整個血王境都在震動。

如此大動靜,自然也會引起在這裡的人,一個個都忍不住張望。元陽境修為的人更是飛起來查看。

峽谷倒陷,塵土翻滾衝天,像極了一個黃色的大魔菇。

如此大的目標,很遠都能看到。

於是乎方昊天在空中看到四面八方都有身影朝這邊快速奔掠而來。

"這是……"

一會,方昊天臉上浮現極度吃驚的神情。

只看到陷下去的峽谷露出一座威嚴壯麗的九層銀塔。

高塔第一層的大門是開著的。

方昊天遠遠看到大門之內正有兩道人影在進行著激烈的打鬥。一人正是陸原,另呈個則是一個身穿黑衣的瘦小老人。

"血王傳承定是在此塔內。哈哈,陸原在第一層被擋下,我看能不能趁機衝到第二層去。"

方昊天掠到高塔的大門前,然後衝進大門。

看到方昊天出現,陸原臉色劇變,手中的劍頓時翻滾的厲害,是要將瘦小老人逼退。

瘦小老人卻是瘋狂出手,雖然沒有用武器,僅是雙掌迎戰,可是實力明顯不亞於陸原。

"你們慢慢打。"

方昊天笑著衝到第二層的階梯。

"可惡。"

陸原大怒而吼:"楊炎,我一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他得到巫荒樓的秘圖,先一步找到這裡,費了大力氣才將塔門打開。進來后便被這個透著詭異的瘦小老人纏住。

他苦戰一天都無法擊敗瘦小老人而登上第二層。但現在他幾天的努力等於給方昊天做嫁衣,讓方昊天趁機比他先上第二層,陸原怎麼不怒?

對陸原的怒吼聲方昊天自是不理會,用最快的速度衝到了第二層。

第二層中間端坐著一名巨漢。

當方昊天衝進第二層時,巨漢的雙眼睜開,說道:"嘿嘿,又有食物送進來了,而且看上去不錯。"

巨漢看了方昊天一眼后突然雙眼冒光,嘴角居然有大量的口水流下來。

方昊天雙眼陡然眯起。

剛才在第一層他並沒有仔細是看那瘦小老者。

現在這個巨漢就在他的面前,他終於感覺到了其中的詭異。

他在這巨漢的身上竟然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息。

是的,很熟悉,這是魔族的氣息。

魔族!

眼前這個巨漢竟然是一個惡魔。

傅先生的心肝是個大佬 "呼!"

巨漢突然站起來,高達五米,然後一巴掌就向對著方昊天拍了下來。

"這裡竟然有惡魔……是幽血門囚禁的惡魔,還是幽血門本身與魔族有勾結……幽血門果然跟魔族有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啊……"

方昊天心念急轉。

嗖!

方昊天身形一閃便是掠起。

巨漢的大手掌拍空,拍在地板上。

整座塔似乎都出現了震感。

在下面的陸原嚇了一跳:"動上手了,這麼大的動靜……哈哈,第二層守塔者的實力肯定比第一層強大,楊炎先上去看似佔了我的便宜,實際上是幫我選探路……"

陸原想到這點后,他突然又樂了。

咻咻!

陸原咬牙揮劍,出劍越來越狂暴,越來趙快,終於一劍刺進了瘦小老人的喉嚨。

瘦小老人撲倒,嘴裡流出來的血竟然是綠色的。

"真不知道你是什麼東西。"

陸原看著綠血有點驚訝。

但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比血王傳承更加重要。而且在他打敗瘦小老人時,他發現上面突然靜下,打鬥好像已經停止,所以他急奔而上。

"死了么?"

一上第二層,陸原只看到那巨漢,並沒有看到方昊天,忍不住臉色一喜。

呼!

巨漢突然一巴掌向陸原拍來。

強大的風壓頓時讓得陸原衣衫拂動,呼呼作響。

與此同時,第三層塔又有打鬥的動靜傳來。

"怎麼可能,他沒有殺死這個巨漢,怎麼就能上到第三層……"

陸原大驚。

但巨漢的實力明顯比那第一層瘦小的老人厲害,陸原只好揮劍迎戰。

過不了多久,第三層的動靜又消失了。

但很快,又有動靜傳下來,似乎已經是第四層。

陸原這下子真的震驚了!

這是怎麼回事。

楊炎的實力還不如他,為什麼如此輕易就過關,而他卻需要在這裡苦戰?

陸原是絕對想不明白了。

因為他不知道楊炎就是方昊天,更不了解方昊天的強大,也不了解方昊天的與眾不同。

方昊天根本就沒怎麼距守塔者打,他現在急著想到塔底去,他覺得此塔有可能是有血王傳承,但其中估計也有大秘密。

大秘密才是他最感興趣的。

所以他沒有殺守塔者,而是直接用魂術控制守塔者。這樣他不需要浪費多少力氣,同時又可以讓守塔者替他擋住後面的人,好讓他到了最上面一層後有足夠的時間去尋找秘密。

他越往上就越覺得奇怪,想到第九層就越迫切。

他發現到了第六層后,守塔者的實力居然已經到達元陽六重的層次。由此可見,上面的守塔者更強大。

這麼強大的守塔者,幽血門竟然讓三十歲以下的弟子進來,這不是送死嗎?

分明就是讓他們三百人進來送死的。

如果不是他化身為楊炎,擁有強大的實力,試問入塔者誰能闖到第九層?

不可能,一個也不可能闖得到。

沒人闖到第九層,就意味著沒人能得到血王傳承,也意味著進來的人都只能老死在血王境中。

真的是讓他們進來送死啊!

只是他很不解,以陸原的天賦,在任何一個宗門真的都是絕世天才。幽血門竟然讓這樣的天才進來送死?

是幽血門那些高層也不知道守塔者這麼強大?

方昊天想不明白。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更加要快點到第九層去。

此時方昊天也已經顧不上隱藏實力了。

我想你幫我擋桃花 面對六重層次的高手,他不可能再以一重的修為去迎戰。

"想必幽血門的人也不知道塔內發生的事。反正其他人也沒有能力上到這上面來,我就是表現出真正的實力也沒人知道……"

方昊天略微沉吟便揮出手中的元幽一寶劍。

以他的實力,如不需要壓制,對付六重高手那是綽綽有餘,很快就被他打敗了第六層的守塔者。趁著對方心神震驚時便用魂術襲擊,直接控制,然後讓對方繼續守住。

方昊天衝到第七層。 不出方昊天的意料,第七層的守塔者是元陽境七重修為的惡魔。

第八層是元陽境八重的惡魔。

倒了這個層次的惡魔,方昊天再想用魂術控制難度太大了。於是他開始殺。

既然殺,難度反而更小了。

登上第九層自是不會有什麼懸念。

第九層的守塔者果然是九重惡魔。

而且實力之超乎方昊天的想象。

竟然逼得方昊天動用了九魂劍才將對方斬殺。

第九層的守塔惡魔死了后,只看到地面上浮現出一個三角形的圖案。

"這是通往最後的入口?"

方昊天暗中戒備,魂域將自已包裹起來才走到三角形圖案上。

轟隆!

方昊天突然感到眼前一花,然後他已經置身於一個寬大無比的古樸大殿中。

大殿的中間有一個石床,石床上竟然盤膝坐著一名身穿血衣的老人。

血衣老人的身後,還靜站著三個面相看上去才三十歲左右的青衣男子。

但不管是血衣老人,還是那三個青衣男子,身上都沒有任何的氣息,似乎他們並不是人,而只是雕像。

"他就是血王?"

方昊天盯著血衣老人看,靈魂力同時籠罩,老人確實沒有了半點氣息,感覺已經死去多年。

隨後方昊天將感應力籠罩到那三個青衣人的身上。

"嗯?"

方昊天眼眉微挑,這三個青衣人還有活人的氣息。

只是這氣息很弱,弱到幾不可察。若不是方昊天的感應力強大的話,也許也無法知道。

"血王前輩。"

方昊天向前走去。

剛走幾步,那三個青衣人突然睜眼,宛如剛剛蘇醒的大凶……神。

三人六目,如六把利劍一般的刺向方昊天。

方昊天有所感應,頓時止步。

轟隆!

氣息微不可聞的三個青衣人突然爆發出可怕的氣息,每一個都是九重巔峰的存在。

嗖嗖嗖!

三個青衣人突然躍前,然後三人同時出拳,兇狠無比的向方昊天暴砸而來。

青衣人都是九重巔峰修為,聯手一擊,強如方昊天都是不能輕視。

所以面對砸來的三拳,方昊天身形一閃便是暴退三米。

青衣人停了下來,沒有追擊,只是看著方昊天,眼神凶芒大閃但又一付警惕戒備的樣子。

"你們是誰?"方昊天沒有也沒有出手,問道:"那一位可是血王前輩?晚輩方昊天今日有緣進來這裡……"

"是不是有緣,打敗我們則可。"一個青衣人突然打斷方昊天的話,說道:"我們也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打敗我們,然後答應我們的條件便能得到我們主人的留下的傳承,然後我們三人也將認你為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