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光靠數量是沒有辦法在冬奧會上拿獎牌的,這支國家冰雪集訓隊最大的問題就是雪齡太短。


除了東三省從小培養的冰雪運動員外,集訓隊超過70%的運動員雪齡不足2年,其中更有相當一批人是像李長逸這樣今年才上滑雪場的。

國家不能把冬奧會國旗國歌「飄、升、奏」的重任,全都寄托在這樣的隊伍上。所以雙跨選材領導小組制定的工作方案,第三輪選材工作就是走出國門,在海外華人中選拔優秀滑雪運動員備戰北京冬奧會。

唐槐把頭搖成了撥浪鼓:「別逗了,海外選材才是最不靠譜的,你以為跟簽個洋教練似的,多給點錢人家就來?歸化運動員需要改國籍的,難……」

他話沒說完就收聲了,彷彿擔心隔牆有耳似的。

顧千瞳可不管這一套,給他定了規矩:「反正下月啟動換項雙選,你最多只能要倆,多了我可不同意。」

「行吧,兩個就兩個,多了我也不稀罕。」

唐槐拍拍屁股走人,看起來心情不錯。

只是他並不知道,自己在打別隊的主意,人家教練也不是吃素的,同樣在想辦法挖他的牆腳。

比如單板平行大迴轉的外籍教練,在看過李長逸與張志旺的比賽視頻后,就對他超強的走刃技術讚不絕口,想安排人過來招攬。

曹黎是從唐槐這裡跳槽過去的,又和李長逸在一個宿舍住過,被教練當成了最佳說客。

可是他們這次是找錯人了,曹黎自私自利慣了,想的是李長逸水平比自己高,招過來就會搶自己的獎牌斷自己的路子。

所以他見面后就沒說外教的好話,還吐槽平行大迴轉沒意思。

李長逸記得當初在宿舍練詠春被奚落的舊恨,耐著性子聽了幾句就扭頭走了,實在是懶得給他好臉。

曹黎回去復命,這回氣哼哼的模樣倒不是裝的。

那外教還不死心,見李長逸挖不動,又看上了張志旺,只可惜有曹黎從中作梗,斷無成功的可能。

坡面障礙技巧的教練也不是省油的燈,私下裡聯絡了烏力罕:「來吧,我們這邊不咋需要走刃……」

U形場地技巧的教練也曾對李萍萍死纏爛打:「你柔韌性和平衡感這麼好,來這裡一定能拿獎牌。」

只有武纓沒有收到外隊的邀請,她粗糙的技術和「過硬」的體重,任誰看了也要搖頭。

「唐家軍」除了四位元老被覬覦外,新隊員也受到了招攬,他們也是唐槐精挑細選的好材料,經過倆月的訓練,已經是鋒芒初露。

考驗隊伍忠誠的時候到了,李長逸等五人信念堅定品格過關,唐槐也如願招來了兩個好苗子,可是沒想到後院起火,隊內居然有三個新人提出要離開。

原因很簡單,唐教練這段時間的魔鬼訓練,著實把人家練怕了,不敢再待下去。

像上一次親自送走曹黎一樣,唐槐笑容滿面:「好呀好呀,去吧,那邊更適合你們。」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說明:「葛神之飛越瘋人院」1、2、3、4見「第一卷葛神之純真年代」:第二

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四章)

有個衛生員,特象劉德華,有次我從句容老家回鎮江,還和他坐一輛客車,他還說一路儘是「石」,石山頭、石馬、石頭崗。有次,我吵鬧,他用條被子蒙住我頭,帶到床上綁我,我還喊救命。他讓我幫做事,比如清早拖樓梯,相信我不會跑,說跑幹什麼呢?

他說值夜班,他帶頭睡覺。有次私自帶個老頭進病房(就是和我說保密局的老頭),把老頭和另一糊塗病人,關在廚房間,兩人瞎鬧,說以毒攻毒的。病房田志宏主任,讓他把老頭送回去,說車費不報銷。

有個護士,叫賈建清,早上騎個大摩托車來上班,特拉風。她和我關係特好,以至後來曲洪芳主任說:「葛亦民,你要好好的,不然對不起小賈。」有次,我說:「我要調一個億,買下四院,讓賈護士做院長。」衛生員李說:「那你呢?」我忙說:「院長老公。」賈護士立即笑彎了腰。

有次病人閑聊,我說:「賈護士把人家R,不把我R。」有個老頭說:「賈護士結婚了。」我說:「所以把人家R,不把我R。」

我在醫院常幫做事,是勞動模範。比如綁人、用尿壺為病人接尿(綁着、掛水等),以至出院時,有個護士說,我走了,沒人幫做事了。好處是可以多吃點好東西。還有洗碗,有時我承包天天三餐洗碗,而他們都是輪值。

有次要綁一個人,醫院裏都是幾個綁一個,我一看那人單薄,說我一人就夠了。上去扶着他帶到床上,護士就綁上,可以他突然吐了我一臉。

有個J,來住院時還穿着服,我們幾人去綁他,他很壯,我還在和他說話,一個醫生突然撲向他,我們一擁而上,他一個女親戚說,注意他的手,有傷。

JC知道電針厲害,但他說他不怕,還要求做一下,體驗一下我做的感覺,特意說做時讓我看着,我沒看。

一次,我和J有不愉快,我吃着鴨子,他要討幾塊,我硬是不給,還和坐在對面的賈護士說吃不掉,賈就笑。

拖地都是病人干,幾個固定的老病人干,醫生查完房后,衛生員就喊我們拖地。

有次清晨,一個醫生讓我倒垃圾,醫生護士辦公室紙蔞里,全部是滿滿香蕉等垃圾。

有次似乎我「師傅」夏利文在睡覺室,和另一個人說醫護壞話,我到窗口向醫生報告,醫生沒睬,我再去他們那,他們扭了我手臂,我再報告,醫生說活該。

有個年輕人,象我兄弟路軍,是踢足球的,穿軍大衣,運動褲。和我關係很好,互通有無,就是吃的,精神病院也只有吃的。他讓我別幫着做事。

有個老頭對我說:「葛亦民,你有個奶奶,最喜歡你。」不知他怎知我奶奶還活着,怎麼會說我奶奶最喜歡我。有次在活動室,他突然對我說:「看,金山」,指著窗外,不一會又說沒有了。

他還說我,在我做電針時,很痛苦,但別人做時,我還去幫着插接線板。他說只要不反黨反社會就行了。

精神病院,一顆煙就能當皇帝,給別人一顆煙,他就會跪下來,對你喊:「吾皇萬歲!」

我那時穿紅褲子,有個護士說:「葛亦民,你為什麼穿紅褲子?」我說:「怪你什麼事?」她說那就綁,我說綁就綁。她就找杜育等綁了我。來病房做心電圖的男醫生,只好到我綁着的床上做,說:「別和她們辯」,我說:「謝謝你。」

綁了就做電針,張尉醫生做,我對她說做輕點,結束后一會,一位年輕護士唐又來做,邊做邊說:「葛亦民,你還小嗎,兒子站出來都和你一樣高了。」可那時,我兒子只到我膝蓋。她又說:「你卑鄙無恥下流。」

午飯時,一位女子,穿便裝,紅黑相間衣服,很漂亮,象香港明星,來送飯,說:「他為什麼綁?」 就在我閉上眼睛準備接受胡一雄手中鐵棍當頭一擊的時候,忽的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林子裏響了起來,「別動,警察,放下你手中的兇器!」。

我睜開眼睛一看,看到落日的餘暉中,朱隊帶着三名警察,身旁跟着那個神仙一般的郭俊,從林子裏慢慢走了出來,他們的身後躲著小胖李晨。

在那一刻我說不清是激動還是緊張,反正就是連話都說不利索了,「朱叔叔,救我們,救我們……」。

他們若是再來晚那麼一會,我的腦袋估計已經開花了。

胡一雄儘管很是吃驚,卻並沒有把鐵棍放下,只是回過頭看着朱隊跟郭俊他們。

朱隊拉動了槍栓,很嚴肅的再次沖胡一雄發出警告,「放下你手中的鐵棍,再不放下就開槍了。」。

胡一雄卻依然沒有動,也沒有放下手中的鐵棍,兩眼死死地盯着朱隊,然後把目光盯住了郭俊。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面對荷槍實彈的警察,胡一雄難道想要自尋死路,以卵擊石嗎?

「你是什麼人,居然能走過我佈下的鎖魂陣?」胡一雄盯着郭俊,陰惻惻的說。

「老夫姓郭,名俊,你就是胡一雄,當年五四農場的負責人?」郭俊一臉冷冷的看着胡一雄,兩眼跟利劍似的,看得我渾身都有點發毛,」憑你一個小小鎖魂陣就想困住老夫?雕蟲小技!告訴我,這邪術誰教你的?」。

「哈哈……」郭俊話音一落,胡一雄猙獰的大笑起來,「雕蟲小技?看來今晚胡爺我是遇上行家了,誰教我的法術你不配知道,就要看你有沒有手段了……」他說着從懷裏一摸,掏出個東西來一晃,一個刺耳的聲音響起立刻打破了林子的寂靜。

我離胡一雄近,看清楚了他手中拿的居然是一個鈴鐺,那鈴鐺跟普通鈴鐺不一樣,通體碧綠,上面纏繞着一大捆的黑線,散發着詭異的光芒。

啥鬼東西啊,那聲音尖銳刺耳不說,還讓人莫名其妙的心煩意亂。

「大家小心!」郭俊一聲冷哼,我看到朱隊跟三個警察立刻後退了兩步,手中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胡一雄,額頭上都滲出了豆大點的汗珠。

我心煩意亂的去看胡一雄,忽的聽到身後林子裏「悉悉索索」的聲音響個不停,胡一雄手中的鈴鐺搖得更急,一臉猙獰的笑意。

我扭過頭去看身後,就看到有三道人影從林子裏崩了出來,一蹦一跳之間就到了胡一雄的身旁。

啥鬼東西啊,等我看清楚那三道身影的樣子后,渾身汗毛都豎起來了。若是我沒有看錯,那根本就不是三個活人,應該是三具殭屍。

胡一雄……他居然利用手中的鈴鐺召喚來了三具殭屍……那鈴鐺,是他控制殭屍用的法器,我頓時就明白了。

胡一雄這王八蛋,看來他會的邪術還不止能控制鬼魂,他還能控制殭屍。到這個時候,我就算用腳趾頭去想也明白他用法器召喚來這三局殭屍是幹啥的了,當然是用來攻擊朱隊跟郭俊他們的。

我想到的郭俊當然也想到了,他冷著一張臉負手立在朱隊他們前面,看着胡一雄冷笑,「不就是三個連路都不會走只會蹦扎的東西么……「他冷笑着沖身後的朱隊還有三名警察說,」朱隊,你們小心,趁機救人。「。

郭俊說這話的時候雖然是一臉的傲然,但我看得出他還是有點擔心的。他在擔心啥,擔心對付不了這三具殭屍么。

」呵呵,果然是遇上行家了,它們雖然只會蹦躂,那你就瞧瞧吧,老匹夫。「胡一雄笑的更加陰森,鈴鐺一搖,三局殭屍立刻朝郭俊朱隊他們在的地方崩了過去,嘴裏發出」嚯嚯……「怪叫的聲音。

「朱隊,你們小心了,千萬不能被它們給抓住,我去斗那姓胡的。」郭俊說完立刻緩步向胡一雄走了過去。

胡一雄看着向他走過來的郭俊,嘴角牽扯出一個猙獰的笑意,拖着那條鐵棍搖晃着手中的鈴鐺慢慢的退入了林子。

也不見郭俊怎麼作勢,明明看他走得很慢,卻瞬間到了胡一雄的身後,跟着進入了林子。

「小胖,過來,趕緊解開我跟胡乃啊……」一見胡一雄那王八蛋走了,我立刻沖原本站在朱隊他們身後的小胖李晨大喊,才發現根本就沒看到他的影子。

這小子,估計是被嚇傻了,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陳陸沒有騙馬丁靈。

他側身躺在她的腿上后,匆匆感受了一下舒服度,柔軟度,聞着那一股淡淡的女人香氣,渾身舒坦。

但是很快,因為精神力的嚴重損耗,頭暈目眩,這種高級享受只來得及感受半分鐘時間,就立即進入了睡眠狀態。

體內玄力自動運轉,一遍一遍循環,在修復他身上的傷勢。

馬丁靈低頭看着陳陸帶血的臉,紅唇輕輕一抿,一滴眼淚掉到了他的臉上。

然後,正好滑進了他的嘴角。

「嘟嘟嘟……」

一陣手機鈴響,將馬丁靈從神遊狀態中驚醒,拿出手機一看,正是月半夏打過來的。

害怕聲音驚撓了睡着的陳陸,馬丁靈直接按掉了電話,然後回了一個短訊:有點事,等會再說,不用打電話了。

語氣莫名有點生硬。

因為,馬丁靈有點怨月半夏了。

陳陸是為了她,才受這麼嚴重的傷,可她一點都不知道,平時只會對他呼來喝去,真的當成一個保姆,她看着難受,心疼,卻又無可奈何。

……………………

另一邊。

趙欣媛他們一行人,迫不及待的拿着硬碟返回某個五星級酒店,裏面已經有人在等待,是一個戴着眼鏡的青年。

這人是個電腦高手。

趙欣媛是讓他來破解硬碟裏面內容的,因為從她安排在知夏生物科技公司的內應說,公司電腦的硬碟,對重要的信息都會經過嚴格加密,一般人就算偷去也看不到內容,需要經過高手的解密。

可是,青年把硬碟插進硬碟盒裏,讀取數據的時候直接就跳出來一個提示,說硬碟初次使用請先格式化,請問要格式化嗎?

「呃,這是什麼情況?」

電腦高手傻眼了。

趙欣媛還等著看到裏面的研究內容呢,腦子裏正幻想着自己拿到了研究資料后,月家成為抗癌疫苗的開發生產商紅遍全球的美事,見此趕緊問道:「怎麼了?不能破解嗎?不要急,慢慢來,月半夏既然做了加密,肯定不會這麼容易破解的。」

青年道:「不是的,夫人,這個硬碟……是新的,裏面沒有任何數據。」

「什麼?你說這個硬碟是新的?你確定?」

「百分百確定,夫人!」

「這是怎麼回事?湯龍,馬上給那個小偷打電話,是不是這個王八蛋掉包了硬碟。」

湯龍也立即緊張起來,這可是他花掉了一顆大還丹換來的硬碟!

普通人對大還丹可能不太清楚其價格,但是對古武者來說,那就相當於武林聖葯,服用之後可以直接增加十年內功修為,一名黃級初期武者服用了之後可能直接就進階到黃級中期巔峰了。

有錢也買不到。

這還是湯龍機緣巧合中得到的,要不是因為他自己已經邁入黃級後期,吃了大還丹也沒有多少效果,而抗癌疫苗卻是至關緊要,他才不會拿出來做交易。

可現在,這麼好的一顆大還丹竟然只是換來一個空白的硬碟,湯龍能不氣憤嗎?

所以,湯龍馬上就給章予打電話,他有點不敢相信,章予怎麼有膽子騙他?

他不要命了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