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當三人跑到感應門時,被攔住了,感應門的鐵欄杆太高大了,三人就是想翻也翻不進。


平陽楓庭苦惱的嘆道“該死的”

虎嚴扭頭看到別墅的遠處一個平臺上比較矮的地方“楓老大那裏應該能翻過去”

平陽楓庭跟龍元興兩人同時望到那裏比較矮的別墅的平臺,上面有些鐵尖刺,那爲的就是防止別人攀爬進來做的。

平陽楓庭對於那尖刺有辦法,他將自己的衣服捲成一團,接着狠插在那鐵尖刺上,接着就在虎嚴跟龍元興的扶持下,翻了過去。在然後是虎嚴翻過來。

而只剩最後龍元興了,他沒有人扶,高大的他對着已經進入到裏面的平陽楓庭兩人輕視的瞪了一眼“看我的厲害”龍元興單手撐地,那高大的身子就飛了起來,接着跳到半空的龍元興雙手抓緊鐵尖刺上的衣服,就那樣輕鬆的混進了別墅。

龍元興本以爲虎嚴跟平陽楓庭兩人會對自己矯健的身手誇讚一番,誰知道一擡眼看到兩人早早就走的老遠了。

“哎,你們等等我啊!”龍元興苦惱的喊道遠處的兩人。

平陽楓庭不悅的轉過頭跟龍元興坐着噓聲的手勢。

龍元興連忙捂住自己那張大嘴。

這是座四方形的別墅,別墅四面八方都是玻璃門,但是奇怪的是能看到是玻璃,可是卻看不到屋內。

平陽楓庭跟兩龍元興兩人說道“這裏你們上不去了,我一個人去,你們等着”

虎嚴疑惑哦的看了看“可是楓老大你該怎麼進去,難道是打破這些玻璃嗎?”平陽楓庭輕聲道“那樣不就是暴露了嗎?”

平陽楓庭閉上雙眼,而平陽楓庭這個閉上雙眼的動作,讓一旁知道平陽楓庭底子的龍元興得意的跟一邊傻愣愣的虎嚴解釋道“你還不知道吧?”

“知道什麼?”虎嚴怪異的問道。

“知道楓老大有異能啊”

“異能?”虎嚴彷彿也是第一次聽見這個詞,頓時看向平陽楓庭的眼神猶如看神仙一般。

“對啊”龍元興得意洋洋的給虎嚴做了一回老師,將平陽楓庭那超級厲害的變換性格的異能跟虎嚴說完,虎嚴張大了嘴巴,半天都沒緩過神來,而虎嚴心中還有些不相信的時候,睜開雙眼的平陽楓庭動了,在沒有任何借力的情況下,活生生一個大活人一跳五米高的就跳到了別墅的二樓,二樓的陽臺門沒有關緊,轉換過來的夥伴就是看中了那裏才跳上去。

龍元興推推虎嚴的肩膀“你跳的上去嗎?”

虎嚴被平陽楓庭那顯露的身手給驚呆了“楓老大真厲害!”

“那就是異能”虎嚴激動的抓緊了龍元興的肩膀搖晃着問道。

龍元興無奈的說道“對啊,那就是楓老大的王牌異能”

虎嚴在知道了自己跟的這個老大是個異能者後,心中的彭拜簡直無法用語言來表達,那是隻有在電視中才能看見的場景,而今天自己見到了?還是自己的老大!難怪楓老大能單人在TW黑道的長春幫站穩腳步,甚至是令長春幫的老大都刮目相看,那真的是楓老大的異能的功勞”

虎嚴知道自家老大是個異能者,那心裏的激動造成他眼中精光大甚,他知道他當初選擇平陽楓庭做老大,選對了。

而夥伴在上道陽臺後,就讓平陽楓庭掌控了身體。

平陽楓庭借言說是下面的小事情就不讓夥伴多勞了,夥伴到也沒多說什麼。

平陽楓庭靜悄悄的推開陽臺的門一路在別墅裏面找着文江那個死胖子。

那個死胖子帶着女人回家還能是幹嘛?肯定不做好事。

“哎,寶貝,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辦到,我今天晚上就回去跟我家的那個婆娘離婚,然後我們結婚”

美女嬌俏的將摟着他的文江推開,不依的說道“你又是騙人的,上次說晚上跟你老婆離婚,誰知道你說你學校有急事要趕過去,我就沒說什麼了,後來第二次你又答應的好好的,你說晚上一定去跟你老婆離婚,誰料想又是欺騙我,這次你還想繼續欺騙人家的感情嗎?”

平陽楓庭小心的躲在二樓一處較爲隱蔽的房間過道口的裏面躲着,稍微探出頭聽到還在一樓的兩人坐在沙發上說着話。

剛纔那些話全部進了平陽楓庭的耳朵裏,那美女嬌媚的聲音讓平陽楓庭動容了,只覺得全身上下一股燥熱敢席捲全身,自己也好久沒做的說,想想這個文江真是好幸福,一個死胖子天天玩女人,他學校裏的老師估摸着都讓他玩遍了纔對。

真是個人渣。

原來是包的二奶?平陽楓庭聽到兩人的原話。

不過平陽楓庭不得不對這個文江點了贊,二奶也包的如此漂亮非凡全身上下的迷人着裝就可以把平陽楓庭給迷的神魂顛倒了。

文江跟那個美女繼續說着“寶貝你聽話,我今晚真的回去跟我家那婆娘離婚,你相信我,這次哪怕是天上下刀子我也趕回去”

“別嘛,不用回去也行,你可以電話裏說啊”

文江一隻肥碩的大手摸向了美女的裙底裏,賊兮兮的笑說“電話裏說不清楚,還是回去說的好”

“那行吧,還希望你這次不會欺騙人家”

“當然不會欺騙你了寶貝”文江將美女推到在沙發上,轉瞬間在大廳就拍起了成人電影。

平陽楓庭趁機拿出手機調到高倍攝像,將文江那猥瑣的一幕統統拍攝了,拍攝的過程中,平陽楓庭是看的熱血膨脹,心裏一股邪火直充腦門,暗想等下這件事辦完了一定要去自己酒吧找個小妹商量商量 文江正跟美女辦事期間,殊不知自己被人給拍了下來。

而文江可能真的是老了,僅僅是三分鐘就完事了,讓二樓拍攝中的平陽楓庭真是刮目相看。什麼嘛還是個快三秒?這麼快?想想自己五年前跟哈南半小時,現在跟這個文江一比,自己纔是個地地道道的真男人。

“啪啪啪!”平陽楓庭覺得到時候了,嘴角帶着奸詐的笑容拍着巴掌從樓梯口一步一步的走了下來。

“誰?”裸着身子的文江跟美女嚇的慌亂用衣服將自己遮蓋了起來,文江擡頭一看下來的人,文江頓時被嚇住了,是這個惡魔“平陽楓庭你幹嘛?”

平陽楓庭踩着階梯下到了大廳,臉上的欣喜顯露於外,平陽楓庭笑而不語的看着一臉吃呆的文江跟那個美女“你們的即興表演真是好看呀!本來還沒看過癮,可是文大校長你要知道,我是個大忙人,沒那麼多時間看下去了”平陽楓庭邊那些輕笑的說着話,文江的臉上就越加難看,而那個美女怒了,她將沙發上的衣服將自己遮蓋的嚴嚴實實的,路過頭跟問道文江“文校長趕走他呀”

文江本來也想趕走他的,可是在見到平陽楓庭將懷中一臺手機把玩的時候,心裏那團怒火就被澆熄滅了。

文江怒聲的質問道把玩着手機的平陽楓庭“你想怎麼樣?”文江說的很直接,他彷彿知道那手機裏面存在什麼,很顯然就是自己與這個女人交歡的視頻。心裏憤怒的罵着平陽楓庭這個惡魔。

平陽楓庭聽文江那並不動怒的語氣,可能也猜到了自己手機裏面的東西,可是還是要給他一些警告,萬一他不知道呢?“文大校長上次報復我的事情好玩嗎?”

文江連忙動手將沙發上的褲子穿提上去“能不能去我屋裏談?”文江撇撇身邊還未着半點衣物的女人。

平陽楓庭心想自己纔不稀罕看呢,於是同意了他的請求“那行,我答應你”

文江將衣服匆匆忙忙的穿上後,帶着平陽楓庭上了二樓,沙發的女人見到兩人上去後,馬上就開始穿衣了。

平陽楓庭跟着文江去的並不是他的房間,而是他的書房,平陽楓庭在一進門,看到那三櫃子的書,笑着眼稱讚“文大校長啊,真是個智者千慮的大校長啊,這麼多書,要是換我來,我估摸着我這性子一輩子也看不完這些書”

文江將門輕輕的帶上,並未接平陽楓庭這番似諷刺的話。

平陽楓庭拿出電話跟別墅外面的虎嚴打了個電話“喂,虎哥,等下有個女人出去,麻煩你們攔住她”

“你……”文江本想將平陽楓庭哄騙上來,好讓那個還算聰明的女人去報警,那料想這個平陽楓庭早有準備了。

“文大校長沒想到吧?”平陽楓庭掛了電話,似乎看穿了文江這頭老狐狸的陰謀。

文江聽得他一口一個文大校長只覺得心裏無名火更加的大,奈何平陽楓庭手裏掌握了他的兩個證據,對兩個證據,第一個是在自己學校自己跟那個女老師辦事時的視頻,而第二個視頻,就是剛纔被在二樓偷拍的了。平陽楓庭嘴上雖沒說,可是從他剛纔把玩手機的時候就知道了他的用意。

而在他們談話時,意識海中的夥伴不知道爲什麼右眼總是個跳個沒完,夥伴不是一般的人,他知道右眼跳代表着什麼,恐怕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了。

“廢話不多說,給上次你找警察抓我的事情道歉,在賠償我500萬精神損失費,要是不給,你別怪我不客氣!”平陽楓庭“嘭”的一下從懷中掏出那把他一直用着的黑色刀把的短刀插在那楠木製成的地面上。

“道歉是行,可是500萬,會不會太多了點?”文江爲難的說道“我上次把那些錢給你的,已經是我所有的的錢了,現在手裏資金有點緊!”

“你手裏有點緊啊?”平陽楓庭笑着在這座房間環視了一遍,轉臉變的一張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那把這房子賣了還錢吧!”

“平陽楓庭你別得寸進尺!”文江一字一頓的怒聲道,那銳利的眼神恨不得要將平陽楓庭給插到牆上去。

可是平陽楓庭現在可不是五年前那膽小性子的人了,現在的他,心境可以說哪怕面前站着李嘉誠,他也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跟李嘉誠正常談話。

“我得寸進尺了?那麼我去給你出個名,到時你就知道我是不是得寸進尺了!哈哈,我想看看第二天咱們深圳日報的頭版頭條會不會是某某某學校校長跟某某某女人有着不可告人的姦情,而且還給那女人買了一套別墅”

“你……”文江捂着胸口,像是被氣出心臟病了。平陽楓庭冷笑道“你要是心臟病死了,我不介意在上去用我手裏的短刀在你心臟上補一刀。

文江那捂着胸口的姿勢又恢復了正常,平陽楓庭笑着眼說道“別跟我打馬虎眼,我不吃那一套。”

而在外面的虎嚴跟龍元興兩人早就匆匆忙忙拍出來的那個女人抓住了,龍元興還直誇她的身材好。

“哎,楓老大你出來了?”虎嚴單手扣着那個女子的手,驚喜的看到門口打開,從裏面走出一臉平靜的平陽楓庭。

龍元興欣喜的小步跑了過去“楓老大怎麼樣了?”

平陽楓庭對着他倆做了一個ok的手勢,平陽楓庭又跟虎嚴打了個響指“虎哥放開這個女人吧”

虎嚴應了一聲,將那個女人推到了一邊。

那個女人被放開後,害怕的扭着那美臀跑進了屋內,龍元興擔心的說道“楓老大你不擔心那個女人報警啊?”虎嚴也是神情專注的看着平陽楓庭,似乎要說的跟龍元興是一樣的。

平陽楓庭微笑道“文大校長已經讓我做好思想工作了,我相信他是個聰明人的話,就不會在對我們怎麼樣了”

三人哈哈大笑着出了別墅,開着車離去,平陽楓庭摸了摸胸前口袋中的銀行卡,這裏可是有着五百萬啊。

而就在這個時候,意識海中的夥伴忽然要平陽楓庭進來一躺,平陽楓庭疑惑的按了下車喇叭,前面奔馳的虎嚴兩人的車,紛紛靠着路面停靠了下來。

兩人一起下車到平陽楓庭的車前,龍元興見到平陽楓庭閉着眼上,就知道楓老大是在跟他意識海里的異能者對話。

而虎嚴好奇的要敲車窗時,被龍元興一把阻止了,龍元星對着虎嚴另有深意的露出一個笑孤。虎嚴也意會了他的意思。

意識海中的夥伴面色凝重的跟平陽楓庭說道“我感覺到一絲不祥的預感,我猜測可能最近會出什麼大事情,你要小心了”

“大事情?”平陽楓庭沒有懷疑夥伴的話,夥伴跟初美靜子他們兩人的話,從來到沒有錯過。

平陽楓庭試探性的輕聲道“會是由比冰他們殺來了嗎?”

夥伴抱着雙手在黑暗的意識海中慢慢的來回走着,他分析道“根據上次那個給你信的番茄面具的話來看,不是夕陽紅那女人就是由比冰!”

“啊……那夥伴該怎麼辦?”平陽楓庭急色的想問道夥伴。

夥伴面容嚴肅的來回走着,終於他停下了腳步“如果是夕陽紅還算好,要真是由比冰的話,我就沒一點辦法了”夥伴嘆聲道“在強大的力量面前,任何陷阱與計謀都是無用,除非!”

平陽楓庭聽得夥伴那還有後文的話,連忙問道“除非什麼?”

“除非能找到銀色屠殺!在我看來或許只有這個女人才能跟由比冰一站!”

“銀色屠殺?”

虎嚴跟龍元興也各自上了自己的車,在裏面睡大覺,平陽楓庭睜開了眼睛,他從自己衣服裏掏出那張酒坊的老奶奶給他的銀色屠殺的照片。

平陽楓庭雙眼呆滯的看着跟三個外國人站在一起拍照的銀色屠殺,心裏難過的想道“你何時才能在救我一次?” 這些時日,平陽楓庭基本上除了跟龍元興他們出去要一些狠人的債外,其他時間全部呆在家裏跟意識海里的夥伴對打,每次平陽楓庭都會被夥伴打的鼻青臉腫的直到精神力耗光,夥伴自動消失才停手。平陽楓庭自從那天被夥伴提醒了後,才知道在不加強自己,在夕陽紅又或者由比冰過來找到自己,自己都是死路一條。

唯有充分的利用好的夥伴的長處,那就是瘋狂的學習,在跟夥伴互相暴打對方的同時,還能加強雙方兩人的實力,而在這個過程中,平陽楓庭在慢慢變強了,而夥伴更是以火箭般的速度成長,讓平陽楓庭頭痛的是自己的實力有限,成長的過慢,而這也間接導致了夥伴的學習能力在厲害,在沒有比他更強大的打手的的教導也快不了多少。

而虎嚴在龍元興這個會些功夫的人的幫助下,那要債要的真是令那些個老闆頭子統統都怕了,而兩人在那堆爛賬中還翻到了餘新幫幾個底盤的人的債。虎嚴跟龍元興到知道平陽楓庭目前對餘新幫有些嬋忌,龍元興特意打電話問了平陽楓庭。

平陽楓庭電話中跟龍元興說道“餘新幫的帳就算了,現在我們的實力還不足以跟夕陽紅對抗”

今天的天氣很熱深圳的夏天來臨了,平陽楓庭此時頂着烈日在家內,擡槓鈴,這個是他現在每天都要練習的一個道具,每天在夥伴的監視下擡槓鈴擡到虛脫爲止後,在到意識海里來跟夥伴進行高速的對決。

夥伴每次的出手都沒有留一點餘地,速度該快就快,拳頭該要上臉,還是要上臉。而在這樣艱苦的訓練中,平陽楓庭切切實實的得到了提升,一個月後,二個月後,三個月後,平陽楓庭只覺得跟夥伴的對決中,自己每次都挨不住夥伴的三拳兩腳就被打的爬不起來了。

而這幾個月內,虎嚴的手下高興的從東北那邊放來消息,說是琪芯的孩子成功找到了,而那對曾經的老闆夫婦卻是不願意把這個養了兩年的孩子交出去,哪怕平陽楓庭跟那邊小弟說開價300萬,那對夫妻都沒答應,而平陽楓庭又不想動**,平陽楓庭也知道一對夫婦失去自己孩子會有多麼的傷心,那是真正意義上的傷到骨髓裏。膝下無子的老年人了,還不就想安度晚年,無奈身邊沒有任何子女的話,他們的晚年又該如何安呢?就憑這一點就不是錢能換來的。

最後孩子是怎麼要回來的呢?這還多虧了琪芯,在知道了孩子的事情後,馬不停蹄的跟何雙一起打車去了東北一躺,最後好說歹說的跟那夫妻商議,這個孩子他們出五百萬買回,而且這個孩子還認那對曾經的老闆夫婦做乾爹乾孃。而那對老闆夫婦最後還是同意了,而那五百萬呢?最後還是找平陽楓庭借的。平陽楓庭當時被借出五百萬,還是肉痛的緊。

在體內又跟夥伴打的精神力耗光後,平陽楓庭跟正在逐漸化成虛影的夥伴吐着血的問道“夥……夥伴,我貌似這幾個月並沒有什麼長進啊”

平陽楓庭面對這幾個月跟夥伴的對練,並沒有像夥伴所說的一樣,自己會成長很多,現在撲在黑暗的意識海中被夥伴又一次打的吐血的平陽楓庭懷疑夥伴那話中的可行度會是多少?

夥伴面無表情的看着他,淡定的回答道“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也是我在成長,而我的學習能力,說句吹牛的話,是你的20倍!”夥伴話音一落,整個虛影便消失了,留下的只有那句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的夥伴那最後的有力的話語。

平陽楓庭摸了摸自己滿是血痕是手掌“自己真的強了嗎?可是爲什麼我感覺不到呢?”

到了現實中,平陽楓庭想試試看自己到底有沒有變強,於是找到自己平常洗臉用的鐵盆,平陽楓庭將鐵盆放好在地上,讓它立着,接着學着李小龍,鬼喊了一句,迅猛的一拳照着鐵盆甩過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