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等了好一會,那個守衛也沒回來。


張謙有些不耐煩了:“什麼情況啊?”

另一個守衛說:“請親王殿下稍等。”

“你們搞什麼鬼!”張謙有些惱了,“到底讓進不讓進!”

“請您稍等。”

“你快進去看看!”

“這個…親王殿下,我得守衛大門啊。”

“你不去是吧?行,我自己去。”

“哎哎哎,親王殿下,您不能去!”守衛說着就要衝上來攔。

“我還就偏要去了!”張謙伸出右掌一推,一股強大卻還算柔和的力量就把這個守衛頂飛了出去。

他這一動不要緊,守在皇宮大門的這些狐妖守衛立刻如臨大敵,一陣鏗鏘聲響起,他們全都抽出了各自的兵刃對準了張謙。

也有一些狐妖舉起雙手,凝聚出了各色的妖術。

“一段時間不見,你們真是長本事了,居然敢對我刀兵相向?”張謙冷笑不已。

“親王殿下!”一個狐妖大聲說,“已經有人去稟報了,還希望您能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的個屁!爲什麼攔着不讓我進?以前可不是這樣!”

號外!野狼出沒,請注意! “那是以前!” 豪門棄愛,傲嬌萌妻別想逃 這個狐妖大聲說,“陛下前不久剛下達了命令,誰也不準直接進入皇宮,必須現稟報,並且陛下同意之後纔可以進去!”

“之前狼帝陛下來過一次,也是這樣!”

“狼帝也是這待遇?”張謙疑惑了,自從狼帝和小玉的那個姐妹聯姻之後,兩族的關係與日俱增,雖然還沒到一家親的地步,但是也差不多了,互不設防。

但是這是爲什麼呢?

“小玉在搞什麼鬼?”張謙皺起眉毛。

“所以親王殿下,請您稍等!”

“稍等個屁!”張謙大聲說,“狼帝是狼帝,我是我!我可是你們女皇的丈夫!”

“抱歉,親王殿下!請您尊重陛下的命令!”

張謙剛要說話,貓皇說:“算了,人家都把小玉擡出來了,給他個面子。畢竟你老婆嘛。”

“可是…”

“可是什麼,她是不是你老婆?是的話你就尊重人家一點,好歹她現在是皇帝,你這麼強勢,她以後還怎麼治理族羣?”

張謙皺着眉毛,不耐煩的哼出一口氣,往臺階上一座開始抽菸。

離他很近的那個守衛想提醒他一句這裏不讓抽菸,但是最終還是沒敢說出口。

又等了十幾分鍾,那個去通報的還是像死了一樣沒有任何動靜。

張謙面前已經一地菸頭了。

他再也憋不住了,站起身悶頭就往裏走。

“親王殿下!親王殿下!請留步!”

“留你嗎個頭!”張謙猛地一跺腳,地面就開始震動了起來,這些狐妖立刻搖搖晃晃的站立不穩了。

“親王殿下!如果您要硬闖,那我們就得罪了!”

“哼!我今天就要硬闖,如果你們敢攔我,我也就不客氣了!”說罷他揮手召喚出太寶扇,劍指一掐,太寶扇猛地一扇,整個皇宮大門口立刻飛沙走石。

道行低法力弱的狐妖當場被吹飛了。

張謙停止了施法,冷哼一聲,擡腳就往裏走。

那些狐妖驚恐的看着他,也不敢再阻攔。

走了幾步,那個進去稟報的狐妖終於出來了:“親王殿下,陛下有請!”

“你他媽死在裏面了!”張謙怒罵,“怎麼纔出來!”

“對不起親王殿下!”那個狐妖趕緊說。

張謙懶得和他較勁,大步往裏走去。

但是心裏卻覺得越來越不對勁,搞什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今天的蒼月谷處處透着古怪?! 而更奇怪的是,小玉選擇和張謙見面的地方居然不是寢宮和偏殿,而是正殿。

正殿是平時小玉面見長老、臣子和辦公的地方,偏殿是休息區,寢宮不用說了那是睡覺的地方。

以前張謙來蒼月谷,從來都是直接進偏殿或者寢宮,小玉只要得到了消息就會立刻拋下手中的事務來找他,但是今天爲什麼要選在正殿?

難道是要和我商討什麼大事?

那也沒必要啊!

一家人不管商量什麼事,都不用這麼正式吧?

一進正殿,張謙就立刻感覺到了更古怪的氣氛。

正殿兩旁站滿了目不斜視挺胸昂首的衛兵,小玉穿戴的非常正式整齊,一臉嚴肅的坐在正殿上方高高的王座上。

“小玉…”張謙剛喊出了兩個字就被小玉打斷了:“大膽!竟敢直呼朕的名字!”

“哈?”張謙一臉懵逼。

小玉的臉上隱隱出現了怒氣:“你應該稱呼朕爲陛下!”

“我爲什麼要稱呼你是陛下?你不是我老婆嗎?”

“就算我是你的妻子,在這種公衆場合,你也應該稱呼我爲陛下!”

“我靠?你到底搞什麼鬼?”張謙生氣了。

“注意你的言辭!”小玉直接站了起來,伸出手怒指張謙。

“我不知道我怎麼惹着你了,”張謙說,“但是作爲你的丈夫,你這樣對我真的好嗎?”

“轟出去!”小玉直接說。

“你說什麼?”張謙愣了。

“你這種態度簡直讓人難以忍受,來人,把他轟出去!”小玉一甩衣袖。

張謙瞪大了眼睛,貓皇也看不下去了,從張謙腦袋上跳了下來,喵一聲顯出了巨大的真身,磅礴的妖氣在大殿內縱橫,他呲着牙低聲咆哮:“朕看誰敢動!”

“貓妖,你少在我蒼月谷放肆!”

“放肆的是你吧?”貓皇說,“雖然我有一段時間不在這了,但是我知道張謙這人怎麼樣也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他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你的事?他招你惹你了?你爲什麼對他這個態度?”

“放肆!竟敢這樣跟朕說話!”

“你知道嗎,你是第一個敢在朕面前自稱朕,朕卻沒有把你打的滿地找牙的人。”貓皇說。

“竟敢出言不遜?”

“朕還就出言不遜了你怎麼着?”

“行了!”張謙大聲說。

貓皇歪着腦袋看了他一眼。

張謙伸出手指着小玉:“不歡迎我是吧?行,我自己走,用不着你轟!”說着他一拍貓皇的肩膀:“老貓,咱們走!”

貓皇點了點頭,回頭冷冷的看了一眼小玉,跟在了張謙的身後走了。

小玉看着這一人一貓的背影,滿臉怒氣,眼神中突然閃過一道綠色的光。

出了皇宮,又出了蒼月谷,張謙這氣還是沒消。

“媽的!”張謙叼起煙,“這他媽到底怎麼回事!小玉發什麼神經!”

貓皇化成人形坐在他旁邊:“這裏面有古怪。”

“肯定有古怪!要不然她爲什麼突然對我這種態度!”

“你聽貓皇把話說完。”系統突然說。

張謙呼出一口氣,對貓皇說:“你繼續說。”

“你有沒有注意,你以前認識的那些蒼月谷的人,除了小玉以外,今天你一個都沒見着。”

張謙一愣。

“胡良,還有小狐狸,你都沒見着。”貓皇繼續說,“小狐狸沒見着情有可原,可能她待在深宮裏面。但是胡良這廝不是應該駐守皇宮大門嗎?爲什麼也沒見着?”

張謙轉了轉眼睛,吸了一口煙,沉思了起來。

“還有胡軒胡靈,”張謙吐出煙,“也沒見着。”

“胡軒胡靈是誰?”貓皇問。

張謙沒回答這個問題,反問貓皇:“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我想表達的東西很簡單,蒼月谷這裏有可能是出事了。小玉對你這種態度也許並不是她的本意。”

“你的意思是,有某個強人來到了這裏,威脅了她?”

“也有可能她是被某個人用某種方法控制了。”系統說。

“有可能,不過也有可能她被控制了。”貓皇也說,“要不要去問問狼帝那廝?”

張謙扔掉菸頭,使勁踩了踩,惡狠狠的用鼻孔哼出煙氣:“不用,老子再進去一趟!抓幾個人問問!”

“這個行!朕陪你一塊去!”貓皇興奮了。

於是張謙又悄悄的摸進了蒼月谷。

九天大道決的隱字訣很厲害,不但能隱去他的仙力和道力,而且還能隱去他的氣息,於是他小心翼翼的避過了那幾個守衛蒼月谷入口的狐妖衛兵。

憑藉着對蒼月谷地形的熟悉,他一路輕輕鬆鬆的來到了皇宮西邊的山腳下。

皇宮三面環山,只有正北地方是一馬平川,而那裏也正是皇宮大門所在地。

張謙悄悄的運起了一點仙力,飛過高山,避過了西邊的十幾個守衛,潛入了皇宮。

他現在是仙人了,只要不顯露出仙人氣息,想要避過這些一兩千年道行的妖怪的耳目是很輕鬆的。

至於他爲什麼這麼小心的避開守衛而不是堂而皇之的打進去,是因爲他不想打草驚蛇,他要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之前你不應該把這裏的鬼兵撤走的。”系統說,“那樣的話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我就能第一時間知曉了。”

前妻,許你一世寵 “現在說那個還有什麼用。”張謙說。

“以後別這麼幹了就行。”系統說。

張謙一路避開了十幾撥守衛,終於進入了皇宮後面的寢宮。

可是他轉了一圈也沒發現小倩,最後他來到了小玉睡覺的地方,還是沒發現小倩的影子。

“奇了怪了,小狐狸怎麼也不見了!”張謙自言自語着。

“難道是被小玉藏起來了?”

“藏起來?”張謙皺眉沉思了一下,突然眼睛一亮:“會不會真是某個強人抓走了小倩,然後用小倩威脅小玉?要不然小玉爲什麼變化這麼大?”

系統剛要說話,門外就響起了腳步聲。

張謙一驚,趕緊召喚出了萬相鍾躲了進去。

門開了,小玉率先走了進來,她的臉上仍然保持着像寒冰一樣冷漠的表情。

跟在她身後的卻是一個長相非常俊美,身穿白衣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身上,帶着仙氣! 張謙看的眉毛一皺。

怎麼個意思?這難道是新招的一個後宮親王?

“怎麼可能。”系統不屑的笑了,“小玉就算是皇帝也只是一個道行幾千年的妖怪罷了,哪個神仙能看得上她?”

“我啊,我也是神仙。”張謙說。

“不好意思,我總是會忽略你,誰讓你一點仙術都不會呢,空有一身仙力。”系統說。

張謙翻了個白眼。

關上門之後,小玉轉身面對這個小白臉,撲通一聲跪下了:“大人,我已經把他攆走了。”

說這話的時候,小玉面無表情,聲音平靜。

張謙眉毛皺的更緊了。

這又是什麼情況?

“嗯,我知道了。”小白臉說。

“那接下來呢?”

“哼,接下來…”小白臉突然走到萬相鍾前面,臉對臉的看着張謙說:“殺掉那個小狐狸。”

張謙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難道這傢伙已經發現自己了?

不能夠啊!萬相鐘不是能夠屏蔽萬物的感知嗎!

“他肯定沒發現你,要不然早就出手幹你了。”系統說。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