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肖越適合原主嗎?


雖然她不喜歡八卦,可是公司里那些女同事,只要公司進來個男的,她們都有辦法打探出人家的上下三代,像私家偵探一樣。

而肖越和姜睿宇,早就是她們浮想的對象,只不過,許多人都會選擇姜睿宇,因為他「身家清白」。而另一個,側是「滿身情債」。

聽說和肖越在一起的女人,多到可以用卡車來運。

所以,這樣的人,花心而濫情,怎麼可能適合原主?

雖然——

葉靈就自己的接觸看來,肖越並不如傳說中的一般濫情,除了為人桀驁一些,自負一點,其他還未親眼所見。

不了解一個人就否定他是不對的。

所以,她可以了解看看。

只是上了車,肖越再沒跟她說過一句話,似乎是因為剛才的話後悔了。

也就是說,他說出那樣的話,不過是一時之氣,不能當真的?如果一個人說的話都不打算履行到底,那她就覺得連了解的必要都沒有了。 ……

林若煙來了,專程為了參加龍老爺子的大壽而來。

要是以往,林若煙肯定不會來,可是現在不同了,她林氏財團能有現在,完全是因為龍老爺子在背後支持,所以林若煙來了。

林逸親自到機場來接林若煙,可到了機場才發現林若煙根本不是一個人,身邊還跟著月霓裳和方碧涵,還有幾個林氏財團高層的精英。

「你們來了!」林逸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

「嗯!」林若煙輕輕的點了點頭,嘴角也掛上了笑容。

而一旁的月霓裳很想要衝上去擁抱林逸一下,可是礙於林若煙在身邊,所以並沒有上去,只好按耐住了心中的不安分,等著晚上了。

倒是方碧涵,表情有些奇怪,想要對林逸說些什麼,最後卻並沒有說出來,只好抿住了小嘴唇,就這樣安安靜靜的呆在一旁。

林逸也發現了方碧涵的奇怪,輕輕的搖了搖頭,剛開始他還能和方碧涵一起談笑風生,兩個人互相也有好感,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方碧涵不像林若煙那樣能隨時掌控主動權,也不像月霓裳一樣大大咧咧,有什麼說什麼,更不像水吟月、美姬子一樣能夠妥協,所以她註定和林逸是不可能的。

方碧涵的嘴中說過,她不介意,可是實際上她還是介意了。

開著車子來到了酒店,眾人俱是下榻,林若煙和月霓裳跟著林逸來到了林逸的房間當中,以往方碧涵也是會跟來的,可是這一次沒有。

林若煙坐在沙發上面,美姬子趕忙倒上了茶水,林若煙則是輕聲道:「是不是覺得方碧涵有些奇怪?」

當下輕輕的點了點頭,也不在隱瞞:「是啊,有些奇怪。」

「那是因為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林若煙瞥了林逸一眼道:「她沒有告訴過她男朋友她和你之間的事情,所以有些緊張!」

林逸這才明白過來,怪不得方碧涵會那麼緊張,當下也是有些疑惑的問道:「她的男朋友是誰?林氏財團裡面的嗎?」

「嗯!」林若煙應了一聲:「是公司新任的商業部總經理,叫做程毅。」

「他人怎麼樣?方碧涵這小妮子太單純了,別被人給騙了!」林逸道。

林若煙擺了擺手:「你放心吧,沒問題的,這程毅是海歸高材生,有些能耐,人品也不錯,要不然我也不會讓他當總經理。」

林逸這才點了點頭,頗為無奈道:「這也算是最好的結果吧。」

林若煙則是剜了林逸一眼:「要不是你,憑著人家方碧涵的容貌和能力,早就有好結果了。」

「喂喂喂,你可別什麼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啊,」林逸沒好氣道:「我當初告訴過她了,我和她不合適,是她非要和我在一起的,不過還好,什麼都沒發生,不然我的心裡頭可就不好受了。」

林若煙沒有再說什麼,倒是林逸,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之後沉聲道:「你對京城的這些世家大族動手了?」

林若煙一愣,沒想到林逸這麼快就知道了,當下抿著小嘴唇道:「嗯,我想要幫幫你,卻沒想到……」

「好了,不用擔心,這些我會替你處理的,你就不要操心了,不過在公司方面你還是要多費費心,對股市之類的東西我也不太懂,你把這些看好,至於外面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林逸拍了拍胸口道。

林若煙知道林逸會這麼說,輕輕的點了點頭,如同夢囈般的應了一聲。

半夜,林逸躺在床上,有些昏昏沉沉的,「咯吱」一聲,房間的門響了,林逸立刻激靈了一下,睜開了眼睛,可是緊接著一道身影就撲到了床上,緊緊的抱住了林逸。

林逸不由得一愣,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不知道是誰,不過緊接著就聞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這是源自於女人身上那天生自帶的香味,林逸一下子就明白過來,這麼狂野,除了月霓裳還有誰呢?

一個濕潤的小嘴唇碰在了林逸的嘴唇上面,林逸剛剛反應過來就又感覺到了一片柔軟,林逸緊緊的抱著月霓裳的嬌軀,沒一會兒,衣衫遍地,房間當中儘是誘人。

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伴隨著男女的悶哼聲,這場激烈的運動才結束,月霓裳靠在林逸的懷抱當中,緊緊的摟著林逸的虎腰,香汗淋淋,只感覺渾身上下酥軟不已,連呼吸都不想呼吸了。

林逸的嘴角叼著一支煙,輕輕的攬著月霓裳的嬌軀,過了一會兒,沒好氣的瞪了月霓裳一眼:「你這丫頭,怎麼就會搞突然襲擊,害得我都差點沒防備!」

月霓裳則是輕哼道:「我要是不突然襲擊,恐怕你的心裡只會有林若煙,而不會有我月霓裳了!」

林逸無奈道:「你不是答應過我不說這些了么!」

「我連說說都不可以了么?」月霓裳嘟著粉嫩的小嘴唇道:「雖然我月霓裳的名聲不是太好,可想娶我的人也多了去了,你都佔了大便宜了,還不能讓我說一說?」

林逸是徹底無奈了,搖了搖頭,不再說什麼。

倒是月霓裳,沉默了一會兒這才道:「林逸,這些天的氣憤有些奇怪,京城那些世家大族全部都聯合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誰組織的,現在已經針對林氏財團來了幾次小規模的攻擊,林氏財團勉強應對了下來,估計過些天他們就會展開大規模的攻擊,他們要是用盡了全力,林氏財團恐怕用不了一個月就要完蛋。」

林逸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我已經知道了,有人在背後蓄意組織這些世家大族來對付我林逸,這群人,真是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非得我大開殺戒他們才樂意嗎?」

月霓裳則是笑著道:「沒辦法,人心都是這樣,看到利益都想要衝上去咬一口,不過這些人來的快去的也快,等他們碰了壁,自然就樹倒猢猻散了!」

「這個我當然知道,只是現在情況有些複雜,還是先解決了中華閣的事情,然後在處理這邊的事情吧!」林逸琢磨了一下道。

月霓裳趕忙道:「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沒有,」林逸擺手道:「你呀,就好好的給我呆在林氏財團保護林若煙,這些事情別摻合了,萬一傷到了你,我可就不樂意了!」

聽著林逸的話,月霓裳那粉嫩的臉頰之上儘是通紅,想起了上一次在東萊的事情,林逸為了她把整個努洛伊曼王宮夷為平地,每當想起這個,月霓裳就臉紅激動不已,女兒家就是這樣,男人有一件感動她的事情,她就能記住一輩子。

月霓裳翻過身來把林逸壓在了身下,獻上了她那粉嫩的小嘴唇,林逸毫不客氣,照單全收。

「為你,我願意付出一切,因為你也為我付出過一切!」

紅顏亂:狂妃傾天下 趴在林逸的身上,月霓裳略有深意的盯著林逸,表情當中儘是感動。

林逸哪裡能不知道月霓裳是怎麼了呀,肯定是又想起在東萊的事情了,無奈的搖了搖頭,輕輕的撫過月霓裳的秀髮,沉聲道:「我不需要你為我付出一切,只要你能好好的,比什麼都強!」

月霓裳使勁的點了點頭,再次靠在了林逸那溫暖的懷抱當中,倒是林逸,輕輕的撫過月霓裳那粉嫩的肌膚,嘴角抽著煙,心裡頭在想著事情。

明天就是龍老爺子大壽之日了,到時候就要看誰的手段厲害了!

…… 第二天,林小美沒有來上班。

第三天,林小美來了。

滿面春風,笑顏如花。

葉靈不小心看到了他們倆個在辦公室裡面熱吻的鏡頭,嚇得葉靈到洗手間躲了半個小時才敢回去,還好回去的時候門被關上了。

葉靈感覺自己像個守門的,不管誰來都要先瞄一瞄裡面的情況,要是有什麼不妥當的會故意打個電話詢問一聲才去敲門。

姜睿宇大概對她的「識趣」表示讚賞,給她升了個總秘書的頭銜,然後林小美變成了,他的貼身秘書。

名正言順的跟著他出入了。

總秘書留下來當個打雜的。

一切總裁說了算。

葉靈表示沒問題,多了個總字,工資見漲,工作還是那些工作,再美不過了。

「姜睿宇不在?」

一個美女蹬著高跟鞋走到她面前,抬著頭說話。

金主的恩賜:豪門盛婚99天 個性的短髮,高質的衣裙,亮麗的眉眼。

「您好,姜總有事外出了。」

能直接找到總裁辦公室來的,多半是有關係的。

「他什麼時候回來?」

「這個……」外出見客,還帶著某某人,會回來的話,大概是漏了什麼東西吧。

所有東西在出門的時候她已經替總裁大人準備好了。

所以……

「他去哪了?」

「抱歉,這個……」

「不能說?」

眼前的女子倒不像是蠻纏的人,看葉靈的語氣委婉,並沒有為難她。

臨走前留下一句話:「我是付婷娜,姜睿宇回來跟他說我來過,就這樣。」

「好的。付小姐,請問需要留個電話嗎?」

「不用。」

付婷娜已經揮手離開。

葉靈眨眨眼,更低調的工作。

一一一

等總裁回來,離他的未婚妻付婷娜小姐的到來已經過去五六個小時,葉靈等總裁稍作休整,就把大半天的事情上報於他。

說到付婷娜的時候,姜睿宇看了她三秒,然後說:「以後這個人沒有預約不要讓她進來。」

「好的,姜總。」

葉靈斂斂眸,提醒道:「付小姐昨天早上並沒有預約直接就上來了,不知道是否需要通知前台那邊……」

姜睿宇略作思考,臉上一片深沉。

半晌才回葉靈的話:「吩咐前台,以後這個人來就說我不在,其它的我會處理。」

「好。」

葉靈退出辦公室。

而姜睿宇則有些煩躁地揉揉前額,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出現,是發現了什麼嗎?

回想今日的經歷,跟某人一起時,是從未有過的放鬆自在,有多少年沒有這種感覺了,一個人一直負重前行,每一刻都在思考著下一步要做的事,原來有另外一個人,可以讓你暫時放下所有的重擔,單單的享受和她在一起的時光,那種自在,是他從未體會過的。

而付婷娜,家裡權衡利益定下的未婚妻,她的到來會把這份愜意涅滅。

姜睿宇看著手上用力攥著的筆,他想守住的東西,豈會讓人輕易奪去,要拿走的話,除非他願意放手!

「啪」

筆被姜睿宇扔到桌上,隨之他的嘴角泛起冷笑。

一一一

葉靈盡責的做著自己的工作。

對於林小美隔三差五的不見人,她表示不關注。

「安秘書,叫林小美進來一下。」

姜睿宇內線,葉靈眨眨眼,然後用平時上報公事的口吻告訴他:「姜總,今天林秘書沒有上班。」

「什麼?」

「到現在為止,林秘書還沒來。」她已經準備收拾東西吃午飯了。

總裁是想約人共進午餐?應該是吧。

葉靈瞟瞟對面的辦公桌,靜悄悄的立在那。

「怎麼回事?她不來上班,你為什麼不早點秉報?!」

葉靈啞言,這件事需要上報於他嗎?是她的職責範圍嗎?

「姜總,我並不知道林秘書今天的安排,她也沒有跟我報告……」

「你是她的上司,下屬一個早上沒來,你沒去關心過?」

冷冷的口氣,隔著一堵干牆都能感覺裡面的怒火。

她做錯了什麼?

能講講理總裁先生嗎?那真的不歸她管。

葉靈還想解釋,電話被一下掛斷了,她彷彿能聽見裡面啪地掛電話的聲音。

這要怎麼整?

葉靈撫額。

「鈴鈴~」

葉靈不得不拿起電話:「喂,你好,這裡是……」

「馬上打電話看看是怎麼回事!」

「什麼?」

「打給…林秘書!問她為什麼不來上班!」

「……好的。總裁請稍等。」

一個電話的事,您可以自己打的。

葉靈認命的撥號碼。

「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