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誰知,就在這時,之前被我打飛的小鯨已然站了起來,並站在洗手間的門口,擋住了我和陳楓的去路。


「想走?沒這麼容易!」小鯨冷聲喝道。

現在暖暖危在旦夕,我真的沒有心情和她糾結,便冷著臉對她說道:「請你讓開!」

小鯨將捅我的那把水果刀拿在手裡晃了晃,冷笑了一聲,說道:「你們兩個知道我那麼多事,我怎麼可能讓你們活著離開?只要我殺了你們,然後讓餓死鬼吃掉,那你們就會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到時候就算是警察查起來,也死無對證!」

「就憑你和這麼一個馬上就要魂飛魄散的餓死鬼也想阻止我們離開,簡直就是做夢!」陳楓厲聲沖小鯨喝道。

小鯨冷冷看了我和陳楓一眼,狡黠的笑道:「很快,你們就會發現我不是在做夢!」

說罷,小鯨便舉起手中的手術刀,作勢要朝著我們砍過來。

陳楓見狀,立刻快速的將我和暖暖拉到一邊,躲過小鯨的攻擊。

然而,讓我沒有想到的是,就在我們躲過小鯨的攻擊時,小鯨所在的方向卻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小鯨,你不要再錯下去了,收手吧!」

這個聲音很陌生,根本不是陳楓和餓死鬼的聲音。

可現在整座別墅里,除了他們兩個是公的之外,就再無旁的雄性了。

那這個聲音究竟是從哪兒來的?

抱著這種疑惑,我轉過頭去,卻看見小鯨的身旁,此刻站了一個男人。

然而,讓我感到最為詫異的,是那個男人的臉。

居……居然是之前和阮傾城在樓上做某種不可描述事情的小狼狗!

這……這是什麼情況?

這小狼狗不是走了么?

他怎麼會在這種時候,突然的出現在這裡?

看到小狼狗鉗制住自己握著水果刀的手,小鯨整個人都愣住了。

「謝……謝銘,你……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已經走了么?」小鯨難以置信的問道。

「小鯨,我知道當初是我對不起你,你要報復,就報復我,放了這些無辜的人,好么?就當我求求你!」小狼狗一臉哀傷的說道。

聽到這話,我就算是再傻,也明白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合著,小鯨之前說的被阮傾城搶走的男友,居然就是小狼狗!

而且,他之前根本就沒走,一直躲在暗處,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直到剛才,他實在受不了內心的譴責,才終於跳了出來,攔住了小鯨。

這……這也太狗血了吧?

聽到小狼狗的話,小鯨的唇角露出一絲欣慰的笑,伸手摸了摸小狼狗的臉,一臉深情的說道:「謝銘,我知道你是愛我的,你會為我付出一切的,對么?」

眼下的情況,根本容不得小狼狗不點頭。

看到小狼狗點頭,小鯨臉上的笑意更甚,明艷得如同一朵向日葵一般燦爛。

然而,就在我們所有人都放鬆警惕,以為小鯨已經被小狼狗勸服的時候,不可思議的一幕突然發生了。

小鯨突然抓住小狼狗的食指,揮著水果刀直接砍了上去。

頃刻之間,小狼狗的食指,整個被齊根砍斷!

「既然你說願意為我付出一切,那我便砍了你的食指,看看你對我究竟是不是真心的!」小鯨狂妄的大笑起來。

看到這一幕,我和陳楓都驚呆了,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反應。

這小鯨連自己心愛的男人都能如此對待,她還有良心么?

豈料,這還不是最殘忍的,最殘忍的是小鯨居然沒管小狼狗疼得死去活來,而是彎腰撿起小狼狗掉在地上的食指,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並且,她一邊吃,還一邊小聲的念著類似於咒語之類的東西。

她……她究竟是想幹什麼?

莫非……莫非她是想學阮傾城,用活人的食指供奉餓死鬼,從而為餓死鬼增加鬼力,來對付我和陳楓? 第244章:自作自受

「我要你們死,我要你們全都死!」

吃完小狼狗的食指之後,小鯨整個人都陷入了癲狂的狀態。

而更為詭異的是,在她吃完食指之後,之前被陳楓的鬼門十三針打中的餓死鬼,居然在快速的恢復鬼力!

顯然,小鯨對餓死鬼的供奉,已經起作用了。

因餓死鬼這種鬼比較特殊,所以在它沒魂飛魄散之前,只要有人用指甲或者食指之類的東西配合咒語供奉它,它就能快速的恢復鬼力。

而這,也正是餓死鬼的可怕之處!

看到餓死鬼恢復了鬼力,小鯨更是一臉的興奮。

「你們完了,你們全完了!既然你們那麼喜歡多管閑事,那我就讓你們得到和阮傾城一樣的下場!」

說完,小鯨抬手朝我們一指,示意餓死鬼將我們吃掉。

餓死鬼緩緩向我和陳楓走來,臉上帶著可怕的笑意。

那種感覺,就像來自地獄的惡魔一般。

見狀,陳楓立刻護在我和暖暖前面,生怕我和暖暖受到餓死鬼的襲擊。

可我知道,餓死鬼受了供奉之後,現在恐怕就連陳楓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也就是說,我們3個,極有可能全都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我一邊緊緊的抱住暖暖,一邊握緊脖子上的玉珠,默默的在心裡祈禱,祈禱墨涼夜能快點出現。

他若是再不來,我們可能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然而,就在這時,餓死鬼卻出乎意料的停下了向我們走來的步伐,突然調轉方向,撲向了另一邊的小鯨!

看到這一幕,我直接就傻眼了。

餓死鬼不是應該攻擊我和陳楓么?

怎麼反而朝著小鯨撲過去了,這是什麼情況?

被餓死鬼撲倒之後,小鯨驚慌失措的大喊道:「錯了,錯了,我是讓你去弄死他們,不是我,不是我!」

可誰知,餓死鬼卻詭異的笑了一下,冷笑著說道:「我知道不是你,但從一開始,我也沒有打算讓你活著!」

聽到這話,小鯨頓時面無土色,滿臉恐懼的說道:「不……你不能殺我,我……我供奉了你,你不能……」

豈料,小鯨的話還沒說完,餓死鬼便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張開血盆大口,將其腦袋整個咬下。

如注的鮮血像噴泉一樣灑在了天花板上,幾近將整個洗手間都染成了紅色。

我下意識的用手遮住暖暖的眼睛,不願讓她看到這殘忍的一幕。

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小鯨的身體就被餓死鬼撕扯開來,啃噬個乾淨。

和阮傾城一樣,她最後留在這個世上的,只有那一件破碎的衣衫。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小鯨算計了那麼多,卻終是沒有算到最後自己竟然落得這樣的結局,這算是自作自受么?

不過,眼下不是我考慮這些事的時候。

因為,那餓死鬼在吃了小鯨之後,便目光兇狠的看向了我和陳楓。

「下一個,輪到你們了!」

餓死鬼一臉猙獰的說完,便朝著我和陳楓走了過來。

陳楓護著我和暖暖漸漸往後退,想儘可能的離餓死鬼遠一點。

但那餓死鬼是鐵了心的要吃掉我們,就算是我們退得再遠,又有什麼作用?

這不,就在我剛靠到牆角的時候,那餓死鬼便撲了上來。

陳楓為了護住已十分虛弱的我和暖暖,根本來不及躲閃,硬生生被那餓死鬼打了一掌。

「咔嚓」一聲,我彷彿聽到陳楓胸前肋骨斷掉的聲音。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死死的護在我和暖暖身前,一絲一毫都不曾挪動。

我從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覺得陳楓的形象高大無比。

以他的能力,本可以一個人輕鬆脫身。

但因為我和暖暖,他不僅沒獨自開溜,反而還用他的身體為我們鑄造了一塊銅牆鐵壁,將我們母子護在裡面,不讓餓死鬼傷到我們分毫。

這樣的表哥,讓我心裡溫暖,卻也同樣心疼不已。

之前,我總覺得他這個人不靠譜,甚至還無比的嫌棄他。

但現在,他卻不聲不響的為我和暖暖撐起了一片天。

見陳楓受了自己一掌,卻還紋絲不動,餓死鬼冷笑了一聲,說道:「小子,想英雄救美?那我成全你!」

說完,餓死鬼再次抬起手,準備朝著陳楓打來。

我知道,這一掌,比之前那一掌一定更為厲害。

之前就打斷了陳楓的肋骨,這一次豈不是要打傷陳楓的內臟?

想到這裡,我連忙沖陳楓說道:「你帶著暖暖走,不要管我!」

陳楓沒有回頭,聲音卻依舊堅定:「你是我妹妹,要走我們一起走!」

話音剛落,那餓死鬼的掌風便已襲來,眼看著就要落在陳楓的胸口。

可誰知,就在這時,洗手間的門口突然閃過一道金光。

緊接著,便見一條小金龍快速竄了進來,用尖銳的爪子抓住餓死鬼,將它整個塞入了龍腹中。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甚至都沒給餓死鬼一個求饒的機會。

乾淨,利索。

看到那吃了餓死鬼的小金龍變回果果的模樣,我心中那顆一直懸著的心,此刻總算是放下了。

果果,我的果果來救我了,我不用死了,我們都不用死了!

許是一直提著的一口氣終於鬆了,我瞬間覺得身子一軟,靠著牆癱坐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