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史官占卜之後,呈上卦辭曰:“女主昌”。


唐太宗聞言,頓生荒唐之感,哈哈笑道:“女人豈能成了氣候?”

一天,李世民偶然翻閱《宮廷祕錄》,驚見一段文字躍入眼簾:“唐三世之後,女主武王代有天下。”

李世民頓時脊背發涼,坐臥不安,開始琢磨可疑之人、不軌之徒。

陡然想起自己的愛將李君羨,左武衛將軍、武連縣公、武安人,小名不正是“五娘”嗎!

一串武!

李君羨的結局可想而知,先是被貶,然後有御史彈劾其與妖人勾結,圖謀不軌。

聖旨隨後出長安,將他斬之市口不說,還夷滅九族。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敵國破,謀臣亡!這是帝制政權下不變的主旋律。

可憐李君羨,儘管跟着李世民南征北戰幾十年,戰功赫赫,只因一絲懷疑,一比焦慮,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作了刀下鬼,成了武則天的替罪羊。當然,武才人也不好過,就因爲姓武,被太宗寵幸一次之後,就被打入冷宮。

那個時候,據傳聞名遐邇的星相師袁天罡正在塗鴉***,上雲:有一婦人姓武,手執銅錘擊天鼓;太陰居位十八秋,【淫】亂唐朝四十五。

但袁天罡壓根沒對李世民彙報,因爲他跟武則天是老鄉。

……

神女有意,襄王無夢!

有如神人般的史坦淨俯瞰着腳下如同螞蚱般蹦躂的女子,往事煙雲慢慢的浮上心頭,,想起當年一晌貪歡,沒能捨得痛下殺手,將隱患消滅在萌芽狀態,心中不免陣陣冷笑。

經過五十年的沉澱,雖然那位青春美少女的樣子已然忘卻,那絲難以割捨的情感也早就無影無蹤,此時再見這曾經使他溫柔沉醉的老情人時,在江山和美人的天平上,在利已和惡他的鐵律下,心堅似鐵的要下死手,令其香消玉隕,令自己心安氣順,再也不留一絲遺憾!

但衆目睽睽之下,以他的身份地位,公然下狠手是可以的,但卻不能下死手。

天降隕石,天譴降罰!

史坦淨心念微動間,當即揮起擎天巨手,探手之間,勁風呼嘯,裹挾起一股兇悍的龍捲風扶搖直上,頭上穹隆式的閣頂,呼的一聲被他手撐散發的強勁輻射流瞬間衝飛。

鋼筋混凝土澆築的閣頂,根本不能令他揮動的大手稍稍停頓,整條手臂惶惶如柱,瞬間探出罡風大氣層,如光如電的繼續探出太陽系,順着獵戶坐的懸臂一直往前探。

通神摘星手!

嗬!

真的神了!

就見史坦淨陡然自【旅行者探測器】的肩背上攝起一顆直徑達百米的隕石,一攝一抓一拋,然後曲指一彈,那顆隕石如一道流光般,直直的砸向閣樓內聲嘶力竭的老情人!

這真的是赤果果的製造隕石度人入幽冥的節奏啊!

夠絕夠狠夠風騷!

如果院長薩特莎女士在的話,還能阻止悲劇發生;

如果不是荒古大帝失蹤的時間太久,史坦淨也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當衆行兇。可惜帝制聖人,人間難得幾回聞!

這世間沒有那麼多如果,星甲師太牛掰了,牛掰到不可思議。

據說低階的星甲師,探手之間,就能在太陽系內盡情揮灑;中階星甲師,探手之間,就能在獵戶坐內肆意揮灑;高階星甲師,探手之間,就能在銀河系內縱橫捭闔;至於九星通神的絕世大能,心念一動,就能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這到不是他們真的就這麼牛掰,傳聞荒甲晉升星甲後,能夠感應周天星辰天然的蟲洞,擁有種種匪夷所思的奇能異術。

就像後現代的人初歷時期,真空管道磁懸浮列車,時速達到18000公理,從北京到紐約僅僅只需1小時;

就像【天涯咫尺朝遊北海暮蒼梧點對點空間座標乾坤大挪移時光機】,只要提前設置好空間座標,哪怕是凡人,也能坐在特製的飛碟內遨遊星空,去到他想去的地方。

對,就是空間座標,如同天然蟲洞一般,能夠扭曲時空,或天涯咫尺縮地成寸;或咫尺天涯猶如鴻溝之分東西。

……

“大膽!”

旅行者1號探測器,不愧是在太空中游蕩千百萬年之後,生成了顛覆人類眼球的智能,伴着一聲怒喝,一股浩浩蕩蕩的氣息的從厚厚隕石覆蓋的胸腔中傳出,響徹寰宇,緩緩在隕石般的肩背後浮現起一張人臉。

這張臉,大如籠蓋四野的穹廬蒼天,給人一種壯闊雄偉的印象,一對電光繚繞的雙目,不斷有球形閃電在瞳孔中炸響。

“你是何方妖孽,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我是世界級警察美利堅合縱國創造的第一代宇宙探測器,快點將我跋涉億萬萬里,費盡千辛萬若好不容易吸附而來的隕石還回來,否則我就發信號回去,讓美國的陸基、海基、空基核武器轟炸你……”

史坦淨呵呵一笑道:“如此原始的電腦機器智能,要不是見你在歲月長河的演進過程中,發生點有趣的變異,令老夫很是費解,否則,你以爲老夫偶然發現你的存在後,會在你身上設下一道珍貴的點對點座標……”

說話之間,再次曲指彈出一縷勁風,將旅行者探測器1號的智能投影擊散,那張原本霸氣無雙橫亙虛空的大臉,瞬間被打成一串串一行行不停翻滾的0和1的電信號,如陡峭的風吹皺池塘般,慢慢的消融消散在虛無寂滅的宇宙星河中。

更加令人興趣盎然的是,手舞足蹈有如百萬丈隕石巨人的胸腔處,手舞足蹈之間,居然沒有大殺四方。

霎那之間,但聞琴音大作,古箏弦瑟錚錚作響,叮叮咚咚,仔細一聽,居然在播放《高山流水》的曲調。

這智能了不得,見敵人兇悍,居然知道以琴動人,以情感人,以德服人!

史坦淨撤手扭頭之際,嘀嘀咕咕的道:“這麼原始的智能,居然靈動至極,要不是好奇你隨後還有何等異樣表現的話,早就將你吞噬,或許能爲老夫的星甲增加點意想不到的變化……”

旅行者1號探測的變異,或許顯現着多維宇宙層層嵌套的生命的特徵。

據說,在微觀原子狀態下觀察人體,就跟繁星閃爍的星空差不多,所謂的天人合一,大概就是人體磁場和天地磁場的共震共鳴嗎!而在獵戶坐內遊蕩了千百萬年的人類早期研發投送的探測器,發生異變,也就不足爲其了。

由此,也能印證盤古開天闢地的傳說,或許並非空穴來風!

偷點懶,引用一段夢入神機的話,作爲這個小故事的結尾吧:

“王超對首領說,前面沒有路。這是一個永恆的遺憾,但隨着科技的發展,我相信人類在百年之後,肯定會改變基因,獲取長生和強大的機會,時代在不停的進步,肉身的桎梏,一定會被打破。各種以前不能夠想象的東西,肯定會在未來實現。在封建社會,那些人以爲神仙才能夠飛上天空,現代社會的人已經做到了。同時,我們現在認爲,五指抓裂鋼鐵,徒手摧毀高塔做不到,但在未來,未必不可能。而且,現代許多科學機構,都有超人計劃。已經納入了研究範圍。”

荒!荒!荒!

甲!甲!甲!

荒甲的風,已然鼓盪在歲月的長河,自信仰缺失的易感的過往中一遍遍吹拂,我站在金字塔前,蓬頭垢面的與法老相擁,極力諦聽着……直至形容枯槁……前方似乎有美妙無窮的東西攝魂奪魄,亦或將要濺出絲絲血色,沒事樂呵樂呵! 曾經有外國傳教士詆譭性的評價道:中國青年參軍就是爲了以戲曲中傳統軍人的形象出現。

他不懂,戲曲中的軍人本身就是智勇雙全有情有義的典範,寄託了歷代祖先心靈的祈禱,直至最久遠的圖騰崇拜兼英雄與正義的化身,而軍營本身又是一個大熔爐,在那裏,最不可能改變的人也能被改變,內煉一口氣,繡口一吐凜然生威;外煉筋骨皮,拳腳起處虎虎生風。

五千年古國古,國家大事,唯戎唯祭!

作爲中國皇帝神農的子孫,更是作爲大秦始皇帝“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的繼承者,也即美國崛起蓋因南北戰爭的統一而擁有了廣闊大市場的範例,光緒皇帝依然一年又一年的在冬至也即仲冬這個大節日,被簇擁在莊 嚴肅穆的隊列中,順着明代寬闊的林蔭道,到天壇去參加祭祀大典,以祈求上蒼給予治下子民來年一個風調雨順的好年景。

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越過長城,順着黃河古道,直抵陰山,在一個藏傳佛教的寺廟裏,經幢如風鈴,香火繚旗幡。

僧學堂!

一縷檀香影裏,喇嘛尊者面容慈祥的望着下方黑壓壓的一片小腦袋,輕言細語的述說着神聖的華章。

十二歲的王同進坐在小桌子小板凳上,聽得潸然淚下。

因爲喇嘛尊者的話激起了他心中深深的共鳴:“孩子們,兒童時期是生命的基石,但中國95%的人是文盲,以至於你們的父親或許是暴躁易怒的並經常傷害你們,與你們母親的溫情卑微形成鮮明的對比,這正是我們要改變的……”

暴躁易怒好理解,但爲什麼要用溫情卑微來形容中國忍辱負重的婦女呢?

因爲中國婦女三寸金蓮被裹得幾近殘廢的腳,雖然沒能扭曲她們天性中溫情脈脈的舔犢之情,但她們顯然差不多已經失去了母獅護崽的敏捷和力量。

僧學堂外面的紅牆佛寺內,一陣狂風掠過,千百片樹葉迎空飛舞,伴着一羣鳥兒拍打翅膀的聲音和喳喳驚叫,將王同進憂鬱的情懷飄向澄澈的天空。

風吹開天空輕柔的白雲,拔開的雲頭後面露出青天裏,明亮而動人,就像喇嘛尊者深邃的雙眸。

就在前幾天,王同進反抗父親給他娶童養媳的決定,被勃然大怒的父親叉開五指,扇了一個大耳刮子,臉上至今殘留着淺淺的烏青色指掌印。

他擡袖拭了拭淚水,摸了摸依舊隱隱發痛的面頰,伴着香灰折落在香爐裏的轟鳴聲,仔細聆聽着喇嘛尊者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以前,一代代中國青少年的渴求和反叛沒有出路,但世界在變化,西方因工業革命發展了夢想不到的力量,他們的堅船利炮在中國橫行之時,激起了神聖的華夏兒女關於新思想、新希望、新熱忱方面激烈的動盪……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自負的宣稱,當你們從這所寺院走出去的時候,都會明白儒、道、釋,這中國人神聖的三位一體,或者單說儒家關於君子的追求,其德行和榜樣的力量,遠勝於西方人紳士派頭的全部內涵。

寺學裏孩子們的年紀參差不齊,十五歲的牧羊女斯琴卡娃擁有健康的黑紅面孔,作爲同桌,她對脣紅齒白的王同進有着超乎尋常的親熱勁。

斯琴卡娃健康的黑紅面孔,就象歐美金髮女郎所崇尚的伴着海灘和陽光曬成的小麥膚色一樣,那是活力四射的象徵,唯一不同的是,這個牧羊女敢於赤手空拳迎向脫繮的烈馬,生猛得一蹋糊塗。

當然,她和歐美女郎的共性是,這樣一個敏捷如豹子般的姑娘,一旦如同一條活力四射的蛇纏縛住心儀的男子時,中國男人那瘦弱的胸膛能不能扛得住?噢耶!

正是這個牧羊女頗具大姐頭作風的庇護,令小胳膊小腿的王同進在一羣彪悍的蒙古族少年中,活得頗爲愜意。

但斯琴卡娃獲悉他即將迎娶童養媳的消息後,突然間心性大變,就跟得了更年期綜合症的婦女一般,動不動就對他惡言惡語,惡行相向。

“王同進,男兒有淚不輕彈!象你這種淚水漣漣的貨,你娘生下來就該把你扔到草原上喂狼!”

斯琴卡娃照着王同進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極其鄙夷的數落道。

“要你管!”

王同進掄起胳膊,一拳背打在斯琴卡娃懸在枝頭逼近熟透玲瓏的胸脯上。

斯琴卡娃當即臉色變綠,“哎呦”一聲,雙手捂着胸脯,一膀子就將王同進扛得跌落板凳,摔倒在過道上。

雖說“好男不跟女鬥”,但對於自己的反擊,王同進沒有一點懊悔,因爲他母親曾經無懼家暴,憤憤的數落他粗暴的丈夫:“你個栽巖的,打後腦勺會把孩子打傻的!”

那是好幾年前,王同進挑燈夜讀,他父親閒浪費燈油,照着他後腦勺就是一巴掌,他孃親當即嗔怪他父親,結果被他父親飛起一腳,狠狠的踢在她的小腹上。

王同進至今還清晰的記得他母親當即臉色蒼白,軟軟萎頓在地的情景。

“肅靜!”

伴着孩子們短暫的驚愕之後,隨即響起的衆聲嘈切,還有鬨堂大笑,喇嘛尊者清喝一聲,敲一記木魚,將擾亂課堂秩序的王同進和斯琴卡娃叫上講臺。

好在開明的喇嘛尊者不象刻板的私塾老先生那樣動不動拿着戒尺,因爲屁大點事就將孩子們的小手打得紅腫,僅僅是讓兩人跪在蒲團上,像虔敬的小沙彌小尼姑般誦唸一通《般若心經》了事。

但仇恨的種子已經埋下,斯琴卡娃放言:“王同進,你給姐等着!”

僧學下午四點就放學,王同進瞥了一眼雙眼噴火的斯琴卡娃,垂下腦袋,收拾好文房四寶,挎着作工粗劣的牛皮書包,匆匆的走出寺院山門。

紅牆佛寺建在半山腰上,四圍散落着零星的人家,山下河谷水草豐美,一到苦寒來臨的日子,逐水草而居的遊牧部落就會驅趕着牛羊駱駝,越過莽莽蒼蒼的陰山,從漠北來到漠南的黃河之濱安營紮寨。

山門前的三岔路口,中間的一條通往河谷深處奶茶飄香的氈房,王同進警覺的發現斯琴卡娃一母雙胞的兄弟斯馬洛蒙並沒從中間大路上下山回家,而是率着幾名身高體壯的青年,堵在左邊山路上虎視着他。

那是通往他家的路,他家就在東山一座險竣的城堡內,那是一座如同歐洲中世紀古老城堡一樣有着剁口形城牆的邊城。

他的心咯噔一下,扭頭想要返回僧學堂,只見好幾個同樣強壯的同學簇擁着斯琴卡娃獰笑連連的逼上前來。

因爲骨子中的血性和驕傲,兼之長期反抗父親暴力無情的養成,鞭策着王同進一定要將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卑躬屈膝委曲求全的告饒,以換取別人的憐憫而苟活。

三十六計,走爲上計!

王同進發現勢頭不對,當即躥向右邊的崎嶇山路,撒開腳丫子就跑。

他身後二百米開外,一羣身體強壯得就象草原上金色小馬駒的青少年,一個個跟打了雞血般嗷嗷叫着,發出狩獵般興奮的大喊大叫,呼呼啦啦的追擊上來。

颼颼颼!

那是孩子們在追擊過程中扔出石塊的呼嘯聲。

斯馬洛蒙速度極快,一馬當先,迅速追近,他臂力過人,不時撿拾起堅硬緻密的石頭,呼嘯着砸在王同進的肩背臀腿之上,勢如鷙鳥之疾。

嗤!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他再起一石子,打中王同進的耳朵,帶起一蓬血雨,罵罵咧咧的道:“兔崽子,你居然欺負我妹妹,我今天要打得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一羣青年這種暴力追襲少年王同進的行爲,遠遠超過了打架鬥毆的範疇,有人更是囂張的吼道:“囉唣什麼,這傻小子居然往陰山上跑,追上去打死他也無所謂,最後被雪地上飢餓的孤狼啃得連骨頭都不剩,就算忤作驗屍都發現不了異常。”

在這肅殺寒凜的冬季,蒙古族牧人遷徙到陰山南面的河谷之後,樂意把他們桀驁不馴的孩子送到寺廟,學習一些知識,沾染一些佛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