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司儀宣布勝利者了以後,台下的觀眾都歡呼了起來,誰能想到史萊克二隊隨便派一個人居然能夠團滅一個擁有三名魂宗的隊伍。 白日再次來臨,月千歡仿若度過一個煎熬,分分秒秒都在危險中的夜晚。


這遠比她最後停留在湖底的夜晚,還要難熬。還要抓心撓肝。迫切的想讓月千歡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凌天一邊收回藤蔓,一邊輕輕摸了摸月千歡的後背,安撫她冷靜下來。凌天說:「主人,我們不是要去目的地嗎?我們很快就能得知一切了。」

「嗯。」月千歡冷眸點點頭。

她出發了,用最快的地圖往地圖上的目的地趕過去!

半個時辰后,月千歡趕到了。速度慢下來,月千歡驚愕不可思議的看著前面。

前面的迷宮牆,倒塌了無數座。露出來裡面臨時搭建起來的營地。而這些營地顯然就是經歷了昨晚一場廝殺的地方,遍地的怪物屍體,鮮血紅的刺目。

有男有女穿梭在其中,他們有的處理屍體。有的恢復營地設施。

最外圍,還有人在布陣巡邏。

凌天也看懵了,愣愣在月千歡心底說:「這裡怎麼會變成一個營地?他們不闖關了嗎?」

雖然這個營地看起來才建立起來沒兩天的樣子。也是月千歡著急趕路的原因,因此她來遲了,留下通知訊號的人很有可能已經走了。

但月千歡怎麼都沒想到,這裡會變成一個聚集的營地。

她粗粗看了一眼,大概有二十人左右在這裡。這數量也令她很驚訝。

凌天問:「主人,我們要過去嗎?」

「只有問他們,才能知道我在水下迷宮的時候,外面發生了什麼。」月千歡說完,邁步走過去。

她走出迷宮牆,立馬有人發現了她。其中一男一女朝月千歡走過來,男人一臉疑惑不解的問她:「月瀾星,你剛剛不是和他們出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月瀾星?

聽到自己哥哥的名字,月千歡愣了半秒。

這時又聽旁邊的女人惱怒的踩了男人一腳,壓低嗓音說:「笨蛋!他不是月瀾星!你沒看到她是女的嗎?她會不會是那些怪物變成人了?」

聞言一聽,男人立馬變色。

他跟女人後退拉開了距離。並且有想要通知其他人過來對付月千歡的準備。

見此,月千歡立馬開口:「我不是那些怪物。我是第五封神戰場的闖關者。你們剛剛喊得月瀾星,如果我沒有想錯。他跟我長得又很像的話,他是我的孿生哥哥。」

什麼?

男人和女人對視一眼,臉色變了。「你是他妹妹?」

「對。我叫月千歡。」月千歡接著又補充,月瀾星喜歡用青銅巨劍等一些顯著的特徵。聽她說了,一男一女才有些肯信月千歡。

但他們還是監視著月千歡,讓她到營地一邊等著。等月瀾星回來了,親自確認。

月千歡看到他們警惕戒備的模樣,她眼睛眨了眨。事情似乎變得很糟!但這些都不及月千歡心中的震驚和激動。月瀾星也來了封神境!

她早該想到的。

月雲曾經說過,只要擁有問鼎至尊資格的人,都會進入封神境。

如果月瀾星來了,那風欲,卿風雅,花元冬他們是不是都來了? 還有她爹月江離,和巫靈清,墨衍他們?

月千歡激動之餘,熱情很快冷卻下來。這裡是封神境,他們進入其中並不是一件好事!

月千歡又看了眼四周,這裡並沒有她認識的人。或許他們會和月瀾星在一起!但不管如何,現在只有等月瀾星回來才知道怎麼一回事。

不過在等待之餘,月千歡問女子。她叫蘇巧。月千歡:「我哥他們去做什麼了?」

蘇巧沉默的看著月千歡。她想了想月千歡可能是月瀾星的妹妹,態度柔和了一點。蘇巧說:「他們去和其他的營地會和。」

「其他營地?」

「對。」蘇巧點頭。並告訴月千歡,現在整個世界迷宮裡,分為三個團體。

他們是其中之一,包括離開的月瀾星他們一共有二十五人。另外還有兩個營地,其中一個人比他們多,另一個好像只有七八人。月瀾星他們現在就是去和那七八人會和。

蘇巧一臉感嘆,「也不知道那七八人的隊伍,是怎麼支撐到現在的。那些怪物太可怕了!一到夜晚就瘋狂的攻擊我們。」

「如果再找不到世界迷宮的出口,也不知道我們還能堅持多久?」男人叫羅瓊的開口說道。

提到這個話題,兩人表情都沉重壓抑起來。

月千歡又從他們口中得知,這場驚變是在三天前開始的!

開始的象徵,就是迷宮牆全部活了過來,進行了一次重組!之後雖然沒有再變化,但世界迷宮裡的怪物突然都集中在了一起,瘋狂的攻擊他們。

雖然危險翻倍,但他們也得感謝迷宮的變化。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快碰到其他人,然後迅速組成營地對抗這些怪物。

而對於產生變化的原因,他們誰也說不出來原因。

就這樣一邊聊一邊得知情報中,快要黃昏時,月瀾星回來了!

「他們回來了!」

聽到有人歡呼,月千歡立馬起身抬頭看去。只見一行有五個人,為首的是月瀾星。在他背後,還有兩個人月千歡認識。

一個是谷方臣,一個是風欲。

蘇巧閃身過去,攔在月瀾星面前說:「月瀾星,有個叫月千歡,說是你妹妹的人來了。」

聞言一聽,月瀾星,谷方臣和風欲齊齊身體一僵。隨即他們狂喜的圍著蘇巧追問,她在哪兒?

月千歡嘴角彎了彎,她主動朝他們走過去。「我在這兒。」

「小歡!」

「月千歡!」

「月千歡!」

三人立馬過來。月瀾星先是熱烈的擁抱了月千歡,然後抓著她的肩膀,認認真真檢查了一番。「太好了,小歡你沒事!」

「我沒事。」月千歡回答。

這時候營地里大家都圍了過來。見此,月瀾星先對月千歡說。「小歡你跟我們來。我們先說正事,然後再聊好嗎。」

月千歡點頭。她也想知道,月瀾星他們這一趟出去都有什麼收穫。對比起來,他們之間要說的話已經不重要了。

大家都圍成一個圈。月瀾星站在最中間,沉重的語氣開口:「抱歉,我們並沒有和另一隻隊伍會和。」 林辰他們比賽完以後就直接離開了比賽台,他們已經打算離開了。

而林辰他們離場后,雪夜大帝和寧風致他們也離開了貴賓席,就連白金主教薩拉斯也起身離開了,因為他現在確定寧風致說的隊伍就是林辰他們的隊伍了,不過有千仞雪的存在他也不擔心其他的事情。

因為他心裡想著的是千仞雪是他們武魂殿的人,所以整個隊伍就是他們武魂殿的隊伍。

不過他並不知道千仞雪在隊伍裡面的位置其實就是一個火力輸出而已,說白了就是林辰找來的一個打手,根本就不像他想的那樣。

來到休息區,弗蘭德對著林辰點了點頭,然後他就直接離開了,現在他呆在這兒也沒什麼事兒了。

弗蘭德走後,馬紅俊就走了過來,看著林辰問道:「林辰,剛才那個人用的是什麼火焰啊,我怎麼覺得比我的鳳凰火焰的溫度都還要高啊?」

林辰笑了笑,鳳凰火焰在斗羅大陸確實算是最強的火焰了,不過鳳凰火焰是鳳凰使用的火焰,而青蓮地心火可是天地孕育而生的火焰,兩者當然不能對比了。

看著胖子,林辰笑道,「胖子,你就別拿你那個火焰和人家的比了,你那個火焰還要你自己操作,而人家的火焰自己有靈智,可以自行攻擊,檔次差的不是一點兒半點。」

聽到林辰的話,胖子直接懵逼了,要知道他的鳳凰火焰已經是很強的火焰了,沒想到會被一個小夥子的神秘火焰給比下去了。

就連唐三他們也有點兒驚訝,因為鳳凰火焰確實可以說是斗羅大陸上的最強的火焰了。

而且唐三還特別的注意到了林辰所說的靈性,火焰能夠孕育出靈性,也就是說到時候和別人對戰的話就相當於多出了一個幫手,簡直可以說是逆天了。

「好了,走吧,今天的表現有點兒太過出眾了,一會兒被人圍觀了可就不好說了。」戴沐白看著正在交流的眾人不由得提醒了一下。

唐三也點了點頭,確實,現在他們的呼聲正高,而且林辰還是『彼岸花』的店主,可以說是公眾人物。

「林辰。」剛走出斗魂場,就看到寧風致走了過來。

林辰看了過去,寧風致帶著七寶琉璃宗的兩位斗羅走了過來。

看到寧風致,奧斯卡有點兒不太好意思了,畢竟這可是他未來的老丈人啊,而自己現在一點兒本事都沒有。

寧風致來到眾人身邊以後,滿臉審視的看著蕭炎,剛才在比賽台上他使用的那種火焰可以說是連寧風致都覺得有點兒可怕,而那種火焰屬於這個看上去輕佻的年輕人的。

想了想寧風致看著唐三說道:「恭喜你啊,小三。」寧風致所說的是唐三的第四萬年魂環,能吸收一個萬年魂環作為第四魂環確實是一件值得興奮的事情。

不過那是對於普通的天之驕子來說是值得興奮的事情,要是對於林辰這種人來說,一個普通的萬年魂環用來當做第一魂環都嫌棄它的年限低。

還有就是千仞雪,人家沒有系統的幫助,本身的魂環都能夠達到萬年的變態魂環,天之驕子也不過如此。

唐三搖了搖頭道:「寧叔叔過獎了,要知道林辰他們隊伍的實力可比我的變態多了。」

兮兮他們魂環的事情唐三還是知道一點兒的,所以說唐三隊伍自己第四魂環是萬年魂環根本就不覺得有什麼值得驕傲我的。

聽到唐三的話,寧風致看著林辰道:「林辰,你這次又讓我好好的驚訝了一下。」

說著寧風致看著蕭炎問道:「不知道剛才你在台上使用的那種火焰是什麼火焰,溫度居然如此之高。」

蕭炎愣了愣,然後如實說道:「是異火,一種天地之間孕育而生的火焰。」

蕭炎的這個回答有些片面,因為異火的形成有很多種,而蕭炎的回答只是其中的一種形成方式而已。

寧風致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天地之間孕育出來的火焰?他還是真的沒有聽說過,這還是第一次聽人說起。

想了想寧風致看著唐三說道:「我知道你們今天打傷對手的原因,但以後這種情況還是盡量少出現為妙。畢竟,史萊克學院也是高級魂師學院之一,樹敵太多不好。天斗皇家學院那邊你們到不需要擔心,我已經和陛下打過招呼了。陛下對於當初雪星親王的做法也極為不滿。如果不是報名后無法更改,陛下還有心讓你們重回天斗皇家學院呢。」

聽到這話林辰只是搖了搖頭,「說實話,天斗皇家學院沒什麼好獃的,你沒看見那些魂師一個個的貴氣逼人,全都是溫室裡面的花朵,輕輕鬆鬆的就被團滅了。」

林辰還真是看不上這個天斗皇家學院,要不是因為自己一開始的實力不夠,他自己都會開一個高級學員,後面有實力了,時間也不夠了,畢竟一個學院的創建到高級學員可不是說著玩的。

寧風致笑了笑道:「對於你們來說他們確實是嬌生慣養了,畢竟他們的家庭在帝都裡面都有一點背景,在家裡面都被他們的父母寵壞了,學院裡面的老師也不太好管。」

林辰點了點頭,確實,天斗皇家學院的那些人都是家裡面的命根子,在家裡面肯定都怕被磕著碰著,在學院裡面還不是一樣。

我在古代當夫子 唐三也在一旁點了點頭,看著寧風致道:「寧叔叔,多謝你為我們說情了。」

寧風致笑了笑道:「沒事兒,剛好這次的事情以後可以讓陛下好好看看每年花費那麼多資金培養出來的天才是什麼樣子的。」

說實話,林辰也想看看雪夜這個老傢伙生氣的樣子。

俗話說:「帝王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漂櫓。」林辰還想看看那場景有多麼的壯觀。

說到這裡,寧風致看著林辰說道:「我也該走了,好歹我也是評委的一員,要是長時間和你們在一起,要有人說我舞弊了。」

林辰只是笑了笑,不以為然。

因為千仞雪被自己忽悠來做隊友的原因,寧風致這次直接離開了,並沒有多說其他的事情。

寧風致離開以後,林辰很明顯的發現奧斯卡鬆了一口氣。

想了想,林辰看著唐三道:「小三,你知道你父親為什麼會隱退嗎?而且他為什麼離開昊天宗。」

唐三有著失落的搖了搖頭,可以說他什麼也不知道,只知道他老爹很牛逼,連教皇都敢打。

林辰想了想道:「反正預選賽都打完了,接下來剩的就是晉級賽了,我想你也是時候要知道你老爹的事情了。」

唐三眼睛一亮,有點兒急切的看著林辰問道:「難道你知道我爸爸的事情?」

林辰點了點頭,他確實知道,不過他才懶得給唐三解釋太多。

所以他指著旁邊的千仞雪道:「她知道你爸爸的事情,你可以問她。」

千仞雪可謂是一臉懵逼,以前她倒是關注過唐三,不過那是因為她那時候的身份是雪清河。

可是現在她已經恢復身份了,沒想到林辰居然會把唐三推給自己。

一臉無奈的看著林辰,千仞雪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啊,你只是讓我來和你組隊,什麼時候我還得兼職告訴別人一些隱秘的事情啊?」

林辰笑了笑道:「反抗無效,誰讓你知道他爸爸的事情呢,所以說他就交給你了。」

說完林辰又看著唐三說道:「等她給你解釋好你爸爸的身份以後,你不要多想什麼,去找大師,讓他帶你修鍊分心控制。」

示意了蕭炎和兮兮她們一下,林辰就朝著史萊克學院的方向走去。

預選賽還要好久才能結束,畢竟參賽的學院可不少。

所以林辰打算帶著蕭炎他們去休息。

而林辰他們走了以後,唐三一臉期待的看著千仞雪,林辰說的事情他可不懷疑,林辰說眼前的這個女子知道,那麼這個女子多半就是知道自己爸爸的事情。

看著唐三的樣子,千仞雪嘆了一口氣,「我們去找個地方坐著談吧,事情也不是一下兩下就能解釋清楚的。」

說著千仞雪就朝著大街上走去,唐三緊隨其後,小舞想都沒想的就跟了上去,而七怪的其他人和替補相視了一下,默契的離開了。

人家是去談正事,人多可不好。

林辰帶著蕭炎他們來到史萊克學院。

蕭炎看著林辰道:「這個世界的修鍊體系局限太大了,每增長十級才能擁有一個技能,就算是傳說中的十萬年魂環也只是多這個技能而已。」

聽到這話,眾人贊同的點了點頭,並不是每個魂師都能像林辰他們一樣,能夠接觸其他的修鍊方法,使用其他的技能。

斗羅大陸上面的魂師基本上都是一個階段一個魂技,對於斗帝大陸來說確實有點兒局限了。

林辰想了想道:「其實魂師也不容小覷,你要知道,魂師的魂技雖然少,但是魂師的魂技卻比鬥技詭異的多,而且種類也更多,真要比起來還真的不好說好壞。」

推開了學院的大門,林辰帶著蕭炎他們來到了學校裡面的小樹林,交給了蕭炎一個不太大的帳篷,然後林辰看著他說道:「我也不知道蕭薰兒和你發展到哪一步了,不過給你一個帳篷你自己看著辦吧。」

蕭炎有點兒懵逼的接過了帳篷,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幹啥。

林辰搖了搖頭,來到不遠處的一個空曠的地方搭了一個大帳篷,讓三女進去帳篷以後,林辰隨手布置了一個魂力結界。

蕭炎看到這一幕,也和蕭薰兒把屬於他們自己的帳篷搭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他們都知道,不會只是沒能會和這麼簡單。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