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時衆人也開始嘀咕,這年輕人是何方神聖,三獄何時又冒出了這一號高手,居然把一個仙劍強者打得狼狽不堪。


戮尊者揮手說道:“起來吧,我不會殺你。”

“咦,竟然不殺人。”霍宇看得目瞪口呆,以他對戮尊者的猜測,殺戮才正常啊,他開始範暈了,開始懷疑眼前之人會不會就是龍璇。他小心翼翼的走了上去,但不敢大意,恭敬的問道,“你,不,您是龍璇嗎?”

話說得有些怪異,一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大叔,對着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用敬語。

戮尊者眼睛瞥了霍宇一眼,似乎想起了什麼,說道:“哦,我記得你,你應該是那小子的朋友吧,你叫什麼名字?”

“果然,還是戮尊者。”霍宇心中後悔啊,沒事上來說什麼話,他擔心對方揮手就把他給咩了,見戮尊者問話,似乎沒多少殺意,頓時大定,恭敬的道,“前輩,我叫霍宇,是龍璇的朋友。”

“行了。”戮尊者揮手打住,繼續說道,“現在你就把我當作那小子,叫我龍璇吧,我還要好好玩玩。還有,我跟着你們。”

聲音很大,但已經被無形中給隔絕,外人聽不到。

“不是吧?前輩,您真要跟着我們?額,我叫霍宇。”霍宇從來沒想到大名鼎鼎的殺戮之神會跟自己組隊,這可不好玩,等於在身邊溜一個**,還會隨時暴走的**,一個不開心,殺了不講理。

“怎麼?不情願嗎?”戮尊者眼中精芒閃動。

霍宇頓時嚇破了膽,連忙應道:“不,不,前輩能加入我們,真是萬幸啊。”

見到霍宇答應,戮尊者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隨後,霍宇回到隊伍,將事情告訴給衆人知道,大家的反應都不一樣。

“什麼?他不是龍璇,啊,我跟他拼了。”利亞最激動,喊打喊殺,不過想到那是龍璇的身軀,別說下不了手,更不是對手,讓衆人架住之後,也慢慢接受這個事實。

“不是吧,他不會殺我們吧?”吳御最擔心的就是小命,要是現在能跑,他絕對不停頓半秒,戮尊者就在前方不遠笑眯眯的盯着,再給十萬個膽,他也不敢說個不字。

。。。。。。。

經過商討,大家都接受了,當然是各懷鬼胎,天風小隊是想借機接近,看能不能尋找到讓龍璇恢復的辦法,吳御則爲了保命,剩下的那些隨從更是沒有發言權力,想想倒是可以。

“怎麼樣,商量好沒有?”戮尊者結束自己的思考,走了過來。

“好了,前輩,我們求之不得啊,謝謝前輩的照顧。”吳御堆滿笑容上前說話,心中是萬分不敢接近,但這是大家商議出來的,讓他硬着頭皮去交涉。

“恩,懂事。”戮尊者點了點頭,不再說話,靜靜站在幾人中間。

此時,又是一陣馬蹄聲傳來。

戮尊者微微一笑,說道:“走吧,去見見新朋友,哈哈。”

朋友二字從戮尊者口中說出,讓衆人全身有點發毛,好像朋友就等於獵物一般。

兩匹戰馬緩緩而來,馬上的兩個中年人都是仙級強者。林楓一愣,他認識這人,就是四獄城的魯卡,當初還發生過沖突。

與魯卡同來的那一位仙級強者,身穿一件紋着金鷹的圖案,身材比較高大,他勒住戰馬,微微打量一下,說道:“我是四獄趙家趙克。”

當林楓看見天風小隊的時候,神情古怪,心想:“他們怎麼會在這裏?”不過見慣大場面,他微微一笑,接着也報出家門,“四獄魯卡。”

當戮尊者與陳田大戰之時,就有人通風報信,所以魯卡與趙克纔過來看看,仙級強者哪個都不好惹,沒什麼血海深仇,強者之間都會保持一定的友好度。

“魯卡,你們來幹什麼?”陳田看着奔過來的魯卡,冷冷的說道。

魯卡半點好臉色不給,狠狠說道:“關你屁事。”隨即像變臉一樣,堆滿笑容像天風小隊走過去,笑道,“幾位小友,我們又見面了。”

林楓立即明白,這傢伙是來套交情的。三獄這邊,有三個仙級強者,當然把戮尊者計算進去,四獄城有兩個高手,而五獄到目前爲止僅有陳田一人。

陳田鐵青着臉,正想大罵,就發現魯卡走向戮尊者,那個不知深淺的神祕人物。剛纔只只隨口說了一句玩笑話,就引來戮尊者的一招,更被動的是,他根本沒有還手的機會。 幾個時辰后,葉峰三人在一處密林中停了下來,因為他們感覺到附近有本源的氣息,

很快,他們便進入了一個山谷,山谷中熱氣蒸騰,進入裡面,就好像在蒸籠裡面一樣,他們越往裡面走,本源的氣息越濃郁,可是他們根本分辨不出這究竟是什麼本源,

突然,原本熱氣蒸騰的山谷,瞬間又變得寒冷之極,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葉峰三人相視一眼,都很驚疑,

「至陽至陰……究竟是什麼本源,」葉子陵疑惑,

這個山谷處處透露著古怪,且山谷裡面究竟有什麼本源,也實在令人捉摸不透,

「至陽至陰……莫非是陰陽本源不成,」禿爺的猜測聲忽然傳入葉峰耳中,

「陰陽本源,」葉峰微驚,陰陽本源的威力,可絲毫不必殺戮本源和毀滅本源弱,

就在這時,山谷外面有人走了進來,

葉峰三人轉身看去,來人居然是藍先生和飛天族的人,

「嘿嘿,總算找到你們了,」那之前在葉峰三人手下落荒而逃的飛天族族人邪笑,

藍先生沒想到,飛天族要殺的人,居然會是葉峰三人,

葉峰也沒想到籃先生居然會和飛天族的人在一起,他並不知道,在生死秘境,火王和翼王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敢殺我飛天族的人,你們好大的膽子,」為首那個飛天族強者冷笑,

葉峰笑了,「莫非只准你飛天族的人殺我們不成,」

「在飛天域,我飛天族想殺你們,是你們的榮幸,」飛天族強者冷笑,祭出長矛,矛尖逸散出耀眼的雷光,

其餘飛天族的族人也相繼祭出了長矛,霎時間雷光四溢,噼里啪啦直響不停,

嗖嗖嗖嗖……

長矛如箭,射向了葉峰三人,

葉峰祭出聖皇圖,一個巨大的身影影從聖皇圖中閃出,大嘴一吸,居然把所有長矛都吸入了嘴裡,

飛天族的人和藍先生等人都是一驚,那突然出現的人,正是熊爺,

熊爺已經是涅槃境大圓滿,在場眾人當中,誰也不是熊爺的對手,

「哈哈……」熊爺大笑,大步走向了飛天族人,伸手抓出,飛天族族人和藍先生等人四散逃竄,有些人速度慢了,頓時被熊爺抓成了肉泥,

葉峰咽了咽唾沫,他沒想到熊爺居然如此兇殘,

眼看藍先生等人就要死在熊爺手上,異變驟起,山谷動蕩起來,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山谷深處席捲而至,

葉峰等人全部轉身看去,只見山谷深處光芒大作,隨後一個巨大的身影衝天而起,隨著他飛騰起來,整個天空都被遮蔽了,四周圍瞬間變得一片漆黑,

眾人仔細一看,這突然從從山谷裡面飛出來的東西,居然是一隻翼展數千丈的大鳥,

「鯤鵬,」

熊爺臉色凝重的吐出了兩個字,

「居然……居然是鯤鵬,」飛天族的人和藍先生等人像是見到了鬼一樣,恐懼不已,

鯤鵬雖在生死秘境,修為尚未超過生死境,可卻可以輕易擊殺生死境武者,生死秘境九大強者之中,鯤鵬的實力最強,

誰也沒想到鯤鵬居然會在這個山谷中,

突然,鯤鵬俯衝而下,撲向了山谷中的人,

熊爺冷哼一聲,一拳轟向了俯衝下來的鯤鵬,鯤鵬振翅扑打,

轟一聲巨響,拳和翅膀碰撞后,捲起無數風暴,充斥整個山谷,

眾人急忙運功抵擋,一些人沒能抵擋住,被風暴吹飛了,或是墜地,或是撞在了樹上,

驀然,熊爺蹬地縱身躍起,與鯤鵬在高空激戰起來,轟隆隆的碰撞聲不絕於耳,猶如雷鳴,

藍先生等人趁機殺向了葉峰三人,他們人多,葉峰三人完全處於下風,

危機關頭,葉峰心中忽然一動:「鯤鵬也是妖獸,不知妖聖令對他有沒有用,」

說話間,他取出了妖聖令,妖聖氣息頓時瀰漫天地間,

高空中正在和熊爺交手的鯤鵬感應到妖聖令的氣息,不由一驚:「妖聖令,」

葉峰大喜,急忙高聲說:「見妖聖令如見妖聖,鯤鵬,你還不快幫我殺了飛天族和火焰巨人,」

鯤鵬目光一閃,突然俯衝而下,猛揮翅膀,震死了不少飛天族的族人,

藍先生大驚,急忙逃跑,可是他的肉身依然被鯤鵬的翅膀拍碎,只有元神逃走了,轉瞬之間,所有圍攻葉峰的人都死在了鯤鵬手上,

鯤鵬俯視葉峰,說道:「你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怎麼會有妖聖令,」

「你覺得,如果不是妖族大聖親自把妖聖令給我,我有機會得到妖聖令嗎,」葉峰反問,

「沒錯……以你的修為,若非妖聖把妖聖令給你,你絕對沒有機會得到妖聖令,」鯤鵬說道:「妖族現在怎麼樣了,我已經好幾千年沒有離開過聖帝界了,」

「妖族很好,」葉峰只能這樣回答,

「既然你得到了妖聖令,也算和妖族有緣……」鯤鵬一抖羽毛,一根金色羽毛落下,飄到了葉峰手中,

葉峰剛想說什麼,鯤鵬已經振翅破空飛走,與此同時,鯤鵬的聲音從遠方傳來:「裡面有我的陰陽本源,能不能領悟,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陰陽本源,

葉峰大喜,他擁有吞噬道種,任何本源都不需要領悟,直接吞噬便可,

這時,熊爺走到葉峰身邊,沒好氣的哼了哼:「這隻臭鳥跑得倒是夠快,」

葉峰一笑,看來熊爺很想和鯤鵬分出個勝負來,

葉子陵和沈夢柯看著熊爺,暗暗心驚,熊爺居然能和鯤鵬抗衡,那麼即便遇到生死秘境的其他王,也絕對有一戰之力,

「這裡有陰陽本源,我幫你們護法,你們抓緊時間吸收陰陽之力,」熊爺笑道:「再過一會兒,陰陽之力就會散去了,」

葉子陵和沈夢柯點頭,馬上開始吸收陰陽之力,至於葉峰則用吞噬之氣吞噬鯤鵬留給他的羽毛,羽毛裡面蘊含的陰陽本源可比山谷裡面的濃郁多了,

與此同時,葉峰也釋放出了吞噬之氣,吞噬四周圍死去的飛天族人的屍體,飛天族族人的體內蘊含著速度本源,他可不會白白浪費掉, 當葉峰吸收鯤鵬羽毛裡面的陰陽本源和飛天族體內的速度本源的時候,葉子陵和沈夢柯也在吸收山谷裡面的陰陽本源,

幾個時辰后,葉峰已經把陰陽本源和速度本源吞噬,他的體內又多了兩大本源,這兩種本源的威力都極其驚人,

他之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得到這兩大本源,還得多虧他的吞噬本源,任何本源在吞噬本源面前,都像是沒有了反抗之力一樣,只能任由他吞噬,

而與此同時,葉子陵和沈夢柯依然在吸收四周圍的陰陽之力,不過他們即便把四周圍的陰陽之力完全吸收完,估計也很難領悟到陰陽本源,

果然,又過了幾個時辰后,山谷裡面的陰陽本源完全消失了,可是葉子陵和沈夢柯兩人卻沒有領悟出陰陽本源,當然,他們畢竟已經吸收了陰陽之力,日後一定會有機會領悟到陰陽本源,

他們能不能領悟到陰陽本源,只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

四人當即離開了山谷,他們剛剛走出山谷,就又遇到了飛天族的族人,

「桀桀,沒想到我們剛回來就又遇到了人類,」

其中一個飛天族族人怪笑著飛向了葉峰等人,其餘三個飛天族族人緊隨其後,

熊爺被想出手殺了飛天族的人,可是葉峰卻對熊爺說:「留一個活口,」

熊爺笑著點了點頭,他只殺了三人,留下了一個活口,

「不要殺我……」飛天族族人戰戰兢兢,非常恐懼,

「剛才你們說,你們剛回來又遇到了人類是什麼意思,」葉峰問道,

「我們剛從美人島回來……我們在美人島的時候也遇到了一個人類,」飛天族族人想了一下,說道:「那個人似乎叫做蘇寒,他現在已經人魚族的人抓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