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時,她也不希望校方處罰太過嚴厲,畢竟,誰都有青春懵懂年少無知的時候,哪能直接一竿子把別人打死,還是要給別人改正錯誤的機會。


她說:「我們一起去看看吧!」

「這個……好吧!!」校領導無奈道。

他不想帶謝文殊過去,可謝文殊都主動提出一起去看看,他無法拒絕,只能硬著頭皮把謝文殊帶過去。

小炒店,顧銘和袁梓菱吃著飯,熟悉的味道當真勾起兩人不少回憶,有著說不完的往事。

其他學生聽到了,心裡就忍不住想,這女學生該不會真的畢業了吧!之所以穿校服,是為了緬懷青春。

這……

有認識的人想打電話給彭浩,讓他別告狀了,沒有用。

但是,還沒有等他把手機拿出來,他已經看到彭浩帶著教導主任進來。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支持,拜謝!! 這太快了吧!他只能打消這個念頭。

彭浩領著教導主任進店,指著袁梓菱說:「主任,就是她,不知道哪個班的女生,跟校外男人談戀愛。」

「有證據嗎?」教導主任問。

「有!!」

彭浩說:「我親眼看到他們拉拉扯扯,不止我,這裡吃飯的同學都看到了,他們進店的時候是挽著手進來的。」

「嗯!!」

教導主任點頭,臉色嚴肅的看著袁梓菱,問:「你是哪個班的學生?」

「我……」

不等袁梓菱回答,教導主任打斷道:「不管你是哪個班,現在立馬通知家長,讓他們到學校來領人,學校不需要你這種不遵守校規校紀的學生。」

這是直接開除啊!懲罰不可謂不狠,有些秘密談著戀愛的男女同學嚇得臉色都變了,本來略顯親密的動作,也漸漸分開,一副他們不認識的模樣。

袁梓菱苦笑道:「我不是一中的學生,我已經畢業很多年了,這就不需要通知家長了吧!」

以前讀書的時候她沒有請過家長,這都大學畢業一年多了,還要請家長,這不是逗她玩嘛。

顧銘想笑,沒有想到他們難得來一次學校居然遇到這種烏龍事件。

忍不住,他看了彭浩一眼,見彭浩一副大仇得報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孩子,被慣壞了啊!受不得了一點委屈不說,還非常自我,搞得全世界的人都好像是他爹媽一樣,必須寵著他,順從他,不順從,他就要搞事情。

可惜,今天他註定吃癟。

「畢業了?」

教導主任眉頭一皺,仔細打量著袁梓菱。

從面相上看,他真看不出袁梓菱的真實年紀,感覺穿著一中校服的袁梓菱就應該是一中的學生。

可是,他怎麼沒有一點印象?

對方是當之無愧的校花,這一點毋庸置疑。

作為校花,關注度絕對不低,說一句全校焦點一點都不過分。

而且,這個焦點,不止是學生,還有老師,特別是男老師。

沒有別的意思,人的本性如此,喜歡追逐美好的事物,喜歡看漂亮的女人。

看一眼,不說過目不忘,至少肯定有點印象,一點印象都沒有,要麼沒有對方這麼一個人,要麼就是隔著時間太久,忘記了。

這剛好印證了袁梓菱的說法,教導主任有種吐血的衝動,今天彭浩把他們給坑慘了啊!!

看到教導主任的表情,彭浩心裡咯噔一下,產生了不好的預感,心想,對方不會真不是一中的學生吧!!

他急了!!

剛才袁梓菱當眾拒絕他已經讓他很丟人了,這要是再整誤會了,他這臉往哪裡放?

假的也必須是真的,必須把袁梓菱帶回學校去,然後就好辦了。

憑藉彭家在平安縣的影響力,讓學校出一份開除通知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這樣,他的面子保住了,不至於威風掃地。

他趕緊說:「主任,你別聽她瞎說,她肯定是一中的學生,否則不會穿一中的校服出現在這裡。」

「她這是在撒謊騙你,你可千萬別信她,必須把她帶回學校進行嚴肅處理。」

教導主任認同的點了點頭,說:「你既然穿著一中的校服,那就跟一中有關係,請跟我回學校一趟吧!!」

「這……」

袁梓菱求助的看著顧銘,可憐兮兮的,她不想這樣被帶回學校,耽誤時間不說,傳出去,還很丟人。

顧銘無語,這都是袁梓菱自找的。

但他必須管,因為他是袁梓菱男朋友。

可是,這怎麼管?別人不信啊!難道跑?這別人還不得以為他們做賊心虛啊!!

就在他束手無策沒有辦法的時候,一大群人進去店中。

人群中,穿著黑色襯衣、穿著黑色高腰的闊腿褲,踩著黑色高跟鞋的謝文殊是那樣的吸引人眼球。

顧銘看呆了,這才是風華絕代的謝家千金嘛,哪像昨天,穿著病服躺在病床上,可憐的如同一隻受傷的小貓。

謝文殊也看到了顧銘,十分詫異,心裡忍不住在想,顧銘怎麼會到這裡來,難不成跟女學生談戀愛的男人是顧銘?

這……

她不知道怎麼形容顧銘的舉動,唯有兩個字外加一句話送給顧銘。

「禽獸,連高中女生也下得了手,有種你沖我來!!」

顧銘不知道謝文殊心中想啥,回頭神來后,大喜,這是有人主持公道的節奏啊!

他趕緊上前,熟絡的說:「謝總好,沒想到今天能在這裡碰到你。」

謝文殊說:「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你。」

看了一眼剛才坐顧銘旁邊的「女學生」,謝文殊瞧不起說:「想不到,你還有這樣的癖好,跟高中女生談戀愛。」

「汗!!」

顧銘狂汗,趕緊解釋道:「謝總,這事整誤會了,我女朋友不是什麼高中女生,她大學畢業都一年多了,現在是正兒八經的空姐。」

「真的假的?」謝文殊不通道,她怎麼看怎麼覺得袁梓菱像高中校花。

同時,她還給顧銘勾搭女高中生找到理由。

這麼漂亮的女生,換成她是男人也要勾搭一下,萬一成了呢?

顧銘這可不就是成了嘛,令人好生羨慕。

袁梓菱同樣起身,來到謝文殊面前,問好后,說:「謝總,我真的高中畢業好多年了,目前在申航工作,這一次休假跟顧銘回老家,想重溫……再次體驗一下高中生活,所以就穿著校服到學校周邊來了。」

差一點,她就把她的真實用意講出來,這要是講出來,不等於間接承認高中那會他們有談戀愛的想法嘛,這多不好。

「這樣啊!!」

謝文殊到是有些相信,因為袁梓菱的談吐確實不像小女生。

而且,同樣作為女人,她知道女人幹得出這種男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

彭浩不甘心,說:「謝總,你別聽她的,這她肯定是為了逃避懲罰編造的謊言,我覺得我們應該把她帶到學校去,調查清楚后再做處置。」

顧銘眉頭一皺,這彭浩當真是無理取鬧得有些過份了。

婚婚欲睡 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人物了?他現在充其量就是一個學生,別說他,連他老子彭興業都沒資格在這種場合指手畫腳。

顧銘說:「謝總,我跟我女朋友只是想安靜的來這裡體驗一下高中時候的生活,沒有必要去學校教務處走一遭吧!!」

彭浩哼道:「你說不去就不去,你算老幾?今天必須得去!!」

校領導臉色瞬變!! 彭浩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這至校領導於何地?教導主任當即喝斥道:「彭浩,這不是你該管的事,回學校去。」

彭浩倔強道:「我不回去,我必須親眼看到她被處罰才甘心。」

校領導吐血,這彭浩怎麼一點眼力勁都沒有。

顧銘明顯跟謝文殊認識,別說顧銘現在可能不是泡的高中女生,就算泡了,也最多口頭警告一下女學生,還處罰,這能處罰嗎?

作為學生,敢這樣跟學校領導說話的人並不多,謝文殊這才認真打量告狀的學生,見其面相與謝家在平安縣的房產合伙人有幾分相似,又得知對方姓彭,猜到了對方的來頭。

彭興業的面子還是要給,她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到,看著顧銘說:「行,你慢慢跟你女朋友體驗高中生活,我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她選擇相信顧銘和袁梓菱,覺得顧銘還不至於喪心病狂到這種程度。

「多謝謝總信任。」顧銘拱手說。

謝文殊微笑道:「你在我這裡,這點信譽還是有的。」

她想起昨晚顧銘給她治病時的情景。

當時,顧銘完全可以借治病的由頭多摸一會她滑嫩的肌膚,可顧銘沒有這樣做,病一好,就把手從她衣服裡面拿出去了。

她年齡雖然比顧銘女朋友大,但容貌卻不比顧銘女朋友差,氣質和出生更是完爆袁梓菱,對男人的誘惑不可謂不大。

顧銘能夠不受美色所誘,給她留下很好的印象,想起她只回報了崔婷婷,還沒有正式感謝顧銘,忍不住邀請道:「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頓便飯。」

此言一出,眾人臉色皆是一變。

校領導是對顧銘的身份感興趣,袁梓菱則是本能的感受到威脅,至於彭浩,則是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顧銘。

他認識謝文殊,知道謝文殊的來歷,知道謝文殊是他爹彭興業都需要巴結討好的存在。

能夠邀請到謝文殊吃飯,他爹已經高興得找不到北,想要謝文殊邀請他爹吃飯,除了正式場合,私下絕無可能。

可顧銘呢?

一個他瞧不起的一個鄉巴佬,居然有資格讓謝文殊請他吃飯,他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他今天是一敗塗地,連最後的驕傲都蕩然無存。

而此時,顧銘也微微愣住一下,沒有想到謝文殊會邀請他吃飯。

這去還是不去?

美女的面子不能不給,謝家千金的面子不能給。

同時,他也有重要事情給謝文殊說,勢必讓謝文殊對他感激涕零,然後重謝他表姐崔婷婷。

得把崔婷婷帶上才行,今晚需要她出力。

他詢問道:「謝總,我能帶人嗎?」

「你想帶誰?她嗎?」謝文殊看著袁梓菱。

「梓菱肯定要帶,我姐能來嗎?我晚上答應陪我姐一起吃飯的。」

「可以啊!我也正想感謝一下崔醫生。」謝文殊痛快道。

顧銘大喜道:「那我們晚上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有了謝文殊這句話,顧銘厚著臉皮找謝文殊要聯繫方式。

「把手機給我。」

謝文殊不敢當眾說,要來顧銘的手機后,把她的電話號碼存在上面。

同時,也給她的手機打了一下。

然後,雙方告別,顧銘目送謝文殊一眾人離開。

彭浩也走了,丟人丟盡的他,壓根無臉待在這裡,至於其他學生,則是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好奇顧銘的身份。

小場面,顧銘和袁梓菱不懼,再次回到餐桌前吃飯。

袁梓菱很想問顧銘是怎麼認識謝文殊的,可是看到周圍那麼多關注她們的學生,明智的把這個問題咽到肚子裡面去。

不過,她沒有放棄,等到吃好后,立刻拉著顧銘離開,走到一個行人相對較少的地方后,她迫不及待的詢問道:「顧銘,你是怎麼跟謝總認識的?」

顧銘如實講出,袁梓菱有些懵,顧銘怎麼突然又會治病了?這顧銘會得東西是不是忒多了一點?能有顧銘不會的東西嗎?

她質問道:「說,你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顧銘:「……」

他瞞著袁梓菱的事情不要太多,這能說?他立刻撒謊道:「沒有,都說了,沒說的只是一些小問題。」

「屁!!」

凹凸世界:神降臨之時 袁梓菱爆出口道:「你都沒有告訴我、你在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

袁梓菱催促道:「快說,你在外面究竟有多少女人。」

「這個……」

顧銘表示不敢,說:「梓菱,問那個就沒有意思了,還是那句話,敢切磋嗎?只要你敢,只要你能贏我,以後我只有你這一個女人。」

「切磋就切磋,真以為我怕你?」袁梓菱不慫道。

幸福來得太突然,顧銘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確認道:「梓菱,你這是答應了?」

「想得美!!」

「那你剛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