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時,莫宇辰他很快發現,自己的劍胎似乎不排斥著魔氣,反而有一種欲要將其吞噬的感覺。


「呃啊!~」

陡然間,莫宇辰感覺到那股魔霧竄進他的心臟,將一開始那種疼痛提升了不止一倍,那種感覺就像是心臟碎裂一樣。

莫宇辰額頭上的冷汗狂冒。

此時此刻,他忽然間發現,那些魔氣已經滲透到他的五臟六腑,並且在他的丹田處凝聚出一顆黝黑的小珠子。

這個過程非常的痛苦,幾乎痛得欲要暈闕,好在他的意志並非常人所能理解,算是挺了過來。

於此同時,陣法中剩餘的電蛇朝著莫宇辰體內蜂擁而至,那狂暴的力量差點將他的骨頭給炸了。

噼里啪啦!

……

陡然,青年體內傳出一陣異響,有點像是雷電的聲音,也有點像是骨頭的脆響。

而且,他體內的劍胎也在這個時候出現,爆發出極為熾熱的光華,照亮整片天際。

九仙陣外邊的毀滅魔君見狀,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眼神中也出現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波動。

呼哧!

……

莫宇辰雙拳一握,將失去能量支撐的九仙陣震散,身上的浩瀚的氣息也在這個時候洶湧而出,將披在肩膀上的長發鼓得四散飄起。

下一刻,他璀璨的劍胎在周圍魔氣的縈繞下,衝天而起,爆發出巨大無比劍影,洞穿層層虛空,震塌諸天。

「呃啊!~」

莫宇辰仰天長嘯,全身力量感爆棚,恨不得找人好好打一架。

「半步渡劫境!」

「沒想到我將噬魂之體修鍊成功后,還有這樣的驚喜。」

「現在連凝練劍胎都不需要了。」

莫宇辰心情非常的激動。

本來,他還以為練成噬魂之體后,還需要再凝練一次劍胎才能突破修為。

可不曾想到,剛剛練成,修為就直接突破了。

這一次,莫宇辰終於感受到特殊體質的厲害之處,這簡直就不是祝英德那勞什子黑暗魔體可以比擬的。

「沒想到我一個連丹田都被廢過的人,居然也有擁有特殊體質的一天,而且還是十大至尊特殊體質中,最為強大的那種。」

莫宇辰心中有些特意的暗想道。

在此之前,他對於那些擁有特殊體質的人非常的羨慕,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拚搏和各種機遇,才能讓他不弱於這些人。

可是現在,他也擁有特殊體質,而且還是最前的一種。

莫宇辰他有絕對的自信,從今以後,在同齡人之中,再也沒有誰能超越他。

這並不是他自然,而是源自於自身力量的自信。

即便是那個鼻孔朝天的毀滅魔君也是這麼認為。

畢竟,他別的不說,單單擁有一個噬魂之體就足以然天下所有人心服口服了。

要知道,當初毀滅魔君他一出生,可是直接引起了天下大戰,最後他誰都沒看上,靠著自己修鍊。

由此可見,十大至尊特殊體質是有多麼的恐怖。

由古至今,但凡有誰擁有者十大體質中的一眼,除了中途仇殺以及意外死亡之外,無一不是這片天地的至強霸主,最弱的也是仙君的修為。

所以,莫宇辰如今擁有如此體質,根本不需要謙虛,也沒辦法謙虛,這本來就是不容掩蓋的光芒。

「突破到半步渡劫境,我的實力已經穩穩超越六大王者,至於極限能到哪,我自己也無法估量。」

莫宇辰感應下自己體內的力量,發現自己身上有一種無敵信念。

他甚至感覺自己現在都能擊敗渡劫境九重的強者了。

這就是至強特殊體質的恐怖之處。

據記載,擁有至尊特殊體質的天才,最少也能越過九重小境界對敵,甚至十個也不是不可能。

…… 莫宇辰原本的實力就很恐怖,現在擁有了噬魂之體,那實力就更加暴力了。

「現如今,整個帝央秘境里,應該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

「就算是六大王者也一樣。」

莫宇辰握緊拳頭,眸光冷若冰霜,裡面透露著無比自信的光華。

此時,他終於站在了帝央秘境之巔,即便是面對仙院那些年輕一輩的天才,他也無須畏懼。

有了噬魂之體后,莫宇辰也變相擁有了傲視天下英豪的資格,現如今,他欠缺的也不過是時間而已。

假以時日,他一定是令所有人顫慄的對象。

「小子,你魂體已成,現在可以滾了。」

「不過你自己要記住,在一甲子之內不能渡過雷劫,那老夫定然親手誅殺你。」

毀滅魔君威脅地瞪了莫宇辰一眼。

緊接著,他朝著九仙陣隨手一抓,抓出一個光團,打向莫宇辰的眉心處。

做完這一切后,他直接轉身離去,消失在虛空中。

莫宇辰目送他離開,神情非常複雜。

對於毀滅魔君這個變態,他感覺自己很矛盾,心中對他又恨有愛。

不過,莫宇辰也知道,他們兩人之間在未來肯定有一戰,而且還是生死之戰。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毀滅魔君,今日你的恩情,本公子承下了。」

「日後若是你我之間有一戰,本公子還你三招!」

莫宇辰深吸一口氣,對著虛空抱了一拳。

然而,就在他行完禮后,虛空中的魔氣漸漸消失,一切都變回原來的樣子。

「是時候離開九仙城了。」

莫宇辰看著周圍寂靜的空城,陡然化身一柄利劍,衝天而起,破碎虛空,朝著煉魂獄的出口暴射而去。

在他離開九仙城之後,老道人手裡牽著妮妮,來到了毀滅魔君所在的碉樓。

毀滅魔君感受到有人到來,緩緩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眸中,激射出兩道可怕的黑線。

他冷漠地看著老道人,怒哼一聲:「九仙鼎選擇那個小子為新主,是你搞出來的吧!」

「你難道以為他能斬滅我的魔性嗎?」

「紫金龍帝說過,應劫者的出現,所有一切都將面臨著重洗。」

老道人一甩拂塵,淡淡地說道。

「哼,我倒要看看,紫金龍帝的眼光有多麼厲害。」

毀滅魔君冷哼一聲,再次閉上眼睛,不在說話。

而旁邊的老道人聞言,忽然笑了起來。

繼而,他拉著妮妮,轉身離去,他們越走越遠,最後身體慢慢化為虛影,消失在九仙城的虛空中。

……

煉魂獄出口處,一位身著紫色長袍,手持龍頭仙劍的青年從幽暗灰森的絕地里走出。

他眸光凌厲,黑髮飄散,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凌厲的劍氣。

「終於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也不知道慕白找到蛟炎沒有,先回去看看再說!」

不需要多想,眼前這個人肯定就是莫宇辰無疑。

由於擔心他二弟三第兩人的安全,所以一出煉魂獄,他立即朝著當初跟張慕白約定的山洞飛去。

在回山洞的路上,莫宇辰感覺這帝央秘境好像變了,人少了很多,就像是剛剛經歷過大洗牌一樣。

「難道現在歷練已經結束,大部分人都離開了嗎?」

莫宇辰眉頭深鎖著,心中充滿了疑惑。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去過多糾結,只是加快自己的速度,打算見到張慕白之後再搞清楚這個問題。

化身為劍,莫宇辰一路高速疾馳,很快就來到了當初與張慕白約定的山洞。

這個山洞位於常山城外不遠處,周圍都是擎天古樹,所以山洞還是相對比較隱秘的,不會被人輕易發現。

可是,當他來到山洞所在的山丘時,發現這裡已經被夷為平地,周圍都是焦黑一片,而且還充滿著刀劍的氣息。

很明顯,這裡前不久剛發生過戰鬥。

「糟糕!」

莫宇辰劍眉倒豎,心中轟然一震。

他快步地朝著不遠處一塊巨石靠近,並且一掌將其拍飛。

他撿起地上一塊玉簡,神念侵入其中。

當莫宇辰看到裡面的內容時,心情終於稍微放下了。

「大哥,我找到了二哥的下落,他如今在邵玉龍手中。」

「你看到山道已廢別當心,因為他們發現了我,所以我不得不先將山洞摧毀,不然的話我擔心你看不到我這個玉簡。」

「還有,我在打探消失的過程中發現,六大王者手下的人都在四處抓拿散兵游勇。」

「大哥,他們可能都已經瘋了,特別是邵玉龍,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他竟然對我們三兄弟下了必殺令,現在整個帝央秘境里的人,就像是發瘋一樣,都在拚命的找我們兩人。」

……

玉簡裡面的消息不多,看得出這是張慕白在不同時間記錄所致。

可是,莫宇辰看到了這內容,心中卻也瞭然。

「看來是我殺了常山候和淮南候他們幾人,將邵玉龍惹怒了。」

「不過,沒想到他竟然還敢抓蛟炎。」

「哼,既然這樣,那我就第一個那你開刀,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才是實力。」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莫宇辰冷哼一聲。

在帝央秘境,六大王者以及八大候級強者,絕對是屬於最為巔峰的戰力,鋒芒銳不可擋。

假如是在進入煉魂獄之間,莫宇辰御劍,估計也就只有逃命的份。

一胎三寶:爹地寵妻無限 可是現在,他卻沒有任何忌憚之心。

「很好,既然你們都那麼喜歡高高在上的追殺人,那本公子也讓你們嘗嘗被人盯上的滋味。」

莫宇辰怒喝一聲,帶著狂暴的氣息,衝天而起,朝著其中一個方向衝去。

莫宇辰在煉魂獄待了將近兩個月,在這兩個月里,帝央秘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首先要說的是,越來越多的福天寶地出現,引得眾人奮起廝殺,無數天才青年慘死其中。

緊接著,邵玉龍、邢明軒、羅元青、付慶陽這四人不知什麼原因,開始大肆抓拿帝央秘境裡面的天才武者,嚇得這這些天才青年一個個都四處藏身,要麼就是求助風滄溟以及廖良軍兩人庇佑,再也不敢為所欲為地四處招搖。

所以,現在整個帝央秘境中,最為安全的地方就是風滄溟以及廖良軍兩人所在的城池。

…… 莫宇辰此次的目的地不是別處,正是逍遙城。

我家夫人太能逃 錯愛皇妃:錦瑟 他準備將逍遙侯殺掉,如同能夠另外幾位王者手下的候級強者,那麼他也準備順手端了。

之前,逍遙侯仗著自己身法優勢,莫宇辰奈何不了他,逃出了煉魂獄。

可是如今,莫宇辰的修為突破到半步渡劫境,而且還修成了噬魂之體,實力可以說是暴漲到一個可怕的程度。

所以,逍遙侯的速度再快,也休想在他手中逃脫。

「輪迴之心出現,看來那個得到輪迴之心的傢伙,已經走出煉魂獄。」

「哼……也是時候該還回來了。」

羅王城中,一座森然的石頭殿中,一位體型修長的青年緩緩地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眸綻放出一股驚天煞氣,震得虛空中顫抖連連。

此人就是羅元青,乃是此次帝央秘境六大王者中的其中一人。

前不久,他為了增加自己的實力,不惜用輪迴之心當誘餌,讓所有人去爭奪廝殺,以此來積攢怨氣修鍊自己的邪功。

他不折手段的性格,簡直就是六大王者中,最令人畏懼的一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