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同樣的倆個字,女學生的聲音卻是要尖銳了許多,引起了這方圓幾個人的注意。轉眼間人人都是一副日了泰迪的表情。


這邊的動靜終於是驚動了講台上的中年男老師。男老師其實早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楊一凡因為離的他遠,又在牆角,那邊其實應該美女老師監考的,可美女老師現在忙著刷內涵段子,沒空監考。

所以男老師也有些看不過來,這邊剛才那個青春痘男發出聲音的時候,他就隱隱聽到了。正準備呵斥他轉過頭去不要盯著楊一凡的褲襠猛看,卻又看見有個女同學看著楊一凡的褲襠驚叫了起來。然後便看見周圍幾個同學全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楊一凡的褲襠。

這下他也感到奇怪了,咳嗽了一聲,本來是想提醒一下玩手機刷段子的美女監考老師,誰知道美女老師頭都沒抬一下,像是沒有聽到他的提示一般。或者是。。。聽到了也懶得理!

男老師眼睛一瞪,鼻孔外翻就想發怒,可轉眼間似乎又想到了什麼事情,眼神中閃過一絲忌憚,終是沒有開口呵斥美女老師,任由她繼續玩手機。

男老師抬手重重的敲了講台的檯面一下,開口說道。「安靜,給我安靜,考試期間禁止喧嘩,趕緊給我考試做題,再鬧我就把你們趕出去!」

說完就用銳利的眼神掃視著考場里的學生,待見到所有學生都低頭認真答題。滿意的笑了一下,邁步走下了講台,向著楊一凡的位置走了過來。

看到監考老師向著自己走來,楊一凡不慌不忙,低頭在草稿紙上進行著驗算。不枉他剛才的一頓狂翻習題,終於在那本「數學習題調研」上面找到了類似的題目,所以即使題目不一樣但是給了楊一凡一個解題的思路,他所缺少的也正是這個思路。一旦有了思路,也沒有哪個題能夠攔住他。

監考的中年男老師走到楊一凡的旁邊,用探尋的眼光看著楊一凡。特別仔細的查看了一下剛才被所有學生注視的褲襠,見也沒有什麼異常,再仔細看了一下楊一凡的課桌上,抽屜里,都沒有任何發現。

至於楊一凡翻看的學習資料,早在男監考老師在講台上裝逼的時候,楊一凡就把它收回了系統包裹。

現在沒有什麼直接證據,也就不能對楊一凡仔細搜查,一番打量查看之下沒有發現異常。男老師只能轉身回到了講台上坐下,不過卻對楊一凡多了幾分關注。

這邊楊一凡卻是沒空理會他的注視,畢竟他又不是那美女老師,再說他也現在也正忙呢。要是美女老師盯著他,他才有可能抽出時間來送送秋天的菠菜呢。

手上的鉛筆動作一直沒有停過,不停地在草稿紙上進行演算,推測。即使有了作弊得來的思路,楊一凡也是足足用了五分鐘,才推導出這道題的正確解答方式。

一旦有了方式方法,這道題就成了一個獨自在家不設防的女人。楊一凡只用了一分鐘就享用到了她美妙的胴體。

「耶!搞定。」楊一凡興奮的揮了一下拳頭,比了一個剪刀手的姿勢。雖然這算是作弊得來的答案,但是他自己也是付出了很大的辛苦的嘛。俗話說:憑自己本事做的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呢?現在高興一下、慶祝一下也是理所當然的咯。

這一道題是個大題,剛好是七分。現在楊一凡正確的做了出來,那麼他的數學分數就變成了138分。一個和侯躍白上期末成績一樣的分數。

按理說這個分數應該很安全了,畢竟這已經是一個挺難得的高分了。說不定侯躍白的138分都是踩狗屎得來的呢,而且還有可能侯躍白今年發揮失常,或者可能是這次考試的題目特別的難。

似乎怎麼看起來楊一凡的138分已經足夠多了。但是,楊一凡可不是一個輕易滿足的人。這次事關經驗,所以每一分都值得楊一凡全力以赴!

當然了,剩下的倆道題都是楊一凡不會做的,都是壓軸的難啃的硬骨頭。

那麼,理所當然的這倆道題,就只有靠自己特殊的考試技巧去搞定它們咯。

右腿輕抬,微微的搭在了左腿上。楊一凡悠閑的翹起了二郎腿,同時意念一動。還是那本「數學試題調研」在一秒鐘不到的時間裡,就出現在了楊一凡翹起的膝蓋上。隨著楊一凡的二郎腿而上下晃動,似乎這本書一直都在這個位置,從來都沒有變化過一樣。

楊一凡又好整以暇的繼續開始翻起了書,一頁又一頁。翻完「數學試題調研」沒有找到答案,又翻起了其他自己在書店買的習題。一本又一本,速度快的飛起。

還是那個熟悉的味道,那個熟悉的翻書音。青春痘男腦中轟的一聲響起「握草!不會吧。。。又開始了。」機械的轉過頭去,果然又看見了那個坐在他右邊的同學堂而皇之的翻起了書。

這丫膽子也太大了吧,剛才沒被發現就算是運氣好了。居然還敢拿出來翻啊,你當監考老師是死的啊?

「報告老師!有人作弊!!」這時寂靜的考場里響起了一個女聲,緊接著就看見一雙纖細蒼白的手指著楊一凡。

卻是青春痘男身後的女同學舉手打報告了。不知道她是真的正氣凌然看不得有人作弊呢;還是自己沒敢作弊,其他人卻敢於作弊,居然還沒有被老師抓住。心裡產生了羨慕、妒忌的想法促使她揭發的楊一凡。

聽到女同學的舉報,楊一凡淡淡的撇了她一眼。微微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嘲諷的表情。對她比了一個中指。隨後伸手合上翻開的習題,把它輕輕的放進了自己的抽屜。 經過之前考場喧嘩事件之後,就一直密切關注楊一凡的監考男老師,在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這邊的動靜,聽到了女同學的舉手揭發。

中年男老師心中一喜,嘿嘿,剛才就看見你小子有問題了,現在被發現了吧,這次我可要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快步來到了楊一凡的課桌邊上站定,先是揮手示意了一下其他考生繼續考試,然後她低聲的詢問著女同學。「這位同學,你發現了什麼,你有什麼證據證明這位男同學作弊了。」

那女同學得意的一笑。「我能夠百分百的確定他作弊了,因為這是我親眼看見的!而且我相信我前面的這位同學也一定是看見他作弊了的。最重要的是我剛才還看見他在您從講台上下來的時候,把一本書塞進了課桌抽屜!」

中年男老師聞言,看了一眼女同學前面的青春痘男同學。開口詢問道。「這位男同學請問你看見你右邊這位同學翻書作弊了嗎?」

特么的當然看見他翻書作弊了啊,他動作那麼明顯,瞎子也能看見啊!青春痘男在心中大聲的腹誹。

不過,有的時候男人之間的情義就是那麼的奇怪。儘管這個青春痘男同學並不認識楊一凡,但是作為一個學生,他知道學生的不容易。而且要是作弊的話,那是更加的不容易了。自己這一聲「看見了」說出口,雖然很是輕鬆簡單,但是卻有可能毀掉這個作弊同學的一生。哎。。。男人何苦為難男人?

「對不起老師,剛才我在認真答題。沒有看清楚這位同學是否在作弊。」青春痘男終是這樣開口說道。

「不!你撒謊!!你怎麼可能沒看見啊,我就是因為你在看他作弊,我才向他看去的。當時你的眼睛瞪的比牛眼睛還大,怎麼可能沒看清楚啊!你們肯定是一夥的,你在包庇他!」那女同學聽見青春痘的否認,頓時氣急敗壞的說道。

這下中年老師也有些躊躇不定了。因為畢竟不是正規考場,只是高一學生的教室。裡面並沒有安裝像高考場地里那樣的監控攝像頭,所以現在並不能直接確定楊一凡剛才翻書了。

但是自己之前已經嚴令所有同學,把書本放到講台上來的。既然這位女同學肯定他的抽屜里有書,不如自己檢查一下,先把他的書收了再說。說不定不管他作弊沒有,都能以藏書的理由把他趕出去了。

想到這裡中年男老師對著楊一凡開口說到。「這位同學,你可以讓我檢查一下你的抽屜嗎?」詞語雖是用的詢問句,但是語氣里卻是透露著一股不容改變的堅決。

楊一凡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既然老師要檢查,那就檢查唄!」

那邊中年男老師聽見楊一凡輕鬆的語氣,卻遲疑了一下。若抽屜里真有鬼,那這個學生也不會這樣子了。他不由得轉頭看向舉報楊一凡的女同學。

女同學也是一臉的奇怪,按照她多年舉報的經驗來看。遇到這樣的情況,事主同學不是應該驚慌失措,然後對著老師道歉求饒,然後再被一臉厭惡的掃地出門嗎?今天這是特么什麼情況?

不過她雖然心腸不怎麼好,卻是一個女學霸,那腦筋轉的也真是快。反正她也親眼看見楊一凡把書塞進抽屜。這個書又不會跑了,等到時候找到書,看他還怎麼抵賴!

於是女同學開口說到。「老師,我真是看見他把書塞進抽屜的,我以我的人格保證,不信你搜一下他的抽屜就知道了啊!」

在沒有自己親眼看到的情況下,老師也是不能隨意的搜查學生的。現在有了這個女同學的保證,那麼抽屜也是可以搜的了,而且想來也應該會有一些收穫的。

「那老師就開始檢查了。」說完這句話后,中年男老師叫楊一凡站在了旁邊,打開了他的課桌抽屜,開始檢查了起來。

他意料之外的在抽屜里沒有發現任何東西,這就是一個空蕩蕩的抽屜,別說女同學舉報中提到的書了,連一張小紙條都沒有。

中年男老師還不死心,翻來覆去里裡外外的又把楊一凡的課桌每個角落、縫隙都檢查了一下,也都沒有發現任何作弊的證據。

在檢查完這一切之後,男老師不由得把目光放在了楊一凡的身上。因為楊一凡的東西,和課桌椅子他都檢查了,如果楊一凡真作弊了,那麼那東西就一定在他的身上了!

可是他畢竟沒有親眼看到楊一凡作弊,要是就這樣上去搜他的身。如果最後發現他並沒有作弊,那自己可就攤上大事兒了。

最後無奈之下,也只能呵斥了女同學幾句,讓她認真考試,不要再東張西望了,不然就把她趕出教室。女同學告狀不成,反而還惹了一身騷。只能恨恨的瞪了楊一凡一眼,便埋頭又做起了自己的題。

中年男老師也只能重新回到了講台上,坐在講台的椅子上,他的眼神一陣變化,畢竟這次搜查未果也算是丟了他一個面子,心裡也算是記恨上了楊一凡。

抬頭看了看楊一凡,又看了看始終在玩手機的美女老師。他的心中終歸是有些不甘,鬱悶之下站了起來,提起屁股下的椅子,走下了講台,來到距離楊一凡不遠的地方放下椅子穩穩的坐下,除此之外還把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楊一凡的身上。

這邊的楊一凡看見中年老師的動作,心裡暗罵了一句。「我握著一根草!」心情卻變得有些焦急了起來。

因為就在上一次翻書的最後時刻,他發現了和最後一道題類似的習題,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答題步驟和思路,就被舉報自己的女同學打斷。無奈的只能裝作把書藏進抽屜,卻暗中在那一剎那收進了系統包裹。

這也是一道7分的題,一旦自己做對這道題,那麼自己就能得到145的高分!如果沒有意外情況發生,那麼自己一定就是這次數學考試的第一名了。侯躍白也不可能比自己數學還考的高,所以自己一定要不惜任何代價也要答對這道題! 意念微動,那本有答案的習題,唰的一下憑空出現在了楊一凡的膝蓋上,他快速的向後翻動著,翻到先前的那一頁看向要記住的那道習題。

楊一凡左邊的青春痘男同學,其實自從剛才的舉報事情后,一直沒有認真答題,而是一直偷偷的注意著楊一凡這邊的動靜。

果然。。。這位仁兄果然是喪心病狂啊!他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又開始作弊了。他親眼看見楊一凡的膝蓋上眨眼間就多了一本習題冊,被驚的目瞪口呆。

而離他們不遠的中年男老師,剛才正看著其他方向的同學,這時也轉過頭來,正好看見楊一凡膝蓋上放著書,不停的翻動著,然後停在了一個頁面上不再動作。

中年男老師霍然起身,飛快的沖著楊一凡的位置跑了過來。心裡想到,這丫熊孩子也太膽大包天了吧,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我,真當我是泥捏的,還是當我瞎看不見啊!

楊一凡也察覺了男老師的動作,心中更多了一分急切。因為他雖然翻到了頁面,但是還沒有看完習題整個解題步驟和思路!只要再有三秒鐘!!三秒鐘自己就能記住全部的答案了!!!

這邊跑過來的男老師看見楊一凡對他視若無睹,還是瘋狂的看著書做著弊。鼻子都差點氣歪了,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猖狂的學生,都被自己發現了,還不停手!

男老師斷然喝道「這位同學不要再作弊了,我看見你了!」男老師的一聲大喝,全教室的學生都被驚住,然後紛紛把視線投向楊一凡的方向。

眼看著楊一凡的作弊行為,就要暴露在全教室三十幾名同學的目光下。如果全部同學都看見,那麼不管以後他怎麼說怎麼做,都不能洗脫自己作弊的嫌疑了!

就在這一剎那,楊一凡在男老師抓向自己膝蓋上習題冊的前一秒,在三十幾名同學看見自己膝蓋上習題冊的前一秒。楊一凡飛快的把習題冊塞進抽屜,然後又在放進抽屜的一瞬間收進了系統包裹。整個動作迅速的不到一秒時間。

在三十幾名同學的目光下,男老師狠狠的一爪抓住了楊一凡的膝蓋。看到這一幕,同學們的表情都變得有些古怪起來。這老師是不是傻了,抓人家膝蓋幹什麼?莫不是把人家潔白光滑的膝蓋當成那團豐盈了?

「啪的一聲」男老師的手掌打在了楊一凡的膝蓋上,卻是抓了一個空,有些詫異的看著一無所獲的右手,男老師愣了一下,大聲的吼道,「這位同學你作弊了,趕緊給我滾出教室!」

楊一凡這時也平復下了剛才激動的心臟,聞言淡淡的開口說道。「這位老師,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哪隻眼睛看見我作弊了?要想把我趕出教室?可以啊,你拿出我作弊的證據來啊!我立馬就滾出教室!!」

見到楊一凡還絲毫不以自己作弊為恥,反而還飛揚跋扈的叫囂讓自己拿出證據來。男老師也是氣的手腳發抖了。

蹭的一下到了楊一凡的位置上,拉開了座位上的楊一凡。對著他的抽屜開始了嚴密的搜查,一分鐘、五分鐘、十分鐘。。。

男老師和之前那次一樣,照舊沒有找到任何能夠作弊的東西。他開始變得暴躁起來,抬起頭紅著眼睛瞪著楊一凡。「你把那本書藏在哪裡了?哦!你一定是藏你身上了,除了你的身上也不可能有其他地方了!我要搜你的身!」

「谷老師,你別太過了。」在後面玩手機的美女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站了起來,此時對著男老師冷冷的開口道。

要是平時男老師聽見這美女老師的話,一定會忌憚三分,然後選擇放棄追究楊一凡。可是這個時候男老師已經被楊一凡戲耍的失去理智了,他已經不顧一切的想要找到楊一凡作弊的證據,然後把他趕出教室!

男老師狠狠的咬了一下牙,憤然指著楊一凡喝到。「快脫了你的衣服!」

楊一凡冷冷的看著男老師說道。「這位谷老師,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你可想好了?」

「廢什麼話!趕緊給我脫,你不脫我就來幫你脫!」男老師已經變得瘋狂了。

楊一凡搖了搖頭,憐憫的看了男老師一眼。頓了一下,沒有說話。在男老師又要催促的時候,緩緩抬起了手,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又脫掉了身上的體恤衫。露出了衣服下面雖然白皙,但是稜角分明的肌肉,引得在場女同學眼中均是異彩漣漣。

以前的楊一凡身上可沒有漂亮的倆塊胸肌、八塊腹肌。那時候的他差一點就領悟肥胖的終極奧義—–把腹肌胸肌熔煉成一個整體,然後向外擴展成一個大肚子。

得到系統之後,經過幾次升級,特別還有一次洗筋伐髓,楊一凡的體魄已經變得很強大了,雖然不是黑人那樣爆炸式的肌肉,但是在他的皮肉之下卻隱藏著無與倫比的力量!

美女老師看見楊一凡的肌肉,眼神中那一抹奇異的光輝更加的濃重了,似乎是想到了一些東西。意味深長的看著楊一凡,卻沒有開口說話。

那邊男老師接過楊一凡脫下的衣服,一件一件認真的搜查。最後絕望的發現還是沒有任何作弊的東西。最後。。。他把視線投向了楊一凡的褲子。

「谷老師,我再警告你一次,在場還有這麼多女同學。」美女老師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豪門來襲:嬌妻,謝絕出逃 這句話也許是讓男老師恢復了些許理智,終是沒有讓楊一凡脫下褲子來讓他檢查。而是他自己來到楊一凡的身前開始了在他褲子包里摸索,在他身下按壓查看是否塞有異物。

看到男老師沒有讓楊一凡脫褲子,大多數女同學小臉通紅的鬆了一口氣。少部分腐女卻是很不高興,不能親眼看到某些不可描述的東西讓她們失望,不滿的哼了一聲。

檢查結果更加的讓男老師絕望,他揮舞著雙手,雙眼通紅,狀若瘋癲的大吼道。

「你一定是作弊了,一定作弊了啊!我親眼看見的啊!我親眼看見你把一本書塞進抽屜的,怎麼一眨眼就不見了?你用了什麼魔法?你把書藏哪裡去了啊!不可能搜不到啊!不可能啊?難道我眼花了?我看錯了?不可能啊!」

嘴裡不停的念叨著不可能,臉上一陣紅一陣白的。口中雖然還在說著話,聲音卻漸漸地小了下去。突然手指著楊一凡,瞪大了雙眼,身體突然顫抖了起來。然後忽又眼睛一閉身體就向地上軟倒了下去,竟然是又急又羞又氣之下暈了過去。

那邊看見男老師暈倒在地的美女老師也是一驚,踏著高跟迅速的跑了過來,那速度竟是不慢! 萌寶來襲:冷情爹地請投降 來到男老師的身邊,拍了一下他的臉,輕輕的喚到「谷老師」。卻是沒有絲毫反應。

伸出纖纖玉指搭在谷老師的手腕上,似乎是在感受著他的脈搏,突然間玉指疾閃,飛快的在谷老師的胸口點了幾下,又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這才放下心來。

然後只見她一隻手就提起了谷老師,然後飛快的來到了門口,大聲叫來了幾名在外巡邏的保安,把男老師交給了他們。

自己卻是回到了講台上坐下,也不再玩手機,安撫下混亂的同學們,叫他們繼續考試,自己也開始認真監考起來。不過奇怪的是,她卻沒有看向楊一凡一眼。

剛才又是查作弊,又是脫衣服的,最後還氣暈了一個老師,教室里著實混亂了好一陣子。至於有沒有人趁著混亂做什麼壞事,現在也不得而知了。不過據好事者事後統計,這個考場的學生數學這一課普遍考了高分。。。

見得教室里終於慢慢平靜了下來,楊一凡也開始做最後的習題。這一次速度很快,不到十分鐘就把7分的那道題做出來了。加上之前的138分,現在他的數學已經是145的高分了,收拾侯躍白是絕對沒有問題了。

現在只有最後一道題了沒做了,五分的題,也就是500點經驗。

雖然他還想繼續翻一翻有沒有最後5分那道題的答案。不過他卻是不敢了。因為講台上的美女老師雖然一眼都沒有看過他,但是楊一凡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別人的監視之下。彷彿再像之前那樣拿出習題冊出來,自己的生活就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甚至還會有生命危險!

這種感覺雖然奇怪又有些荒誕,但是最終楊一凡選擇了相信自己這種奇異的感覺。反正145的高分已經足夠了,索性就收起了試卷拿到講台交給美女老師就走出了教室。

他卻是沒有發現在他的背後有一道奇異的目光正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數學考試完后楊一凡直接走出了學校的大門,上午就考語文數學倆門。下午考英語和理綜,不過下午倆門考試楊一凡都不怎麼擔心了,記憶力能解決的事情,從來都不是事情。

去到平常常去的一家小餐館,叫上一碗豆花飯,再來一個香噴噴的燒白。那美味簡直能浮人生一大白。

吃過飯,楊一凡摸著圓滾滾的肚子,撐的打了一個飽嗝。沒有去到處閑逛,也拒絕了倆死黨去打遊戲的邀請,畢竟下午還要考試,雖然自己對這倆門考試有信心,但保持一個清醒的頭腦還是很有必要的。

要是中午去狠狠擼一把,等到考試的時候腦子裡全是噴他kill的聲音,那就真是日死了哈士奇了。至於這倆貨,即使楊一凡沒有陪他們,他們還是去上網了。

因為不論有沒有清醒的頭腦,腦袋裡是否充斥著噴他kill。 罪臣嫡女:冷王虐妃 都對他們的成績沒有絲毫影響,他們倆最後的成績都會是不及格。。。既然都不及格了,都沒有什麼影響了,那何不自己去哈皮一下呢?

告別了倆人,楊一凡回到了學校裡面。本來他想直接去到考試的教室里休息一下等待考試開始的,結果到了考場門口才發現是鐵將軍把門。

不過想想也是,現在都知道自己的座位了。要是不關門的話,難道同學們不會中午趁老師不在,溜進去在課桌隱秘的位置留下些作弊的記號。

既然進不去考場,楊一凡索性就坐在離教室不遠的花台上等待。閉目養神之下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香風由淡及濃,撲入了自己的鼻腔,沁入了自己的心脾。正要貪婪的嗅上幾口,那奇妙的香味又迅速的暗淡了下去。

彷彿有一位美麗的女人從自己的身前走過。古有聞香識人,今天楊一凡光是憑藉這香味也能斷定,這味道的主人一定是一位美女,還是一位氣質出眾姿色靚麗的大美女。

而且隱約間,楊一凡還覺得這股陌生的香味中還透露著一種熟悉。急急睜開了眼睛隨著香味離開的方向望去。那是一個完美身形的女人,穿著一身黑色的制服,黑色的絲襪包裹著修長的美腿。是。。。那個美女監考老師!

似乎是感受到了楊一凡的視線,美女蓮足一頓驀然回首,長長的秀髮被微風吹起飄蕩在空中,劃過美麗的弧線。

看見坐在花台上傻傻看著自己的楊一凡,美女老師微微一愣,然後對著楊一凡嫣然一笑。也沒有轉身回來,只是隔著遠遠的對著楊一凡揮了揮手,微笑著說道。

「小弟弟,我要走了。記住你說的話,也記住我說的話。我們以後有緣再見!」說完不待楊一凡回話,復又轉過身去,扭動著渾圓的臀部,邁動修長的美腿,洒脫的向著遠方學校大門行去。

有緣再見?意思是這美女老師要走了,走了?怎麼個情況?她不是自己的監考老師嗎,咋個說走就走了呢,都不把下午自己最後倆門考試監考完。莫名其妙的就走了,還走的這樣的洒脫,真是有個性啊。

難道她是被開除的?因為自己把那個和她同時監考的谷老師氣的暈倒。然後谷老師趁機舉報她監考過程中耍手機的緣故?

雖然她刷段子的時候,發出的笑聲,真的很大、很動聽、很誘人,當然也很影響同學們考試。

但是這也不能成為開除她的理由啊!?楊一凡相信,願意在自己的考場里有這麼一個美到冒泡的大美女監考自己,而且還是一個隨時有可能笑到前仰後合、春光外露的美女老師!相信大多數男同學都是願意被她影響的。

當然了。。。真正的高考除外。大多數同學,還是希望自己能在高考的時候考個好成績的。而不是因為打望而名落孫山,畢竟要是考了好大學,以後找到好工作賺了錢。眼前這樣只能看只能想的美女,自己就能夠隨心的享用了!哪個更爽同學們自然還是分的清楚的。

楊一凡正想追過去,仔細問問美女老師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自己還沒有跟她證明自己的「小弟弟」不小。告訴她小弟弟已經變成了能飛的大鳥,已經飢餓的想吃東西了。

但是等到楊一凡反應過來的時候,美女老師已經越行越遠了。只見她踩著高跟鞋,邁著小碎步。雖然步子不怎麼大,但是速度卻是頗快。

就在楊一凡思考的時間裡,美女老師就轉過了學校大門不見了身形。只在楊一凡的腦海里留下一個美麗的背影。

同時留在楊一凡腦海里的,還有美女老師那奇怪的步伐,看著每一步都很小,卻能夠跨出驚人的距離。而且每一步都彷彿有著一種奇怪的規律,又蘊含著一種特殊的感覺,讓人看上去就覺得行雲流水渾然天成一般。

但楊一凡仔細一想卻又發現不了什麼異常,想的久了還有一種頭暈眼花的感覺。

搖了搖頭,楊一凡嘆息了一聲。這事情辦的沒頭沒尾的,既沒什麼聯繫方式又沒什麼家庭住址,那真的是有緣才能再見了,沒緣分自己這輩子都不能再遇到這美女老師咯。而且直到現在自己都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叮鈴鈴~」

看來楊一凡在花台上坐了挺久的了,這考試預備鈴都打響咯。扭頭看向考場教室,果然門已經打開了。於是楊一凡邁步向著考場走去。

緩緩邁步走進了考場,第一件事楊一凡就是打量倆個監考老師。果然。。。楊一凡眼中閃過一絲失望,雖然親眼看到美女老師走的,但是現在看見這個沒有她監考的考場,楊一凡還是感覺有些失落。

下午監考楊一凡這個考場的,是倆個年輕的男老師。美女老師走了,氣暈的谷老師不知道是還在昏迷,還是在這個考場丟了大大的面子。下午也是沒再來監考楊一凡。

看見楊一凡走進考場,倆個年輕男老師臉有點白,顯然是聽說了上午的事情。不過只是白了一下就恢復了紅潤,招呼楊一凡走進教室,並用一種奇怪的眼神打量著他。

一個男老師示意楊一凡把身上除考試用品外的其他東西交出來。楊一凡當然是什麼都沒交了,東西都在包裹里嘛,懶得拿出來交給他做樣子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