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君臨扭過頭,聲音裡帶上了些許彆扭:「別笑了,笑的難看死了!」若他是人形,就能看見他耳朵尖已經紅了一片,還有蔓延的趨勢。


「噗~」他這麼一說,容華反倒忍不住了,笑的前仰後合。

聽著容華的笑聲,君臨眸中劃過一抹惱意,唇角卻不自覺的勾了勾。

笑夠了,容華才抬眼去看他們現如今的所在地。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只有幾畝的靈田,但其中卻多是萬年,十萬年靈植。

靈田之後,是一片荷塘,上面種滿了各色靈荷,美不勝收。

荷塘之後,則是處處精緻的瓊樓玉宇,亭台樓閣。

這裡瀰漫的並不是靈氣,而是比靈氣更高級些的能量,容華知道,那是仙靈氣,只有渡過飛升劫,到達大乘時才能嘗試吸收。

「這裡還沒有我送給你的宮殿好。」君臨語氣裡帶著小小的嫌棄。

這是事實,容華唇邊勾著笑意:「是是是,阿臨送我的東西是最好的。」

她抱著君臨穿過靈田,經過荷塘,走過長廊,停在了某個名為藏經閣的房間前。

容華走進去,無視了飄在空中的一枚枚玉簡,走到角落裡,揀起一個滿是灰塵的巴掌大小的兔子石像。

君臨很嫌棄的看著臟乎乎的石像:「怎麼弄的這麼臟?」

以君臨的眼力,自然看出這是這個仙府的控制中樞,也就是器靈。

「一直都放在這裡,沒人清理,自然會落滿了灰。」容華的語氣有些懷念。

前世,仙府被她認主前,是百年一出世,每次一年,仙府出世時,器靈會蘇醒,進入的人只能拿一件東西,不聽話的,會被器靈操控仙府直接抹殺。

其他時間,六階仙陣坐鎮在外,若不是滿足特殊條件,玄天大陸上的人就沒有能破開這來自上界的仙陣。

五十年後,此仙府又一次出世,容華也正好進來,走進藏經閣時,就碰到了這石像,莫名其妙的,就撿了起來帶了出去。

旁人進來,帶出去的,不是珍稀靈植,就是功法法訣,或者法寶符咒,陣盤丹藥。

唯有她,帶出去了個不明作用的石像,可沒少被那些朋友嘲笑。

後來,一次意外,血滴在了這石像上,然後,就是仙府認主……

看著容華神色中的懷念之色,君臨眸光暗了暗。

容華回過神來,看著手中的石像一笑,她不缺仙府中的這點東西,但是那個小兔子形狀,很可愛的器靈卻是她想找回來的。

甩了個清潔術將石像清理乾淨后,容華無視君臨不太好的神色,再一次劃破了手掌將血滴在石像上。

咔嚓咔嚓。

如同發生了奇妙的化學反應,石像外表開始出現裂痕,裂痕中有白光透出。

白光陡然大作,照的容華不自覺閉了閉眼。

良久光芒散盡,容華一睜開眼,就看見一隻紅眼兔子飄在她眼前看著她。

見她睜開眼睛,連忙咧開三瓣嘴沖著容華討好的笑:「主人你好,我叫兔兔,很高興在以後的歲月里為你效犬馬之勞,主人有事請儘管吩咐,兔兔很高興為你竭盡全力,死而後已。」

和前世一模一樣的話語讓容華的心又酸又軟,竭力控制才沒有紅了眼眶:「兔兔你好啊,我叫容華,你可以叫我名字哦。」

兔兔聲音嚴肅起來:「主是主,仆是仆,僕人怎麼能叫主人的名字呢?」

說著話音一轉:「不過,既然主人要求,兔兔就恭敬不如從命啦,我以後叫你容容好不好?」

熟悉的稱呼讓容華的心顫了顫,她彎了彎眸子:「好啊。」

君臨看著容華和兔兔相談甚歡的樣子,心裡有點酸,總覺得自己就要失寵了,狹長的冰藍色眸子不自覺的眯了眯。

下一秒,銀光大作,容華猝不及防被拉進一個微涼的懷抱中,下巴被抬起,微涼溫熱的唇落在她的唇上,並迅速的開始攻城略地。

唇舌交纏間,容華瞪大了眼,右手中指的指尖驀然一痛,然後,面前人的中指指尖和她的對上,有什麼漸漸在兩人指尖融合,侵入到神魂里。

容華不由自主的顫了顫,清冷淡漠,疏離華貴的聲音在她腦海中響起——「以血為引,以神魂相融,以天道為證,從今往後,如與吾,生死同契,壽命共享,汝,可願?」

容華那雙眸子又睜大了幾分,唇上一痛,那聲音再次響起:「汝,可願?」

容華沒有回答,君臨心裡有些忐忑,輕咬了一下容華唇瓣,又問了一遍。

契約不成,君臨必遭反噬,這個,君臨清楚,容華也清楚,於是狠狠瞪了君臨一眼,在心中回應腦海里那個聲音:「吾願。」

頓時,天道降下金光,將兩人包裹在其中,容華眉心彷彿有一根無形的筆在描繪,一隻九尾的白狐漸漸成型。

白狐成型隱於容華眉心后,金光散去。

君臨放開容華,抹了抹唇,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不等容華找他麻煩,君臨身上爆發出一陣銀光,又變回了那隻被一直被容華抱在懷裡的小狐狸。

趴在地上『虛弱』的看了容華一眼后閉上眼睛,容華神色變了變,雖然想到他有可能是裝的,但還是忍不住擔心。

而且,契約成功后,彼此之間的情緒感受也是相當鮮明。

容華能感受到,從君臨那邊傳來的一陣陣喜悅波動,讓她也忍不住心生雀躍……

「容容,外面有不少人在接近這裡,似乎是被你們的契約金光引過來的。」

兔兔歪著腦袋很認真的建議:「雖然那些人的修為很弱,但容容你的修為更弱啊,而且,和容容契約后,我的能力也只能和容容你持平,對付不了那些人,所以我們要不要先走為上計?」

花城因著其靈花豐富,乃是一流城池,花城兩大家族,花,曹兩家均有一位化神老祖坐鎮。

「走。」被人說弱的容華神色很平靜,在上界來的器靈面前,玄天大陸就沒有不弱的修士和靈獸,最主要的,是她前世聽習慣了,這輩子聽到也沒什麼感覺了。

「好的。」兔兔操縱著仙府離開,容華突破陣法進來,看見的是仙府內部,而仙府的本體其實是一塊紫色的晶瑩剔透的……石頭。

仙府能自動變幻形狀,所以兔兔將之變成微塵,順順噹噹的就躲開了已經趕到這裡的兩位化神修士,離開了護城河,順著容華來時的路到了城中心觀賞湖。

然後又飄回了容華在客上居的房間里。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第47章47偶遇

無人的房間里,一顆微塵顫了顫,然後一身黑色勁裝的絕艷少女,一隻狐狸和一隻兔子出現在房間中央。

兔兔好奇的打量四周:「主人,這就是你的家嗎?看起來有點小。」

「不是,這是客棧。」容華搖了搖頭,垂眸看著『虛弱』的君臨,微微蹙眉,「你怎麼樣?」

君臨聲音『虛弱』:「沒事,就是化為人形又和你契約,消耗的大了些。」

其實他根本沒事,只是他不裝裝虛弱,容華肯定會生氣啊。

容華聲音聽不出喜怒:「為了個契約,把你自己弄成這副虛弱的樣子值得嗎?」

君臨心裡『咯噔』一下:「我只是覺得,它們都和你有了契約的聯繫,就我一個沒有,若是將來阿鸞不要我了,我該怎麼辦?」

清冷的聲音染上了些許愁緒,天生就適合高高在上的男人卻露出這麼一副示弱的樣子,足以讓人心軟。

容華抿了抿唇:「你不相信我?」面上沒有什麼變化,心裡卻軟的一塌糊塗。

兔兔鄙視著君臨,明明沒有什麼事,卻還在容容面前裝虛弱,真是心機狐狸一個。

可是君臨的視線輕飄飄的投過來,它就忍不住慫了。

「哪有?我最信任的就是阿鸞了。」

略帶撒嬌的聲音徹底讓容華綳不住了,將地上的君臨抱起來,在它眉心處落下一個輕柔的吻。

今天容華被佔了便宜,吃了豆腐不假,可契約一事,她共享了君臨作為神獸,悠久的壽命,又何嘗不是佔了便宜?

等容華和君臨之間的談話告一段落,兔兔才舉著一顆紫色的晶瑩剔透的……石頭遞給容華。

容華看著這顆石頭,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誰能想到,大名鼎鼎的雲闞仙府竟然寄身於一顆石頭之中。

雖然這顆石頭看著很漂亮,很晶瑩剔透,形狀精緻的像朵雲,很……不像一顆石頭,但依然改變不了它是一顆石頭的事實。

將君臨放在床榻上,容華接過石頭,摁在自己左手腕處,就見石頭漸漸融於手腕,手腕里側多了一個紫色的雲形胎記。

白皙的肌膚,紫色的胎記,倒是交織出別樣的魅力,君臨看著,那雙眼就閃了閃。

……

「唉,你們聽說了沒?」

「什麼?」

「昨晚護城河中,金光衝天,似有異寶出世,花、曹兩家的化神老祖當即就趕了過去。」

「然後呢?可是尋到了什麼寶貝?」

「哪有!花、曹兩家的化神老祖來來回回用神識尋了好幾遍,可結果什麼也沒有發現。」

「該不會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吧?可我聽說,從金光衝天到花、曹兩家的化神老祖趕過去,也不過幾息時間,這得多高的修為才能在花、曹兩家的化神修士趕過去之前那幾息收走寶貝,並毫無聲息的離開?」

「誰知道呢?現在花、曹兩家可是封了城,許進不許出,想要那個收了寶貝的人找出來呢!」

「嗤~既然是說那人在兩位化神修士趕到之前就已經離開,那怎麼可能找的出來?不過是做無用功罷了。」

「花、曹兩家又何嘗不知道?只是想到寶貝在眼皮子底下溜了,恐怕到底心有不甘。」

……

容華端著杯茶,一邊慢悠悠品著,一邊探聽消息。

許進不許出?正好啊,她還想在花城買上一些靈花種子來著,在這兒停段日子也好。

「容華?」一聲驚喜的熟悉喊聲從身後傳來,容華回過頭看去,就見林安暖和寧塵正朝她走過來。

因著林安暖的一聲呼喊,大堂中靜了靜,那些人轉過頭來看了看容華和林安暖三人,發現有些眼熟,但一時半會兒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也就丟到一邊去了。

不多時,討論聲四起,又說起了其他事情。

容華看見林安暖二人也是有些驚喜的:「你們怎麼在這兒?」

林安暖挽著寧塵,臉上帶著甜蜜的笑:「來玩啊,聽說花城各種靈花最多,所以就來瞧瞧……這花城之名果然名不虛傳,你呢?不是在玉銘峰閉關嗎?怎麼跑出來了?」

「師尊讓我出來歷練歷練,無意中到了花城。」容華沒有多說,這兒也不是說事情的地方。

她轉頭看著寧塵,唇角帶笑:「恭喜寧塵師兄成功凝丹。」

寧塵唇角微勾了勾:「多謝。」

「你上次不是已經提前恭喜過了?」林安暖笑吟吟的看著容華,她看出來容華有些未竟的話,但不是不能說,而是這會兒不適合說。

容華白她一眼:「那遇上了還不准我再恭喜一次?」

「行啊。」林安暖乾脆的點頭,「有賀禮沒?」

容華無語的看著她:「你什麼時候也和阮琳學了?」

上次她恭喜阮琳和天雲師兄有情人終成眷屬,順便恭喜天雲師兄突破凝嬰大圓滿。

結果阮琳一開始沒反應過來,最後離開的時候到是記起了問她要賀禮,敲走了她不少百年靈植製成的調料,簡直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結果今天遇見林安暖,也和她來這一招。

兩人坐到容華對面,林安暖沖著容華討好的笑:「嘿嘿,這不是上次你送我的酒都喝完了嘛……」

去年去見識獸潮的時候遇見養蜂人,容華用酒潑醒了他們,容華當場就給了愛酒的林安暖一個裝了十斤靈果酒的玉葫蘆。

後來又被林安暖軟磨硬泡要去了上百斤,雖然酒的時間都不到百年,但釀酒的靈果都是夠了百年的,效果無疑是極好的,結果這才一年就都喝完了?

容華有些無語的看著她:「你個酒鬼!也不怕寧塵師兄嫌棄你!」

林安暖聞言去看寧塵:「你會嫌棄我?」語氣中帶著隱隱的威脅。

寧塵眼裡閃過寵溺:「不會,你什麼樣子都好。」

被秀了一臉恩愛的容華:「……」這不是欺負她單身呢嘛!

丟給林安暖一個玉葫蘆,容華趕人:「走走走,趕緊都走!」

林安暖神識探進去看了看,玉葫蘆的空間是經過拓展的,裝了有百斤靈酒,她忍不住嘟了嘟嘴:「聽說你給溫珏師伯的玉葫蘆都是有一百立方米空間的,你給我的酒葫蘆,你不覺得空間小了些,酒也少了些嗎?」

容華沒好氣的白她一眼:「你口中的溫珏師伯那是我師尊!徒兒孝敬師尊那是應該的……我給你的不少了,貪心不足了吧你。」

林安暖很無辜:「我就是那麼一說,你就不能那麼一聽?這麼較真做什麼?」

容華無語。

林安暖笑嘻嘻的轉移話題:「好啦好啦,我們不說這個了,你也別生氣嘛,等你突破凝丹的時候,我會送你一份大禮的……」

「對了,阮琳說她和天雲師兄在一起了,她不是一直都躲著天雲師兄,死活不肯直面自個兒的真心嗎?怎麼就突然願意和天雲師兄在一起了?你知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容華搖了搖頭:「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忘了問了,等回去的時候你可以問問她。」

林安暖點頭:「也是,你從來都不是那麼好奇的人,通常都是別人和你說了你聽著,別人不說你也不問。」

她頓了頓,問:「對了,阮琳還說你要和我們說什麼事,你究竟想說什麼呢?」

容華聳聳肩:「等我們下次都聚在一起的時候我再說,免得這會兒說了,碰上他們我還得再說一回,麻煩。」

聽了容華的話,林安暖瞬間無語:「就動動嘴皮子的事哪裡就麻煩了?」

說著她目光轉為鄙視:「你這麼做可真不地道,說有事要說吊足了我們的胃口,結果卻不說是什麼事……你是故意想看我們撓心撓肝的著急吧?」

容華一怔:「我還真沒有這個意思……」

說著話鋒一轉:「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我覺得這麼做也挺不錯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