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君臨抿了抿唇:「雖然你沒有印象,但你這次真的是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


無論是空間亂流,還是容華昏迷時包圍她的骨獸,都能輕而易舉的要了容華的性命。

而且,就算有神器護著,容華剛剛醒來的時候還是自一身傷。

君臨抱著容華的手緊了緊:「我以後還是跟在你身邊保護你吧。」

能有君臨在身邊,容華當然開心,但是她卻不想妨礙到君臨:「還是算了,我不想讓你在對付敵人的同時還要顧著我。」

聽了容華的話,君臨神色微暗:「不會,很快就結束了。」

他已經找到了那人的藏身地,很快就能解決了:「我先帶你離開這裡,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處理魂之大陸上的事。」

說這話的時候,君臨眸中閃過一抹厲色,真沒想到,一開始阿鸞就處於那個人的算計之中。

這話的意思,就是他知道她會在魂之大陸上遇上什麼事了?容華微微挑眉。

君臨輕撫容華的右臉:「有人在魂之大陸上布下一顆棋子,是沖著你來的,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對付那顆棋子,所以要先離開,等你實力足夠的時候再來。」

時空梭器靈忍不住開口:「你就不能幫主人解決了?你明明知道主人要對付她有多難。」

容華垂眸,這話說的,時空梭器靈也知道?

時空梭器靈話一出口才反應過來要遭,連忙解釋:「主人,其實我知道的並不是很多,只是一點點而已,我只知道她很難對付,主人你以後要對付她,殺掉她的可能是五五之分,更不要說現在了,現在你對上她就是必死之局。」

君臨語氣淡淡:「我自然可以幫阿鸞解決了她,不過我相信阿鸞更希望靠自己解決她……」

君臨神色突然一凜:「她找過來了,我們走。」

兩人的身影同時在房中消失。

下一刻,一個身段窈窕,帶著面紗看不清容貌的女子出現在了房間里:「呵,溜得倒快,容華,下一次見面,我一定要你的命……」

……

玄天大陸。

盛京,容華閨房之中。

容華捂著突然心悸不已的心臟慢慢平復。

君臨沒有說話,只是抱著她等她平復。

許久之後,容華才開口:「她還活著?」

君臨低頭在容華頭頂落下一個吻:「不,那不是她,只是有著她的記憶而已。」

容華沉默了一瞬:「……我得和我爹爹他們報個平安。」

君臨點了點頭:「好。」

容華一個一個的傳訊,除了容函他們聯繫不上之外,其他人看見她沒事都鬆了口氣。

容景更是帶著公孫灝往盛京趕。

容華微微蹙著眉,為聯繫不上的容函。

君臨為容華解了惑:「岳父大人回上界去了。」

容華一怔:「因為我?」

君臨點了點頭。

容華不由擔憂:「我父親的哥哥心心念念都想要我爹爹的命,我爹爹一個人回去,若是遇上危險……」

君臨微微嘆了口氣:「你呀,關心則亂,別忘了,岳父大人好歹是個仙君,別的不說,自保之力還是有的。」

「而且,容家也不是沒有向著岳父大人的人,你就別擔心了。」

容華怔了怔:「……也是,是我擔心太過了。」

幾天後。

容景看著完好無損的妹妹才鬆了一口氣。

離了魂之大陸,容華自然解開了自己身上加了彼岸花的斂息丹的效果。

阮琳他們也跟著來了。

見容華沒事,自然也就有心情八卦了。

阮琳就問了:「你被空間裂縫給帶到哪裡去了?」

容華看她一眼也沒隱瞞:「魂之大陸。」

林安暖不敢相信:「那個傳說中亡者才能生存的地方?」

容華點了點頭。

阮琳看著她:「你是怎麼才能沒被發現的?」

容華勾了勾唇:「我用了加了彼岸花的斂息丹。」

阮琳目光在君臨身上轉了一圈:「不用說,彼岸花肯定是你家這位給你的。」

容華輕笑了兩聲:「……我三天後就會飛升。」

真是晴天一聲霹靂,震得阮琳他們好一會兒都沒回過神。

好不容易回了神,又聽見容景說:「我也是三天後。」

阮琳,林安暖,寧塵和天云:「……」

公孫灝很是失落。

阮琳拍了拍公孫灝的肩膀:「努力修鍊,等你飛升之後,你自然可以繼續跟在她身邊。」

林安暖則是看著夜翊三個:「你們呢?也要飛升了?」

夜翊點頭,語氣理所應當:「那是自然,姐姐都飛升了,身為她的契約夥伴,我們當然不會落下。」

阮琳嘆了口氣:「三天後一別,倒是不知何時才能相聚了。」

容華勾了勾唇:「你們現在已經是渡劫期了,用不了多久就會飛升,到時候自然會相聚。」

阮琳點了點頭:「我也這麼覺得。」

林安暖吐槽:「你可真是一點都不含蓄。」

阮琳斜睨她:「我這叫有自知之明。」

林安暖:「……」

三天之後,霞光落下,接引著容華他們向天空飛去。

阮琳和林安暖看著都不由紅了眼眶。

在容華的院子站了許久,阮琳轉頭看著林安暖:「你什麼時候生?」

林安暖低頭看了一眼還未有起伏的肚子,搖頭:「我也不知道。」

阮琳嘆了口氣:「希望你這孩子生的時候我們已經飛升了,不然生了孩子之後飛升,那得多捨不得啊。」

林安暖神色微頓,然後點了點頭:「說的也是。」

……

飛仙池中,容華閉著眼,在飛仙池中以她為中心攪起了漩渦。

飛仙池水的水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下降,顯然,消失不見的飛仙池水都被容華給吸收了。

十天之後,飛仙池中已干,就連飛仙池底,飛仙池水所凝結的晶體也被她吸收大半,才成功轉為仙體,並且將體內的靈力,轉化為仙靈力。

容華一睜開眼,果不其然,一同飛升的哥哥,夜翊他們都不在身邊。

飛升入上界之後,他們便會被隨機傳送到飛仙池中,就是手牽著手也不一定能落在一起。

飛仙池周圍一片雪白,牆壁,地面,飛仙池,就連飛仙池中的池水都是雪白色,

白的晃人眼,容華不由沉默一瞬:「……真是亮眼。」

「噗嗤~」時空梭器靈沒忍住,「這飛仙池從古至今一直都是這般模樣,也不是沒人和主人你一個看法,覺著亮眼,但奈何,從沒人成功給飛仙池換個樣子。」

「要知道,這飛仙池,便是神來攻擊,也是留不下一點痕迹的,所以根本拆不了。」

容華又是沉默一陣:「……為什麼要拆?刷上顏色不就可以了?」

時空梭器靈否定了容華的話:「飛仙池這片地什麼痕迹都留不下,根本刷不上顏色。」

顏色刷過去,飛仙池卻還是一如既往的白。

容華:「……」

……

容華踩著傳送陣離開了飛仙池中,飛仙池外並沒有守衛。

這也是自然,神都無法留下痕迹的飛仙池自然不需要守衛。

再說,也不會有誰閑的沒事來攻擊飛仙池。

「主人你打算去哪?」時空梭開口詢問容華。

兔兔鄙視的聲音響起:「你這問的不是廢話嗎?容容當然要去東大陸。」 之前容容可是和她哥哥還有夜翊他們三個約好了的,分散了就去東大陸匯合。

時空它明明也聽到了還問!

時空梭器靈:「……」它不就隨口那麼一問嘛。

時空梭器靈就當自己沒聽見兔兔說的話:「主人,不如我帶你去東大陸?」

逆天風神 容華微微挑眉:「你不是說以我的實力開闢的空間通道容易不穩,在穿梭空間的過程中很容易通道崩潰,迷失在空間亂流中嗎?」

「主人你現在已為仙身,體內的靈力也已經轉化成仙靈力,進行了質的變化,當然可以開闢空間通道。」時空梭器靈和容華解釋。

其實,若不是有它在,容華想要開闢空間通道,那最起碼得成神,因為撕裂空間,在空間通道中行走,本就是神才能掌握的能力。

不過神界空間穩定堅固,可不是什麼神都能撕開的,想要撕開神界的空間,那必須得是神王或神王以上的修為。

所以,那些成神卻未到神王級別的神也就只有在離開神界到上界來或者去如玄天大陸一般的低等位面時,才能用上開闢空間通道,走空間通道這一招。

時空梭器靈語氣頓了頓,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主人,以你現在真仙後期的修為,你開闢的空間通道估計也就能堅持三息的時間,超過三息的時間,你體內的仙靈力不足,你開闢的空間通道恐怕就會崩潰,你也會迷失在空間亂流之中。」

開闢空間通道畢竟是成神之後才能掌控的能力,所以,即使有著時空梭的幫助,容華能提前開闢空間通道,她體內的仙靈力也不足以支撐太久。

仙界的仙人等級則是,天仙,真仙,離仙,金仙,大羅金仙,仙君,仙帝,仙尊,同樣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和大圓滿四個階段。

容華沉默了一瞬:「……我現在在哪個大陸?」

「……西大陸。」時空梭器靈語氣裡帶著一絲尷尬。

不用說,三息的時間絕對不夠容華從空間通道之中走出去,更何況距離越遠,開闢的空間通道就越消耗仙靈力。

容華揉了揉眉心:「算了,我還是靠自己慢慢走吧。」

她可不想還沒到地方就先迷失在了空間通道之中,雖然有神器護體她不會死,但她又不是自虐狂,並不想受傷。

等到了離飛仙池最近的城池——飛仙池並沒有在城池之中,或者說,當初上界的仙人們建城的時候避開了飛仙池。

上界的城池看著比玄天大陸上的城池更滄桑,也更威嚴。

不過,城門口依然有兩守衛守著。

「進城費,五枚下品仙靈石。」

仙靈石在上界相當於玄天大陸上的靈石,同樣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

一枚極品仙靈石換一百枚上品仙靈石,一枚上品仙靈石換一百枚中品仙靈石,一枚中品仙靈石換一枚下品仙靈石。

當然,沒人會捨得將極品仙靈石換成上品仙靈石,就是用上品仙靈石換中品仙靈石的也是少之又少。

倒是下品仙靈石換中品仙靈石和中品仙靈石換下品仙靈石比較多。

容華翻了半天才翻出五枚下品仙靈石遞過去。

沒辦法,混沌界里紫竹林后的宮殿之中,肯定是沒有下品仙靈石的,就是中品仙靈石,那也沒有啊。

那宮殿是君臨準備的,君臨只會放上品仙靈石和極品仙靈石——在飛升之前,容華就已經能打開放著上品仙靈石和極品仙靈石的那兩間房間了。

而雲闞仙府的上任主人,她收藏的更多的是中品仙靈石和上品仙靈石,極品的也有一部分,至於下品,容華找了半天,也才找見五枚。

頓時,周圍傳來一聲清脆的嗤笑:「窮鬼!」

承諾後的藍色 容華看過去,是一個一身火紅,眉眼精緻,卻帶著幾分驕縱的姑娘。

豪門隱妻:前夫的溫柔陷阱 見容華看過來,那姑娘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反而因為容華的容貌眼中閃過一抹嫉妒:「怎麼,我說錯了?幾枚下品仙靈石也掏的猶猶豫豫,不是窮鬼是什麼?!」

容華呵了一聲,什麼也沒說直接進城了。

那紅衣姑娘看向身邊跟著的人,語氣暴躁:「為什麼我從她的那聲『呵』里聽到了濃濃的嘲諷?她一個窮鬼,憑什麼嘲諷我!」

她身邊負責保護她的人低眉斂目,不答,心裡想著,以那位姑娘的氣度可不像是一個窮鬼會有的,人姑娘找了很久才拿出五枚下品仙靈石,瞧著不像是因為窮,倒像是看不上下品仙靈石,沒有準備。

那紅衣姑娘沒有聽到回答,更暴躁了:「你是不是認為她說的是真的?你到底是誰的護衛?居然向著一個陌生人不向著我!」

她身邊負責保護她的人語氣無奈:「小姐,人家什麼也沒說好不好?」

他倒是不擔心這位大小姐生氣,因為這位大小姐雖然因為受盡寵愛而性子有些驕縱,但實際上卻並不會把火發在身邊人的身上,相反的,這位大小姐還是很護短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