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吳德柱不僅不思悔改,還越說越過分。


他似乎刻意的把那個女人醜化。

「我也是受害者!」他痛苦的用手戳著自己的胸口,大聲的控訴道!

「劉先生,你好好想一想,如果我早就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會把孩子打掉的,怎麼可能允許她死纏爛打呢?」

「之所以走了這一步,都是沒辦法不信。你可以去問別人。」

我有些不耐煩道:「第一,這是你們的家事,如果不是瑟琳娜求著幫忙,我不會管的。」

「第二點,我可聽說那個人她是個孤兒,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她死了之後連過來斂屍的都沒有,要不然也不會怨氣深重到那種程度。」

我的這一聽他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終於承認了。

「沒錯,但朋友什麼的總該是有的。就算沒有朋友,難道連同學都沒有嗎?」

「他們都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事情都到了這個地步,吳德柱還在指責死去的女人。

我最討厭的一件事,就是人都已經死了,活的人還在背後污衊。

我說道:「不管怎麼樣,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你做了這樣的事情,就必須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你有兩個辦法可以選擇,要麼被那鬼孩直接鎖住,帶去地獄,要麼去投案自首,這鬼我可以幫你收服。」

吳德柱的眼珠子轉了轉,他思考了一會兒,說道。

「我選第二種,劉先生。這樣吧,你先幫忙把這鬼收服了之後,我再自己去投案自首,你看怎麼樣?」

「不怎麼樣。」我果斷搖了搖頭,「要是我把這個收了,你還沒有去那豈不是虧大了?」

吳德柱迅速地從兜里抽出來一張黑卡,扔到了我的面前,說道。

「這裡面存的錢,夠你花半輩子的了。這樣吧,我把這份錢給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剩下的就不要讓別人知道了,那卡就當是報酬。」

「我知道你們現在特別缺錢,因為要去極北之地。」

我皺了皺眉頭,「你怎麼知道的?」

他笑著搖了搖頭:「這不重要。而且就算別人不說,我多少也能夠猜到。」

這件事情我只跟徐建一他們說過,不可能是從龍王的嘴裡漏出去的,所以只能是他們三個。

「真是一群不守信用的傢伙。」我嘟囔道。

這聲音聽著不大,可還是被前面的吳德柱聽到了,他說道:「這事兒,你還真不能夠怪他們。如果錢不夠的話,是沒有辦法去那個地方的,而且我聽說你好像是要取什麼東西,很重要的吧。」

「怎麼?難不成你還想拿這個來威脅我?」

「不敢,不敢。」

吳德柱連忙擺了擺手:「我只是在想,如果劉先生你不答應的話,我只能找人帶您去一個更好的地方住上一段日子了,畢竟……」

他來回的打量四周,「這裡東西雖然多,可給人的感覺還是家徒四壁。」

「您這麼厲害的一個人,住在這麼破的一個地方,實在有些委屈人才了。」

「你可真是會說話,我一點都不覺得這個地方小,所以謝謝你的好意了。」我直接道。

「你還是考慮一下,我剛才說的那兩種方法吧。」

說完把卡扔在了他的身上。

吳德柱氣的咬牙切齒,但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這時候是他求我。

要是惹得我不高興了那直接讓鬼孩鎖了他的命,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傢伙最後還是勉為其難的扯出了一抹笑容,說道。

「劉先生去極北之地,需要的不止是錢吧。」

「你還想說什麼?」我冷哼一聲:「無論什麼理由,老子都不會被說動的。」

他並沒有在意,而是繼續道。

「有沒有聽說過冰心龍脊?」

「那是什麼東西?」

這時候,我感覺後背猛地震了一下!

是龍王發出來的動靜。

大概是有話要和我說。

但吳德柱在這裡,他和徐建一他們不一樣,這傢伙很危險,如果分心,很大程度上,這人可能會偷襲。

。 洛飛這個人雖然表面蘊含看起來非常的足智多謀,其實他本人卻是一位極為貪生怕死的人,尤其是現在,當他親眼目睹了神經如今以非常強勢的姿態而擊殺這個洛寧,讓他此刻的心中極為害怕,所以說如今的沈建如果真的想要擊殺他的話,可是一件非常同時的事情,知識他如今不知道自己在追殺沈建的時候,自己振動會落得個如此境地,雖然這時候的他明知道自己如今已經是凶多吉少的局面,然而他現在看到沈建並沒有急着要殺他,所以這時候的他依然有着非常大的期望,幻想着如今的沈建能夠真正的饒恕他一命,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真正的回到自己的家族,通過修鍊來繼續提升自己的實力,從而讓自己能夠在今後捲土重來,找機會擊殺這個沈建

同時在這個時候,當這個洛飛看到如今的這個沈建的進步距離他越來越近,以至於如今的他心中可以說十分的懼怕,反正如今自己的這兩條腿已經完全被這個沈建所切斷,所以這時候如果沈建真的想要擊殺他的話,可以說完全不費吹灰之力,殺死他幾乎就如同踩死一隻螞蟻那樣的容易。

這個洛飛從目前沈建身上這種殺伐果斷的特性裏面能夠看出來,如今的沈建如今如果想要殺死他的話,幾乎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幾乎是剎那間的功夫就能夠讓他一命嗚呼。

此時此刻,這個沈建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讓這個洛飛此刻心中撲通撲通的亂跳,洛飛的武魂是一隻大雁,對於大雁武魂來講,除了能夠讓武者擁有非常輕靈和快速的身法之外,當能夠讓武者擁有非常厲害的感知力,比如說此刻的這個洛飛已經從自身感知力方面感受到如今這個沈建的身上已經帶着濃濃的殺死,完全可能毫不含糊的殺死他。

所以如今的這個洛飛要是真的想要活命的話,那必須不斷的向著這個沈建進行求饒才可以,否則的話,就憑藉他那點實力,可以說如今沈建不殺他,他很可能也會被此處萬妖山脈當中的妖獸吞吃掉,從而成為這些要有的腹中食。

「你們洛家如今還有什麼打算?趕緊說出來,說的越是全面,我越是不會殺你,否則的話,如果讓我聽出來哪怕有一句話是說謊的話,那就小心我讓你人頭分家。」沈建說道。

如今的沈建表現出來十分強勢的姿態,如今的他開始說根本就不用擔心洛家,或許如今洛家的上級家族馮家對於如今的沈建來說有一定的威脅,不過這時候的洛家畢竟僅僅是一個包家族而已,這樣的家族可以說完全不是沈建的對手,雖然沈建目前還無法真正的將這個洛家滅掉,不過目前以沈建的強大的修鍊天賦以及作戰實力,估計很快就能夠直接將這個洛家滅掉,如今的洛家這個沈建的眼中可以說僅僅是一塊雞肋二是,完全不是現在的沈建去擔心的,沈建如今最為擔心的其實是馮家的那些子弟們,因為如今畢竟馮家的大長老的二公子馮堂被沈建以非常雷霆的姿態所擊殺,因此他必然會導致馮家對他起了殺心,如果這樣的話,沈建必然會遭到馮家多次暗殺,這些馮家人或許在今後的薊州學院裏面並不敢真正的動手,而他們如果要是在薊州學院之外,比如說他們在萬妖山脈裏面,可以完全能夠肆無忌憚的對沈建動手的,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在薊州學院裏面不僅僅並沒有拜託危險,自己的危險程度反而比以前更加多嚴重了因此這時候沈建才真的有着強烈的心思想要將這個馮家滅掉。

不過就憑藉如今沈建的實力如果想要將這個馮家徹底的滅掉的話,可以說絕非一朝一夕之功,不過這時候的他需要讓自己的修為境界以及實力得到進一步的提升才可以,如今的沈建如果真的想要自保的話,以他目前的修為境界可以說是遠遠不夠的,同時還需要自己的實力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晉陞才可以,就以目前沈建的實力來看,如今的他除非修為境界能夠達到武魂境後期,這樣才能夠最大限度的避免被照這次馮家的子弟們所擊殺,不過這時候的他如果讓自己的修為境界晉陞到武魂境後期的話也並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今後的他還要讓自己的實力通過自身刻苦修鍊從而達到更強大實力才可以做到這些,因此對於目前沈建來說,提升自身的實力依然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

同時,沈建在今後的日子裏面一僅僅需要讓自己的修為和實力得到進一步得提升,同時還需要讓自己真正的能夠對一些人斬草除根,只有這樣,他才能夠真正的讓自己安全一些,否則的話,比如像洛飛和洛寧等人,要是不藉此機會將他們徹底擊殺的話,這些人估計遲早會成為後患,這樣的話對於此刻的他來講可能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現在的他可以說完全沒有實力和那些馮家乃至於洛家的那些老傢伙相互作戰,所以如今的只想要先將洛寧洛飛這樣的小嘍啰擊殺,然後等著自己的修為境界能夠得到充分的提升的時候,再去對付那些家族裏面的老傢伙,否則的話,這些小嘍啰雖然看起來非常的不起眼,在修為境界和實力上面根本就不是這個沈建的對手,所以此刻的他已經沒有太多的精力和洛家整個家族開戰,所以才先拿這些洛家的小嘍啰開刀。

然而這個時候,如果沈建沒有擊殺這個洛飛,以洛飛這個人的品行和做事手段,完全有可能找個機會對沈建進行報復,畢竟如今的這個沈建是看進入到了薊州學院裏面,,和這個洛飛在同一學院裏面進行修鍊,所以洛飛在今後對於沈建的行蹤必然會非常的了解。

「沈公子,不許殺我,千萬不要殺我,我說我是,我都說。」洛飛被嚇的面色發白,根本就不敢反駁,然後對着沈建說道:「如今我們洛家,最想要做到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儘力的去討好馮家,因為目前馮家可是我們的上級家族,同時我們洛家的大小姐洛紫嫣在如今和那馮家的大少爺馮明遠有了聯姻,因此這個時候如果想要儘力的去壯大這個洛家,必然要僅僅的抱着馮家的這顆大樹,畢竟如今洛家和馮家之間可是有婚約關係的,如今的洛家在很多方面已經有了很多困難,馮家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洛飛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句話敢於撒謊,因為這時候洛飛自身還是有一些自知之明的,要知道,如今自己的這條命就被沈建所掌控,已經完全可以說如今的自己就是沈建有種大刀下面的一個牲畜,沈建在如今隨時都可能擊殺他,所以這時候的洛飛如果想要活命的話則不得不對着這個沈建實話實說,讓自己能夠盡量有着保命的機會。所以如今的這個洛飛的當務之急是要讓自己先能夠活下來,自己如今只有先活下來把命保住才能夠思考自己下一步的計劃,,否則的話,這時候的這個洛飛如果在此時此刻真的被這個沈建所擊殺的話,那他可能在今後什麼東西都得不得了,畢竟自己已經被擊殺掉了。

「你們洛家在近期所發生點事情絕對不僅僅是這麼一點吧,還發生過什麼重大丟事情,給我實話實說,否則的話,我必然會殺了你然後讓你在這個萬妖山脈裏面餵養妖獸。」沈建在此刻對着這個洛飛不斷的威脅道,沈建在如今當然知道這個洛飛貪生怕死,只要稍微的給這個洛飛一丁點的威脅,這個洛飛就完全能夠不打自招,可以說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不過對於這時候的沈建來講,無論這個洛飛能不能將自己所能夠知道的這些洛家的情況如實稟報,沈建都會直接將他擊殺掉,因此在這個時候從,當這個洛飛下定決心想要為了討好這個洛家的大小姐洛紫嫣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必須要殺死他,除非如今的這個洛飛能夠盡自己的力量能夠真正的逃走,否則的話,沈建在今天必殺他,他幾乎無論如何也是活不過今天的。

今天能發擊殺這個洛飛也僅僅是能沈建身上所發出來的一點點小插曲罷了,在今後必然會有越來越多的這些洛家的子弟直接被沈建所擊殺。

所以說這個時候,沈建便開始再次的對這個洛飛詢問道:「你們如今洛家最近的行動,恐怕不僅僅是儘力的討好馮家吧,快說,你們洛家在如今還有什麼計劃如是說來否則的話我現在就擊殺你。」

沈建此刻在說這些花色時候刻意的加深了自身的語氣,所以在此時此刻的這沈建在他的眼裏幾乎如同一隻凶神惡煞一樣但可怕。畢竟如今的這個沈建要是想要擊殺他的話,這次他必然能夠直接讓這個洛飛有着一命嗚呼的結局。

「好好好,沈公子,我現在就將我所知道的事情通通的告訴你,只要你如今不要殺我就可以。」洛飛說道。

此刻但沈建聽到了洛飛所說的話,眼神當中帶着一絲絲嘲諷的表情,如今下他可以說完全都沒有想到,如今的這個洛飛如此擁有城府心智的一個人,竟然如此的貪生怕死,不過在這個時候,沈建才發現原來這個洛飛的骨頭其實是特別的軟弱無能,如今讓沈建稍微那麼一嚇唬,自己就被嚇的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盤說出。

「如今只要沈公子不殺我,我什麼都願意說。我們洛家如今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告訴你一聲。這件事情據說在整個洛家都在保密,而這件事情來講,洛家這些一般身法的子弟是沒有資格知道這件事情的,所以這件事情來講,我同樣也是將要去執行這件事情的洛家子弟之一,所以這時候,我可以說在今天之後也同樣會去真正的去執行這個計劃。」洛飛說道。

而在此時此刻聽到這個洛飛所說的好之後,沈建也能夠瞬間明白,洛飛剛才口中所說出來的這一件事情,恐怕真的可能並不是一件小事情,因為這時候的沈建,如果真的能夠想方設法的將這件事情摻和進去的話,必然能夠真正的破壞這些事情。不過這件事情在如此竟然如此多重要,沈建自然不可能憑藉着自己一個人的力量去執行這件事情,然而他目前非常想要通過自己自身的實力,讓自己能夠真正的能夠僅此機會進行一下歷練,只有這樣自己能力才能得到充分的提升,畢竟作為一名來說,只有真真小經歷戰鬥的磨練,才能夠讓自己的修為實力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提升,否則的話,如果僅僅憑藉着自己自身的修鍊的話,那自己今後的修為實力可能會提的非常明,根本就不可能讓自己的實力能夠真正從得到晉陞,即便自己運氣好從而在修鍊的過程當中自己的自身實力真的得到了晉陞,那自己自身的戰鬥力也必然不會特別的強大,因此這個時候,這些憑藉着自身功法修鍊而不去進行實戰歷練的話,那這名武者可以說在今後很難讓自己的實力能夠得到進一步的提升。

然而對於現在的這個沈建來講,今天即便是成功的將這個洛飛擊殺掉來,然而這時候的他卻依然會在萬妖山脈當中去充分的歷練一段時間,從而再次的讓自己的修為實力能夠得到充分的提升,同時還能夠獵取一些妖獸,通過這些妖獸的妖核來提升自身的妖族血脈境界。

「我希望你今天不要在我面前藏着掖着,我想聽聽,你們家族如今有什麼安排的打算?同時你們洛家的上級家族馮家最近對於你們洛家來講又有什麼安排?把這件事9情如實說出來,否則的話,我今天必殺你。」沈建對着這個洛飛威脅道。

此刻的沈建在心中其實是極為興奮的,因為此刻的這個沈建早就想要通過這個機會給予洛家迎頭一棒,給予沉痛一擊。。 「歡迎總兵回家!」

……

雷凌與李天虎重見天日,不等李天虎看清周圍,只聽山坡上的士兵,齊聲吶喊,歡呼一片。

「哼!」

花雲毅聽到這些士兵歡呼李天虎,他氣不順,直接下了山坡,跑到雷凌身邊,上下打量著雷凌。

「臭小子,你知道你闖大禍了!」

「我妹妹很李珊珊,都以為你小子死了,再也回不來了,現在都在哭鼻子抹眼淚呢!」

確定雷凌沒事,花雲毅卻一臉的不高興,怪罪雷凌讓他妹妹傷心難過。

「怎麼會這樣?」

「外面過了幾天了?」

聽花小蕊與李珊珊誤以為自己死了,雷凌神色突變。

由於自己再洞內,不知道外面過了多久,他自己也沒想到會弄成這個樣子?

「一天一夜了!」

「你小子要長點心,就趕快回去看看。」

花雲毅臉色不太好看,尤其看雷凌為了李天虎,他就一肚子的氣?

聽到花雲毅這麼說,雷凌直接把李天虎撇下,二話沒說,迅速上了山,朝避難營地跑了去。

可憐的是李天虎,此刻的他已經是有氣無力,沒有雷凌的攙扶,一屁股就坐在稀泥湯里。

花雲毅看了看李天虎,竟然沒有搭把手,反而冷冷一笑轉身就走。

「王八蛋!」

「你們都是瞎啊?還不快來扶我起來?!」

看花雲毅轉身離去,李天虎氣急敗壞,怒視山坡上那些沒眼力見的士兵,就是大聲怒吼。

「快救總兵大人!」

李天虎一聲咆哮,眾多士兵手忙腳亂,一下子全都下了山坡,掙着錢著,把李天虎抬了起來。

……

避難所。

李庭雲滿懷惆悵,站在山頂邊緣,看着天空風雲變幻,吹着涼風,想要讓自己清醒一些。

自從他下了命令,讓人如挖掘洞口,如今已經過了半天時間,士兵還沒有動靜,他心裏也是心鉉緊繃。

「唉……!」

看不到希望的他,最終還是選擇了嘆息。

當他轉過身,看到自己女兒居住的帳篷時,他心裏感到慚愧。

可但他搖頭,準備鼓起勇氣,親自面對自己女兒時,他看到雷凌風塵僕僕的返回來了?

「雷凌?他還活着?」李庭雲震驚,急忙打起精神,瞪大眼睛看清楚,確定那個人就是雷凌后,他開心的笑了。

只是雷凌沒有來到他這裏,反而直接進入自己女兒休息的帳篷里。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李庭雲暗自慶幸,雷凌回來他心裏也就敞亮多了。

只是,他唯一的遺憾就是,自己那可憐的兒子李天虎,讓他徹底灰心了。

帳篷里。

花小蕊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的低着頭。

李珊珊兩眼含淚,默不作聲。

兩人哭累了,也哭夠了。

因為,她們知道,就算哭下了眼睛,他雷凌也回不來了。

所以,她們要學會堅強,學會要好好照顧自己,讓在天之靈的雷凌,知道雷凌一直活在她們心裏。

「小蕊?珊珊?」

就在二人茶不思放不下時,突然她們聽到雷凌的聲音。

二人神情錯愕,以為這都是錯覺。

然,在循聲看去,看到衣衫不整,全身髒兮兮的雷凌,突然出現在她們二人面前時,兩人居然忍不住再次留下眼淚。

她們沒有開心,反而變得更加傷心難過。

那是因為,她們誤以為那是雷凌的影子,是她們朝思暮想所出現的幻覺。

雷凌神色古怪,看小蕊與珊珊哭的那麼傷心,他心裏感到自責。

要不是自己逞能,怎麼可能會讓她們為了自己傷心流淚?

「小蕊?珊珊?對不起,是我不好。」看着以淚洗面的兩人,雷凌心中慚愧,哽咽的開口向她們兩人道歉。

「不!是我不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