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呂涼先是重重地點了點頭,之後雙膝跪地,對著太素神祖行師禮拜之,朗聲道:「呂涼本就一介散修,是盤古大世界如草芥般的存在。幸而遇見前輩,指點我劍法,賜我天大機緣,如今更是將一縷命魂都繫於我身。將來前輩但有任何差遣,晚輩定當竭盡所能,萬死不辭!」


太素神祖哈哈一笑道:「起來吧,我早說了,那些虛禮不做也罷。我早就將你當成我的弟子了,要不也不可能指點你劍法。我的劍道是力之劍道,說實話,不是特別適合你。我們五個兄弟里,太初精通陣之劍道,倒是和你貼合。只是現在機緣未到,就不用強求了。」

至於以後,呂涼還能不能回來這裡,太素神祖則是神秘一笑道:「我們留在這裡,主要就是等你去完成這段因果。如今既已得償所願,再留下來也沒有意義了。所以,你走,我們也走。不過,你以後尚有一劫,當有再回到這裡的機會。」

呂涼一愣,倒也習慣了這種機鋒般的問答。隨後,太素神祖拿出一張五色符篆和一個長條木盒,一同遞給呂涼后說道:「此符篆乃是超越天道的返命神符,一人一世只可用兩次。你一會兒將一縷命魂留在其內,之後就讓這符篆留在此處,你自己離去即可。木盒內是你修習五行之體所需的一樣物件,你可以在此處煉化完畢,再行離開。」

此時,星芸仙子也走上前來道:「小子,巧兒我也就先帶走了,靈虛之體修行非常不易,如果沒有我隨時指點,恐怕此生也就止步於此了。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待她成就天仙之後,你們自然會有相見之日。」

隨後,蘇巧兒淚眼婆娑地撲了過來,呂涼嘆了口氣,輕輕擁著她,柔聲說到:「巧兒,跟著前輩他們,要照顧好自己,我們一定還有相見之日。」

蘇巧兒點著頭,哭著道:「我知道,可就是捨不得離開你如此之久。不過,我也明白,你以後一定會是超越天仙的存在,我如果不能成為天仙,遲早會身死道消的。我不要那樣,我也要成為天仙,這樣才能和你永遠在一起!」

片刻后,太素神祖三人連同大熊和大猴子一併離開了。在他們消失的地方,有一個氣流漩渦。呂涼耳邊傳來太素神祖飄渺的聲音:「待你參悟完畢,也從此處出去吧。」

此時,呂涼先將一縷命魂融入五色符篆之中,接著便打開了長條木盒。當他看到盒內物品時,眼睛瞬間就亮了,手也微微顫抖,脫口而出道:「紫電神金!」

只見在一層銀色光罩的保護下,一條細長的金色枝杈靜靜地躺在裡面,周身上下不時地發出耀目的紫色雷電。呂涼伸手輕輕觸摸,即便是隔著光罩,依舊能感覺到來自神魂的震撼之感。

無論是視覺上,還是感覺上,都和青色捲軸上關於紫電神金的描述是一樣的。呂涼除了無盡的歡喜外,就是對於太素神祖深深地感念!

接下來,呂涼便一心一意地開始煉化紫電神金。兩年後的某日清晨,隨著呂涼開心地一聲長嘯,他整個身體開始散發出陣陣金光,數道細小的紫色電花不時地乍現而出。

一旁的小黑點點頭,直接躍上呂涼的肩膀,下一刻,一人一獸便進入了氣流漩渦。呂涼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追尋上官穎的蹤跡了。

…………………………

待呂涼的意識恢復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處於劍冢的劍碑附近了,此刻依舊有不少人在觸摸著劍碑。呂涼發出會心一笑,便向入口處急馳而去。

片刻后,當呂涼剛走出滅仙俠,雙腳正要離地,準備騰空而去時,他頭頂上方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空洞,自裡面猛然衝出一物,直接和呂涼撞了個滿懷。

呂涼只覺得一股巨力襲來,整個身體瞬間倒飛了出去,就連神魂都感到了一絲暈眩,這一下可是驚得他非同小可!

要知道,自打呂涼的天魔淬體神法修到了第十一層,天仙以下的法寶都基本對他無效了,但被這個從天而降的不明之物一撞,明顯是可以對自己造成傷害的,那得是個什麼級別的存在啊!

強行穩住神魂,呂涼急忙凝視此物,原本以為是什麼法寶,結果發現,居然是個奇怪的活物!

只見一個通體火紅,背生四翅,沒有五官的四腿球狀小怪物,正倒在離自己不遠的地面上,用兩條前腿捂著自己的頂部,嘴裡發出擬人化的「哎呦」聲,顯然也是撞得不輕。

小怪物個頭不大,和小黑蹲坐時的高度差不多,呂涼只能從其翅膀和腿部彎曲的朝向來辨別,目前它捂著的地方,應該是其頭部所在。

此時,呂涼已經起身,小怪物也騰空而起,但是卻沒有飛走,而是不停地繞著呂涼轉。片刻后,突然發出渾厚的人聲,其中還透著憨傻的歡喜:「哦,哦,你是惡人,而且是大惡人!太好了,嘿嘿嘿!」

呂涼一愣,猛然間想起,自己為了救慕小紫,當初可是好好地被業火折磨了下。之後神魂雖然康復如初,但業火之罪孽卻是完全落在他身上了。

看著面前的小怪物,呂涼倒也沒之前那麼防備了,笑著問道:「小傢伙,你是誰?有什麼事情嗎?」

小怪物聞言,在呂涼身前停住,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半晌后,嘟囔道:「我也忘了自己叫什麼了……我餓了,要吃東西!我困了,想睡覺!」

呂涼這個無奈啊,眼前的小怪物不但長得像豬,秉性也和豬一樣,當即笑道:「那要不叫你小胖吧,你想吃什麼?」

「哦哦,我叫小胖!我想吃天材地寶或法寶,妖獸也行,你身上有哦,可以給我嗎?睡覺我就附到你身體里好了,好多罪孽,肯定好舒服!」小怪物似乎非常高興,圍著呂涼上竄下跳的,說的話也是讓他哭笑不得。

吃法寶和妖獸?這也太強悍了!還打算附在自己身上享受業火?別人躲都躲不及的,這傢伙居然求之不得……

「小涼,答應它吧。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但我可以感覺到,它絕對不是弱小的存在,既然碰到了,就是有緣,先收著吧。萬一它要是能吸收你的業火,那就更賺到了!」小黑適時的傳音,讓呂涼的心也活分了很多。

當下,呂涼也不含糊,先把包括飛靈劍在內幾樣常用寶物以及一些高等階的天材地寶挑出來收在一堆,然後便告訴小怪物,其它的可以隨意吃。

一路走來,呂涼滅殺了不少高級別修仙者,也得到了他們的儲物袋,現在手裡也算小有積蓄。之前還琢磨著這些用不到的法寶和材料要怎樣處置,現在看來是不用操心了。

本來呂涼打算拿出一部分供小胖吃喝,結果這傢伙居然直接鑽到呂涼的乾坤鐲內,接著就開始大快朵頤了。

第一個被它吃下去的,是老早就存在乾坤鐲內的青色巨蟒屍身。這是當年呂涼在劍符仙宮試練時斬獲的,曾經想用來賣錢。結果,後來不但不缺錢,還頗有點富得流油的滋味,自然也就不需要售賣,就此閑置了。

吃完巨蟒后,小胖還滿意地打了個嗝,拍拍肚皮,便從乾坤鐲內消失了。下一刻,這傢伙便出現在了呂涼體內,體形也比之前小了好多,就在因果幡下打起了小呼嚕……

「這傢伙怎麼和你一樣?好像就沒有什麼被禁制阻擋的概念……」呂涼無奈地和小黑吐了吐苦水,心中便只有一個念頭:這傢伙可別每天都這麼能吃,那自己這點看似豐厚的家底還真不夠它幾頓的…… 路遇小胖的這段插曲過後,呂涼便飛往坊市去了,目標直奔忘憂閣。過了二百年,也不知道他們打聽沒打聽出上官穎的下落。

依舊是熙來攘往地人群,還是那熟悉的各種叫賣吆喝聲,似乎只有時間變了,但這裡的一切卻都沒變。

呂涼信步走入忘憂閣,一眼就看到了那個曾經接待他的小廝,還是原樣的打扮,樣貌也沒變老,就連修為也還是金丹中期。

同樣的,小廝也看到了呂涼,先是一愣,隨即急忙走了過來,恭聲道:「前輩,請上四樓,我們掌柜的有請!」

呂涼也是一愣,心說自己剛來,怎麼倒像是早就等著自己的。不過多想也沒用,既然人家想請,那就上去見見吧,也許還真是有了上官穎的蹤跡,只是事關重大,需要和他單獨談。

片刻后,四樓的一個包間內,一名掌柜模樣的返虛初期矮胖中年男子把呂涼迎著坐了下去。隨即他自己起身,先揮退了小廝,然後恭敬地拜道:「晚輩忘憂閣天北分部掌柜駱岩,見過前輩客官,關於您之前尋找之人,現在確實有了些眉目,不過事關重大,且與客官的描述略有出入,故在下冒昧邀客官在此商議。」

呂涼眉頭微皺,心裡把之前自己描述給小廝的情形回憶了一遍,但也沒發現有何不妥,當下輕聲問道:「掌柜的不必多禮,還請將所打聽到的情況如實告知在下。」

掌柜的重新落座,鄭重說道:「不知客官對於人界的大勢了解多少,目前我可以肯定地告訴您,此人和此事都與天西區的西門家有莫大的關聯。而西門家的口碑,是人界四大家族中最差的。他們家實力雖然是四個里最弱的,但據傳背後有天中區的頂尖勢力做靠山,所以依舊穩居天西區頭把交椅。」

呂涼一愣,隨即一股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沉聲道:「掌柜的有話可以直接說了,在下絕不是怕事之人!」

掌柜的點點頭,繼續說道:「說來也巧,客官托我們打聽的人,正是三年前出現在我們視野範圍內的。那時在天西區突然發生了一件大事,也是那時,忘憂閣天西分部的同僚,將這一切告知於我,恰好就包含了疑似客官打聽之人的訊息。」

「客官曾言,要打聽之人名為上官穎,是您的道侶。但我們打聽到的人,不知其名,只知是天西區神鳳門的鳳綾仙子。按時間上算,西門家族將於四年後,為這位仙子舉辦比武招親大典,地點是天西區第一大派崑崙派!據天西分部那邊傳來的畫影圖形,這位鳳綾仙子的樣貌氣質和客官描畫的上官穎一模一樣!」

呂涼聞言,眼神一凝,急忙追問道:「掌柜的可否將這位鳳綾仙子的畫影圖形給我一看?」

「我已備好,客官請細看!」掌柜的早有準備,手一揮,一幅畫卷就出現在呂涼麵前。

「穎兒,我終於找到你了……」看著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形樣貌,呂涼只覺得一股熱氣上涌,隨即沉聲問道,「掌柜的,比武招親何時開始,我如何才能去天西區?」

掌柜的苦笑一聲道:「客官,天西區好去,本店就可以為您提供直達崑崙派附近的傳送陣。比武招親是半年後,但即便您去了,也沒有機會參加比武招親的。」

呂涼一愣,咬牙道:「為什麼?是我的修為太高?還是必須非得是天西區的本地人?」

掌柜的擺手道:「客官的修為應該是返虛期大圓滿了吧,按理說正好,這次比武招親的規矩就是天仙以下的人均可參加,而且無論區域,只要是人族即可。但是,傳說必須是由四大家族認可並推薦的人,才可以參加,這下您明白了吧?」

呂涼恍然,隨即恨恨道:「這是誰定的規矩,竟然如此不合理!如何才能得到四大家族的認可或推薦?」

掌柜的一愣,似乎對於呂涼如此鍥而不捨感到一絲意外,但還是恭敬地說道:「不知客官有沒有四大家族的朋友,最好是直系子弟,旁系的可能效果差點,但也有希望。每個家族有八個推薦名額,最後組成三十二人的比賽隊伍,唯一的優勝者,就可以成為鳳綾仙子的雙修道侶。」

呂涼沉思片刻,猛然抬起頭,說了一句讓掌柜的莫名奇妙的話:「掌柜的,我現在就要去天南區!是否有相關的傳送陣,最好直接到南宮家族附近,價格什麼的都好說!」

掌柜的一愣,先確認了一遍呂涼的目的地,在明確了是天南區南宮家族之後,便一口答應下來。至於價格,總共一萬中品元石,雖說不便宜,但對於現在的呂涼,倒還承受的起。當然,也不可避免地心疼下,怎麼說也相當於他十分之一的身家了……

呂涼也是有自己打算的,既然已經確認,天西區比武招親的鳳綾仙子就是自己苦苦追尋的上官穎,那怎麼也得想辦法先參加這個招親再說。

呂涼絕不相信上官穎將他給忘了,這其中必定有什麼他想不到的緣由,與其胡思亂想,不如直接參与其中。對於掌柜說的參加條件,他倒是直接想起了南宮青玄,也不知道他恢復的如何了,是不是能幫他這個忙。

…………………………

在離比武招親大典開幕還有百日的時候,天西區崑崙派,可謂是熱鬧非凡。

門派主殿大堂之內,如今是高人匯聚,其中不光有人界四大家族之人,還有妖界的大能出現於此!這其中,還真有呂涼熟悉之人。

大堂最裡面居中之位,坐著兩名灰袍枯瘦白須老道,一個慈面善目如彌勒坐堂,另一個卻是劍眉虎目如羅剎降臨,正是崑崙派輩分與修為最高的兩位大能,崑崙二老。

下首左邊分坐四人,分別是人界四大家族的代表,依次是北山海、南宮青雲、西門秋葉、東裂天星,此四人,均是四大家族中最耀眼的核心子弟,個個都是卓爾不群的人英武奇才。

下首右邊坐著兩人,還都是和呂涼有緣之人。

其中一位正是朱焱,他身後站著兩名窈窕仙子,一位白衣素雪,一位青意撩人,都可稱得上絕代佳人。

另一位是曾經的盲眼老婦,如今卻有了一對紅藍相配的詭異眼珠,她的身後站著一名身高三丈有餘的藍眼巨漢。

此時,崑崙二老中左首位的笑面老道開口了:「諸位,百日之後,比武招親即將開始,不知四大家族各八名推薦人選的事情,諸位是否已經定下來了?」

「天北區,我北山家自選三人,推薦五人,均已齊備!」北山海朗聲回應。

「天南區,我南宮家自選兩人,推薦五人,還有一人待定,但估計也就這幾日便可定下。」南宮青雲略一思索,也沉聲答道。

「天西區,我西門家自選八人,沒有任何問題!青雲兄,怎麼還有個待定的?不過是走走過場而已,不必那麼認真,你明白吧?」西門秋葉面帶不耐之色,似乎對於南宮家的拖延有些不滿。

「呵呵,東裂家推薦八人。唉,家父閉關,我那老不修的師尊最近也老叫我往天中區跑,所以我也沒啥功夫選人,西門兄多擔待啊。不過你放心,這八人沒有一個是返虛期大圓滿的,應該不會影響西門家的大計!」東裂天星笑嘻嘻地攤開雙手應到。

崑崙二老同時點頭,隨即,右手位的虎目老道對另一邊的妖族二位大能說道:「本次大典,原本我們只盼著距離最近的白虎妖皇前來蒞臨評判,沒想到連朱雀妖皇也屈駕降臨,這真是讓我崑崙派蓬蓽生輝啊!」

朱焱笑著擺擺手道:「二位前輩可別這麼說,論輩分兒,你們和我父親是一輩兒的,我可當不起這麼高的讚譽。我這次來,一是悶得發慌,出來走走。二是順便來此見一位故人,至於評判的事情,沒問題!反正我來了,索性就攙和著樂呵樂呵。」

西門秋葉此時也一副奉承之相,笑著道:「到時候,還望二位大能多多關照,事後我西門家一定去妖界再行拜謝!」

「嘿嘿,放心,有我們在,一定保證大比『公平,公正』!朱焱聞言哈哈一笑,狡黠地回應著,隨即又轉向崑崙二老,「哦,對了,不出意外,還有個討厭的傢伙會不請自來,到時最好準備三個評判之位。」

崑崙二老對視一眼,同時點頭。此次會談,也在比較融洽的氣氛中謝幕了。

…………………………

「大人,你確定呂公子會出現在比武招親的擂台之上?」

「小翠,你跟著大人時間尚短,可能還不知道咱們大人的推演之術可是厲害著呢!」

「咳咳,小雲,你還真說錯了,我那推演之術,糊弄人還差不多。我真的是猜的。不過,我有萬全的把握相信,他一定會來!不為別的,就因為事關上官穎的終身大事!」

…………………………

「師尊,我家主人真的會來嗎?我看西門家沒安好心哦,到時候我能幫他嗎?」

淡淡的煙火如此如醉 「大虎,你家主人肯定會來,而且必定會出現在擂台之上。忙你就不用幫了,雖然你天賦神通已然大成,但妖將期大圓滿,肯定是上不了這次的檯面了。不如潛下心來好好修鍊,將來才可能成為他的助力。這次來,我也算是圓一圓你的心愿。切記不可妄動,明白嗎?」

…………………………

妖界,四凶領地,南部一處荒蕪深山中,有一座巨大的懸空洞府。此時,兩個渾身散發著磅礴妖氣的巨大身影,正在大聲交談著。

七十年代喜當娘 「老弟,你真要去人界那邊參與什麼比武招親?」

「嗯,必須去!我能感應到,我那縷產生自主意識的分魂已經到那附近了,似乎是附在了什麼人身上。反正我已經和小朱雀那傢伙打過招呼了,他應該和崑崙派也說了,我就是過去,也不會引起什麼動靜。」

「既然你都決定了,我也不勸了。只有一條,絕對不許動手!如果因為什麼事急眼了,最多吃法寶,不許傷人!要不,天道法則那邊可不是好玩的!也可能會激發人、妖兩界不和諧的因素。」

…………………………

相比於妖界大能們的各有心思,此時的人界天南區,南宮家族重地的一間密室內,兩個青年男子已經興高采烈地把酒言歡多時了。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初到天南的呂涼,和如今已是返虛中期,卻依然開朗健談的南宮青玄。 呂涼是於二十日前經由忘憂閣的傳送陣到達天南區的,出現的地點,正是忘憂閣天南分部,距離南宮家族所在的核心之地已不算太遠。

總裁的首席小甜妻 在呂涼運起鯤鵬訣和激發魔雷翅的情況下,也足足飛了十多天才到達了目的地。

這期間,呂涼體內的小胖倒是讓他鬆了口氣,因為這個懶豬一樣的傢伙,自打吃完巨蛇的屍身後,就一直在睡覺。

一到南宮家族所在地,呂涼就不得不感嘆一句:不愧為天南區最頂尖的存在,就看這一眼望不到邊際的建築群,還有那散發著絕對威壓的無邊大陣,就能看出對方的勢力那絕對是人界中都首屈一指的!

就在呂涼琢磨著如何進去找南宮青玄的時候,早就有兩名貌似南宮家侍衛的人靠了過來。呂涼一看,更加服氣了,倆人都是返虛期大圓滿的修為。這在任何一個門派,都應該是上等層次的存在了,可在南宮家,只能做一名侍衛……

這倒是呂涼誤會了,一般的侍衛,頂天也就返虛初期,那都可以當侍衛統領了。他遇見的這倆,是南宮家最核心的秘密部隊「龍組」的外圍成員,恰好就在附近,所以順便過來看看。

當呂涼自報完家門,並且說出想見見南宮青玄時,本來有些趾高氣昂的兩人,瞬間眼睛發亮,換成了一副恭敬的樣子。其中一人留下,另外一人便迅速進入大陣報信去了。

呂涼的心裡還是挺忐忑的,也不知道南宮青玄在不在,還記不記得兩百年前與自己的生死與共。不過很快,他的疑慮就打消了。

也就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大陣開了一個口,裡面衝出五個人,最前面一個,正是喜笑顏開的南宮青玄,看樣貌,除了多了一絲沉穩之氣,其它地方和以前沒有絲毫差別。見到呂涼,上來就是一個大力的熊抱!

他身後跟著的人中,呂涼認識兩位,分別是斗笠男子和白衣少婦,此刻也是笑著沖呂涼打招呼。隨後,在南宮青玄的招呼下,呂涼隨他來到了南宮家的主殿。那裡,南宮天雄和一名端莊的美婦人,也站起身來迎向呂涼。

「哈哈,小師弟,二百年不見,你居然只差一步到天仙了!這種恐怖的修鍊速度,已經不能用妖孽來形容了,不愧是令師尊青眼有加之人!」南宮天雄渾厚的聲音里,也透著濃濃的喜悅。

隨後,在南宮天雄的介紹下,呂涼也見過了南宮青玄的母親和大哥南宮青雲,至於那個喜歡丹道的弟弟,據說早在十年前就閉關了,目前依舊沒有出來。

在客套了一會兒后,呂涼也不把自己當外人了,直接說出了此行的來意。

「爹,我兄弟這個忙一定得幫!我知道西門家在天中區有關係,不過我們也不能因此就怕了他!」南宮青玄第一個站起來表明了態度。

南宮天雄做了一個讓其坐下的手勢,思索片刻道:「小師弟,西門家的聲譽,你之前也應該聽說了。西門家主西門問天的品行很好,但早已不問世事,據說是一心潛修準備晉陞天界,已經很久沒有在人前露臉了。現在,除了四子西門冬雪目前不知所蹤,剩下三個兒子全都是貪花好色之徒!他們盯上你那未過門的道侶,看來頗有勢在必得之意!」

呂涼一抱拳,恭聲道:「西門家勢大,我只求能混入比武招親的隊伍,到時候我做的一切,定然不會連累南宮家半步!」

「小師弟哪裡話,莫說我們是支持你的,就是平日里,我南宮家也沒怕過西門家什麼!不就是和天中區的神拳殿有關聯么,我還真沒放在眼裡!放心吧,此事我應下了!」南宮天雄的話擲地有聲,隨後轉向一邊的南宮青雲道,「青雲,明日就是去崑崙派碰頭之日了吧。你按原計劃去,但是統計名單時,要留出一個空位,然後過幾日將呂涼的身份報上去,就歸到推薦里吧,這樣比較自然。」

南宮青雲應了聲,這事也就算這麼定下了。

…………………………

之後就是呂涼和南宮青玄的私交時間了。

南宮青玄在這二百年裡,可算是改了性子。在洗龍池內恢復了八十多年,再出來時,整個人都透著一種曾經未有過的沉穩之氣。在和親近的人招呼了一下后,他就直接去找父親了。

父子倆長談了足足三日。之後,南宮青玄便進入了南宮家族的試練場。以前練個幾日就琢磨著怎麼偷懶出來的浪蕩子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潛心修鍊,一呆就是近百年年的苦行僧。

如果不是當娘的實在是相見兒子了,南宮青玄估計還沒打算出來呢。他倒是也和家裡約定,沒有特殊情況,就每五十年出來待一年,直到自己晉陞天仙為止!

呂涼也將自己這段時間內的機緣如數告知了南宮青玄,自然惹來又一番唏噓讚歎。

兩人聊天期間,南宮青雲也從崑崙派返回,將之前商議的情況告知了家裡眾人。

當聽說請了朱雀和白虎兩位聖皇做評判時,呂涼還感慨了下:看來比武招親這個事還真是人界大事,否則如何能請動妖族聖皇級別的存在呢!當然,如果他看到兩位聖皇時,估計驚得下巴都得掉下來……

在南宮家待了一個月,各項事宜也都確定下來了。呂涼心裡也有了新的打算:一定要在比武招親前找機會見見上官穎,看看有沒有機會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從南宮青玄的嘴裡,他已經得知。鳳綾仙子是天西區實力排名第三的神鳳門的弟子,而且是掌門老祖神鳳師太的關門親傳弟子,身份地位可謂是超凡脫俗。

至於如何進入神鳳門,見到鳳綾仙子,呂涼就沒打算麻煩南宮家族了。畢竟,人家把自己安排進比武招親的隊伍,這已經是幫了自己大忙了。

他也打定主意,此次不管結果如何,絕不能連累南宮家族一絲一毫。

一個月後,呂涼借口遊歷一番,暫時離開了南宮家族。他和南宮天雄約定,會於比武招親前半個月回來,到時候與天南區隊伍中的其他七人,通過傳送陣直達崑崙派。

「爹,他應該會趁著這一百多天的時間,去想辦法會一會鳳綾仙子吧?他不說,我也猜得到,您肯定也知道,為什麼不幫他一下?如果是您出面,他應該可以很輕易就見到……」南宮青玄望著呂涼遠去的背影,口中喃喃低語。

南宮天雄微微一笑,輕聲道:「玄兒,你能看得出來,為夫又怎麼會不知道?你和呂涼也算生死之交,應該對他的為人有一定了解。你覺得,就算咱們提出來,讓他可以輕鬆進入神鳳門,他會答應么?」

南宮青玄搖搖頭,無奈道:「唉,也是,希望他一切順利吧!」

…………………………

天西區對於呂涼來說,那是絕對的陌生之地。他通過忘憂閣天南分部的傳送陣,直接就來到了離天西區神鳳門不遠的地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