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呵呵,本少爺就暫且接受你這個理由,不過你胸口的碎玉,感覺,和本少爺很配啊。”


配尼瑪!

Wωω¸ ттκan¸ C○

儒衫男子心裏快要氣炸了,這不就是**裸地敲詐嗎?

算了,反正這枚碎玉也是偶然撿到的。

“再見了兄弟,我相信你今天的眼光絕對不會錯的。”

帶着二人離開森林的儒衫男子聽見這番話,露出職業性的笑容。

放屁吧,就你這個黑心剝削的傢伙,連一枚沒有價值的碎玉都要貪。

還能有什麼出息。

等等,好像有哪裏不對啊。

害,算了不管了。

老婆還在家裏等我呢,這纔是正事! 豎日清晨。

金黃的陽光灑滿幻月城的大街。

林寒伸了個懶腰,推開酒樓的窗戶。

他把從儒衫男子手中得來的碎玉,交給小青去研究。

發呆了幾分鐘,腦子漸漸清醒過來。

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忽然間,房間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在門前停住。

恭敬的聲音說道:

“敢問裏頭的客人,可是本次天驕爭霸賽的選手林寒?”

林寒聞言,右手輕輕一揮,屋門打開。

門外站着一名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身形消瘦。

臉色卻透露着一股興奮的神色,此刻對着他拱手說道:

“林天驕,鄙人受陳御史之命,特來向天驕宣佈各位大人制定的第二場的內容,以及結果。”

林寒聞言,略微有些詫異。

前來宣佈第二場的內容也就罷了。

這不都還沒有比試嗎,怎麼就有結果了?

年輕男子看出了他的疑惑,笑了笑,解釋說道:

“第二場比試沒有太多的變動,是參賽的天驕們之間的會武,但林天驕不需要參加。”

他說到這裏話語一頓,語氣中透露着幾分激動,朗聲說道:

“因爲,目前參加比賽的所有天驕,都已經認可林天驕您,爲至強天驕!”

林寒聽到他的話,有點小震驚。

腦袋一時半會沒有轉過來。

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我們願意稱您爲最強?

什麼情況,本少爺也沒有幹啥啊。

好像最近打的最牛逼的對手,也就是那個邪魔。

年輕男子要是知道林寒心裏的想法,恐怕直接就原地爆炸了。

大哥,您想想來到這裏之後乾的事情。

砍掉雨家大長老一條手臂、打爆邪魔。

拯救衆人、輕而易舉地碾壓宣家陣法、把聞人陽平和宣輕靈打成那樣。

就這件事情,難道還不很令人驚訝嗎。

這還不夠嗎?

“是這樣的林天驕,第二場比賽仍然要舉行,不過最終也只是決出第二名,您如果感興趣的話,可以在最後指點一下第二天驕。”

說出來這話的時候,年輕男子的笑容十分燦爛。

沒辦法啊,這可是至強天驕啊。

舔一舔,萬一能夠得到這位天驕的賞識呢。

到時候林天驕在御史大人面前說幾句好話,他的地位立馬就上來了。

林寒聽完這話也是哭笑不得的神情。

瞧這件事情鬧得。

唉,本少爺還想着。

第二場的比賽的時候,能夠酣暢淋漓的打一場。

大概這就是實力太強的悲哀吧。

之後,年輕男子告辭離開,讓他這幾天好好休息。

林寒洗漱一番後離開房間,哼着小曲前往大廳用早膳。

害,看來這幾天是要閒下來了。

按照那個人的說話,他只需要在最後一天露個頭就行了。

城主府等官方勢力會向百姓們宣揚他的事蹟。

對外人設就是:蕩除邪魔、捨己救人的至強天驕。

這公關做得有點意思啊。

林寒要了一碗精緻的南瓜小米粥,和兩盤涼菜。

呲溜,呲溜。

很快就喝完一碗粥,招了招手。

示意小二再去盛一碗,畢竟這些城主府是可以給補貼的。

免費!

心滿意足地吃飽後,林寒準備去街上走走。

要想活得久,飯後百步走。

他其實並不是很相信這句話,之所以在街上閒逛。

完全是太閒了。

正走着,突然間眼前出現一道身影。

光溜溜的腦袋,散發着24K純金的光芒。

林寒眯起眼睛,饒有興致地盯着眼前人的腦袋。

說好聽點,這個叫做頭頂剔盡三萬三千煩惱絲

用自己的話,不就是個光頭嘛。

嘖嘖,看來這個世界也有和尚啊。

法明身穿一襲紅袍紅色僧衣,劍眉星目。

他是青山寺靈玄禪師座下的弟子,如今前來塵世歷練。

шшш¸ тTk Λn¸ ¢〇

就在前段時間,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淡淡的妖氣。

於是便順着妖氣追來,最終抵達幻月城。

“這位施主,小僧的臉上有什麼東西,讓施主如此的着迷?”

本來並不想這麼說的,可眼前的這個傢伙。

屬實有些過分啊,盯着自己這麼久,有點煩。

萌妻太甜:總裁老公寵上癮 林寒聞言,笑眯眯地說道:

“不不不,沒什麼,只是第一次見到大師這身裝扮,有些好奇而已。”

“對了,大師來這裏,是有什麼事情嗎?”

法明雙手合十道:

“阿彌陀佛,小僧偶然途徑此地,施主不必擔心。”

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神十分真誠,絲毫看不出是在騙人。

主要是,就算說了有妖怪,還能咋的。

這種小妖,貧僧一隻手就能收拾了。

小事而已,真不是小僧吹牛,看看我這洗髓五重的境界。

聽說幻月城正在舉行天驕爭霸,呵呵。

就問有幾個天驕能夠達到我這個境界。

正想着,忽然間法明眼神一凜,猛地看向城外。

有妖氣!

他也來不及說話,腳尖點地。

整個人消失在原地,向着城外飛奔而去。

林寒略有錯愕,倒是沒有放在心上。

而就在這時,心湖中突然傳來青離的聲音。

“林小子,跟上那個和尚,本龍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