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呵呵..又見面了!你最近挺忙啊!我是來取貨的!”


快遞小哥難得開口笑了,前幾次他來送快遞,都是一副酷拽高大上的模樣,今天怎麼了??路上見到法寶了??

“哦哦..是啊,最近有些小忙,你是來押送俘虜的??”

快遞小哥居然還兼職鏢師!!難道在修行界就業競爭也那麼嚴重,不能同時勝任幾分工作的員工,不是好員工???

“是的,訂單寫的是‘押送四品異族一隻’對吧!”

他是五品真師境,押送四品異族絕對沒有問題,而且這類訂單報酬豐厚,遠比送個快遞賺多了,所以纔會心情好,和一個菜鳥多侃兩句話。

確定快遞小哥就是‘鏢師’後,秦文和讓凱麗提着雷歐交給了他,然後是費用問題,小哥表示木有問題,到付完全可以,畢竟收貨人可是靈武山的大師兄啊!修行界的傳奇前輩啊!

激動的快遞小哥御劍而去,提着悲催的雷歐,去見他的偶像,望着那張傻笑的臉,讓秦文和對自己這個大師叔更加好奇了。

送走了雷歐,表示血族的危機正式結束,沒有了麻煩,終於可以放鬆了。

“回去嘍!”

他招呼一聲金髮少女,現在凱麗也學會了傳音術,就連考試的‘關卡’都不怕了,現在只等放暑假,過了父母那一關後,就能愉快的去旅行了。

至於完成築基……經歷昨天一場大戰後,此時就連他自己也能感應到,在自己體內,隱約有一扇神奇的大門,正在緩緩敞開。 第一章.回家

放暑假的最後幾天中,秦文和過得相當輕鬆,除了每天必定進行的修煉之外,就是上課時學習雲虛子師叔贈送的書籍。

這些書籍包羅萬象,全方位介紹修行界相關知識,是他現在最迫切渴求的東西。

時間過去,考試日期終於來臨,看着死黨們如臨大敵的樣子,秦文和暗暗壞笑,有了凱麗牌作弊器,他從此都不懼怕考試會掛科了。

考場上,同學們遇到難題愁眉苦思,揪頭髮,咬筆頭,抓耳撓腮………

只有秦文和輕鬆暇意,耳邊傳來凱麗給出答案,他奮筆疾書,考試時間纔過去一半,就完成了所以答題。然後便瀟灑交卷,在監考老師詫異的目光中,搖搖擺擺出了考場。

時間還早,他和凱麗一人一支雪糕,坐在操場上等着死黨們,大家已經約好了,等考完試後一起聚餐。

今天過後就是暑假,大家都準備先回家一趟,半個月後再聚,至於去什麼地方旅遊,還都沒有商定,有人想去海邊,有人想要爬山,秦文和都無所謂的,不過想到海邊的美景,那…….滿屏幕的大白腿…..

死黨們是挨着時間結束才交卷的,徐海和陳思唉聲嘆氣,看樣子他們並沒有考好,倒是黃友志笑呵呵的出現,貌似很有信心啊。

“馬記羊館….走起!”

一行人會合後,直接開赴飯店,路上遇見了小魚和她的姐妹們,她們也纔出發,兩夥人合在一起,風風火火殺向馬記羊館!

“老闆,老規矩!”

包廂裏,衆人坐下後,啤酒滿杯,一口乾!慶祝又失去的那一年青春。

妹子們歡聲笑語,漢子們擼串拼酒,徐海酒量最差,第一個開始發酒瘋,拿着啤酒瓶現場喊麥,只是‘嘰裏呱啦’亂吼,誰也聽不懂!

第二個倒下的居然是個妹子,這妹子也真是豪爽,拍着胸口亂顫,要爲姐妹擋酒,結果自己一瓶啤酒沒喝完,自己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

也許是最後一天相聚吧,大家都玩的特別嗨,烤串一份一份的上,啤酒一箱一箱的開,最後除了秦文和和凱麗,其餘人都喝大了。

“怎麼辦?”

秦文和苦笑,包廂內三男四女,各種奇葩姿勢,看樣子是他們自己是走不動路了。

“放心吧,我叫人來幫忙!”

凱麗一個電話後,不到十分鐘時間,小店外就響起一陣剎車聲,衝進來十多個黑衣黑西裝的大漢,還夾雜着幾個打扮豔麗的女人。

“這是……??”

看着這些人,秦文和感覺眼熟,他皺眉想了想,…….這些凶神惡煞般的大漢……..不就是爵士酒吧暗中招募的血族打手麼!!

“嘻嘻..上次剷除了雷歐後,我就接手了爵士酒吧!這些人現在都算是你的屬下哦…”

凱麗嫵媚一笑,爵士酒吧是血族的產業,如今既然暴露,肯定會被東方修士們剷除,與其坐等酒吧被毀,不如自己接手過來,怎麼說也是一份不錯的產業,有秦文和的身份在,修士們便不會在爲難爵士酒吧了。

“這樣也行?”

轉眼間就有了一份自己的產業,規模還不算小,除了欣喜激動之外,他也暗暗皺眉。

秦文和一向不喜酒吧之類的場所,感覺很混亂,不是什麼好地方,加上許多新聞報道的負面消息,更是讓他敬而遠之。

可現在陰差陽錯之下,自己居然就有了一間酒吧…..

“放心吧!我清楚你的顧慮,怎麼說也是血族的產業,不是那些小酒吧能比擬的,違法的事情堅決不碰觸!”

凱麗出言安慰,作爲血族的產業,根本不在乎黑色資金,他們有良好的賺錢渠道,不需要鋌而走險。

而且爵士酒吧是安插在東方的據點,低調保密還來不及,怎麼可能亂搞引起注意,它的存在不是爲了賺錢,而是偷偷探查東方修士界的情報。

“唉…算了,反正是你管理,我就不操心了!”

秦文和還在上學,還需要修煉,哪有時間搭理這些破事。擺擺手便讓黑衣大漢們擡走死黨,妹子們交給豔麗女子,都統統送回了宿舍。

這一波送人的場景,又引起一陣轟動,有關秦文和是富二代的傳聞再度擡頭,甚至有人認出了那些打扮豔麗的女子,都是爵士酒吧的駐場舞娘!

好在即將暑假了,等兩個多月過去後,同學們或許就會忘記這樣的流言。

次日一早,秦文和帶着凱麗,提着收拾好的行李,便坐上了爵士酒吧的豪車返回家鄉。

車是從爵士酒吧調來的,以後就屬於秦文和的座駕了,至於司機,酒吧的老闆倒是想要派個機靈帶點手下過來,方便有事沒事討好新主子,可是凱麗大手一揮,趕走了小嘍囉,這個司機….她自己當了!

秦文和的家距離鴻市不遠,開車差不多三個小時,兩人早上出發,又去西郊接上虎妖王,它要監督秦文和修煉,然後便一路開赴,終於在飯店之前趕回了家。

秦文和家裏,因爲早上他打電話回來時,說會有個朋友一起回家,所以秦媽從一大早就開始忙活,準備了一桌子的菜。

叮咚…..

“老秦啊…是不是兒子回來啦!我這忙着走不開,你趕快去開門!”

廚房裏,秦媽正拿着刀,和一節排骨較勁,手上全是油漬,聽見門鈴後,便跑去書房,一腳踹開房門,用刀指着大門,讓秦爸爸趕緊的去開門!

“你..先把刀放下好不好….”

秦爸爸臉皮直抽,激動個啥啊,不就是兒子回來麼,至於那大刀亂舞嗎??萬一砍到傢俱啥的怎麼辦?

秦爸爸還在嘀咕着,就被秦媽媽一瞪眼,立馬閉嘴,趕緊的面露笑容,小跑着去開門。

“爸!您….”

門剛打開,秦文和抱着虎妖王,剛叫了聲秦爸爸,還沒進門,就看見客廳裏的秦媽媽,正舉着菜刀和他打招呼………..

“你小子,總算回來了!一個上午都在被你媽媽唸叨着,耳朵都摸出老繭嘍!咦…你咋還養貓了??”

秦爸爸笑着準備讓開大門,向秦文和身後看去,他記得兒子這次回來是要帶朋友一起的,可是當他看見金髮少女後,瞬間整個人都愣了。

“老秦啊,你幹啥呢,讓開啊,讓文和和客人進來休息吧,坐了一個上午的車,肯定累了吧!”

秦媽媽見自己老伴發呆,擋在門口不讓兒子回家,頓時有些生氣了,舉着菜刀走了過去。

“咦……”

秦媽媽突然看見凱麗,雙目精光爆閃,一把扯開秦爸爸,趕緊的拉着秦文和兩人進屋。

凱麗今天第一次見秦文和家人,特意打扮了一番,,她本就五官精緻,皮膚白皙,只是淡妝素裹而已,就能美出天際,金色捲髮飄逸,身材凹凸惹火,只一眼就征服了秦媽媽!

“文和啊,你朋友…….??”

秦媽媽樂呵呵的看着凱麗,心裏轉過千萬個念頭,兒子放暑假了,帶個外國美女回家,這實在釋放信號嗎??

“伯父好!伯母好!我是凱麗……”

凱麗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這些都是送給兩老的禮物,爲了這些禮物她可是費勁了心思,不清楚秦文和父母的性格,會喜歡什麼禮物,最後乾脆只要看上眼的,就來了一份。

“哎喲…好!好!好!來作客就好了,幹嘛還帶禮物啊!文和啊,你看看….還讓人家姑娘送禮上門了!”

秦媽媽眼睛都笑彎了,一個勁的誇凱麗懂事,只是那手上的菜刀一直捨不得放下,一晃一晃的,晃的秦爸爸的心七上八下的! 第二章.黃仙山

吃中飯時,因爲有了凱麗的加入,飯桌上,氣氛詭異。

秦媽媽樂呵呵的,滿面笑容,不停給凱麗夾菜,一會問這一會問那,就跟查戶口似得,如果不是秦文和兩人早就商量好了,只怕真的會在這輪番轟炸下,露出許多蛛絲馬腳。

“哎呀…小麗啊,你家居然有那麼大的公司!”

秦媽媽吃驚了,兒子的朋友不僅是個外國人,長得漂亮又懂禮貌,家世也很顯貴,開的車都是上百萬的豪車。

這讓秦媽媽不禁皺眉,這麼優秀的姑娘,怎麼會看上他們家秦文和??

自家的小子幾斤幾兩,她做母親還不知道嗎??

小時候就調皮,成績一般,磕磕巴巴才考上個二流大學,家庭條件又很普通,除了長相得還行之外,真沒啥能吸引人的啊!

如果秦文和能聽見秦媽媽的一番評論,絕對要哭暈在廁所了…..

“來來來,這盤紅燒排骨我最拿手了,文和小時候啊,一看見我燒的紅燒排骨,就會流口水呢…..”

秦媽媽又夾了一大塊紅燒排骨,可是當她準備放進凱麗的碗裏時,才發現金髮少女的碗中,已經堆滿了各種菜,再也放不下紅燒排骨了。

“咦…滿了啊!!呵呵….沒關係..等會再吃也一樣!”

秦媽媽尷尬一笑,順手將筷子上的紅燒排骨賞給了秦文和,然後理都不理他,接着套話金髮少女去了。

秦文和默默看着碗裏的紅燒排骨,瞥了眼一直盯着他的秦爸爸,感覺到他眼神凌厲,有股叫做‘殺氣’的東西在升騰。

果然啊….就算能忽悠住秦媽媽,終究還是逃不過秦爸爸這一關!

秦家的家教嚴格,哪怕就算上了大學,秦爸爸也不贊同他在學校談戀愛,可是現在倒好,居然直接往家裏帶回來一個。

雖然吧….秦爸爸對凱麗也比較滿意,覺得這樣的女孩就應該早點下手,但是吧…家規就是家規,既然犯錯了,不管怎麼樣都是不對的,不然威嚴何在??

“磨磨蹭蹭的,你吃飽了沒??”

秦爸爸慢慢放下碗筷,目光炯炯,對着秦文和招招手,示意有事找他談談。

秦文和擡頭眨眨眼,一塊紅燒排骨才啃了一口啊!!怎麼可能吃飽了!!

但是面對父親‘兇狠’的表情,他屈服了,對看過來的兩女道;“媽,我吃飽了,你們慢吃,我和老爸談點事去!”

“哦哦..就你事多,去吧去吧!我陪着凱麗就行了!老秦啊,雞毛撣子就在門口掛着呢!”

“雞毛…..撣子……”秦文和使勁揉臉,有沒有這麼坑兒子的啊!這是連‘兇器’都準備好了的節奏啊!

“好嘞!”

秦爸爸暗自得意,他本還有些擔憂,老婆會被這小子忽悠住,現在放心了,能疼快的執行家法了。

書房內,秦爸爸坐在靠椅上,用審視的目光,不停上下打量秦文和,看了半晌兒才道;“說吧,自己老實交代!”

“……..”秦文和。

秦文和一臉懵‘逼’,交代什麼?搞得像個審問犯人一樣,不就是帶着凱麗回家嗎!不就是早戀麼!!…啊呸…不對…自己這個年齡談戀愛不算早戀了吧!!啊呸…呸…呸,,,自己和凱麗是清白的!根本沒有戀愛這回事!!

可是有口難辯吶….不是戀愛關係的話,爲毛一個美女會跟着回家,而且…這個美女,今晚還要睡在家裏!!

“嗯!!…..不說是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