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和兩個蘿莉一起戰鬥……


就在這個時候,邪王真眼突然發現……

自己是……三人裡面最弱的!……

『我……很弱呢……』

心裡出現這樣的想法,邪王真眼有一點不好過。

『不!我也要變強!集……他是隊長!我不能給隊長拖後腿!……』

這麼想著,摘掉了自己的眼罩。

臉上瞬間變得一半無比猙獰,彷彿兩個人的臉兩個表情強行切下來組合而成。

一半猙獰,一半清純可愛……

「吾……乃邪王真眼!……」

宣告一樣的說著,邪王真眼的黃金眼瞳一下子噴發出金色激光,直接穿透一個殭屍的頭顱……

轉頭,眼瞳不斷的噴射出金色激光,時不時連續的噴吐著,變成一個長長的激光劍般,頭一轉,眼中的激光劃過戰場,一個個殭屍被斬成兩半死去!

櫻滿集不斷的把殭屍踢飛起來,這一種低級非凡殭屍比起普通人要強很多,但是櫻滿集現在已經成功踏入非凡等級,對於普通人力量要強很多殭屍可不一定能和櫻滿集扳手腕。

所以櫻滿集的腿力量可更不低!

將殭屍踢飛起來,櫻滿集快速的結忍印。

「不知火!豪火球之術!」

櫻滿集雙手在嘴上成喇叭裝,一團巨大的火焰噴吐出來,把在天上的殭屍燒死。

火焰和光明是死亡類生物最討厭和恐懼以及克制的能量。

豪火球術對於殭屍來說傷害要大的多,很快身體裡面的黑暗力量就被豪火球給耗沒了,而沒有了黑暗力量,殭屍在櫻滿集的不知火的燃燒之下就直接被燒成了碳。

失去了黑暗力量的殭屍就和普通人一樣弱小,只不過一般其他屬性沒辦法驅逐或者消耗光殭屍體內的黑暗力量。

看著變成焦炭還想要繼續爬起來的殭屍,櫻滿集冷笑了一下,一拳頭砸下去,直接就把殭屍頭給砸爛! [綜]崩壞 21小魚兒與花無缺

花無缺朝這邊看了一眼,神色不變道:“不用謝。”他一向言簡意賅,能不說就不說,能少說絕不多說。

青藍的馬車又開始徐徐行駛,而小魚兒卻陷入呆愣中,他只覺得這聲音有些熟悉,卻一時想不起。

在青藍的示意下,如意走上前道:“花公子,小魚兒公子,鐵姑娘,閣主請你們上馬車。”

小魚兒聞言,立刻揚起笑臉問道:“老花,去不去?”

這時鐵心蘭扯着小魚兒的袖子道:“小魚兒,我們也去吧,我還要問她關於我爹的事情呢。”

小魚兒一雙眼睛期待地看着花無缺。後者曼聲道:“有何不可。”說完徑直朝青藍後面的那輛空出來的馬車走去。路過時,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有些熟悉。小魚兒和鐵心蘭等人見狀,立刻上了馬車。

小魚兒是個閒不住的人,好奇問道:“這個天機閣閣主究竟是什麼人?”

鐵心蘭默默想了一下,最終道:“不知道,天機閣是兩年前才崛起的,世人對它都不瞭解。”

惡通天粗聲粗氣道:“師父,你不知道,這天機閣據說是最神祕的門派,街頭小巷流傳着一句話‘閻王好惹,天機難纏’。如果有人惹了天機閣,那它將會將你從小到大的事情全部抖出來,就連你一天放了幾個屁都知道,十分恐怖。天底下就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說完話,惡通天忙心有餘悸地摸摸自己的心臟。

小魚兒摸着下巴道:“看來這天機閣還真有兩把水,老花,你說是吧。”

花無缺的聲音永遠是不溫不火,猶如清泉,但卻又帶着一股特殊的冷意,那是一種疏離。“天機閣是江湖上最神祕的地方,至今爲止無人知道它在什麼地方,只知道天機閣的人無孔不入,說不定我們身邊就有天機閣的人。”

小魚兒心臟重重地跳了兩下,目光炯炯地盯着惡通天道:“說,你是不是天機閣的人!”

惡通天嚇得往馬車的一角一縮:“師父,你說什麼呢?你別嚇我!”

小魚兒“哈哈”大笑起來。

幾人又說說笑笑一陣,便感覺到馬車停了下來。外面傳來先前那個姑娘的聲音:“花公子,客棧到了。”

花無缺率先下了馬車,一舉一動無不優雅,鐵心蘭眼中閃過一抹癡迷。原來這就是一見鍾情啊!

青藍慢慢地踏下馬車,將天機閣閣主的神祕展露無遺。她的動作很輕,那是一種功力極深的表現。花無缺盯着她的腳步,眼中閃現淡淡的疑惑,還有鼻尖那種幽香一直縈繞着。

青藍身邊的秋實道:“花公子,這家客棧我們已經包下來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給你勻出一間。”

花無缺淡淡地朝青藍點了一下頭:“有勞了。”

緊跟着下來的小魚兒忙問:“那我們呢?”

如意忙攔着他們:“小魚兒公子,很抱歉,我們只能勻出一間房,不過這旁邊的客棧應該還有空房間。”

小魚兒想了想,估摸一下雙方的武力值,聰明地他立刻拉着鐵心蘭走了。

“小魚兒,你幹嘛拉着我,我還要找她問我爹的消息呢?”鐵心蘭不依道。

小魚兒立刻道:“你有錢嗎?”

鐵心蘭扁着嘴道:“沒有,我只有三百兩銀子。”

小魚兒敲了她腦袋一下:“那還不得了。”

青藍進入客棧,回到自己的房間,依然能感覺到花無缺那疑惑的目光。吃過晚飯,她便吩咐人將花無缺叫過來。

“不知龍閣主找我有何事?”花無缺自然地問道。

青藍道:“花公子,將你的手伸出來。”

花無缺有些愣神,這個龍閣主的聲音和她的人一樣清冷,卻又不是他大師父那種冷入骨髓的冷,而是冷中帶着溫和。但他同時也不解,爲何讓他伸出手,但他直覺眼前的人對他沒有危害,便將自己的手臂伸過去。

青藍伸出手,附在他的手腕上,兩種不同程度的白透着一種和諧的美,看得人爽心悅目。片刻後,青藍微微點點頭:“花公子,你中了絕情丹?”不是疑問,是肯定。

花無缺點點頭:“確實。”

青藍面紗下的臉笑了笑,接着她取出一套銀針,在他的手臂上幾個穴位插了幾下,立時一隻雪白的蟲子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順着花無缺的手臂往下游動,最後出現在他的手心。緊接着青藍又是一針,那條白色的蟲搖擺兩下就不再動彈。

花無缺收回手臂,誠懇道:“多謝龍閣主。”

青藍搖搖頭:“這算是還了白天公子的相助之恩,因此公子不必介懷。”

花無缺點點頭,見對方沒有再說話的意思便告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在他離開後,一個黑衣人進入青藍的房間,恭敬道:“閣主,這就是六壬神色。”說着將一個帶着幾種顏色的色子遞給她。

青藍拿起來,一眼便知道這就是現代的魔方,她仔細觀察一下,再按照口訣轉了幾下,很快便弄好了,接着她將六壬神色一扳,色子成爲兩半,露出裏面的小紙條。她看了看,接着又將口訣倒過來寫了一遍,然後重新封入色子中,最後將六壬神色打亂,遞給黑衣男子道:“將這個拿去吧。”

黑衣人片刻後消失在青藍的屋子裏。

呆在另一邊屋子裏的花無缺若有所感,朝黑衣人離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小魚兒與鐵心蘭等人在青藍隔壁的客棧,晚上,鐵心蘭一直愁着如何湊齊那一千五百兩銀子。

“小魚兒,你快想辦法弄點銀子吧,那可是關乎我爹的下落啊。”鐵心蘭急得團團轉。

小魚兒腦瓜子一轉,拍着桌子搞怪道:“我有辦法了!”

鐵心蘭立刻問道:“快說,有什麼辦法?”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小魚兒道:“你叫我聲魚兒哥聽聽……”

“閣主,紅葉先生那邊將東西放好了,小魚兒和鐵心蘭肯定會找到的。”

青藍點點頭:“那就好,能給劉喜多找些樂子那當然再好不過了。其實最好能聯合移花宮兩位宮主將劉喜的吸功**給破了。”

如意笑道:“閣主,只要將移花宮逼急了,那就是狗急也會跳牆的。”

青藍沒有接話,而是問道:“聽說最近城內出現了採花大盜?”

如意忙道:“不錯,不過閣主放心,他們的資料我們已經整理好了。”

青藍這才滿意道:“那就等着,會有人來買的。這次做得不錯,回去給你放兩天假。”

驚華絕世之全能小廢柴 如意行了個禮:“多謝閣主。”

這一晚,紅葉先生的兩部手札失蹤了,一個是記錄武林盟主狂獅鐵如雲的,一個是記錄八大門派掌門人祕聞的。

第二天,青藍準時來到華山武林大會,再聽着江別鶴宣佈說比武的規則後,她纔開口道:“江大俠,這最後武林盟主人選是否由我來判定呢?”

江別鶴笑意不變:“不錯,自然由閣主定論。”

青藍點點頭:“那好,這便開始吧。”

第一輪是花無缺對戰丐幫長老。有嫁衣神功在,丐幫長老那三成的打狗棒法根本就是小魚一條,不過數十招就被花無缺打下擂臺。

第一輪第二場是鐵心蘭對戰峨眉派掌門如素,以鐵心蘭那三腳貓的武功根本不是如素的對手,誰知道小魚兒竟然拿出某人給如素的情書當場念起來,如素一分神,下了擂臺。這一局鐵心蘭勝。

我在年會抽到總裁 第三場小魚兒對武當掌門,他再次插科打諢,利用昨晚偷到的東西讓武當掌門敗下場。小魚兒勝。

青藍看了一眼臉色不太自然的江別鶴,冷淡地問道:“江大俠,這就是武林大會的水準嗎?這些人真的是一派掌門嗎? 木葉的炮灰生活 簡直就是兒戲!”

江別鶴臉色頓時很難看,不光是別人,就是他自己也覺得有些丟人。“龍閣主,這可能是出了什麼狀況。”

青藍直接道:“下一輪第一場花無缺對戰小魚兒。”

小魚兒與花無缺同時一愣,不知爲何,他們都有一種不想對彼此動手的錯覺。花無缺率先飛身上臺,接着是小魚兒。

小魚兒無奈道:“其實我一點不想和你打。”

花無缺也道:“我也不想,但是沒辦法。”頓了頓道:“開始吧。”

不得不說,小魚兒雖然頑皮了些,但功夫還是不錯的。和花無缺鬥了上百個回合,終於還是不敵,被花無缺打下臺去。

青藍讓人掛上了花無缺勝的牌子。

接下來是鐵心蘭對戰花無缺。不知爲何,在對戰前花無缺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青藍,卻收穫到她眼中淡淡的鼓勵,心裏頓時安定下來。

這一次花無缺沒有放水,不過短短五招就將鐵心蘭一掌打了下去。

江別鶴狀似高興地道:“好,現在第一關就有花公子勝出,接下來鄙人公佈第二關:大家都知道,最近城內出現了採花賊,專門奸、淫擄掠美麗女子,爲此城內的女子都不勝其擾,紛紛逃離。這第二關的就是比誰先抓到採花賊!以三天爲限,如果第二關有人平手的話再進行第三關。”

———————————————————————————————

21小魚兒與花無缺 完,您可以返回列表。我去……這屏蔽的……有一點坑爹啊…… [綜]崩壞 22小魚兒與花無缺

城裏出現了採花賊,採花賊專門採漂亮女子。誰先抓到採花賊誰就勝利。

“小魚兒,你去哪兒?”鐵心蘭問道。

小魚兒高深莫測地笑了笑:“當然是去找採花賊的資料了!”

鐵心蘭反應過來:“你是要去找天機閣?”

小魚兒點點頭。

可惜,他的想法雖然很好,但卻被人捷足先登了。當看見花無缺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很精彩。

花無缺在客棧裏淡定地喝着茶,一雙眼睛淡淡地看了一眼他,“你來遲了。”

小魚兒立刻恢復了常態,笑道:“不遲不遲,這消息既然能賣一次自然就能賣第二次了。”然後他大聲道:“龍閣主,小魚兒求見!”

青藍在樓上,聽到聲音,示意秋實道:“你下去見他。”

秋實長得很漂亮,但這張臉並不是她真正的臉,如果可以,天機閣的人都能成爲秋實。她走下樓,小魚兒的眼睛就粘在她身上,裏面帶着一種特殊的火熱。

天機閣的人和他們的主人一樣,從頭到尾都體現了一個靜字,彷彿任何事情在他們看來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很難引起他們的波動。

秋實就站在樓梯間:“小公子,採花大盜的消息價格是一百兩。”

小魚兒本來笑嘻嘻的臉在聽到那句“小公子”時僵住了,他身邊的鐵心蘭更是直接笑出來,指着他道:“哈哈,小魚兒,原來你是小公子啊。”

小魚兒不由得惱羞成怒,瞪了鐵心蘭一眼:“還笑,小心我將你昨晚情挑純情小魚兒的消息說出去。”

鐵心蘭立刻閉嘴。

見狀,小魚兒滿意了,接着他伸出手:“老花,借點銀子給我吧,我身上沒帶錢。”態度要多諂媚就多諂媚。

花無缺隨意看了他一眼,眼中似有笑意:“不借!”

小魚兒道:“老花,老花,老花!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花無缺再次堅定地搖搖頭。

這時一直盯着花無缺的鐵心蘭拉着小魚兒衣服道:“小魚兒,我這裏有錢呢。”說着拿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

小魚兒立刻捧起銀票走到秋實面前,嘴裏還唸叨着“你怎麼不早說的”話。

雙方都如願以償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只是可惜,青藍給的消息剛好是一人一半。

“閣主,他們走了。”秋實道。

“好,看來我們也應該動身去紅葉齋找一下老紅葉先生了。畢竟是武林前輩,如果不親自出面未免有些不尊重。”

第三天,兩名採花大盜都落網了。宣判時,青藍道:“此次花無缺勝。”

小魚兒自然不服:“憑什麼他勝了,我們倆都抓到採花大盜了。”臉上帶着幼稚的不滿。

青藍極淡地掃了他一眼,本來怒氣衝衝的小魚兒立刻冷靜下來。這一眼太具有殺傷力了。“此次抓獲採花大盜你們兩位都做得很好,但你卻是和鐵心蘭一起抓獲採花大盜的,而花無缺則從頭到尾都是一個人。真要評判起來,那你們抓到的採花大盜的功勞將是一人一半,自然抵不過花無缺一人。如此你可服氣?”

小魚兒還想用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將黑的說成白的,青藍卻沒有給他機會,手指直接一點,小魚兒頓時啞口無言。

青藍露了這一手,將八大門派之人和江別鶴都驚住了。江別鶴甚至驚得站起來:“隔空點穴!”

青藍臉上的面紗被風吹得飄起來,露出瑩白秀氣的下巴,花無缺看得正着,心裏有了什麼波動。只聽青藍道:“江大俠,你是對我的評判有異議嗎?”說話的同時青藍也不禁爲江玉燕悲哀,自己的親身父親竟然是這樣一個虛假的小人,整天想到的就是如何利用別人,何其不幸。

江別鶴臉色立刻變了回來,抱拳道:“江某不敢。一切聽閣主的評判。”

青藍輕輕點了一下頭,將目光移向八大掌門:“各位掌門可有什麼不滿?”

八大掌門臉色不是很好看,但卻齊齊站起來道:“不滿,一切由閣主評判。”

青藍滿意了,遂道:“既然如此,那就由移花宮花無缺接任武林盟主一職,鐵心蘭,將盟主令牌交予花公子。”

鐵心蘭雖然不願意,但卻無可奈何,更何況那個人是花無缺,她就是有再多的意見也不得不嚥下去。

看見成功移交了盟主令,青藍又道:“從今以後,花公子就是武林盟主了,希望各大門派協助花公子的工作,讓我們武林更加繁榮。在這裏我要多嘴一句,我們武林和朝廷向來井水不犯河水,希望大家好好維護這條準則。是不是?江大俠?”

江別鶴心裏一驚,立刻道:“是的,龍閣主說的有理。”垂下眼瞼,藏住裏面的兇猛殺意。

武林大會一事了了,天機閣可謂徹底成爲劉喜的眼中釘肉中刺,他本想借機利用江別鶴控制整個武林爲他所用,誰知道半路殺出來幾個程咬金,最可恨的是天機閣,屢屢破壞他的好事,簡直可氣可恨!

“給我查,使勁兒查!我倒要看看這天機閣閣主是何方神聖!”劉喜氣憤地將桌上的茶壺茶杯全部拂到地上,發出碎裂聲。

事畢,花無缺跟隨青藍回到客棧,感謝道:“多謝閣主!”同時他也有淡淡的疑惑,爲何她會幫他?

https://ptt9.com/110925/ 青藍揚揚手:“花公子請坐。”

花無缺坐下來,直接開門見山道:“你爲何幫我?”

青藍道:“因爲你是可幫之人。”

花無缺更加疑惑了。

青藍道:“很多事情就是這樣的,不過就是緣分二字罷了。”?頓了頓,又道:“花公子回到移花宮後替我向兩位宮主問好,改日我回去拜訪她們的。”

花無缺應承下來,起身離開,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了下來,突然問道:“龍閣主,我是不是在哪裏見過你?”那淡淡的清香總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

青藍道:“花公子說笑了,人海茫茫,說不定某一天我們就曾經擦肩而過,這很正常。”

花無缺心裏一動,問道:“龍閣主,無缺冒昧,不知你的名字是?”

青藍想了想,低聲道:“我叫龍青藍。”

花無缺脣角上揚,心情顯然極好。“多謝閣主告知,無缺告辭。”說完飛身而去。

青藍默默地看了一下,悵然道:“其實在移花宮的武功倒是和古墓派有幾分相似之處,真是懷念啊!”

如意走進來道:“閣主,時間到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