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哪怕是宮主當年也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但如今方雨軒身上那無法掩飾的寒冰之氣除此之外還有其他解釋嗎?


而就在眾人震驚之際,第二關的冰門又再次落下水滴,而是這一關冰門融化之勢居然比之當初第一關還要快速得多,片刻之間再次有一股洪流從第二關中奔涌而出,李逸晨的身影也再一次出現在一個巨大的冰塊之中!

「這……」不明就以的方雨軒看著李逸晨這般情況,不由也是一愣,不過此刻感覺到體內寒冰之氣不斷的衝擊著全身經脈,方雨軒也不敢等李逸晨出來然後再去問他什麼,當即雙腿一盤立刻修鍊起來。

通過第五關突然心生感悟,丹田中的深海寒珠瘋狂的外泄著寒冰之力,此刻方雨軒知道自己若是不運功壓制,哪怕自己修鍊寒冰訣,也無法承受這股寒冰之氣!

雖然李逸晨這邊又搞出特殊情況,但看著方雨軒盤膝坐下,任虹玉亦是身影一閃,已經出現在方雨軒的身邊。

咔……咔……又一次破冰而出,不過此刻李逸晨臉上皆是興奮之色,雖然只闖過兩關,但此刻在寒冰之氣的刺激下,李逸晨感覺自己的力量已經達到合體境後期的巔峰,似乎再只要再有部分的力量加入,他便成邁入養魂境!

雖然一直控制著修為的進度,但對於合體境後期的境界已經全面了解的李逸晨自然不介意踏入養魂境,畢竟如今想要在寒冰宮尋找天運神劍的消息,還是手裡實力強些更靠譜!

何況李逸晨剛才雖然在冰塊之中,但還是感覺到方雨軒都已經突破到養魂境,既然方雨軒突破,那麼自己想要在寒冰宮繼續保持追求她的態度,那自然也要跟著突破才行!

「那個……我現在可以開始闖第三關了嗎?」所以破冰而出之後,李逸晨當即開口道。

「你暫時休息一下!」此刻梅悅然卻沒有馬上同意李逸晨的要求,而是直接進入第二關的冰室之中。

只不過當梅悅然與一眾長老進入冰室之後,看到與第一關相同的情況,頓時一個個臉色變得鐵青無比!

雖然她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造成這樣的結果,但她們卻知道想要重新激活這兩關的寒陣需要的晶石卻不是一個小數字!

「雲霞,你先去第三關查看一下情況!」如果第一關只是偶然的話,那麼第二關也出現這樣的那就需要查清楚是方雨軒過關時引起的,還是李逸晨過關時引起的了!

「好!」周雲霞也是寒冰宮的一名長老,此刻自然明白梅悅然的意識。

「你在裡邊是什麼情況?」走出第二關的冰門,雖然周雲霞已經進入第三關去查看,但梅悅然還是忍不住對李逸晨問道。

「裡邊?」李逸晨不由一愣,「我也不知道啊,這兩關我一進去就感覺到無比的寒冷,然後就急忙對功相抗,然後兩關都是不知道怎麼的,就直接被沖了出來!」

啊……聽完李逸晨的解釋四周同樣關注著此事的一眾寒冰宮弟子不由一個個大瞪雙眼!

她們之中自然不少人也試過考核,可是在第一關的時候,大多數人根本承受不住那樣的寒氣,而李逸晨到好,抗著抗著過關了!

這第一關也就算了,第二關可是迷陣好嗎?也抗著抗著就把迷陣通過了?想當初她們不少人可是費盡千方百計,最終也沒有走出迷陣的啊?

如今李逸晨居然這樣就出來了?而且他在第八天出來的,雖然是被洪水衝出來,但按寒冰宮的規則,那也算是過關啊?

不要說那些弟子,就連梅悅然聽到李逸晨的解釋也是一陣無語,不過此時看著一旁修鍊的方雨軒,她也不得不承認,估計真的是因為方雨軒之前闖關而使得寒陣出現了變化,李逸晨才有機可趁!

「那你休息一下,一個時辰之後可以繼續闖關!」梅悅然當即說道。

「好吧!」雖然李逸晨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休息,但既然人家長老這樣說,他也只好這樣聽了!當即李逸晨也是雙腿一盤,直修鍊起來。

「你們說會不會是方師妹為了幫助李逸晨,所以故意做了一些手腳?」

「不可能吧!那可是素心考核的難關啊!不要說方師妹,估計就算是長老一級也未必有這樣的能力吧?」

不過就在四周議論紛紛之時,周雲霞已經從第三關的冰門中走了出來,只見她嘴唇微動,顯然是在向梅悅然傳音說著什麼。

得到周雲霞確認第三關沒有問題,但梅悅然想到前兩關的情況,還是忍不住悄悄激活第三關的陣法,再次確認之後再放下心來!

「好了,你現在可以開始了!」一個時辰很快過去,當李逸晨收功站起來之際,梅悅然當即開口道,「第三關的時間為六天,若是你不能在六天之內出來的話,就算闖關失敗!」

「好的!」一聽只有六天的時間,李逸晨心裡不由隱隱有些失望,對於人人畏懼的闖五關,他卻盼著能多呆一天是一天!

不過雖然心中有些遺憾,但李逸晨還是知道如今自己的核心任務還是尋找天運神劍,而想要尋找天運神劍,那麼闖過五關才是首要任務!

身影一閃縱入第三道冰門,不過這一次四周雖然仍然是一個充滿著冰晶的冰室,雖然依舊有著幾分寒意,但李逸晨卻感覺此間的寒氣和外界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這一關應該不是考核抗寒了!看著石室中央一個冰雕傀儡,李逸晨其實已經明白,這一關考核的應該是戰鬥力了!

轟……沒有絲毫徵兆,突然之間那個冰雕傀儡身影一閃,向著李逸晨直衝而來!

「我去……」雖然看到傀儡的那一刻李逸晨就已經有所準備,但他仍然沒有想到這個傀儡的速度居然會這麼快!

這明顯是養魂境武者才有的速度好吧! 李逸晨面對的這個傀儡的確是養魂境的存在!既然決定不想讓李逸晨過關,那麼梅悅然自然不可能再給他安排合體境的傀儡,同時守關傀儡就算打敗李逸晨也不會傷到性命,這點也根本不用梅悅然去擔心!

只見傀儡全身一道道陣紋閃過耀眼的光華,拳頭揮動之間一股天道法則瞬間將李逸晨四周籠罩,一股如山壓力向著李逸晨逼壓而來!

傀儡雖然沒有人類的智慧,但他所有的攻擊手段都早已經設定清楚,如此一來,自然也沒有太多的破綻!

而且此刻傀儡又是驟然攻擊,李逸晨當即亦只得揮拳相迎!

天道力在體內沸騰起來的同時,全身肌肉亦快速的蠕動起來,一拳揮出之際,拳頭撕裂著前方的空氣,發出陣陣雷爆之聲!

噗……接著,兩拳撞在一聲,一聲悶哼,只見冰晶傀儡全身一陣之間一震之間,內部陣紋不斷閃爍,硬生生的將襲入體內的力量化解,而此刻的李逸晨的身體卻瞬間被震得橫飛而出,狠狠地撞在冰室的冰壁之上。

碎冰四濺,李逸晨身體落地,看著眼前的冰晶傀儡也是一陣無語!

豪門老公:前妻別太壞 原本肉身已經堪比養魂境初期,再加上體內的天道法則的力量,可以說哪怕是和養魂境中期的武者硬拼一記,自己也不可能吃這麼大的虧。

咔……咔……不過就在李逸晨驚訝之際,冰晶傀儡全身陣紋閃爍之際,又邁著大步,踩得地面冰晶咔咔作響的奔行而來。

咦……此刻李逸晨亦注意到冰晶傀儡體內的陣紋,當即身影一閃,一邊施展著逍遙遊的身法,一邊研究起冰晶傀儡的陣紋!

冰晶傀儡的任務只是攻擊闖關之人,面對著李逸晨的閃避雖然不斷在追擊,但一時之間卻也奈何不得李逸晨,而這種一追一逃的過程持續將近一個時辰之後,李逸晨的嘴角不由微微向上一挑!

當初那獵魔戰場的五行滅魔陣,李逸晨也沒花多少時間便看出其中玄妙,如今冰晶傀儡身上的不過是養魂階的陣法而已。

雖然此陣乃是由六個養魂階陣法組合而成的複合陣法,但對於對術道天中陣法篇有著極深領悟的李逸晨卻算不得什麼難事。

若是讓李逸晨現在布置一套這樣的陣法,可能空有理論的李逸晨在細節操作上還力有不及,但若僅僅只是了解這個陣法,並找到其弱點,對於李逸晨來說,一個時辰卻已經足夠!

其實也不能單純的說是李逸晨找到陣法的破綻,畢竟能這般操控傀儡的複合陣法,哪怕只是養魂階陣法,其實也是非同一般,只不過李逸晨卻找到這六個陣法的銜接之處!

所以這一次在冰晶傀儡再次撲上來之時,李逸晨沒有再繼續閃避,而且身影一飄主動應了上去!

不過傀儡雖然沒有智慧,但卻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他沒有情緒,所以此刻面對李逸晨突然不退反進的變化,也許換著人類武者可能會有所不適應,甚至會因為突然的變化而使得出手變得遲疑,但冰晶傀儡卻沒有,只見其雙肩一封,掄圓的手臂彷彿要一下子將李逸晨抱入懷中一般。

不過如今已經看出冰晶傀儡的破綻的李逸晨對於他的攻擊卻視而不見,揮手一拳直接轟向冰晶傀儡的右肩關節之處!

若是按著人類武者的習慣,要害自然是在頭部或者心臟,所以當初設置此冰晶傀儡之人卻故意把六陣銜接處安排在右臂關節之處,如此一來自然更令人難以發現,事實上這麼多年以來,來闖關的肯定也有精通陣法之人,但的確誰也沒有發現這一情況,不過今日可惜的是遇到了陣道造詣驚人的李逸晨!

就在傀儡雙臂距離李逸晨身體不及一尺之時,李逸晨的拳頭已經落在冰晶傀儡的關節之上!

轟……一聲轟響之中,只見冰晶傀儡體內陣紋瞬間變得耀眼無比,一股恐怖的氣息隨著陣紋之力的相互衝擊瀰漫開來。

糟糕!李逸晨頓時不由臉色一變,整個人的身影一彈而退!

冰晶傀儡他是破解了,可是他之前因為想著勝出,卻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破壞陣法的破契合,六大陣法的力量反噬之下,將會生長巨大的爆炸力!

雖然得手的瞬間感受到冰晶傀儡的變化李逸晨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但終究還是晚了一些!

也好在李逸晨那一拳擊中要害,所以冰晶傀儡的身體一下子停了下來,否則要是被冰晶傀儡抱住,那麼李逸晨此刻就算想要脫身也不容易了。

不過即使如此,在李逸晨閃出冰晶傀儡三丈之際,隨著一聲巨大的轟響傳來,李逸晨只感覺一股如山的力量迎面而來,身體不由自主的橫飛而出。

恰巧李逸晨之前飛退的方向又是冰門之處,如今在這樣的衝擊之中,哪怕是外部的冰門也隨之一震,法則之力破碎之際,李逸晨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落地之後,還一連滾了兩圈才停止下來!

這……怎麼回事?面對第三關再次出現異樣,眾人再次一愣!

「什麼情況?」看著這等情況,想到前邊兩關的情況,梅悅然不由眉頭一抽開口問道。

「那個,我被震飛出來了!」李逸晨此時心中也是微微一驚,那冰晶傀儡體內六大陣法突然暴發出來的力量可絲毫不低於一個養魂境初期武者的自爆。

哪怕他肉身之力強橫無比,哪怕他早已閃避開去,但此刻仍然感覺全身氣血翻滾不已,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難受!

「沒關係,作為一個剛入門的弟子,你能闖到這一關,其實已經很不錯了!」聽到李逸晨這番說法,梅悅然到也一下子安下心來!

畢竟素心考核是不會傷弟子性命的,看著李逸晨這般傷勢,再加上李逸晨的回答,那顯然是他面對足以致命的攻擊而被第三關的法則之力送了出來,如此一來李逸晨自然也就闖關失敗了!

畢竟裡邊的可是養魂境的晶冰傀儡,李逸晨能堅持一個多時辰其實也已經相信不容易了!

「多謝梅長老,不過下一關,我恐怕要休息一下才能繼續了!」李逸晨似乎並沒有聽出梅悅然的話中之意。

「這一關你已經失敗了,就不用再闖下一關了!」梅悅然卻立刻回道!

「唉……李師弟你已經很不錯了,努力修鍊,以後還有機會的!」

「是啊,剛入門就能闖入第三關,這已經足以驕傲了!」見狀不少以為李逸晨無法接受失敗的事實的弟子也紛紛好心安慰起來。

「失敗?」李逸晨不由一愣,「不是說打敗第三關的傀儡也能算過關嗎?」

第三關的過關條件乃是在裡邊堅持六天而不被冰晶傀儡打敗,當然若是能打敗冰晶傀儡自然也算過關!比如當初方雨軒從第三關,僅三天的時間就走了出來,那顯然是打敗了冰晶傀儡,不過哪怕是冰雨軒也花了足足三天的時間,而且出來的時候還嘴角掛著血跡啊!

李逸晨這才多久?一個時辰就揚言打敗冰晶傀儡?不要說新入門的外峰弟子,這絕對是寒冰宮創派以來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看著這一幕,雖然一眾弟子不忍說什麼風涼話,但還是忍不住搖起頭來,此刻看向李逸晨的眼神亦更加的充滿著憐憫,甚至一時都找不出什麼話事安慰李逸晨合適!

「你的意思是你打敗了這一關的傀儡?」梅悅然不由搖起頭來!

要知道她給李逸晨安排的可是養魂境的傀儡?李逸晨能在一個時辰之內打敗他?可以說李逸晨堅持了一個時辰都已經很令梅悅然意外了,如今李逸晨居然敢說他打敗傀儡!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一起去看看你打敗沒有吧!」梅悅然之前雖然希望李逸晨闖關失敗,但對他根本談不上喜或不喜,可是如今李逸晨這番態度,卻令梅悅然相當的不爽,所以她決定要讓李逸晨心服口服!

說完也不管李逸晨的反應,梅悅然直接向著第三關的冰門走去,而與此同時自然也不乏一些好奇的長老和弟子緊跟而上,不過此刻她們自然不是為了去證明李逸晨有沒有說謊,大多數只是單純的對素心考核的好奇而已。

不過當她們進入第三關的冰室之後,所有人幾乎集體傻眼!

這哪裡還有什麼傀儡?有的只有七零八落的碎冰塊,只不過那些冰塊之中還有著一條條閃爍著幽暗的光華的陣紋,似乎在訴說著他曾經的輝煌!

「李逸晨把冰晶傀儡拆了!」

「才一個時辰的時間!」

「我的天啊……他要不要這和變態?」

此刻哪怕是傻子也知道這個結果,只不過彷彿一時之間誰也無法接受這個結果一般!要知道無論是當代宮主還是方雨軒三天之內打敗冰晶傀儡走出此關已經被譽為天才中的天才,可是李逸晨僅一個時間,不僅打敗冰晶傀儡居然還直接把傀儡給拆了,如果宮主和方雨軒是天才的話,那麼他是什麼? 當然此刻梅悅然的臉色也是難看無比!這可是養魂境的傀儡!就算她勉強能接受李逸晨能在一個時辰之內過關,那也無法接受李逸晨以他的修為居然可以拆了這個傀儡!

當然更重要的是,這冰晶傀儡乃是祖上傳下來之物,以如今的寒冰宮卻無法再複製出來,如今這個養魂境的冰晶傀儡已經碎得不能再碎顯然已經沒有修復的可能!

也就是說未來寒冰宮養魂境的弟子參與素心考核已經沒有第四關可考,而這才是更要命的!

「你是怎麼做到的!」一臉鐵青的梅悅然退出第三關的冰室,對李逸晨問道。

「那個傀儡很厲害,一直追著我打,然後我閃避中隨意的反擊,好像打中了他的陣法核心,然後他就爆炸了,我反應慢了點,也被震傷了!」李逸晨當即解釋道。

重生之錦繡春 原本只是想著過關,他也忽略了這一點,但事後李逸晨才意識到,自己把人家的傀儡給玩壞了,雖然說是闖關考驗,但萬一寒冰宮要自己賠怎麼辦?所以李逸晨只能把自己解釋到與自己無關!

無意的一拳打中傀儡的陣法核心!如果說之前眾人僅僅只是震驚於李逸晨的破壞力的話,那麼現在大家則驚嘆於他的好運!

老天!怎麼我參加素心考核的時候沒有這麼好的運氣?

梅悅然此刻臉色更是陰晴不定!雖然李逸晨的解釋看起來有些荒謬,但除此之外梅悅然實在也想不出,李逸晨憑何手段能夠拆掉養魂境冰晶傀儡!

「既然如此,這一關算你通過了,那麼現在你需要進入第四關!」梅悅然也沒有想到李逸晨居然會運氣這麼的好,不過此刻看著有傷在身的李逸晨,她自然不打算再給他調息的時間。

「現在?」李逸晨也是不由一愣,之前為了加速恢復,他已經服下一顆丹藥,但如今也僅恢復了六成左右,第三關便已經是養魂境的冰晶傀儡,第四關會是什麼樣的考慮,那可就不好說了!

「當然!」梅悅然沒有解釋,她只知道自己必需要把李逸晨擋在五關之外,這其中除了對方雨軒的保護,如今還多了一份她對李逸晨的不爽。

「哦……」事實上李逸晨的確不知道這闖五關中間有沒有休息的時間,此刻內心甚至還在慶幸自己剛才機靈,服了一顆丹藥,不然情況更加的糟糕!

帶著幾乎慶幸與擔憂,李逸晨無奈之下只得一頭扎進第四道冰門之內!

重生之侯門庶女 雖然大家都知道,素心考核無論是對內峰弟子還是外峰弟子,其實在關於關之間都可以有一天的時間恢復,但對於如今的情況卻誰也不敢多言,顯然大家也看出因為第三關的原因,梅長老很不爽,這是她在報復李逸晨。

「其實梅長老就算給李逸晨一天的時間恢復他也不可能通過第四關啊,何必呢!」

「是啊,第四關是對寒氣的考核,無論李逸晨實力再強,運氣再好,沒有修鍊過寒冰之氣也是枉然!」

「不錯!第四關如果沒有足夠的寒冰之氣加持,估計李逸晨最多堅持半天就會被直接送出來!」

當然對於第四關的闖關條件,李逸晨在邁過冰門之時,亦有一股信息匯入腦海之中!

因為這一關的冰室之中除了中央一個六角陣紋之外,再無其他之物,若是沒有提示,只怕進來的闖關之人都不知道要幹什麼!

豪門蜜婚:拒愛億萬首席 六角陣紋的中央支起一道冰柱,冰柱的上方一個拳頭大小的冰晶,李逸晨知道只需要把寒冰之所注入其中便可!

當然若是沒有足夠的寒冰之氣注入,下方的陣紋之力就會被凝固,否則陣紋到了一定的時間就會自動激活將石室中的人彈出去,自然也就是宣布闖關失敗!

當然若是有足夠的寒氣冰之氣,將陣紋徹底凝固的話,那麼冰門自開,也可堂堂正正的走出去,宣布闖關成功!

要不要這麼坑!看著這一幕,李逸晨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這完全是為寒冰宮弟子才設計的關卡嘛!

雖然修為到了李逸晨這般境界,天道力可以任意演化出各種氣息的力量,也就是說李逸晨要演化出寒冰之氣也不是難事,但品質上卻肯定比不過修鍊寒冰訣的寒冰宮弟子!

這一點,李逸晨嘗試之後便已經知道了結果!

就在剛才將自己的天道力轉換隨即投入陣心冰晶,不過李逸晨卻發現自己的自己的寒冰之氣居然還沒落在冰晶之上,便已經被冰晶上的寒冰之氣所凝固!

換言之李逸晨天道力轉化的寒冰之氣還不如冰晶上的寒氣凝實,不要說去凝固下方的陣法,沒有令陣法加速就已經不錯了!

不過冰室陣法可沒有因為李逸晨的失敗而停止下來,反而此刻有一道道光華延著冰晶落入陣法,不斷在點亮著地面上的陣紋!

當然與此同時李逸晨也已經看過此間的陣法,此乃一個養魂階的陣紋,雖然李逸晨已經看出陣法的破綻,但他推衍出來的破解之法便是直接向冰晶中注入寒冰之氣!

不錯!梅悅然既然一心不想讓李逸晨這關,自然這一關同樣也是養魂級的難度!

看來也只好如此了!片刻的思考,如今地面陣紋已經幾乎點亮一半,李逸晨知道要是再不解決眼前問題,估計不出一柱香的時間,自己不會被陣法彈出冰室而宣布失敗!

不過李逸晨卻絲毫沒有擔心,因為其實在得知這一關的情況之後,李逸晨便知道這一關對自己而言根本沒有什麼難度,剛才只不過是嘗試其他的辦法而已!

揮手之間,一股寒冰之氣瞬間瀰漫著整個冰室,四周溫度驟然下降,下方陣紋的光芒亦在這一刻隨之消失!

李逸晨是沒有修鍊過寒冰之氣,但是在第一關和第二關的時候,藉助寒冰之氣來淬鍊嘯天之火的同時,多餘的寒冰之氣亦被李逸晨直接收入聖戒空間之內。

不過有了之前自己天道力轉化的寒冰之氣的失敗,此刻李逸晨更是直接將儲存的寒冰之氣揮散而出!

因為第一、二關的寒冰之氣雖然數量不錯,但是其品質比起方雨軒體內寒氣卻略有不足,如今已經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突破到養魂境,那麼這個級別的寒冰之氣用於淬鍊嘯天火力的速度自然無法滿足自己的需求,李逸晨索性將其清空,如此一來自己也可以方便將來儲存方雨軒的寒冰之氣!

第一關、第二關,那可是被李逸晨吸收寒冰之氣到寒陣崩碎啊!哪怕品質差上幾分,但勝在量大啊!

此刻寒冰之氣傾巢而出,哪怕李逸晨也不由打起一個寒顫,與此同時,那些寒冰之氣更是瘋狂的向著陣心冰晶蜂湧而去!

咔……咔……接著不僅整個陣紋被凝固的不再有半點光華,就連冰晶之上此刻也覆蓋著一層薄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