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哼!


……

許是剛纔的希望太大,而破滅後的打擊也就過大。

秦風自公孫羽搖頭後,就變得很沉默了。

或許,是因爲他終於明白,賈環真的瞎了……

黑布下那一雙凹陷下去的可怖眼睛,如同一把鋒利的小刀一般,一點一點在他心頭剜肉。

“風哥……”

賈環坐在了秦風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的喚了聲。

秦風強擠出一副笑臉,應了聲,而後道:“環哥兒,公孫姑娘畢竟還年輕,她……等回京後,我一定帶你找遍天下名醫,我就不信,沒人看得好你的眼睛!”

賈環笑着點點頭,道:“好,等回京後,風哥就替小弟多找些名醫好了。”

秦風看着賈環臉上的笑容,眼中閃過一抹痛苦,又說不出話來了。

他無法欺騙自己,更不想再欺騙賈環……

感受到秦風心中的悲傷,賈環沉默了下,輕聲道:“風哥,人活在世間,本就是如此,七災八難,誰又能少得了?

有人會生病而死,有人還會喝酒而死……

但只要還活着,只要還沒死,就一切都有可能發生,不能絕望。

十天前,你能想到秦叔叔會得救嗎?

十天前,朝廷兵敗如山崩,困守嘉峪關時,誰又能想到,短短十天後,卻已開始磨刀霍霍,準備盡滅那十幾萬蒙古大軍?

我忘了是在哪兒看到過的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想和風哥你分享一下……”

“什麼話?”

秦風看着賈環,輕聲問道。

“不拋棄,不放棄!”

賈環語氣加重了些。道:“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不能拋棄我們的兄弟,當然,也不能拋棄我們自己……

不管什麼時候,我們都不能放棄希望。也不能放棄對勝利的渴望。

沒錯,我的眼睛是瞎了……

但我卻並沒有放棄我自己,也沒有放棄對人生的嚮往。

因爲我還活着,這本就是一個奇蹟……

風哥,我都沒有放棄,難道你要放棄嗎?”

秦風怔怔的看着面色肅然的賈環,看着他眼前的黑布,看着他那張堅毅而不屈的臉……

秦風忽然伸出雙手,用力的擦了擦淚流滿面的臉,再露出時。已經明朗了許多。

他拍了拍賈環的肩膀,點頭道:“環哥兒,我記住了,不拋棄,不放棄!

不拋棄兄弟,也不拋棄自己,更不放棄對勝利的渴望和追逐。

這句話,我一輩子都會記得的。”

賈環聞言笑了笑,正想再說些什麼,前頭忽然傳來公孫羽的聲音:“藥熬好了……”

……

“老太太。您就幫忙打個招呼吧!

我舅舅都五十多歲的人了,還被丟到黑遼那個地方。

人剛過去就倒下了,我舅母說,要是再回不來。就真的要埋在那兒了……”

榮慶堂中,王熙鳳一臉小意兒的賠笑着,對賈母央求道。

賈寶玉坐在賈母身旁,也張着笑臉,不過他沒說什麼……

王夫人則面色平靜的坐在下首,手裏的念珠輕輕的轉啊轉。

而鴛鴦跪坐在軟榻後面。不輕不重的給賈母捶着腿,聽到王熙鳳的話後,下意識的擡頭看了眼賈母。

賈母臉上的笑容淡了許多,她看着王熙鳳道:“你讓我一個老婆子,婦道人家,去和哪個打招呼?

這是朝廷裏的事,又不是家裏的哪個,我說了誰聽?

還是等你三弟回來後,讓他去跟牛繼宗他們去說吧。”

王熙鳳聞言,面色一滯,看了眼一旁連念珠都不轉了的王夫人,又趕緊賠笑道:“老祖宗,三弟要是在家,難道我還不知該去勞煩他,不該勞煩老祖宗?

這不是三弟不在家嗎?

黑遼那邊又趕的緊,老祖宗,您是不知道啊!

黑遼那邊到底有多冷!

舅母說,那邊吐口唾沫,唾沫還沒落地,就凍的硬實了……

喲!老祖宗,您這是怎麼了?”

看着忽然淚流滿面的賈母,王熙鳳大驚失色,連忙問道。

賈母接過鴛鴦遞來的帕子,捏在手裏,沒有擦淚,她長嘆息哀傷道:“我又怎會不知黑遼的苦寒?

你忘了,榮國公,至今還在北海底下凍着呢……”

說着,又哭的老淚縱橫,不能自己。

王熙鳳哪裏還敢繼續提黑遼,連忙岔開話題,連續說了好幾個笑話,纔將將讓賈母止住了眼淚。

然後賈母就被鴛鴦扶去歇息了。

留在後面的王夫人,面沉如水。

……

武威大營中,一干人面色肅穆的看着前方。

武威侯秦樑在被灌下藥後,身上纏繞了月餘之久的烏黑之色,終於漸漸散去了。

只是,尚有一層黑霧一般的黑氣蒙在臉上,遲遲不肯散去……

而他周身上下,則插滿了一根根尺許長,明晃晃的銀針。

公孫羽還在滿頭大汗的忙活着,從頭部,到頸部,到胸腹,再到雙腿……

當公孫羽將手中最後一根銀針插在秦樑足底後,整個人都虛晃了下。

還好,最後又站穩了。

衆人虛驚一下,再看向秦樑,就驚喜的發現,他臉上那團黑氣,正在一點點的消失。

而他的頭頂,則緩緩的散發出黑色的煙氣……

“都出去吧,這煙氣有劇毒,不可嗅入體內。待煙氣散盡後,秦將軍就可恢復了……”

滿臉汗水的公孫羽頗爲疲憊的說道。

衆人聞言面色一喜,就往外走。

“咻!”

忽地,衆人聽到身後傳來一聲極其淒厲的呼嘯聲。

衆人大驚,猛然回首看去,卻見秦樑周身的銀針都在劇烈的顫抖着。

“咻!”

又一道銀針從他身上飛出,如同一道流星般,射入背後石牆上。

尺許長的銀針,竟生生的沒入石中,不見蹤影。

衆人見之,面色大駭!

“不好,快出去!”

公孫羽見狀,大聲喊道:“他正藉機突破!快走!”

衆人聞言,不敢耽擱,趕緊走出門,並離遠一些。

不過隨即,大家又怔住了……

武威侯秦樑,本就是大秦軍中極爲出名的武道高手。

堂堂九品大高手,少有人敵!

再突破……

武宗?

索文昌等一干武威大營舊將的臉上,已經不能用狂喜來形容了。u看書www.uukansucm)

若秦樑這次當真能突破至武宗,那麼,大秦百萬軍中第一將的名頭,便當之無愧!

從三十年前先榮國戰歿以來,大秦軍中已經足足三十年都沒有再出過武宗了。

大秦上下黎民億兆,當然不會沒有武宗。

但,那些人卻並不在軍中。

他們或在江湖上開宗立派,稱宗道祖,得大逍遙大自在。

或隱在宮裏,做一個不跪人皇的供奉。

而這些人性格大多怪異孤僻,做的了世外高人,卻做不了統兵大將。

因此,秦樑,或許即將成爲大秦百萬大軍中的,新一代戰神!

……

(未完待續。)啓用新網址<!–flag0bqtw–> 衆人在營房外,度日如年的等待。

秦風也恢復了正常人該有的心緒,面色焦急的站在那裏。

屋內“咻咻”厲嘯之聲不絕於耳,衆人甚至不時可以看到屋頂上的破瓦被擊的粉碎……

直到半個時辰後,呼嘯聲漸止。

“籲……”

一聲悠遠綿長的聲音,從屋內傳出。

索文昌雖然身形乾瘦,但此刻卻極爲霸蠻的推開了所有擋在他身前的人,撲入房內,而後屋外衆人就聽到屋裏傳出的嚎啕大哭聲。

衆人聞聲大驚,連忙走進屋內,就見索文昌正拜倒在地,對着軍榻上盤膝而坐的人放聲大哭。

秦樑,已經醒來了。

雖然還赤着身,但他四平八穩的端坐在軍榻上,氣息威武雄厚!

見衆人進屋後,秦樑擡頭望眼。

衆人對上秦樑的目光後,卻感覺他的那雙眼睛並非是眼睛,而是兩輪正當午的驕陽。

霸烈的目光着實讓人無法直視,衆人不自主的垂下頭。

但這種不自主的臣服之感,卻不好受……

倒是眼前蒙着黑布的賈環,因爲看不到,感受不到這股霸烈之氣,所以還微笑着擡着頭。

索文昌畢竟是老道人物,釋放完心中壓抑的悲情後,就擦乾眼淚,站了起來。

秦風卻又快步上前,跪倒在地,滿面淚水的看着秦樑,悲呼了聲:“父親……”

許是剛經歷過生死,心中亦有頗多感慨,因此秦樑此刻並沒有做嚴父。

祕密戀人:總裁的天價前妻 他看着愛子,英武不凡的臉上多了分柔意,點點頭,道:“風兒怎在此地?家中可還無事否?”

秦風聞言,一時竟不知該如何答話,只是悲泣不止。

索文昌見秦樑臉色陰了下來,知道他多心了。以爲朝廷已經治下罪來,將京中武威侯府抄家下獄了……

他連忙解釋道:“侯爺,這一次,我等當真是受了爵爺大德大恩哪!”

秦樑聞言。轉頭看向索文昌,不解其意。

索文昌便從頭講起,講兵敗消息傳入神京後,那些人是如何落井下石的。

而那個時候,人人避之不及。賈爵爺卻站了出來,脫靴擲賊,痛斥賊子,而後請纓出征。

後來,賈爵爺又百般懇求太上皇和陛下應允他,讓他送神醫前來武威大營。

並且,太上皇還看在賈爵爺面子上,允諾只要侯爺能取回策妄阿拉布坦父子的狗頭,此次戰場失利就既往不咎……

至於之後連夜趕路這種小事都不值一提。

這些都還不算什麼,當爵爺和世子送神醫來到後。卻發現侯爺身中矛頭白腹蛇之奇毒,非準葛爾汗國龍城附近額敏河畔的黑侖根不可解。

在衆人都已經絕望放棄的時候,賈爵爺孤身千里,潛入敵後,冒着極大的危險,挖回了黑侖根不說,更奇蹟般的將準葛爾大汗,策妄阿拉布坦的人頭給割取了回來。

這還不算完,賈爵爺還趁機焚燒了敵人囤積在克拉瑪伊大營的所有糧草,和一種叫阿拉神火的祕密武器。

而正是這種名叫阿拉神火的祕密武器。纔是敵人違背常理,在冬季時發動戰爭的原因。

據說,這種神火連石頭都能焚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