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唐家深處的一間大殿中,一群人正在開會,商討著天下大事。


「天地大變,這是一個真正的黃金時代。

且不說那些復甦的天地龍脈,那些一直關閉的上古遺迹在這個時代也都會打開,這註定是一場大爭之勢,我們也不需要再顧忌太多。」

坐在上首的正是趙天的外公唐霸仙,他淡淡的開口,道:

「各位出去尋找機緣寶貝我沒意見,家族也不會強行索要個人在外面冒險所得,不過相應的,許多事情就和以往不一樣了。

除非一些特殊情況,否則家族也不會出手解決單獨個人在外界冒險因為搶奪寶物與別人發生的恩怨。」

切!

大殿中有很多人,老一輩的強者各自按照實力劃分有著各自的座位,只有像趙天這樣的年輕一輩沒有座位,只能站在大殿邊緣。

趙天旁邊就是小紫,一身淡紫色衣裙,雙眼靈動,十分可愛俏皮。

趙天清晰的聽到這丫頭嘴中小聲嘀咕著,似乎對於剛才外公的話相當不服氣,想來也是,如今的唐家擁有的強者數量,完全可以霸道行事!

大殿中坐著的人群中,單單是王者級就超過百人,甚至就連絕世王者級的氣息在這大殿中也不止一股,僅僅只是趙天能夠感應到的就超過五人!

「根據我族中資料,危險較少的上古遺迹…」

沒想到外公的實力竟然這麼強!趙天心中嘀咕,要知道如今的唐家可不止一位絕世王者,但是唐霸仙依舊可以穩穩地掌控整個唐家。

這場莫名其妙的家族會議很快就結束了,眾人各自散去,趙天心中雖然疑惑,但是也並沒有多說什麼,和唐家的年輕一輩一起離開。

趙天心中倒是有些高興,知道了不少上古遺迹的資料,他決定找個時間去探索一下。

「有空聚一聚嗎?」

耳邊響起一道溫潤如玉的聲音,有些熟悉,趙天眉頭一挑,回頭望去。 華燈初上,時近傍晚,在一片山林間一座古色古香的莊園中一場宴會正在舉行。

一名名美麗的侍女,身穿素裙,如古代的女子一般。

玉華仙子到了。」



大廳中走進一名女子,引得在場幾名已經到場的年輕人紛紛起身相迎。

武玉華面容姣好,卻很冷漠,帶著高高在上,只是簡單的嗯了一聲。

「玉華仙子不愧是我唐家上個時代的絕世天驕,才短短月余時間,就成為了一位頂尖王者!」

有人面露討好,幾名唐家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圍攏在唐玉華身邊不斷奉承和吹捧。

「如今我唐家年輕一輩中恐怕飛玉華仙子莫屬了!」

「那是!唐玄那些人又怎麼能夠和玉華仙子相比!」



絢爛的水晶吊燈璀璨如同夜空的星辰,迷離而夢幻,一場宴會正在舉行,擺滿了各種的奇花異果。

晶瑩的玉台上,一枚枚龍紋果晶瑩而通透,在明亮的燈光下有一種剔透感,散發誘人的清香。

「武玉華這麼多年不見,沒想到你的品味還是這麼低!」

突然,一道聲音從門口響起,帶著調侃,讓大廳中極為熱烈的討論瞬間一凝。

眾人聞聲望去,等到看清站在門口的那個人,眼中皆是光芒一閃,一群年輕人沒有一個再敢說話。

「我還以為是誰這麼大口氣,原來是原來是你這個我唐家的恥辱。」

武玉華正在那裡,就彷彿高踞九天的神靈,高高在上,她俯視著門口的那名青年,道:

「你們還不趕緊上去拜見這位唐俅少爺,說到某些方面,你們面前這位可是真正稱得上我唐家有史以來的第一人!」

唐俅是個胖子,很胖的那種,正如同其名字中的『球』,遠遠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大肉球!

其真實的身體重量如今已無人知曉,因為他乃是比武唐玉華更早一個時代的天才,一個多月前從沉睡中蘇醒,如今同樣達到了頂尖王者級別。

圍繞在武玉華身邊的幾名年輕人面面相覷,都低下了頭顱,一時間無人敢說話。

靠!你們大神打架,幹嘛牽扯到我們這些小人物!

有人心中腹誹,悄悄退後幾步,不過,唐俅對於其他人的反應同樣毫不在意,自顧自地走入了大廳中。

「看樣子你家裡的那位也不是很服氣啊,現在就想動手針對那小子?」

隨手在玉台上抓了一顆晶瑩剔透的果子,吃的汁水四濺,他眯縫著小眼睛,笑眯眯的開口,道:

「唐玄那小子可不好對付,要不要和胖爺我聯手!」

冷哼一聲,武玉華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帶著一絲不屑與鄙夷,轉身離開。

不久,又有一群人從莊園門口走來,其中有男有女,一個個都英姿勃發、靈秀天成,很不凡。

尤其是其中的一位白衣青年,身材修長,劍眉星目,風姿十分的不凡,他整個人就宛如一把絕世寶劍,鋒芒太盛烈了!

「那個就是700年前我唐家第一劍道天才唐滄浪!沒想到這次聚會他竟然也來了!」

「如果能夠跟著這位就好了,將來的前途恐怕無可限量!」

「只可惜據說這位滄浪公子除了和他同一個時代沉睡的人以外,根本看不起其他人,恐怕根本就不屑搭理我們。」

宴會的角落處,幾名唐家的年輕人正在悄悄傳音交流,他們說到唐滄浪,眼中都有著一絲敬畏。

事實上,唐滄浪也確實有看不起別人的資格。

自從上古以來,這片天地不斷枯竭,到了如今已經經歷了一一個又一個時代。

雖然總體上來說越是古老的時代越是強大,能夠在那個時代崛起的天才也更為強大,但是這也並不絕對。

少奶奶渣的明明白白 有一些時代,絕世天才、無敵妖孽層出不窮,更有氣運之子鍾天地而生,可以稱之為黃金時代。

在七百年前一代天驕成吉思汗被證實已經徹底隕落,其所建立的龐大的元蒙帝國迅速分崩離析,一時間天下大亂,群雄並起,風雲際會之下造就了一個黃金時代。

韓山童、劉福通、徐壽輝、常遇春、陳友諒、劉伯溫…無數天才在那個時代崛起,其中甚至還有朱元璋這位開國大帝,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

「滄浪大哥也來了,怎麼不和小妹說一聲,那樣小妹也好提前出來迎接。」

從大殿深處,一民工裝女子裊娜而來,笑吟吟地開口說道。

千億夫人:總裁你被玩壞了 這民工裝女子頭插一隻鳳凰血玉簪,眼若春水,顧盼間風姿綽約,嫵媚中亦帶著高貴,有一種神秘的氣質!

「小武后。」

看到這名工裝女子,大廳中不少唐家年輕一輩的女子眼中都露出仰慕之色,武玉華、唐俅等原本面色淡然的人也都變得鄭重起來。

宮裝女子本名武鳳,五百年前的唐家天才,只不過其不僅是當時的唐家第一天才,更是隱隱成為那個時代的第一天驕,名列天驕榜。

天機門言此女有無敵之姿,若是生在更加古老的時代成就將不可限量,封號『小武后」,足可見對其的評價之高!

「收起你的媚術,對我無用。」

唐滄浪眉峰挑起,就如同兩把絕世寶劍出鞘,鋒芒刺的人全身皮膚如針扎般疼痛。

太強了!幾個盯著唐滄浪的年輕人面露驚駭,他們只覺得雙眼刺痛,猶如將要失明,慌忙後退轉移開目光。

「是嗎?」

此刻,武鳳展顏一笑,如同千萬朵牡丹同時綻放,雍容華貴,美麗端莊,美麗的不可思議!

在這一刻,大廳中所有人,都有一剎那的失神被武鳳所吸引,就連唐滄浪雙眼都迷茫了一剎那。

「既然如此,小妹就不打擾滄浪兄了。」

突然,武鳳神情收斂,變得平淡,她微微點頭,隨後便轉身而去。

這個女人確實不簡單,唐滄浪眼中多了一絲慎重,對方的強大遠遠超乎了他的預料,不過,他也不去,由手中之劍,足矣!

隨著唐滄浪、武鳳等人的陸續出現,時間也越發接近約定的時間,不斷有人趕來,讓現場氣氛越發熱烈。

唐俅坐在一處角落,面前擺滿了奇異的果子,堆得如同小山一般,他此刻手中抓著一枚晶瑩剔透猶如蘋果般的龍紋果,吃的汁水飛濺,引得不少人側目。

不過,他自己對此倒是毫不在意,一邊吃著果子一邊看著門口:

「這回有好戲看了!唐玄、唐家大少,哼哼…!」 月色朦朧,繁星點點,有一輪皓月懸挂天際,撒下清冷的銀輝。

山林深處依舊黑暗,一株株參天巨樹,蠻荒而神秘,行走在其中能夠清晰的聽到獸吼咆哮。

如今就連那些普通的野獸也開始進化了,趙天眉頭皺起,難道真的要恢復成上古洪荒時的景象,他可以清晰感覺到那些山林深處的黑暗中,有一道道冰冷的目光注視在自己身上。

「乾脆我們不去那什麼聚會好了。」小紫如同山林間躍動的精靈,很不安分,總想著溜走。

「小紫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跟著吧,不然,小心爺爺又把你丟進禁地中。」

無奈的揉了揉額頭,唐玄翻了個白眼,伸手直接抓住了已經悄悄轉身準備溜走的小紫的頭髮,埋頭向前走去。

痛!痛…!

一陣張牙舞爪,王者之威瀰漫,雙方直接動手,趙天無語,趕緊衝上去將兩者分開。

「去就去,到時候本姑娘把那些傢伙全都打趴下,免得以後老是來煩我!」

小紫嘴裡嘀咕,磨動被齒,一對小虎牙晶晶發亮,她揮了揮瑩白如玉的拳頭,很有種霸氣的感覺。

趙天與唐玄相視苦笑,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無奈。

兄弟你要不還是處理一下吧,趙天伸手拍了拍唐玄的肩膀,趕緊跟了上去。



噗!

正在胡吃海塞的唐俅直接將嘴裡的東西全都噴了出來,靠!之前怎麼沒看出這小子這麼有性格。

大廳門口,唐玄、趙天與小紫到來,剎那間,全場一靜,幾乎所有人都將目光落在了三人身上。

唐玄走在最後面,但是卻格外顯眼,因為他的昨眼圈烏黑,印著一個秀氣的拳印,明顯是剛剛被打。

我可能是個假王爺 唐滄浪、武鳳、等人目光望來,在小紫、與趙天身上掃過,最後落在了唐玄的臉上,他們神色間都有些怪異,一時間竟無人說話!

「嘖嘖!這不是我們的唐玄大公子嗎,怎麼搞成這副樣子?」

突然,武玉華身邊的一個油頭粉面的唐家子弟從人群中走出,陰陽怪氣的說道:

「大公子這是被誰給打了,都快成熊貓眼了,小弟這裡還有一點上好的療傷葯…你敢!」

他的話語還未說完,突然,一隻瑩白如玉的粉拳如同瞬移般出現在他胸口,直接將這名油頭粉面的青年打飛出去。

撲通一聲!百米外的一座小湖泊中炸開一團巨大的水花,一圈圈波浪向著四周盪開。

「廢話真多」

收回拳頭,小紫撇了撇嘴,目光在場中環視一圈。

她雙眼突然變得晶亮,靈動而璀璨,直接朝著武玉華走去。

「我們來打一場吧,輸的人以後就自動退避三舍,」

小紫開口,十分霸氣的道:

「你這人實在太煩了!本姑娘一次解決你,免得老是在背後搞風搞雨。」

「好,你很好!」

武玉華淡然的表情也都維持不住了,被氣的不輕,她氣極而笑,一股恐怖的氣息從身體中向外擴散。

早點打完收工,小紫心中嘀咕,一點也不害怕,反而很是期待的樣子,躍躍欲試。

這丫頭也太暴力了吧!趙天在旁邊看的無語,上來就挑明了開打,會不會太直接了!

「早就聽說我們唐家這一代年輕一輩中出了一位了不起的天才,小小年紀就領悟了禁忌秘術,不如讓姐姐來領教一下。」

突然,眾人耳邊似乎響起了一道鳳鳴聲,清亮而悠遠,武鳳微笑著走來,眉心處一隻七彩火鳳綻放出無與倫比的可怕氣息。

同時,武玉華也出手了,陰陽二氣流轉,恢弘而浩大,猶如一方天圖,鋪天蓋地而下,鎮壓一切。

面對兩位絕世天才,小紫無懼,有一種無敵的自信,十分霸道的直接出手硬悍。

嘩啦啦…!

陰陽交織的黑白天圖中,小紫一身紫衣行走在其中,每一步都踩踏在陰陽變幻的節點,竟然沒有受到絲毫傷害,如履平地。

她神情肅穆,頭頂處虛空晃動浮現出一個泉眼,冒出一股股璀璨的仙光。

火鳳尖鳴,仙光燦爛,當雙方碰撞在一起,頓時爆發出無比可怕的能量風暴。

黑暗的山林中一輪大日突然升起,照射出千百道光芒,快跑啊!大廳中眾多唐家子弟瘋狂的朝著四周逃跑。

嘴角抽搐了一下,唐玄臉更黑了,他揮手甩出一片燦爛的七彩光環,落在幾個來不及逃走的唐家子弟身上。

隨後,他縱身跳起,落在了唐滄浪等人身前,黑著臉開口,要與唐滄浪一戰。

「你算什麼…!」

一名青年神態淡漠,一步踏出,擋在唐玄面前。

然而,只聽見轟的一聲,唐玄黑著臉一巴掌直接將對方拍飛出去。

「你們都讓開吧,他不是你們能夠對付的。」

唐滄浪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把古樸的黑色長劍,修長的身體宛若化作了一把絕世利劍,劍氣衝天。

他左手握劍,右手劃出一道玄奧的軌跡握在了劍柄之上,唐滄浪如同寒星般的眸子再無一絲情感,真正化作了一把絕世利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