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啊?”石伯大驚不已,怎麼都想不到還有這樣事情。


“石伯,從此以後,你們都可以進入神女峯了。我將石村的亡魂盡數超度,讓他們得以安息了。”

“大師,您的大恩大德,我石老頭真是沒齒難忘啊!這樣一來,我們也可回故地看看了啊!冒昧地問一句,大師接下來有何打算呢?”

“石伯,我不便多做停留,我馬上就會離開這裏,回到城裏。”

“這麼着急走啊,不留下來住幾天嗎?”

“石伯,這就不必了。另外,羽蛇已經被我收服,你們也不用擔驚受怕,好好生活吧!”

聞言,石伯等一衆大石村的村民高興不已。羽蛇的存在的確是他們的一塊心病,如今被我解決,他們終於可以安心地過日子了。

緊接着,我便轉身離開了大石村。按照我的既定計劃,朝着最近的城裏進發。

至於爲什麼要進城,原因很簡單,空間戒指裏的食物和淡水需要進行補給。況且,我和心兒已經悶在深山裏半個多月了,也需要適當地回到城市裏。

況且,爲了幫助神女天依找人,也需要回到城市裏打探些消息。

緊接着,我又花了半天的時間走出深山,來到了一個小縣城。幾番問路下來,我總算找到了一家小旅社,雖然有些破舊,但勉強能夠住人。

這裏不是荒郊野外,不能隨便找個地方扎頂帳篷就睡覺。

找到旅社,安排住宿之後,我和心兒就按照老規矩,她睡牀上,我就打坐入定,繼續修煉。

可是,到了後半夜,我突然被幾股莫名的氣息驚醒,立即從入定中醒來,隨即使出隱身術隱去了自己的身形。

心兒睡得正正香,我急忙將她收進空間戒指裏。雖然她不能長時間地呆在戒指裏,但是呆個幾分鐘還是沒有問題的。

就在我做完這些沒多久,房間的門便悄無聲息地被打開了。緊接着,三四個人影迅速衝了進來,瞬間打出數道封印法術或者法器。

但可惜的是,他們的攻擊全都撲了個空。

“咦,怎麼沒人?情報上說趙青歌那個通緝犯進了這家旅社,怎麼可能沒人呢?”

“通緝犯?”我一愣,自言自語地說道:“我什麼時候成了通緝犯?” 突然闖入的幾個人,雖然看不清他們的打扮,但從他們出手,我便知道,他們是來抓我的陰陽師。

就在他們大惑不解的瞬間,我果斷出手,打神鞭一出,頃刻間便將這些人給打趴了。

不多時,我將他們一個個綁在一起,用冷水潑在他們的臉上,把他們弄醒。

“趙青歌?”他們醒來後,一個個要猶如見了鬼一樣。

“說,你們爲何要來抓我?”我冷哼一聲,心裏憋着一股火。

“趙青歌,你已經被陰陽師聯盟通緝了,你趕快放了我們,不然的話,你不會有好下場的!”

“沒錯,趙青歌,識相的趕緊放了我們幾個,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看他們囂張的樣子,我頓時來氣,翻手便是幾個大嘴巴子抽在了他們的臉上。

幾個響亮的耳光打在他們的臉上,那真是火辣辣的疼啊!

而他們幾個頓時被我打蒙了,一個個呆愣着看了看我,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趙青歌,你······你竟敢抽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一人大喊,氣憤不已,感覺自己受了奇恥大辱。

“啪!”

我又一個大嘴巴抽了過去,他竟然被我抽哭了,哭喊着說道:“趙青歌,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龍虎山上下來的弟子,我叫黃棠,我師父是一代靈師楊天!”

“啪!”我再次抽了一巴掌,冷笑道:“龍虎山,黃棠,楊天······嘖嘖嘖,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可惜的是,我一個都沒聽過。”

“你沒聽過?這怎麼可能?龍虎山乃是道家聖地,你一個陰陽先生,怎麼可能沒有聽說過?”黃棠難以置信地看着我,眼神就像見鬼一般。

“哼,龍虎山很厲害嗎?”我冷哼一聲,接着說道:“快點說,我怎麼就成了陰陽師聯盟的通緝犯了?”

聽我這麼問,黃棠頓時拽起來了。他鼻孔朝天,譏諷道:“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你如果跪下來求我,小爺高興了,興許會告訴你!”

聞言,我極力忍住想捏死他的衝動,但卻拿起他的胳膊,毫不費力地將他的胳膊給折斷了。

我立即封住他的啞穴,讓他發不出一點聲音來。旁邊的人看我出手果斷,一個個嚇得直冒冷汗。

“你們幾個也都看到他不說實話的下場了,所以,誰來告訴我實話?”

“大師,我說,我說,求你不要殺我啊!”一個人直接站了出來,驚恐地看着我說道。

我點點頭,根本不去理會黃棠怨毒的眼神,淡漠地說道:“長話短說,挑重點說!” 清晨,我和心兒坐上前往大同市的火車。至於爲什麼決定去大同,乃是因爲李教授的事情。

之前在火車上見了面,李教授他們跟我說要去趙武靈王墓交流學習,地點就在大同市的靈丘縣。

本來很早就決定去找李教授他們了,沒曾想後來遇到事故,一直耽誤到現在。

此去路途遙遠,爲了不讓心兒累着,我只能買臥鋪。臥鋪的人比較少,相對來說,遇到遭遇麻煩的人的機會要小很多。

我讓心兒躺在牀鋪上睡覺,自己坐在一邊,閉目調息打坐,不放棄任何夠修煉的的時間。但我沒有入定,隨時都能醒過來。

不知過了多久,我被一股能量波動驚醒,細細查看之下,竟然是空間戒指裏的神女天依在呼喚我。

“天依,你怎麼了,爲何這麼急切地呼呼我?”

“小陰陽,我隱約察覺到了越明的氣息,你仔細搜查一下四周,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

“什麼?”我頓時一驚,急忙問道:“你說你感受到了越明的氣息?就在火這列車上?”

“沒錯,儘管氣息很微弱,但我還是感覺到了。小陰陽,麻煩你仔細尋找一番,我已經很久沒有查探到他的氣息了!”

“天依,會不會是你的錯覺,這裏一切正常,沒有什麼特殊的氣息啊!別忘了,我可是一個陰陽師,怎麼可能分辨不出?”

“小陰陽,你不要着急下結論,憑你的道行說這些話,現在還有些早了。真正厲害的大妖或大仙,就算他們站在你面前,你都不一定能辨認出來!”

我頓時無言以對,但既然天依都這麼說了,我也只能到處看看,仔細查探一番了。要不然的話,她肯定會將我煩死。

於是乎,我便離開自己的牀位,開啓天眼,一節車廂一節車廂地仔細找過去。

前後找了一個多小時,我無奈地對天依說:“天依,真的沒有什麼特殊的氣息,是不是你感覺錯了?”

她冷哼道:“小陰陽,我感應到的那股氣息就在你對面,你瞎轉悠什麼呢?”

“我的對面?”我急忙擡頭看向對面,除了一個學生打扮的女孩,並沒有發現什麼奇怪的氣息。

“對,就是你的對面,若有若無地散發着越明的氣息。”

“若有若無?你的意思是說,你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確認確定越明在這裏?”

“小陰陽,別廢話了,趕緊問問那個小女孩有沒有遇到過越明,或者遇到過奇怪的事情?否則的話,她的身上不可能帶有越明的氣息?”

我點點頭,不由看了看對面牀鋪上的女孩,深吸了一口氣,輕聲詢問道:“小妹妹,你一個人要去哪裏啊?”

見我跟她說話,她有些防備地看了看我,微微皺眉道:“大叔,你問這幹嘛,跟你有關係嗎?”

我頓時一愣,暗歎道:“大叔?她竟然喊我大叔,難道我這段時間變老了嗎?”

我沒有糾結在這個問題上,轉而問道:“小妹妹,你最近有沒有遇到過一些比較難以理解的事情,或者有沒有遇到過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

聞言,女孩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但是恢復了平靜。見她這個樣子,我立刻就知道有戲。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這麼問?”她好奇地看了看我,對我的防備慢慢減弱。

我笑了笑,輕輕解釋道:“我是一個陰陽先生,可以看到你身上有股不同於常人的氣息。”

她一聽,立刻驚訝地看了看我,不敢相信我的話。

“大叔,你這麼出來騙人,就不怕我報警嗎?”

“騙人?報警?小妹妹,你這是不相信我咯?”我有些發矇,不知道該怎麼向他解釋自己的身份。

她看了看我,微微笑道:“要想證明的話,也很簡單。大叔,你招個鬼魂到我面前,我就相信你說的。”

“什麼,招個鬼魂上來?”我瞬間一愣,疑惑地問道:“你讓我招鬼魂上來幹嘛,你又看不到?況且,鬼魂是那麼容易就招上來的嗎?”

“切,騙子就是騙子,找那麼多理由幹嘛?”女孩非常鄙視地看着我,小嘴撅着,滿臉的神氣。

小女孩的樣子,我頓時感到有些好笑。我看了看睡覺的心兒,輕輕將她喊醒。

“小跟班,又怎麼了?大半夜的被你弄醒,現在睡得好好的,你又把我弄醒,你想幹什麼?”

“心兒,幫我個忙,替我捉弄一下對面的那個小女孩。不過,你要注意點分寸,不要把她嚇死了。”

“什麼,你要我捉弄那個小女孩,你是不是太壞了?”

“心兒,你想歪了!她不相信我的身份,非要我招一個鬼魂到她的面前。反正她看不到你,所以就請你出手了。”

心兒頓死一愣,然後笑着說道:“請我出手,費用可是很貴的,等我睡醒,我要吃三個雞腿!”

“嗯,只要你肯出手,吃多少雞腿都沒問題!”我微微一笑。

緊接着,心兒便出手捉弄起了對面的小女孩。

“咦,我的水呢,怎麼不見了,剛纔還在我手裏呢?”

“啊,我的被子怎麼飛起來了?”

“我的頭髮,誰在弄我的頭髮?”

十分鐘後,我看了看狀若瘋魔的小女孩,沉聲道:“小妹妹,如你所願,我招了一個女鬼上來。怎麼樣,你現在相信我是個一個陰陽先生了嗎?”

“相信······大叔,我相信你是個陰陽先生了,那女鬼走了嗎?”

“小妹妹,我沒有惡意,只是覺得你身上有股不同的氣息,所以多問了幾句。那麼,你現在能告訴我,你最近這段時間有沒有遇到過比較特別的事情?”

聞言,她慢慢平靜了下來,但依舊心有餘悸地看着我,身體顫抖着跟我說道:“大叔,如果要算特殊事情的話,那就只有我書包裏的這個油燈了!”

“油燈?”我有些好奇,微微皺眉。

緊接着,小女孩便從自己的書包裏拿出了一個造型奇特的油燈。之所以說它造型奇特,是因爲它看起來就像個茶壺一樣。

“大叔,這就是我三個月前得到的一個油燈,感覺是不是很奇怪?這油燈的樣子,像極了童話故事裏的阿拉丁神燈!” “童話裏的阿拉丁神燈?”我不由一愣,大惑不解地看着小女孩。

“嗯,這個童話故事很有名,大叔難道沒聽過嗎?”小女孩疑惑地看了看我。

我頓時感到有些尷尬,急忙笑了笑:“請問你叫什麼名字,要到什麼地方去,你一個人出來,你父母不擔心嗎?”

她看着我,眼神微變,有些感嘆地說道:“大叔,我叫楊姍,是一名高中生。這一次出遠門,乃是爲了這個神奇的燈。”

“爲了這個燈?”我好奇地看着她手裏的燈,怎麼都理解不了。

“是的,大叔。關於這個燈,在我身上發生過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以至於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那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楊珊,你不放說來聽聽,興許我有辦法幫你解決心裏的疑惑。”

聞言,楊珊沉吟片刻,理了理思緒,跟我說起了她的經歷。

大概在三個月前,楊珊父母的朋友到她家來做客。朋友剛從國外回來,給楊珊準備的禮物中,就包含了這個古怪的油燈。

當時,她父母的朋友解釋說,這個燈是從市面上淘回來的,按照阿拉丁神燈的童話故事仿製出來的。

她雖然不太喜歡這個仿製品,但還是很有禮貌地收下來了。隨後,因爲不喜歡,她便將油燈丟在一邊不理不睬。

直到某天夜裏,楊珊一家人正睡着覺,突然闖入了一夥人。他們凶神惡煞地闖進楊珊的房間,準備將其綁架。

但就在這時,油燈突然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一道青色人影從中走出。

看到這一幕的楊珊立刻驚呆了,似乎忘記了呼喊,而那些抓住她的人,則瞬間暈了過去。

之後,青色人影揮揮手,那幾個綁住楊珊父母的人也隨之昏了過去。整個過程中,只有楊珊一個人看到了那個青色人影。

後來,楊珊的父母立刻報了警,一家人這才平安脫險。可楊珊的心裏清楚,那個從油燈裏走出來的青色人影纔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自那之後,楊珊便將油燈隨身呆在身上,希望能夠再次看到那道青色人影。可讓她失望的是,一連幾天下來,她一次都沒看到。

“小神燈,你到底是誰啊,爲什麼我喊了這麼多遍,你都不願意出來見我?”

每天,楊珊都會像這樣對着油燈唸叨數十上百遍,而且不厭其煩,似乎非要再次見到那個青色人影不可。

可不管楊珊如何呼喊,油燈沒有一點反應。直到有一天,楊珊來到自己樓房的陽臺上,她伸出頭看了看腳下,非常害怕。

“小神燈,你如果還不出來,我就從這跳下去。不管你信不信,我說到做到!”楊珊氣鼓鼓地對油燈說道,眼神透露出一抹堅定。

可等了好久,油燈還是沒有一點反應。楊珊備受打擊,突然深吸一口氣,緊閉雙眼,一腳邁了出去。

說時遲那時快,她手裏拿着的油燈突然綻放青光,一道青色人影瞬間出現在她的身後,一把將楊珊拽了回來。

“小女娃子,你這麼苦苦相逼,又是何苦呢?”青色人影苦笑道,滿臉的無奈。 燈神沒日沒夜地跟在楊珊的身旁,但眼角的憂傷卻逃不過楊珊的眼睛。

這一天,她終於鼓起勇氣,疑惑地問道:“燈神,你當真失去記憶了嗎?爲什麼你的背影有時候看起來會那麼落寞?”

“小女娃子,你是不是眼瞎了,我一直都很好,怎麼會憂傷?”

楊珊根本就不相信這樣的話,但苦於沒有辦法得知燈神的祕密,只好就此作罷。但她卻不甘心,私下裏更是四處打聽哪裏能夠找到道行高深的陰陽師。

可出乎她意料的是,還真被她找到了一個實力不錯的陰陽師,只可惜她看走了眼,找了一個心懷鬼胎的陰陽師。

那一天,她興高采烈地找到自己請來的陰陽師,將自己最大的祕密說了出來,竟讓燈神顯化在他的面前。

“宋林大師,這就是燈神,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喚醒他的記憶?”

大師看到散發神聖力量的燈神,內心震驚之餘,更是動了歪腦筋。

他對楊珊說道:“小朋友,想要恢復他的記憶有些困難,你等我一日,我找幾個同門師兄弟來幫忙,或許會有辦法!”

天真的楊珊聽他這麼說,根本沒有多想,反而非常激動地感謝他。

“小女娃子,我覺得那個陰陽道士有些不懷好意,你不要上當了!”

楊珊一聽,頓時打擊道:“燈神,你是不是害怕想起些什麼來,所以才詆譭人家?要知道,人家可是龍虎山下來的道士,信譽有保障的!”

“龍虎山?哼,本座可沒聽說過。不過,你真的打算將我賣給那些臭道士嗎?另外,你就那麼好奇我的過去嗎?”

“燈神,我做這些只是想幫你恢復記憶,找回自己的名字。你放心,我不會讓任何人將你搶走的。”楊珊信誓旦旦地說道,揮舞着自己的小拳頭。

聽到楊珊的話,燈神無奈地嘆息道:“小女娃子,我很可能會被你害慘的!”

一天後,楊珊和那個陰陽師再次見面了。只不過這一次,他請來了自己的幫手,看起來似乎想出瞭解決問題的辦法。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