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問到時間問題,顧衍想了許久。


「暫時先租這一年吧。」

「好的,如果以後又有什麼問題或麻煩你可以隨時來找我們。「

「謝謝阿姨!」

真是一個有禮貌的好孩子呀!又帥又獨立,不錯。韋雅柏想。

上樓后,韋雅柏一直在誇顧衍。

「行了行了,也不知道是誰早上還問我說,也不知道是誰你就租給他。」余笙學著韋雅柏的語氣說。

「你這丫頭,趕緊吃飯。」

「咱爸今天還是不回來吃飯嗎?不是周天嗎?」

「對你爸來說哪有什麼周六周天,警局忙著呢。」

余笙的爸爸是當地的警察。

「歐。」

「所以說你以後就不要當警察,天天不著家,還讓人擔心。」

「我就不,我就想當警察,多威風,你嫌棄我爸不著家,誰讓你當時要找他結婚。」

韋雅柏嘴上經常叨叨余爸,所以余笙一直很好奇他倆是怎麼走到一起的,結了婚感覺她很不情願啊。

「我跟你爸是高中同學。」

余笙還從來沒有聽過她爸媽的故事,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怎麼說怎麼說呀,媽快給我講講。」

「高中畢業后一直沒聯繫,但他上的警校跟我們學校在同一個城市。」

「有一次,我們學校出了點事情,他們學校的來支援,就又遇見了,然後你爸就開始追求我了,我當時跟你一樣,特別崇拜警察,就答應了。」

「哇,是什麼事情啊?一個學校能有什麼大事情,還讓警校的學生來支援?」

「趕緊吃飯吧,明天還要上學。」

哼,不給我說,我自己查!

韋雅柏走後,顧衍又重新坐回椅子上,拿出了一張紙,在上面細細的寫著什麼,時不時作深思狀。

現在是高二,離他出現只有不到一年時間。

在這一年,我必須做好所有的準備和預防方案。

若還是像上次一樣該怎麼辦?

顧衍的腦海中突然蹦出這樣的疑問。

我回來了,就代表不會再發生那樣的事情。

顧衍眼神堅定的看著他寫下的計劃。

那,現在開始! 程苒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索性也就不再問。

「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可以跟我說。」

畢竟剷除三爺這事兒,她也是早就有這個想法,只是沒有這個行動實施,再加上她自己也沒有什麼把握。

不過封墨燁提出這個想法之後,她也的確是有些蠢蠢欲動,以前是自己一個人,可能很勉強,甚至有可能達不到,不過現在有封墨燁,再加上蕭鯤,沒準兒,真的能成功。

合三方之力,剷除一個三爺,如果計劃周密,或許還真的能成功。

到了那個時候,她還能夠讓三爺告訴她,奶奶的死到底怎麼回事。

這一舉兩得的事情,她突然覺得可以嘗試一下,就算失敗了,三爺一個人,也不可能冒那麼大的風險來對付他們三方,這無疑是以卵擊石。

程苒這邊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三爺那邊,三爺聞言,徑直將手裏的杯子扔了出去,摔的四分五裂,把旁邊的手下嚇的縮了縮脖子。

小四看着三爺頓時大怒,急忙勸解道:「三爺,別動氣,這件事情還沒有搞清楚,沒準兒是出現什麼意外了,這阿彪平時一直跟着三爺,怎麼會……」

但三爺心知肚明,阿彪他從來都沒有重用過,這裏所有人,他都沒有真正的信任,一旦這些人影響到他的利益,他會毫不猶豫的剷除。

三爺臉色凝重,問小四:「阿冷是怎麼把人救走的,阿彪不是帶了很多人嗎?」

小四低垂著頭,有些不敢說。

三爺煩躁的怒吼出聲:「你倒是吭聲呀。」

「阿彪……阿彪是帶了不少人去,但是那些人都被封墨燁給扣下了,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小四說完,頭埋的更低了,生怕三爺的怒火殃及到他。

三爺的確這會兒胸腔里的怒火都快要噴發出來,他臉色一陣鐵青。

「這個封墨燁,還真是跟他舅舅一個德行,沒事兒就喜歡找我麻煩!居然壞了我的好事,那個梁一凡到底跟他有什麼關係,他要出手。」

小四在三爺這邊也呆的挺長,的確也是知道梁一凡的事情,他心裏也很納悶兒。

「的確呀,說來也是奇怪,這梁一凡以前還害過阿冷,為什麼這次封墨燁還要幫梁一凡,這有錢人的腦子真是很難讓人理解。」

三爺現在不是關注這個事情的時候,他現在最關注的就是手底下那些人,這封墨燁到底讓人弄到哪兒去了。

他吩咐小四:「你趕緊去查,看看封墨燁把手底下的兄弟都弄到哪兒去了。」

「是,我馬上去。」

小四也趁著這個機會趕緊開溜,畢竟三爺現在正在氣頭上,誰知道萬一一會兒跟個炮仗似的一點就著可怎麼好。

這個消息,程苒跟封墨燁也沒有特意去隱瞞三爺,可以說就是故意要讓他知道的。

所以小四去了一趟只是十幾分鐘的時間很快就回來了。

三爺問他:「那些兄弟們都去哪裏了?」

「都……都被封墨燁的助理給遣散走了,一人給了不少錢。」

「什麼!」三爺詫異不已,「這個封墨燁是瘋了嗎?」

小四哆哆嗦嗦的回道:「大……大概是因為錢多。」

有錢人的世界,他也不太明白。

三爺:「……」

小四有些慌亂:「三爺,現在我們怎麼辦,封墨燁調走的那些人,可是我們養了很多年的兄弟,現在雖然有不少人,但他們都是新手,剛進來,不足以信任。」

三爺更加苦惱了,怎麼都沒有想到,為了有個梁一凡居然會鬧出這麼多事情,害的他損兵折將。

「我們現在要怎麼辦?」

「現在……」三爺一瞬間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這意外來的太過突然,誰都沒有料到封墨燁居然會給他來這一招。

小四也沒有再催促三爺,這情況過於緊急,他們都沒有反應過來,更沒有料到會有這一出。

片刻之後,三爺才再度開口,到底還是不甘心。

「都是梁一凡惹的禍,如果不是他,我們怎麼可能損失那麼多人,給我找,就算是把整個鄴城翻過來,也要把他給我找到,碎屍萬段!」

「是。」

「還有,把封長冬給叫過來。」

現在看來,他也只能暫時跟封長冬合作,不然的話,任由發展下去,很有可能會威脅到他的地位。

小四點點頭:「我現在就去。」

封長冬還在醫館,就接到了小四的電話,大概能夠知道三爺找他到底什麼事。

看來他悄悄讓梁一凡逃出去,還真是管用。

只有讓程苒跟封墨燁和三爺正面起衝突,三爺才能夠感受到危機,才會有跟他合作的想法,如果之前有,那麼現在更加堅定了。

他把醫館里的事情放下就直接去了三爺那兒。

等他抵達的時候,三爺坐在客廳里,一臉愁容。

封長冬走上前,兩個人簡單寒暄了兩句便坐了下來,大概的事情,三爺也跟封長冬說了。

封長冬聞言也並不詫異:「很符合我大哥的風格,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呲牙必報,尤其是還招惹上了他太太,他更加不會善罷甘休,但是如果沒有我嫂子的話,他可能沒有那麼激進,頂多也就是給三爺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一點教訓。」

這算是變相的告訴三爺,程苒才是他們之間最大的阻礙。

三爺如何聽不懂封長冬的意思:「我之前還想留着程苒有點用,現在看來,也是個無用的了。」

無用之人對於他而言,那就只能除掉。

「關鍵是,程苒現在也不好對付,再加上後面還有封墨燁,那就更加不好下手了。」

封長冬從文件里遞上一份資料:「不知道三爺知不知道這個人,蘇葉萱。」

三爺接過封長冬的資料,看了一眼。

「這個人怎麼了?」

「程苒大學時期的朋友,跟她關係很好,之前程苒還拖我大哥給她找了一個工作,你看程苒像是沒事兒管別人閑事的人嗎?」

封長冬的話,似乎提醒到了三爺。

「那依你之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到二狗子睜開了雙眼,小巧女修頓時大喜,但是緊接着心又沉入了谷底。

三頭鐵甲屍,這個新考核者的身軀不過練氣一層,就算她師兄奪舍成功現在也來不及了。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她驚訝的宛如見到了仙人。

「鏗。」

手臂使勁,右手出現了一把匕首,一下子捅進了鐵甲屍身上裂口,手法輕鬆嫻熟的這麼一轉,鐵甲屍的腦袋就從脖子上滾落了下來。

另外的兩頭鐵甲屍意識到了身旁的活人,撇下地上狼藉的屍體沖了上來。

年輕考核者的神色淡然,在鐵甲屍進攻的同時,微微撤步,身軀一轉,手中鋒利的匕首已經扎進了鐵甲屍最薄弱的甲片之中。

閑庭若步的同時,手中的刀子就像是有生命一樣,迅速的拆解了這頭鐵甲屍。

一切發生很快,就像是庖丁解牛,三下五除二,沒有費多少力氣,鐵甲屍就已經死在了他的手中。

小巧女修驚愕的嘴巴都合不上,隨後苦笑了一聲:「師兄啊,可憐你用了割魂子母刃,最終還是敵不過一個身死道消。」

年輕考核者解決了鐵甲屍之後走到了小巧女修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你……是誰?」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