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唐萱認同的點了點頭,凌厲的目光看了眼森碟,卻沒有搭理它,走到李英俊面前,衝着李英俊眨了眨眼睛道:“你忘了鎮魔塔的丸子被咱們打死之後才把那些貓妖分身的戰利品吐出來的嗎?”


“師姐,我們什麼時候把丸子打死了啊?你眼睛進沙子了嗎?我幫你吹吹?”李英俊還真是木納。

唐萱有對他使了使眼色,可都被他無視了。

唐萱這個氣啊,心道這小胖子怎麼這麼笨呢,正要想辦法圓謊的時候,森碟哆嗦着開口道:“你…你真的把丸子給打死了?”顯然森碟無視李勇俊了,它認爲唐萱說的就是真的,它開始顫抖了,害怕自己的小命不保。

我靠,這個世界的生物都缺心眼嗎?像看白癡一樣看了眼森碟道:“是啊,怎麼?你也要被殺了之後才能把戰利品吐出來嗎?”

“不,不對!你在騙本座,據本座所知,丸子是鎮魔塔唯一一隻魔獸,也是作爲塔靈的存在,怎麼會被你們打死?鎮魔塔不打算開放了嗎?”森碟根據它的瞭解,覺得唐萱說的話很可疑。

“所以…我們還要抓一隻有靈智的魔獸回去鎮塔,而你…”

森碟又是驚出了一身冷汗,難道她們還要打它的主意?這樣看來丸子還真可能是凶多吉少了,它在這裏像是土霸王一樣的存在,被關在那暗無天日的鎮魔塔中可就不是什麼好玩的了。

“別..求求你,我不適合去那裏,我的能力不足,而且,戰利品的事兒,有,就在那裏。”森碟說着指向了剛纔召喚枯木之靈的那個大坑。

“嗯?”唐萱望向了那個大坑,皺了皺眉頭道:“那裏?什麼戰利品?”

“都是上好的枯木枝,還有適合替代丸子作爲鎮魔塔塔靈的枯木之靈都在那裏,我發誓!”森碟看出唐萱的耐心快被耗盡,擔心自己從此失去自由。

“你把它們都拿出來吧。”

“這個,目前我修爲不足以召喚它了,只能你們自己下去取了,很容易的,直接跳下去一拿就完了。”

“你,隨我一起下去吧。”唐萱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我可是一言九鼎的,我賭上我魔獸的榮耀,不會欺騙你們的,我被規則限定在了這個試煉之森中,無法去到別的地方,你們下去吧,我就在這上面等着你們。”森碟正色的說道,心裏暗道,你們快去送死吧,我有什麼榮耀可言啊。

繼續補充道:“下面可是有好多高級枯木枝啊,還有我召喚中斷無抵抗之力的枯木之靈,好像還有一本功法來着,別告訴我你們不敢下去啊。”

唐萱鄙視的看了一眼森碟“就算是陷阱我也敢闖,如若騙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縱深就躍下了洞穴。

“師姐!”衆師弟們擔憂的叫道! 眼見師姐都下去了,衆師弟縱然覺得師姐這決定太草率了,也只好一一跟着躍了下去,直到最後一人躍下後,森碟緊張的面色終於緩和了下來,緊接着是桀桀的笑聲。

“唐萱,本座會讓你付出代價的,這枯木之洞就是你等葬身之所。”

…………

“靠,被坑了!”這是大家在降落了半柱香時間還沒有落到底部的第一反應,這是無底洞嗎?

“師姐,這洞穴好像有古怪!”李英俊掉落中雙手不斷的在黑暗之中四處亂摸,可是什麼都碰不到,也不知這洞口之內有多大。

唐萱右手心中升騰起一團火焰,也只是照亮了幾十丈的範圍,衆人面面相覷,仿似在一個黑洞之中。

這時大家也想學着師姐弄出個火團來,可是怎麼嘗試都無果,有人是直接施展了火球術轟向了四周和身下,但好像最終都消失在了蒼茫之中。

最後李英俊使出藤蔓術,無數的藤蔓向四周蔓延開來,順手取了一個枝幹,在唐萱那的火團之處點燃,儼然就是一個火把,大家也都紛紛效仿,他們所在的小範圍區域都被點亮了,大家也能看得清彼此了。

李英俊正得意自己聰明之時,唐萱把火團直接丟向了藤蔓主體之上,熊熊的火焰照亮了四周,唉,他又被唐萱給打擊到了。

在熊熊火焰的照耀之下,大家降落着的下方依然是深不見底的黑洞,但是對於四周的情況有個大概的印象了,這個洞大概有個數千丈見方,洞壁之上有着零星的小洞,而這些小洞之中有着一對對寒芒,可能是什麼生物的眼睛,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剛纔的火球術爲何碰不到牆壁?明明只有不遠的距離。”王威奇道。

“是啊,剛纔我也是這種感覺。”尹隱附和着。

唐萱雖然心中也有疑問,但顯然現在不是討論這事兒的時候,而且她們也討論不出什麼結果。

藤蔓還在燃燒着,四周的星星點點在她們降落過程中不斷出現,唐萱找了個機會,低聲輕喝,“藤繞術!”

一條長長的樹藤精準的向着一個稍大的小洞而去,又有一條條小藤條將衆師弟們纏繞了起來。

小洞中閃爍着的寒芒突然不見了。

在洞口的森碟急的直跺腳,該死的,再能落下一會兒就好了,這麼早就被發現了,不過…還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唐萱她們順着那條長長的藤蔓來到了那個小洞之中,衆人手中的火把還沒有熄滅,落入眼簾的是長長的通道,探測不到任何生機。

“師姐快看,牆上插着好多枯枝。”王威隨手拔出一根枯枝,興奮的說道。

“哇,這下發達了。”李英俊兩眼冒光,正要去拔上幾根時,唐萱打斷了他。

其它衆人也都驚異的停下了手,可尹隱還是拔下了一根。

王威看着手中的枯枝滿滿的消散,化作了一陣黑煙,當場就懵了,喃喃道:“這是怎麼回事兒?”

尹隱那裏的情況和王威一模一樣。

李英俊奇道:“師姐,你怎麼知道這裏有古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唐萱看向王威他們二人,神色凝重的說道:“我只是覺得很反常罷了,至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也不清楚。”

頓了頓又繼續道:“王威,你有沒有覺得有什麼異常?”

王威看了看自己的右手,搖了搖頭,忽然神色一變,“師姐!我提不起靈力了!”

“我也是!”尹隱那裏也是同樣的狀況。

李英俊倒吸了一口冷氣,多虧師姐阻止他了,不然他也逃不過靈力盡失的命運了,暗道了一聲魯莽,看來自己和師姐的差距還真不是一星半點的。

唐萱寒着臉,很是不悅,“大家跟在我身後,不準亂觸碰這裏的東西,有什麼異樣先向我彙報再說,走吧。”

她們就這樣向前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遠,也不知道過了幾天了,彷彿這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黑洞,那閃爍的目光也沒有再出現過,也沒有遇到過一個敵人,要不是牆上的枯枝越來越密了,還真以爲是在原地打轉呢。

“大家原地休息!”唐萱也有些倦了,她需要思考,整理一下思緒。

衆師弟們也很是疲倦,停下之後,紛紛圍着王威二人,訊問他們的狀況,焦急的想要幫他們恢復靈力,可是想盡了辦法都是沒有效果,兩人的雙手被黑氣所包裹着。

大家的士氣低落到了極點。

王威更是垂頭喪氣的看着地面,咦?這裏怎麼有一個凸起的方塊?用腳踩了一下。

轟隆隆隆!兩側的牆壁開始向外擴散,通道變得越來越寬,行進中,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排排的火燭,將這裏照的通明。

“怎麼回事兒?”唐萱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

“師,師姐,我不小心踩到了一個機關。”王威低着頭,沒有幹敢直視唐萱的眼睛,心虛的說道,他忽然想到師姐剛纔的話,才謊稱是無意中踩到的。

沒想到師姐並沒有追究,反而拍了拍他的肩道:“你做的很好,辛苦你了!”

王威心道,這就混過去了?連忙回道:“不辛苦,不辛苦。”

就在這時,咔嚓一聲傳來,通道兩邊退到了盡頭,在兩邊分別出現了一個敞開的石門,散發着古老的氣息,石門的兩邊矗立着兩座威武的石獅。

“我們走!王威留在原地不準動。”唐萱向着其中一個石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爲什麼啊?我以後聽話還不行嗎?”王威一臉委屈。

“你擡起右腳就知道了。”

王威遲疑了一下,嘗試着輕輕的擡起了踩在機關上的右腳。

在他擡起右腳的一瞬間。

石獅蹦!

石門合!

燭火熄!

牆壁退!

彷彿倒帶一樣,剛剛發生的一切都在回退。

他趕忙把擡起的右腳又踏了上去,一切又都在慢慢恢復。

王威心裏這個鬱悶啊,想起剛纔師姐說的辛苦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兒啊,看來自己是要留在這裏了。

望着沒有再回頭的師姐他們的背影。

“師姐!你們快點回來接我啊!” 唐萱擡了下右臂,示意知道了。

石門之內的景象和剛纔的通道一模一樣,在前方一道閃爍的目光出現了一下,轉眼間又消失不見了。

衆人又是一路奔襲,不出一柱香的功夫,唐萱停了下來,盯着一塊凸起的石塊,向着尹隱招手。

尹隱就算是再蠢也明白怎麼回事兒了,沒有廢話,乖巧的站在了凸起的石塊之上。

又是像剛纔一番的景象,如此反覆了數次之後,再次進入石門後,終於不再是如同循環般一樣的場景,而是一間燈火通明的石室,而此時站在唐萱身邊的只剩下李英俊和王德才了。

這間石室是一個規則的正方形,長寬各有三十丈,出了牆壁上的火燭,再無其他擺設了,在唐萱她們踏入的瞬間,身後的石門已經關閉了。

李英俊回頭再想推開石門,已經是不可能的了。“師姐!門關上了,怎麼辦啊?”

“閉嘴,我知道了,你什麼時候能淡定點,你看看王德才,處變不驚的。”唐萱橫了一眼李英俊,又對那搖着羽扇的王德才投去了讚許的目光。

王德才心中暴汗,他其實是越緊張的時候就越是搖動着他那把羽扇,只是別人都不知道罷了。

“人類,你們破壞了規則,闖進了不該創的地方!”石室中迴盪起一個蒼老的聲音。

“我們是來領取獎勵的。”李英俊哆哆嗦嗦的說道,說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師姐,發現師姐並沒有怪他之意,心裏稍寬。

“獎勵?笑話!”

“就是外面的森碟說的啊,說這裏有堆積如山的枯枝,還有功法什麼的,是對我們闖過試煉之森的獎勵。”李英俊上前一步道。

“森碟?它算是個什麼東西,老夫當年被它設計欠了它一個人情,剛纔它召喚我去幫忙,我用了三成之力弄了一個分身過去,雖然沒有幫上太大的忙,但也算和它兩清了,它居然想要借刀殺人,老夫本不會讓它當槍使,但,老夫這裏也不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蒼老的聲音咆哮着,顯然心中對這森碟很是不屑。

“你要怎樣?”李英俊被這氣勢給嚇到了,連退兩步到唐萱的身後,才感到有些安全感了。

“小丫頭,你的實力還算是不錯,不如你把他倆殺了,我可以饒你不死,在這裏陪我一甲子就放你歸去如何?”蒼老的聲音沒有再去理會李英俊,它看出了唐萱是這三人小組的領頭人。

“這個主意還真不錯呢,你現身出來我們聊聊細節。”唐萱伸出小舌頭舔了舔上脣,又看了看兩位師弟。

李英俊他們讓唐萱看的心裏發毛,下意識的蹬蹬蹬退出好遠,警惕的看着唐萱,“師姐,你…”

“呱噪!”唐萱瞪了李英俊一眼道,之後給兩人傳音,“你們傻是怎麼的,先讓它現身再說,你們現在用火球術對付我,別問爲什麼,照做!”

李英俊二人退了有十餘丈遠之後停了下來,李英俊冷冷的道:“師姐,事到如今,我們也只好各顧各的了,我就不信你能敵得過我和王德才聯手,對不住了!”

說罷,和王德才一起施展火球術向着唐萱攻去,唐萱面色微變,退向了牆根處。

火球擊中唐萱的一瞬間,忽然她的身影模糊了一下,轟的一聲轟在了牆壁之上,唐萱的身影又清晰了起來,彷彿在那一瞬間瞬移躲避了過去。

“雕蟲小技!”唐萱揚了下長髮,右手靈力波動,像是要是用什麼大招,但是會花費一點時間。

又是兩道火球迎面而來,和剛纔一樣,又是被唐萱輕鬆躲過,而唐萱始終是沒有離開那個地方,火球又轟在了上次那個位置,而唐萱右手積聚的靈力彷彿被打斷了一樣,只能再次凝聚。

“哈哈,師姐,原來你也不過如此,在我們兄弟倆的聯手之下,沒有還手之力了吧!”李英俊怪笑着,可手裏面根本就沒有閒着,和王德才倆跟不要錢似的一個接一個的丟了過去,其中還夾雜着火龍術,而唐萱卻一直在躲閃着,竟然好像真的沒有還手之力了。

暗處的枯木之靈暗暗咬牙堅持着,心道這該死的兩個蠢貨怎麼還不能得手,唐萱好像也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麼厲害啊,怎麼在他倆聯手之下居然沒有還手之力,他們這樣僵持下去自己可受不了了。

又是轟擊了一陣子,兩人都累了,靈力也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師姐,能否念在同門情誼,讓我們恢復一會兒靈力再戰可好?”李英俊喘着粗氣,他打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