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嗯,靈境宗都是好人啊。


接下來,李肆不敢怠慢,先巡視四方,查看各個宗門,各個城池的民生髮展,日常修行情況,現如今他對從外界繼續搜索人族已經完全放棄,所以手中這一百萬人口真的是不容有失。

為此,他都決定給每個金丹境以上的修仙者大規模發放護身玉,每人五塊。

這也是他手中為什麼會有這麼多護身玉的原因。

但經此一事,他決定把數量提升到每人十塊。

而他自己,若是少於一千塊護身玉的持有數量,都算他輸!

「嗯,等等,仙子老大下凡了?什麼事情這麼急!」

李肆心中一動,下一刻出現在靠山城自己的常備靜室內,然後取出一個香爐,點燃檀香,香火裊裊中,仙子老大的身影迅速浮現,只是她的表情極其嚴肅,還不等李肆施禮,就急切地道:「未來沒有我的允許,你不要去氣運殿堂了,甚至也不要離開地契法印的覆蓋區,你現在很危險,極度危險,不要相信任何人,此次見面之後,日後就算見我也要留一個心眼。」

頓了頓,趙青榭看着李肆,似乎是在猶豫,但最後還是壓低聲音道:「你九玄師伯,暫時也不要相信了,另外,以後也不要叫她九玄師伯了,叫她青萍師伯即可。她,總之一言難盡,你手中那柄重明飛劍,千萬保存好了,也不要損壞了,未來,未來你青萍師伯若是有個萬一,這就是救她最關鍵之物。」

李肆聽到這裏,人都給嚇得發毛了,有這麼嚴重嗎?

不過好像那條魔龍也說過此事,當時還說九玄子很可憐來着,現在想想,細思極恐啊。

好吧,李肆啥都不知道,沒法細思。

「師尊,那你有沒有危險?」

李肆下意識的問,嗯,九玄子死活與他有什麼關係,自家仙子老大才是最重要的。

聞聽此言,趙青榭的表情愣住,然後她就有些惱怒的瞪大眼睛,很生氣的樣子,但這樣一幅絕世容顏再加上這個表情,都可以拿去發表情包了呀。

「胡說八道什麼?」

趙青榭啪的一下拍了李肆一巴掌,「好好修行,天天都在想什麼烏煙瘴氣的事情,你看看你師兄許申,現在已經化神了,你師兄季常也化神了,你師姐姜穎,都元嬰了,岳山那個蠢貨都金丹了,你呢,你才金丹!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浮雲四傑之首?啪!」

「你好意思說什麼浮雲宗一萬年所未有的修行天才!啪!」

「天天除了打醬油還能做點什麼?啪!」

李肆:……

拍了幾巴掌,趙青榭發現自己的心情莫名好了很多,尤其看着李肆那不可思議的表情,瞬間更開心了,咳咳,注意形象,這該死的紅塵劫!我要不要學師姐砍死他算了……

幽幽一嘆,趙青榭就換了個口氣,「也算你命大,昨天夜裏,咱們師徒——咱們浮雲宗,還有這方天地差點就被滅了,你這個應劫人王會死得最快,我獻祭了道基仙體,和你也算綁在一起,成了秋後的螞蚱,你都不知道有多驚險。」

「萬幸,咱們這方現世之中居然還藏着一條大神通的魔龍,它曾經是大羅天仙,從無窮大之地逃出來的,於是昨夜它就出手了,大羅天仙呢,竟是硬生生的抗下來了,成為了這方現世之中除你之外第二個應劫者。」

「也是因此,才給咱們這方現世爭取到了五十年的時間,五十年,不算多,不算少,李肆,我給你最大的期望,就是希望你能在五十年內渡劫,然後借飛升之力,飛升無窮大之地,這是你唯一的機會了。」

「那師尊你呢?」

「你飛升了我才好解脫。」趙青榭幽幽道,「而且,一個活着,總好過兩個都死了。」

「聽着,這方現世,是真的沒救了,你不知道那邊有多恐怖,連我師姐……所以我也不知道我還能堅持多久,記住,千萬別浪費這五十年的時間,若有機會,與那條應劫神龍多多交流,留個善緣。」

趙青榭似乎想到了什麼,或者是因為道心受損,或者是因為李肆現在的神魂太強的緣故,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她的道基仙體已經沒了,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無根之萍。

總之她看起來很弱,魂燈都滅了十六盞,只剩下七盞還在燃燒,其中有三盞是道心魂燈。

李肆想了想,沒有說風千里的事情,而是順手就拿出一大葫蘆,一百顆裝的養魂丹。

「師尊說的那條應劫神龍,我今天一早其實已經見過了,這位前輩的人品非常好,年高德劭,高風亮節,不但送了我一百塊護身玉,還送了我一百顆養魂丹,說是大家都是應劫者,理應互相照應,護身玉我自己留下了,這一百顆養魂丹師尊你就拿去用了吧。」

「此事當真?」

趙青榭吃了一驚。

於是李肆立刻亮出一塊龍鱗,這回趙青榭信了,接過大葫蘆,不由分說就取出五十顆留下。

「可惜不知道那位神龍前輩的名諱,他實在是太慷慨了,這種養魂丹一看就是用極其珍貴的靈藥煉製,對神魂有極好的作用,嘶……」

趙青榭忽然倒吸一口涼氣,眼睛睜得大大的,小嘴微張,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然後她果斷又取出三十顆養魂丹遞給李肆,非常嚴肅地道。

「是我失察了,這種養魂丹居然可以點燃魂燈,此物,你自己留着吃,若你有心,就分給你兩位師兄,還有姜穎每人一顆,千萬不要被其他人知曉。」

一時間,李肆抓着一把養魂丹,好無奈啊。

沒辦法,他只能賭咒發誓,把養神丹往趙青榭懷裏使勁推,「師尊,神龍老前輩說了,這種養魂丹我吃完了還有,這不是施捨,而是為了應劫大業,所以你別都給我啊……」

「李肆!」趙青榭怒了,臉都給氣紅了!

「趙青榭!」李肆也怒了,瑪德,做個孝順徒弟怎麼就這麼難,非得逼我欺師滅祖才滿意嗎?

「你……」趙青榭伸出一根手指,氣得不會說話了,太放肆了,這孽障,今天非得把你打死不可,我的法寶呢?

看着眼前這根青蔥般纖細的手指,李肆忍不住調皮了一下。

嗖!

咦?

人呢?

天地良心,我可啥都沒做,李肆長嘆一聲,送出一百顆養神丹,居然收回來七十顆。

我怎麼攤上個這麼傻的師父? 李大寶嘿嘿一笑,然後掄起拳頭,準備揍自己的老爹了。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跑了過去。

「李大寶,你連自己老爹都打,你還是人嗎?」胡天一把抓住了李大寶的手臂,很憤怒的說道。

李大寶笑著說道:「胡天,你放開我,我老婆發話了,我今天必須把我爹揍一頓的。」

「你腦袋進水了嗎?這是你爹,你發什麼瘋!」胡天很生氣的說道。

「我不管,這個家我老婆說了算的。」李大寶笑嘻嘻的說道。

聽到這個傢伙這麼說,胡天心裡也覺得很不可思議。

暈了,這傢伙的腦袋肯定出問題了!

不然怎麼可能幹出,這種天打雷劈的事呀!

胡天仔細一看,發現這個李大寶身體也沒病呀,腦袋正常的很。

那他為什麼這麼聽林小翠的話?

竟然連自己的親爹都要揍!

不過胡天轉念一想,也就想明白了。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為了老婆拋棄父母的傢伙,也不是沒有!

只是胡天沒有想到,竟然被自己給撞見了!

這個時候,林小翠笑著說道:「胡天,要不這樣吧。」

「怎麼樣?」

胡天揪著李大寶,轉過頭看著林小翠。

「你看啊,你現在也是個孤兒。」

「這樣,你把這老傢伙接你家去,讓他做你的爺爺,這樣你就可以繼續盡孝了。」林小翠笑著說道。

「你……」胡天驚訝的有點說不出話來了。

說實話,這對夫妻的思維太離奇了,說出來的話,胡天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

李大寶笑著說道:「胡天,你把我爸接走吧。」

「你別看他這麼老了,還是有點用的,你心情不好的時候,可以揍他出氣的。」

「李大寶,你這個混蛋,你難道不知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嗎?」胡天氣呼呼的說道。

「是啊,不過我家的寶是我老婆。」

「如果你覺得這老頭子有用,那你就接回去吧,我肯定不會反對的。」李大寶很無所謂的說道。

胡天把李大寶丟在地上,然後冷冷的說道:「你們真的不想孝敬老人了嗎?」

「胡天,你話別說這麼難聽,我爹能吃能喝,不是活的好好的嗎?」李大寶笑嘻嘻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我正式通知一下你。」胡天淡淡的說道。

李大寶有些不解的說道:「通知我什麼呀?」

「是這樣的,我現在告訴你,你已經被桃園開除了。」胡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什麼?」李大寶有點不知所措了。

他慌張的去拉林小翠的手,說道:「老婆,我被胡天給開除了,怎麼辦呀?」

這個時候,林小翠臉上很生氣的說道:「胡天,你在搞什麼,我們家大寶幹活還可以的,你憑什麼開除他呀?」

「就憑這傢伙人品有問題,你覺得,我會請一個人品有問題的傢伙給我做事嗎?」胡天語氣冰冷的說道。

林小翠睜大著眼睛,看著胡天說道:「你憑什麼說我們家大寶人品有問題呀?他又沒有偷你的東西!」

「我沒有說他偷東西,而是他不孝順,一個不孝順的傢伙,人品能好到哪裡去嗎?」胡天說道。

「不行,我不准你開除他。」林小翠很無理的說道。

「這事你說了不算,後山的桃園又不是你的。」胡天搖了搖頭說道。

林小翠也知道,胡天可是胡家村的大老闆。

他完全有資格,也有這個能力開除人的。

想到這裡,林小翠突然軟了下來。

畢竟李大寶去後山桃園上班,一天能掙兩百塊。

而且年底還有分紅,福利很不錯的。

如果李大寶被胡天開除了,以李大寶的文化水平,估計只能去外面的小工廠打打零工了。

而且李大寶這傢伙,也沒見過什麼世面,估計壓根就不會去外面打工。

要是在家種地,一年能掙幾個錢呀?

她有些諂媚的走過來,對胡天說道:「那個,胡天,你別開除我家大寶唄。」

「不好意思,我這個人說話算話,從來不反悔。」胡天冷冷的說道。

「胡天,你是真的打算開除我家大寶嗎?」林小翠這個時候臉色有些瘋狂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沒錯,你們不孝敬老人,我就要開除他。」

「好啊,讓我孝敬老人是吧?」

林小翠陰沉著臉,說道:「你要是敢把我家大寶開除,我就把這老頭趕走!」

「林小翠,你這是威脅我嗎?」胡天冷冷的說道。

「沒錯,只要你開除大寶,那我就讓這糟老頭子沒好日子過!」林小翠說道。

「就算我不開除李大寶,你們也不會給老人好日子過的。」胡天淡淡的說道。

「這個是我們自己家的家事,不用你管!」林小翠很強勢的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對旁邊的宋秋柔說道:「既然這樣,那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是啊,這兩個傢伙太沒人性了!」宋秋柔也點了點頭說道。

「這樣吧,李大寶家的紅磚房,是村委會出錢修的,所有權在村委會。」

胡天慢慢的說道:「秋柔,你回村委會下個通知過來吧,把李大寶家的房子收回去。」

「我看可以,反正我們村的房子,是不會分給狼心狗肺的人住的。」宋秋柔解氣的說道。

說完,宋秋柔就準備回村委會了。

這個時候,林小翠一聽村委會要把她家的房子收回去了。

於是她趕緊跑過來,攔在了宋秋柔面前。

「秋柔,村委把我們家的房子收回去了,那我跟大寶住哪裡呀?」林小翠問道。

宋秋柔冷冷的說道:「你不是說橋洞也可以睡嗎?以後你跟李大寶就去住橋洞吧。」

「不行,這棟房子就是我的命,你們要是敢把房子收走,那我就死給你們看!」林小翠很瘋狂的說道。

李大寶這個時候,也攔在了胡天和宋秋柔面前。

他也很生氣的說道:「不准你們收回我的房子!」

李大寶剛說完,胡天就一把揪住了他,然後對宋秋柔說道:「秋柔,你現在就去村委會起草文件,寫好後送過來!」

「好,我立刻去寫。」宋秋柔點了點頭,然後從旁邊的小路快步的離開了。 吉野警部被狠狠地噎住說不出話來,臉頰也一陣青一陣白,過了半晌他才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綳著一張皺巴巴的老臉勉強開口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