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嘭!


僅是一瞬間,雙方就衝撞在了一起,而元霸那浩蕩的靈力練匹,竟然輕鬆的壓倒了三人的合力攻擊,葉戰連退數步,面色微白,葉落天倒退步數更多,至於葉輕靈,則是徹底倒飛出去。

化靈境後期的實力,在這簡單的一擊下,得到了充分的體現,葉凡身形猛的躍起,一把將倒飛來的葉輕靈接入懷中,然後才穩穩落在了地上。

「葉凡,對不起,我保護不了你。」葉輕靈實力還在淬體境,哪會是化靈境的對手,在對方簡單的一擊下,葉輕靈便受了不小的傷勢。

望著懷中這一心保護他的絕色佳人,葉凡心中很慶幸,但也很憤怒,他慶幸葉輕靈的垂愛,憤怒元霸的出手,這麼嬌貴的可人,就算是他生氣的時候,也就是打幾下屁.股,金貴的很。可這元霸,卻這麼野蠻,實在是讓人憤怒。

「你保護不了我,那就換我來保護你。」葉凡望著那雙月牙般明亮的美眸,低聲呢喃道。

盯著那雙深邃而堅定的黑眸,葉輕靈出現了剎那間的迷醉,她抿著紅唇,輕輕的點了點頭。

當二人含情脈脈的時候,場上的氣氛卻依舊緊張,葉家眾人望著那出手強橫的元霸,神色間多了抹濃濃的忌憚。

「葉戰,不要怪老夫不給你面子,這小子大鬧我元家,如果不殺掉他,我元家定會成為青元鎮的一個笑話。」

元霸收勢,雙手負背,凌厲的盯著臉色凝重的葉戰,說道,「看在兩家關係的份上,我給你們兩個選擇,一是讓這個小子自斷經脈,葉輕靈重回元家,二就是老夫親自動手,殺了這兩人!」

元霸話語一落,包括葉戰在內的葉家眾人,臉色都變得格外低沉,而葉雄以及葉寧等人,嘴角卻露出了隱晦的冷笑,心裡算盤,一眼就能識透。

「元霸老兒,想要我葉凡的命,儘管來。」葉凡鬆開摟住葉輕靈腰肢的右手,向前踏出一步,抬臂擋住葉輕靈,沖元霸冷笑道,「不過,你想要動她,門都沒有。」

聞言,元霸紫色衣袍上升騰起濃郁的靈力,手掌中的靈力練匹瘋狂涌動,眼含殺機的盯著葉凡,冷冷道:「還真是情深意切,看來今天老夫是不能留你們了。」

「我也告訴你,今天你敢動我孫兒一根毫毛,我葉戰與你血拚到底!」這個時候,葉戰再次站上前來,全身靈力瘋狂涌動,沉聲沖元霸喊道。

「血拚到底?」元霸嗤笑一聲,隨後眼神逐漸冷冽起來,殺機涌動道,「老夫就看看,你們拿什麼來血拚!」

話語一落,元霸紫色長袖猛的一甩,數道浩瀚靈力狂奔而出,他身形前沖,掌勢泛動,迅速凝聚出一道龐大的手掌虛影,然後便冷笑一聲,操控著巨大的手掌虛影,向著葉戰直接落了下去。

這番招式一出,整個議事廳內呼嘯不斷,連帶房屋都有些隱隱亂顫,氣勢格外的強橫。

「浩天一掌!」望見那威勢極強的巨掌,葉戰臉色一緊,口中低沉道。

不遠處的葉凡,見此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元霸自身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化靈境後期,而葉戰實力僅有化靈境中期,雙方的差距格外的明顯,如果硬拼,顯然是要吃大虧。

「爺爺,接著。」葉凡眼珠子一轉,瞬間就想到了自己儲物戒指中的靈珠,當下伸手取出一枚,沖葉戰吆喝一聲,便直接拋了過去。

葉戰正在起勢,見一枚圓珠子拋來,他眉頭不由得一皺,但在感受到珠子中散發出的靈力波動后,他還是伸手將珠子握住了。

「這是……」看清楚掌心的東西,葉戰老臉上頓時浮現出濃濃的驚訝,他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察覺到元霸那一掌在迅速逼近,他當即深深的望了葉凡一眼,直接將靈珠吞入口中,面帶笑容,手掌便迅速幻動起來。

「哼,在絕對實力面前,一切手段都是無用!」望見葉凡與葉戰的小動作,元霸不由得譏笑一聲,掌心再度奔湧出一道靈力練匹,匯聚到巨掌之上,向著下方的葉戰重重的拍了下去。

「狂霸戰斧!」

面對那氣勢更為駭然的巨掌,葉戰重喝一聲,全身靈力猛然爆發,濃郁的靈力練匹瘋狂的奔涌而出,繚繞全身,他雙手迅速泛動,靈力練匹迅速躥動,很快就在身前凝聚出一道氣勢逼人的戰斧虛影。

原本面帶冷笑的元霸,望見葉戰身上那比他還要濃郁的靈力練匹,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但還沒來得及做出相對的反應,兩人的凝聚出的虛影,就迅猛的衝撞在一起,一時間,整個議事廳內,狂風亂舞,場面格外駭人。

而在那散發出濃郁靈力波動的中心,戰斧與手掌,瘋狂的對峙在一起,一上一下,拚命想要分出個勝負。

「好強的靈力底蘊。」感受到葉戰那戰斧虛影中的氣勢,元霸神色微微有些詫異,但這詫異很快就變成了冷笑,道,「不過招式還是弱了些。」

話語一落,元霸身體猛的一抖,體內的靈力練匹瘋狂的奔湧出來,向著那巨掌虛影就匯聚過去。

反觀葉戰,雖然憑藉靈珠爆發出的能量,第一時間抵擋住了元霸的攻勢,但隨著對峙的進行,明顯有些後勁不足。

轟!

巨掌猛的向下壓迫,原本氣勢不弱的戰斧虛影,竟然承受不住那種壓力,斧刃都逐漸的彎曲起來,而手握戰斧虛影的葉戰,臉色也是越來越差,顯然是有些承受不住那種對方的威勢。

見到這種局面,議事廳內的葉家眾人,臉色都浮現出濃濃的擔憂,倒是那元武,老成的臉龐上,有著一抹隱晦的猙獰笑意。

「葉凡,怎麼辦,爺爺似乎要落敗了。」葉輕靈臉蛋兒微白,神色焦急的望著葉凡,問道。

而此刻的葉凡,兩道劍眉微微皺著,但神色並沒有太多的焦急,相反但是多了抹冷意,他冷哼一聲,道:「既然一枚解決不了問題,那就來兩枚。」

說完這話,葉凡便不等待葉輕靈從詫異中反應過來,手掌猛的甩出,又一枚散發著濃郁幻靈波動的靈珠,向葉戰爆射過去。

「爺爺,接著。」

正在苦苦抵抗元霸那下壓巨掌的葉戰,察覺到又一枚靈珠爆射過來,閑置手掌迅速抓來,然後直接吞入了口中。

轟!

葉戰體內傳來一陣轟響,體內的靈力練匹,瞬間暴增了數倍,原本處於下風的戰斧,氣勢也是瞬間暴漲,還沒等元霸反應過來,就直接將那巨掌,徹底的壓倒了。

嘭!

雙方招式,猛然爆炸開來,讓的整個議事廳,都劇烈的晃動起來,而那兩道身影,則是從那濃郁的靈力波動中,驟然倒退出來,腳掌擦地,帶出了兩道深深的溝痕,最後才穩住了身形。

「爺爺,您沒事吧。」

原本以為結局已定的元武,見元霸竟被葉戰壓了一籌,老成的臉龐上神色也不由的一變,他衝上前,就關心問了起來。

元霸擺了擺手,向來從容的臉上,神情有些難看,很顯然在葉戰的手下吃了虧,這讓他的面子有些掛不住,

「葉戰,既然你們葉家無情,那就不要怪我們元家無義。」元霸盯著葉戰,冷冷的道了一聲,隨後便將目光落向了葉凡,冷笑道,「你這顆腦袋,老夫遲早會取的。」

「走!」元霸淡紫色長袖猛的一甩,帶著元武便向廳外躥了出去。 元霸帶著元武離開了葉家,但是議事廳內,氣氛依舊十分的壓抑。

「這下完了,惹怒了元家,我們在青元鎮就徹底的孤立無援了。」一長老臉色愁苦的道。

「白柳兩家就是因為元家的威懾,才沒有對葉家動手,如今失去了元家的庇護,以後得日子恐怕不好過啊。」

「實在不行,我們舉族搬遷吧,這樣最起碼還有一線生機。」

議事廳內,葉家眾人的情緒,格外的悲觀,而那葉雄,這個時候開口道:「父親,我看您就不應該護著那小畜生,如果不是因為他,我們葉家又怎麼會落到今天這般田地。」

「都住嘴吧。」葉戰皺著眉頭,沖眾人道了一聲,然後就轉身走上了主位,原本就有些褶皺的額頭上,浮起了幾道深深的皺紋,他望向下方的葉凡,語氣淡淡道,「小凡,在平陽郡的命令到達之前,你先避避風頭,至於其他的事情,爺爺會處理好。」

聞言,葉凡心頭有些不甘,但考慮到現實情況,他只能是點了點頭,同意了葉戰的說法。

「爺爺,你可不能相信這個傢伙的一面之詞,萬一他說的都是假的,那我們葉家可就會因此付出極其慘痛的代價啊。」人群中,葉凌站出來,繼續與葉凡作對。

聽到這話,葉戰泛霜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而葉凡旁邊的葉輕靈,此刻冷笑一聲,站出來對葉凌嬌斥道:「一個廢物在這裡大呼小叫,再說一句,本姑娘把你揍得你爹都認不出來。」

「你!」葉凌最記恨的就是葉凡廢他丹田的事情,眼下被葉輕靈揭開傷疤,葉凌無比的憤怒,興許是因為有葉雄在場,他虎目怒視著葉輕靈,嘲諷道,「你在我們葉家白吃白喝這麼多年,到最後還給我們葉家帶來這麼大的災禍,你憑什麼在這裡大呼小叫!」

聽到這話,葉輕靈臉色頓時冷了下來,臉蛋兒上滿含怒氣,反駁道:「葉凌,你……」

啪!

葉輕靈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場上傳來一陣清脆的打臉聲,她定睛望去,竟發現一道身影從葉凌面前一閃而過,之後他就見到那葉凌那張算不上帥氣的臉上,多了一道鮮紅的手掌印。

這一幕,來的太突然,場上眾人一時間都有些發懵,就連那葉雄,臉色都出現了一瞬間的錯愕,而之後那雙虎目中,就涌動起瘋狂的殺機。

「輕靈是我葉家人,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葉凡攥了攥手掌,語氣平淡的說道,但是誰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冷意,他目光掃向憤怒的葉凌,笑道,「誰再談論,小心我的巴掌不留情。」

「小畜生,你這是找死!」場上葉雄,勃然大怒,腳下跨出兩步,同樣是一巴掌,狠狠的向葉凡臉上甩了過去。

「住手!」就在葉雄手掌即將甩到葉凡臉上的時候,主位上的葉戰猛的一拍桌子,喝止道,他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訓斥道,「靈兒姓葉,那就是我的親孫女,以後誰再說三道四,我第一個不饒他!」

「都散了吧!」葉戰起身,長袖猛的一揮,沉著張臉就又出了議事廳。

「哼,小畜生,我就要看看,你還能蹦噠幾天。」葉雄沖葉凡怒哼一聲,恨恨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掌,也隨著葉戰的步伐,走出了廳外。

廳內的葉家眾人,都是唉聲嘆氣的走可出去,神態間滿是愁苦的神情,不過就在葉寧轉身離開的時候,葉凡卻突然對其道:「謝婷讓我將你的報酬帶來,不過我給拒絕了。」

轉過身去的葉寧,冷漠的臉龐上,微微一緊,但並沒有說什麼,腳步微微停頓后,就走向了廳外。

可還留在廳內的葉落天,那雙溫和的眼眸中,卻多了一抹訝異之色,不過這抹訝異一閃即逝,他向眼前這一對年輕人掃了一眼,嘴角多了抹笑意,道:「待會兒記得回家吃飯,你娘還在家等你。」

說完,葉落天就沒等葉凡回答,從兩人身旁擦身走過。

「瞧你這一臉憔悴的模樣,這兩天肯定沒吃什麼東西。」對於父親的舉動,葉凡也是心領神會,他目光在葉輕靈的臉蛋上掃了兩眼,然後握住對方的手,拉著就向外走,道,「走,上我家,我讓娘親給你燒兩個好菜。」

自己的玉手被葉凡一把握住,葉輕靈的臉蛋上就像燒紅的炭,十分的滾燙,他幾乎本能的就想去掙扎,但是卻發現葉凡的手抓的格外牢固,最後也只能低垂著腦袋,任由對方拉著,臉蛋兒深埋在弧度誘人的胸脯中,與葉凡一起前行。

但是被葉凡拉著手剛走了沒幾步,葉輕靈就突然想到了什麼,她月牙眸子望著葉凡,臉蛋兒羞紅,低聲道:「葉凡,我就不去了吧,我們都還沒什麼,如果大晚上的去你家,影響不太好。」

聞言,葉凡止不了步子,黑眸有些戲謔的望了過去,他從沒想到,這向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一副大姐范兒的葉輕靈,也會有犯難的時候,而且對方那嬌羞的模樣,與當初那暴力女神的姿態,可以說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截然不同。

「你身上能看的,我十多年前就看了,我身上能看的,你之前在修鍊場也看過了,既然連身體都這麼熟絡了,來家吃個飯,又能怎麼樣。」葉凡望著臉蛋兒微紅的葉輕靈,語氣略帶調侃意味的說出這番話,然後他就抬起葉輕靈的手,做了個很紳士的動作,笑道,「我美麗的新娘子,跟我回家吧。」

「誰是你的新娘子,油嘴滑舌!」聽到葉凡的話,葉輕靈臉蛋上的紅暈頓時又濃郁了幾分,她白了葉凡一眼,便低垂著腦袋,任憑整顆芳心撲通亂跳,唇角的喜悅一點點瀰漫。

「憑欄望月,佳人如夢,是故如期,兩袖清風。」

葉凡望著葉輕靈那雙比月牙還要明亮的美眸,心中突然湧出一番感慨,這一刻,他的心中竟然這麼的充實,他沖對方笑了笑,道,「兩袖清風的日子,總算是過去了,哈哈。」

葉凡拉著臉蛋兒羞紅的葉輕靈,兩人消失在這獨有的夜色下。

……

今晚的葉家,氣氛有些壓抑,但是在葉家某個小院內,卻絲毫沒有外界的壓抑,反倒是稍微顯得有些尷尬。

「靈兒,多吃點,好好補補身子。」葉母在了解了葉凡的情況后,便將這個有些想念的兒子拋到了一邊,注意力全都落在了葉輕靈的身上。

興許是因為與葉凡的關係稍稍有些進展,葉輕靈在飯桌上倒顯得有些拘謹,但在葉母的熱情招待下,這份拘謹逐漸的消失了,與葉母逐漸的熟絡起來。

「我說娘,我是不是你親生的,怎麼能夠這麼偏心呢。」見到母親一個勁兒的給葉輕靈夾菜,葉凡心中生出了一絲的嫉妒,沖母親說道。

聞言,葉輕靈倒是故意挑了挑唇角,神態間多了一抹得意,但是她不知道,自己這番姿態,落在葉凡的眼中,竟然成了一種變相的挑逗。

「這個女人,以後估計也不是個省油的燈。」八字雖然還沒一撇,葉凡就隱隱為自己接下來的人生,擔憂起來。

不過就在葉凡心中想著的時候,飯桌對面的葉母,卻說話了。

「瞧你這孩子,又說傻話了,你這一身肌肉,吃多了也是浪費。」葉母笑望了葉凡一眼,然後將柔和的目光落向葉輕靈,說道,「可你看靈兒,除了屁股圓一點兒,其他地方一點也不長肉,如果不好好調養身子,這要是以後生了娃娃,拿什麼養活孩子?」

「咳咳。」

夢靜這話一出口,那在桌邊沉默了許久的葉落天,不由得輕咳了兩聲,而葉凡,也是直接笑噴了出來。

「哈哈,我娘說的沒錯,輕靈你的確該好好補補了,萬一將來奶水不夠,受苦的不還是娃娃嗎。」葉凡戲謔的望著臉色羞憤的葉輕靈,調侃道。

被葉凡這麼一調侃,葉輕靈臉色一片燒紅,敢情鬧了這半天,這倆人竟然是嫌她……

葉輕靈心中羞憤交加,卻礙於場合不好發作,當下抬起玉腳,從桌下對著葉凡的腿,用力一踢,心道:「該死的葉凡,讓你調戲本姑娘!」

身為靈符師,葉凡感知十分敏銳,對於葉輕靈的舉動,自然是感覺到了,他嘴角微微一翹,雙腿在對方腳尖踢來的時候,一閃然後一夾,恰好將葉輕靈的玉足,夾住了。

「跟我斗,小樣兒。」望著葉輕靈那一臉驚慌的模樣,葉凡心中不由得意的笑了起來。

對面的葉輕靈,並沒有想到葉凡會這麼做,她用力的向後抽自己的腳,可是無奈葉凡雙腿夾的太過牢固,根本就無法動彈,一時間她身子微傾,美眸盯著葉凡,其中涌動著複雜的神采。

「小靈兒,你怎麼不吃菜啊,難道是阿姨燒的菜不合你胃口?」葉母見葉輕靈不動筷子,於是就出言詢問道。

「不是,不是菜的問題。」葉輕靈應道。

葉母疑惑,問道:「那是什麼問題?」

「是,是……」葉輕靈的表情十分的不自然,口中說話也有些支支吾吾。

此刻她真的是有苦難言,她總不能說是葉凡夾住了她的腳,那樣該多難為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