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嚴經緯的話,把夏家眾人惹得哈哈大笑。


夏建林,黃麗梅,還有夏子悠臉色難看。

丟人!

太丟人了!

他們恨不得找個地縫給鑽進去。

這一刻,就連夏子悠都後悔為什麼要把嚴經緯帶來參加家宴。

「哈哈……嚴經緯,雖然你的夢想很美好,但現實很殘忍。我告訴你,我們夏家祖傳的醫館,是傳那不傳女的。你就算真的跟著二叔學了中醫,也沒那個資格繼承醫館,你最多能幹到二叔退休。」

夏子明還是控制不住笑意,「所以,我勸你還是求求徐公子,讓他給你安排個工作。」

徐譚超笑著說:「嚴經緯,只要你求我,我馬上給你安排。」

「不用,我過段時間會接手一家集團公司!」嚴經緯拒絕道。

撲哧!

哈哈……

嚴經緯這話,再次惹得眾人大笑。

「嚴經緯,你能告訴我你要接手哪家集團公司么?」夏子琳強忍著笑意。

「池昌集團!」

嚴經緯這四個字一說出來,夏家人不少人都笑道彎了腰。

徐譚超指了指自己,對嚴經緯道:「嚴經緯,你知道我爸是誰么?」

「我沒興趣知道。」嚴經緯回答。

「我告訴你,我爸就在池昌集團任職,他是池昌集團的高層管理。池昌集團,那是華僑富商孫池昌先生的公司,你接手池昌集團?到底是用什麼樣的姿勢睡覺,能做這樣的春秋大夢!」

徐譚超說出自己身份的時候,夏家其他人都有些吃驚,心想怪不得夏老爺子如此看重徐譚超,原來他老子竟然是池昌集團的高管,這身份可不簡單,手握大權,徐譚超要真成了夏家的女婿,到時候隨便拿點池昌集團看不上眼的項目,也足夠夏家吃飽了!

他們夏氏集團和池昌集團比起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

「接手池昌集團,嚴經緯你沒病吧?」

「他腦子是不是在牢里被人打壞了?這牛吹得,無邊無際!」

「我今天總算見識到什麼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怕是個傻子吧!」

夏子悠一家人,聽著眾人的嘲笑,已經徹底絕望。

「嚴經緯,你閉嘴吧!」黃麗梅感覺這輩子所有的臉都在今天丟盡了。

「可我真的要接手池昌集團啊!」嚴經緯開口。

「你別再說了,我求求你別再說了!」夏子悠死死的盯著嚴經緯:「給我們點尊嚴,好么?」

「好,我不說了!」

老婆發話,嚴經緯只好乖乖閉嘴。

今天夏子悠一家人,註定成了笑話。

一直到吃飯前,眾人都在討論取笑嚴經緯的那一番言論,就連上菜的傭人保姆,都輕聲低估嚴經緯這位姑爺今天算是刷新了吉尼斯臉皮厚度記錄。

不管是夏子悠,還是她的父母,在吃飯的時候都沒什麼胃口。

倒是沒心沒肺的嚴經緯和月月父女兩,吃的那叫一個歡。

而且吃飯途中還發生了點小插曲,一開始轉桌面前有月月喜歡吃的菜,月月剛準備夾呢,就被坐在對面的幾個夏家年輕小輩故意轉走。被嚴經緯發現這一幕之後,只要寶貝女兒要吃什麼,他就把哪個菜轉到月月面梁府門口已經圍了一大群人,亞麗等人到的時候反而插不進腳了。好在門房提前被囑咐了的,很有眼色的過來,請亞稚等人從側門進入。

梁定高也迎了出來,口中直呼抱歉。「王子親臨,怠慢了怠慢了。」亞稚禮貌微笑,微微點頭。亞麗則俏皮的朝着梁定高眨眼,梁定高也朝她拱手相迎。

「門口是怎麼回事

《快穿之攻略殺掉我的男人》復仇的帝王二十七 天渣碎屍的惡劣事件不可避免的傳到了上面。

與底層怒氣衝天的戰鬥天使們不同,坐在天城內的最高領導們不能直接批准對天渣進行剿滅。

因為在那背後有着很重的陰謀的味道。

會議廳內,那種令人傷悲又憤怒的圖片被關了又開,開了又關。

原本一向在科學領域追求最深處奧秘的天啟王涼冰這次卻成了最表面的支持者。

「這踏馬還討論個屁啊,直接把那些渣渣給殺了!留一個人,隨便什麼手段也就把東西全問出來了!」

「天啟王,請注意你的言辭。」

凱莎看着滿心怒氣的涼冰猛的拍桌起身,淡淡道。

後者卻驚訝於凱莎這種時候為什麼還能如此平靜。

「那些渣渣,把一個天使姐妹給弄成了那副樣子,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人家的姐姐都已經哭的撕心裂肺了,我們還要在這討論個屁啊!」

沒有再去理會凱莎,涼冰一甩身後的披風,大步匆匆的就向著會議室外走去。

其她的人也都紛紛看向凱莎與鶴熙。

凱莎的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就像是神色被千年的寒冰所凍住了一樣。

「天啟王她……」雨桐有些不放心涼冰,於是向凱莎看去。

但是凱莎卻說:「由她去吧,會議繼續。」

「可是……」

雨桐還想說些什麼,鶴熙又輕聲道:「放心吧,凱爾也在外面。」

「那、那繼續吧,唉…」

搖了搖頭,雨桐揮手調出了一個視頻,然後點擊播放……

……

咔——

將手裏的食指大小的餅乾掰成兩半,凱爾向著悶悶不樂的涼冰遞去。

「給。」

「嗯?哦…謝了。」

看着涼冰將餅乾放在嘴裏,凱爾才收回了手,說:「當年的天渣都被我殺的差不多光了,現在卻能遇上這樣的事情,後面一定是有陰謀的。」

「我知道,只是…只是我咽不下這口氣。」

凱爾點點頭,將半塊餅乾拿在手裏把玩卻沒有去吃,不是故意要表現什麼,只是單純的沒有胃口。

「我先前跟那孩子的姐姐談過…當時的情景,真的令人心疼,但是我卻還是嘴上說着『人死不能復生,你要堅強的活下去…』這樣毫無意義的話。」

「因為她只想替妹妹報仇,她的母親幾百年前就死了,兩姐妹可以說是相依為命,結果卻竄出來了那群天渣…我靠!一想到那群天渣現在還在宇宙的某處逍遙快活,我的心裏就直冒火。

你說它們怎麼敢的?」

可能是化悲憤為食慾了,涼冰兩口就將餅乾吃完了;凱爾見狀,便將自己的半塊也給了涼冰,同時道:「畜生尚且知道求生避死,可見天渣比畜生都還不如,只是就算你現在想把它們通通抓起來砍了、砍一千刀,也必須要先找到它們的大致活動範圍以及它們的大致實力。」

一說到實力,涼冰看着凱爾卻又突然笑了,淡然道::「實力什麼的就不用探了吧?這不是有你嗎。只要找到那群天渣的蹤跡,我直接就是一個空間傳送,把我們兩個傳到它們船上。」

「我?」凱爾搖了搖頭:「你覺得鶴熙會讓我跟着你一起瞎鬧嗎?」

涼冰卻大力的拍了一下凱爾的肩,恨鐵不成鋼的說:「你怎麼能怕老婆呢?你是女武神啊,宇宙最強天使啊,你實力有多強難道還要我來幫你敘述一遍嗎?

而且你就不想把那群天渣幹掉?想想那個孩子,再想想她的姐姐,凱爾,別跟我說你也跟我姐一樣,鐵石心腸。」

凱爾當然不是鐵石心腸,只是她曾經犯得錯,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為自己的衝動與魯莽,一時的熱血上頭所帶給她的可不是什麼豪壯之舉后的讚賞,而是一次又一次永遠的分別。

「制定個計劃吧,行動前多動動腦子,我就跟你一起去找那些天渣,不然就等會議結束后,她們是要怎麼做的。」

「沒問題!你就等著好了,我現在就去天啟號上查資料,一定會給你一個完整的計劃的。」

凱爾表示她會在這裏一直等到涼冰回來,後者確定了一遍凱爾不是說謊后,立刻就衝上了天空,向著天啟號的方向飛去。

望着逐漸消失在雲層中的身影,凱爾十分自然的給鶴熙發去了一條短訊。

【涼冰暫時不會衝動了,讓凱莎不用擔心。】

【知道了,不過你對這件事怎麼看?】

怎麼看?

凱爾甚至不用想,因為先前一直就在思考的她已經有了自己心中的答案,此時只是將早已備好的答案說一遍而已,並不耗費什麼時間。

【根據最近遇到的那些事來看,很大可能是三角體在背後指使,不然的話也說不通,為什麼會這麼的巧,才剛剛發佈了搜尋他們的命令,後面就出現了那些天渣。】

如果說背後沒有三角體插手,凱爾都不相信的。

鶴熙也是跟凱爾相同的想法,【只是眼下有個問題,我們不清楚三角體的意圖是什麼,是想通過戰爭獲得什麼,還是單純的想要威懾我們一下,這都不好現在下判斷。】

凱爾的食指敲了敲身前的虛擬屏幕,而後輸入了一串字,便很快發送出去。

【兩個都防備一下吧,先前莫尤帝國的事情也是一場大陰謀,小心一點沒有錯的。】

【大家都是這樣想的,現在已經在討論了。】

圍繞三角體與天渣的話題,已經在會議室內響起了激烈探討,而門外的凱爾卻是將一切都收起。

仰頭看着天空中耀眼的恆星,那光照下來的灼灼熱浪,幾乎能夠用肉眼去看見,而被這光亮照着的同時,凱爾的腦海里卻不禁浮現出了將那可憐女天使屍身帶回來的名叫洛伊的天使,她當時的樣子,就像是死去了一般。

「連同伴都是這樣,那你當時又該是受到了怎樣的折磨……」

……

白色的空蕩房間內,一張凳子與一張床,被一面白布所分隔開來。

在布的裏頭是床,上面蹲坐着一個雙眼無神的女天使,雙手抱着雙膝,整個人躲在床靠牆角的一處,一動不動、緘默不語。

在布的外頭,天使琳坐在凳子上,臉上的表情也不好看,好幾次張口想要呼喚對方的名字,卻又怕驚到對方而不得不閉上。

兩人就這樣你不動、我不動的坐着。

再往外一些,靠着門框,雙手抱胸的金色短髮女天使以及另一名金色長捲髮女天使,各自都在檢查著自己身上的裝備,時不時還會將腰間劍鞘里的烈焰之劍拔出來,好好的摩挲一番,然後又插回去。

整個過程中沒有人說話,氣氛也顯得很凝重。

一直到那扇門「咔」的一聲打開后,天使琳右手緊握著烈焰之劍的劍柄走了出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