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嚴長老的話,咋一聽似乎很公平,卻頓時讓身為門主的穆雲帆愣在了當場,心中更是叫苦不迭。/p


要知道丹藥雖分地、天、玄、黃數階,並且那玄靈丹與碧春丹雖同為天階丹藥不假,但一個是短時間內補充靈力的療傷聖品,而另一個則是駐顏靈藥,為愛美之人夢寐以求之物,兩者間的分量,以及煉製起來的難度,也就可想而知了!/p

此外,最讓穆雲帆感到棘手的是,那玄靈丹貴為五玄之首,可以說是當年支撐著五玄門不斷壯大的根本,其配方又豈能是人盡皆知?如此前提下,整個五玄門,滿打滿算,知曉煉製之法的人也不會超過四人,這其中,還必須算上半吊子星兒!/p

說起來,這一方面是煉製之法保密原因,不可輕傳。另一方面,則是因為這煉丹之術不同於修魔,除了要以深厚靈力為基礎外,還必須具備一樣幾乎百里無一的天賦,方才有成為煉丹師的可能,那就是魂力。/p

可以說,因需要藉助魂力對火候及藥力配比進行精準控制,所以,魂力的強大程度,直接決定了一個煉丹師所能達到的高度。/p

也正由此,煉丹師雖不一定是修魔高手,但在整個大陸而言,其地位卻必是超然的。這也就可以理解,整個偌大的五玄門,能夠煉製出玄靈丹的,也就穆雲帆,大弟子卓定遠,關門小弟子覃松,以及自己愛女星四人兒了。/p

而按照剛才嚴長老所言,此次的交流切磋,是以三名年輕弟子為主。換言之,自己不能出戰的情況下,五玄門內,出戰之人尚且找不夠,又何談勝負?/p

看來今日之局,必然為對方精心布置的結果,不然也不會如此的直指五玄門的要害發力了。/p

果然,眼見穆雲帆面有難色,一旁的趙?等詞竊椒⒌牡靡猓?蟹熳判⊙郟?渙臣樾Φ牡潰?p

「呵呵,恭喜穆門主啊,此番若是能夠勝出,想必這五玄門之名,必將傳遍這星魔域啊!當然,若是長老隨意點出三名弟子,便將穆門主的得意門生勝了去,哈哈,則這五玄門,想必也就沒有再在這流雲城存在的必要了!哈哈!」/p

此言一出,舉坐皆驚。原來這趙家搬出星魔城嚴長老來,竟然是想以此來定五玄門在流雲城的生死,頓時讓穆雲帆勃然大怒,半步馭靈魔修的修為頓時狂暴顯出,在大殿之中形成了一道令人窒息的壓迫感:/p

「趙?擔?閼饈瞧廴頌?醯】鑾遙?庖幻胖?慫ト偃瑁?制衲蓯且懷」仁躍湍芘卸ǎ俊?p

感受到強大的壓迫感,趙?搗逝值納硤逡彩翹諶蛔宰?紊險酒穡?榱τ慷?洌????氬皆α檳?薜男尬?孤段摶桑?焦汕看蟮牧榱ε鱸諞黃穡?????看蟮難蠱雀校?媒?災?瞬幻庖徽蠛笸恕?p

「嘿嘿,穆門主這話可就不對了,今日切磋對象為嚴長老一眾弟子,可不是我趙家弟子。莫非,穆門主竟然以為嚴長老這是欺壓於你?至於是否能以一場比試便定你五玄門的興衰榮辱,還是要請嚴長老來斷定了!」/p

話到最後,趙?刀宰哦俗?難銑だ銜⑽⒁煥瘢??衾鏌咽巧幣獗下叮?p

聽到二人對話,嚴長老緩緩道:「今日比賽切磋,也算是有教驗的意思於其中。對了,忘了告訴大家,本座臨行之際,曾獲得城主大人命令,要求對這流雲城的勢力作出適當調整。這麼說,想必穆門主便懂了吧?」/p

話若驚雷,穆雲帆頓時心中一顫,額頭已是漸漸的顯出了絲絲冷汗來,強大的靈力不覺也是慢慢的弱了下來。/p

顯然,有備而來的趙?導把銑だ系熱耍? 將女重生:皇上別放肆 饗允遣換崆嵋裝帳值摹H緗窬質疲?桓齟χ貌煌祝?慊嶠?逍?磐迫臚蚪儼桓吹納鈐āO氳醬耍?略品?鬧脅喚?質且徽蟠蠹保?偈畢萑肓俗笥椅?訓木車刂?校?行┗瓴皇厴岬鬧匭倫?厴鮮滓巫由稀?p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傳音不疾不徐的響起在穆雲帆腦海中:「怎麼了門主,難道這中間什麼棘手的問題嗎?」/p

感受到林韌傳音中的關心,穆雲帆雖然心中一暖,但待想到林韌雖然修為驚人,但畢竟不是煉丹師,於目前局勢無任何助益時,不覺心中一聲喟嘆,苦笑著傳音道:/p

「唉,小兄弟有所不知,目前對方要求三戰,奈何弊門能出戰的青年弟子唯有兩人,更別說贏得約戰了!看來弊門此次是難逃此劫了啊!」/p

作為林韌來說,自然是知道煉丹師的苛刻條件,微微一陣沉吟,便再次傳音道:「門主可是信得過在下?」/p

不明白林韌為何於關鍵時刻會如此問,穆雲帆不覺詫異道:「小兄弟何出此言?你於小女有救命之恩,便是老夫的恩人,自然是不分彼此的!」/p

「如此,可否將那玄靈丹煉製之法告訴在下?」/p

「小兄弟,你的意思是?」聽到此處,穆雲帆心中不覺一震,頓覺更加的看不透眼前這英挺少年了。/p

面對穆雲帆疑惑的目光,林韌微微一笑,再次傳音道:「如果我出戰,想必也不算是壞了規矩吧?」/p

聽到此,穆雲帆不覺心中大喜,臉上雖是毫無異色,傳音中卻是滿是期待:「什麼,小兄弟竟然也是煉丹師?」/p

「在下雖然不是煉藥師,但只要門主能將那煉製丹訣,以及煉製竅門告訴在下,則煉製這玄靈丹,在下還是有些信心的!」林韌緩緩道,眼中卻是淡淡的自信之色!/p

聽著林韌的話,深知煉丹不易的穆雲帆不覺一噎,卻也只好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心中一聲喟嘆:/p

不是煉丹師,卻還如此自信滿滿能夠煉製出玄靈丹!如今的年輕人,都是這般的自信嗎?/p /p

不多時,巨殿之中便搬上了兩隻青銅巨鼎,雕文刻符,古香古意,非銅非玉,也不知是何種材料所鑄。/p

此時,鼎中火焰已然升起,火舌吞吐,不多時便讓那圓鼎之中冒出一絲肉眼可見的淡淡煙霧來。/p

「啟爐!」/p

一聲巨吼不知何人發出,在大殿中迴響。話音未落,兩名年齡均為二十左右的青年排眾而出,面色各異的分別來到圓鼎前站定,靈力涌動間,鼎火頓時升騰自如。/p

左邊一人,身著紫色勁裝,面色沉穩,氣度不凡,胸口一個碗口大小的「玄」字赫然在目,想必便是穆雲帆大弟子卓定遠無疑了!/p

而右邊一人卻是一身赤袍,眼神顧盼間皆是自得之色,顯然是並未將這流雲小城內的一名煉丹師放在眼裡。/p

「試鼎!」/p

又是一聲喊出,兩人頓時雙手觸鼎,同樣是靈力涌動,頓時一股肉眼可見的黃白之氣自鼎內生成盤旋,讓整個圓鼎都發出了陣陣嗚嗚之聲。見此,二人均是微微一點頭,對這圓鼎也是並無異議!/p

看來,這第一組的比試,二人便是旗鼓相當。/p

「請葯!煉丹開始!」/p

又是一聲低吼后,二人一邊控制著爐內火候,一邊運指如飛,紛紛自各自儲物袋之中召出了種種藥材,向著雲蒸霞蔚的圓鼎之內連串飛去!/p

頓時,只見各色藥材剛一進人圓鼎,便在二人靈力的指揮下,被那多寡不一的黃白之氣所包裹,並在鼎內高溫下,要麼直接化為液體懸浮於鼎內,要麼則化為各色粉末,如此種種,不一而足!/p

而當藥材越投越多,需要用於控制火候及掌握藥材藥性變化的魂力則就越多,而這其中因為火候及黃白二氣比例的控制,則是大量的消耗著煉丹者的魂力!/p

不多時,二人額頭均已見汗,原本控制自如的火焰與靈力,自然也是遠不如從前,明顯是魂力開始衰竭的表現。/p

好在,經過頓飯左右的煉製,終於不用再往鼎內投放藥材了。而早就在鼎內化為不同形態的各色藥材,也終於在白黃之氣的反覆作用下,於鼎內開始形成了拇指大小的藥丸雛形。/p

眼見煉製已然到了最為關鍵時刻,二人雖然滿臉通紅,卻是不敢有絲毫大意,聚精會神的操縱著鼎內的藥材,緩緩的向著那拇指大小的圓形狀藥丸凝聚而去。/p

最終,爐鼎內,拇指大小的藥丸越來越圓潤,色澤也由斑駁雜亂,開始變得越發純正,一粒赤紅如血,一粒碧綠如玉,在鼎內疾轉不停!/p

「葯成!」/p

巨吼聲中,第一輪的比試終於完成。/p

眾人看著兩粒顏色迥異的藥丸,雖於形狀,色澤,乃至藥力均為上品,然而畢竟玄靈丹煉製難過碧春丹,故而經眾人一致裁定,還是煉製玄靈丹的卓定遠略勝半籌。/p

眼見結果已定,赤袍少年一臉的不服氣,奈何見嚴長老卻是一臉不在乎,就像是明知他將敗於卓定遠這五玄門中,除門主穆雲帆外最厲害的煉丹師一般,不覺心中一愣,只得悄悄回到本陣。/p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卓定遠煉丹之際,林韌與穆雲帆二人卻是相互傳音不斷,顯然是正在交流著那煉丹心得!/p

旗開得勝,不免讓五玄門眾人心中一喜,對那勝利似乎又有了一絲期待。這其中,唯獨門主穆雲帆卻是眉頭緊鎖,因為他明顯感覺到,嚴長老所派三人,這當先一人是魂力最弱者!/p

果不其然,這第二陣比試,五玄門年方十三的少年覃松雖然天賦出眾,奈何魂力經驗俱不到火候,於眾目睽睽之下,最終甚至連丹藥雛形也未形成,一爐藥材整個的化為了灰燼,自然是輸得徹徹底底。/p

如此局面,雙方皆一勝一敗,也就意味著,第三陣將成為決定勝負的關鍵!/p

換言之,這勝負的砝碼,穆雲帆竟然只能放在從未煉過丹藥的林韌身上,心中自然是一絲底氣也無!/p

「第三陣,星魔城煉丹師汪懷錦,對陣五玄門,這個,這個林韌!」洪亮的聲音傳來,頓時在大殿之中引發了一陣不小的騷動。/p

要知道,就星魔城煉丹師而言,眼前這嚴長老自然是絕無爭議的第一人,是貨真價實的丹尊者,超越丹王的存在。/p

而要說第二人,則毫無疑問便是這汪懷錦了,作為嚴長老的得意大弟子,汪懷錦晉陞煉丹師已有多年,距那丹王之境也僅一線之隔,實力經驗兼備,幾乎同輩未遇對手,是整個星魔城都頗有聲望之人。/p

也正是如此,才可見趙家是何等的居心叵測。/p

不過,與汪懷錦不同,五玄門所派與之對戰之人,竟然是一個眾人從未聽聞過的少年,這豈非無異於主動認輸?/p

想到此,五玄門上下不由大驚,只得將一雙雙疑惑的眼睛看向了門主穆雲帆。而後者卻是臉露苦笑,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讓眾人心中不由更是心若死灰。/p

「啟爐!」/p

又是一聲朗聲大吼。吼聲中,只見一名二十四五歲左右白袍青年緩步走出,不帶一絲感情的雙眼漠然一掃,似乎想要看清自己的對手到底是誰,讓眾人頓時感到其身上的霸氣!/p

在青年的注視下,林韌卻是自穆雲帆身旁施施然緩步走出,顯得從容不迫,嘴角勾勒出的微笑,讓人有一種摸不透的神秘感。/p

事實上,大殿之中,大多數人也確實是摸不透林韌的底細。於是乎,魂力紛紛涌動,想要感知這個陌生人的魂力修為,卻都驚奇的發現,對方體內竟然是一片沉寂,完全沒有任何的魂力波動的跡象,不免這心中,又是哀嘆了無數聲!/p

同樣,微微一掃林韌后,白袍青年不帶一絲感情的眼中,一道若有如無的譏諷之色微微一閃,隨即也不多說,靈力涌動間,試起了爐中火焰來。/p

另一邊,林韌憑藉強大魂力,幾乎不用試探,便已看出對面白袍青年為聚靈魔修,自然也不多說,同樣是靈力涌動,控制起爐子中之火來。/p

這控火之法,雖看似簡單,即以魂力鋪以靈力,一道控制火焰的強弱。然而,因煉製丹藥,特別是煉製高階丹藥需要的極端精準性,讓非親身經歷者,幾乎無法感知其中的難度。/p

此時,林韌便是如此,強大的靈力,讓火焰熊熊燃燒而起固然簡單,但如果說是要借著魂力控制火焰大小自如,卻就著實讓林韌一陣手忙腳亂、應接不暇了!/p

「這,這林韌竟然連控火都是如此的艱難?這豈不是……,豈不是笑話?」/p

「唉,看來五玄門此次,是真正的窮途末路了啊!」/p

「門主究竟想要幹什麼,為什麼不讓星兒小姐出戰?好歹,她也曾煉製出過這玄靈丹!」/p

眼見眾人一片議論,白袍青年嘴角微微一笑,臉上的自信之色更是溢於言表。/p

好一陣,林韌這才慢慢的掌握了以魂力控火之要義,讓爐中火焰變得溫順了起來。/p

此時,瘦高的嚴長老原本眯縫著的雙眼猛然間精光四射,死死的盯著林韌,心中已是掀起了一陣怪浪:「這是何人?為何其魂力竟會如此強大?」/p

也不管嚴長老的反應,按著這煉丹師煉丹的程序,試鼎及請葯等環節正有條不紊的進行著。而在經歷了控火環節的不適后,後面的環節,林韌適應得竟是異乎尋常的順利,讓一旁嚴長老的眼神變得越發的犀利深邃。/p

接下來便是真正的煉丹環節,只見在林韌手中,藥材如流水般投入鼎內的瞬間,鼎內黃白之色頓時像是有了靈性,視藥材性質而定,或多或少的飛出,將那藥材迅速包裹煉化著,不久便紛紛的化為了要麼液態,要麼粉末的不同形態來,並相互融合,相互影響了起來!/p

此刻,魂力涌動而出,林韌清晰的感受到了鼎內藥材情況。眼見所有的藥材都按照著計劃在變化著,竟然顯得有些出乎意料的輕鬆,林韌心中突然一動,嘴角微微一笑,意念所到處,一大團藥材猛然自自己儲物袋之中飛出,一股腦兒的投入了圓鼎內!/p

「什麼,簡直是胡鬧,完全不按藥性先後之序,豈有不敗之理?!」/p

「嘿嘿,這個小子也太高估自己了吧,竟然妄想一下子控制如此之多藥材的煉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p

議論聲再次紛紛的響起,顯然已是一片看衰林韌。耳聞著眾人的議論,再眼看一旁林韌鼎內情況,白袍青年嘴角露出了絲若有若無的笑意,臉上也是露出了輕鬆的表情!/p

不過,在所有人當中,有兩人卻是齊齊的露出了震驚之色。此時,只見穆雲帆與嚴長老二人身子微微站起,滿含驚詫之色的雙眼眨也不眨的盯著林韌,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們。/p

嚴長老身旁,臉上已是笑出一朵菊花的趙?擔?腿患淇醇?銑だ系鈉婀直砬椋? 索婚甜心,腹黑江總迷上她 倏此?谷皇侵敝鋇畝⒆琶饗月依吹牧秩褪保?瘓跣鬧幸匯叮?闋判Φ潰骸昂嗆牽?飧觶?銑だ鮮薔醯糜瀉尾煌字?β穡俊? 不染年華兩世月 p

聽著趙?檔納?簦?銑だ先詞峭芬膊換兀?凵裰?械木?鍀ソサ謀涑閃蘇鵓??季貌龐朴頻潰?p

「真是想不到啊,這下有好戲看了!」/p /p

大殿之中,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雙眼死死的盯著林韌兩人。/p

此刻,兩人面前的圓鼎之中,已然各自形成了一顆拇指般大小的圓形藥丸,在黃白之氣的包裹下,於鼎內沉沉浮浮,若隱若現。/p

這決定五玄門在流雲城內生死的一戰,終於是將要定出勝負來了!/p

此刻,身為星魔城丹尊者嚴長老的得意大弟子,白袍青年感受著自己鼎內的藥丸在不斷的煉化雜質,散發出的葯香也是越來越濃郁,臉上的滿意之色也是來得更加的明顯,一副輕鬆自如的表情。/p

再看其對手林韌,此刻雖是僥倖的於鼎內形成了丹藥雛形,但卻毫無藥力透出,便如殘渣一塊。而作為煉丹者的林韌,此刻控制著鼎內黃白之氣,臉上一時眉頭緊鎖,像是遇到了什麼難題,一時又是恍然大悟的模樣,而一時又是連連搖頭,也不知其到底是在想著什麼。/p

此時,看著林韌臉上的表情變化,穆雲帆心中的疑惑已是越來越深。作為煉丹師,他自然熟知煉丹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特徵,但林韌所煉丹藥,之前還隱約有著淡淡的葯香透出,而越到後來,這葯香便越是淡化,到最後竟再無一絲透出,倒是其從未見過的怪事情。/p

不多時,白袍青年終於完成了鼎內碧春丹的煉製,正將一顆鴿丹般大小丹藥放入一鎏金玉盤之中,這才微笑著退到一旁,臉上滿是自信之色!/p

眼見丹藥碧綠如玉,隱隱有霞光於其上流轉,一陣濃濃葯香傳出,頓時讓人精神一陣,顯然是一顆完美的丹藥。/p

「竟然是地階極品!哈哈,看來這結果已經提前出來了啊!」眼見白袍青年煉製的丹藥如此完美,趙?蹈ё哦親櫻?徽蠊??笮Α?p

而作為穆雲帆而言,此時卻就是另一番心情了。此時,眼見老對手如此張狂模樣,再看林韌這邊竟然還沒有結束,心中不覺隱隱感到一絲不祥,整個人都站起身來,緊張之色溢於言表!/p

又是過去了半炷香時間,林韌依舊在操縱著鼎內黃白二氣,絲毫停下來的意思也沒有。見此,趙?敵⌒〉難劬ξ⑽⒁蛔????欽酒鶘砝矗???恍Φ潰?p

「哈哈,穆門主,如今嚴長老這邊早已完成丹藥的煉製,而貴門所派之人卻……,哈哈!我看,此局就沒有必要再浪費大家的時間了吧!」/p

此言一出,大殿中卻是異乎尋常的安靜。也難怪,眾人雖知道趙?盪搜緣哪康乃?冢?魏巫魑?逍?拋詈蟮南M??秩偷牡ひ┝噸憑谷蝗緔算S誄@恚?饗允鞘に鬮尥??勻灰倉緩眉?逖≡癯聊?遠浴?p

眾人如此模樣,自然讓趙?蹈?擁牡靡庹趴瘢?飠襖鐧暮?庖彩橋? 有實無名:豪門孽戀 艘環鄭骸霸趺矗?錳夢逍?牛?谷宦俾淶揭?客涎誘獾閌奔淅垂堆硬寫?寺穡亢擼?忝怯械氖強障校?訓酪?醚銑だ弦才闋拍忝嗆淖怕穡俊?p

聽到此,穆雲帆自知已經沒辦法再選擇沉默以對了,只得再看了看依舊沒有絲毫停下意思的林韌,以及一旁面若寒霜的趙?擔?瘓趺嬡羲闌遙?鬧形弈蔚囊惶荊?夯赫酒鶘砝矗?K聲道:/p

「唉!罷了!今日一戰後,這流雲城內,便再無我……」/p

「等等,這丹藥煉製已成,未經裁決便定輸贏,說出來,怕是有些損了嚴長老的名頭吧!」/p

就在穆雲帆準備認輸接受現實之際,林韌的聲音突然在大殿之中響起,臉上竟然還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在其面前的玉盤之中,一顆同樣鴿蛋大小的藥丸正靜靜的躺在哪裡!/p

「哈哈,這也算玄靈丹?哈哈,真是如此輸不起嗎?」看了看林韌所煉之藥丸,趙?刀偈迸醺勾笮Γ?蛑北扔?檬だ?箍?摹?p

原來,林韌對面的丹藥,黑乎乎的沒有一絲光澤,不僅沒有任何的葯香傳出,甚至連外形也是坑坑窪窪的,整個就像是一顆徹底焦透的黑炭。/p

「唉!這還怎麼比啊!」/p

「又是煉製失敗,我就說不可能會有什麼奇迹發生吧!」/p

「堂堂千年巨宗,想不到卻要在我等手中蒙羞,無能啊!」/p

一陣陣讓人心酸的聲音傳來,讓整個大殿似乎都籠罩在了愁雲慘霧之中。/p

面對如此局面,眾人明知已無太多必要,卻還是按照規矩,對兩顆丹藥進行了評判裁定。/p

「碧春丹,藥力強烈,圓潤無暇,地階極品!」/p

聲音喊出,趙?刀偈庇質且徽蠊??笮Γ?簧矸嗜庾笠∮一危?┛熘?楹斂謊謔危?拖袷且丫?吹攪宋逍?諾目殺?魯「悖?謎?齟蟮疃偈畢萑肓慫酪謊?某良胖小?p

「玄靈丹,外形,這個外形醜陋,毫無藥力,廢丹!」/p

聲音喊出,眾人心中齊齊一陣喟嘆,卻並無太多的意外感,更不要說是質疑了。/p

「經裁定,今日切磋,第三陣勝者為……」/p

「慢!」就在這關鍵時刻,林韌再次出聲,讓眾人不覺一陣錯愕。/p

眾人中,趙?搗從ψ釵?ざ??腿患浜鵲潰骸按蟮ǎ?袢氈熱?緔酥匾??∽幽閎叢偃?蚨希??鞘遣喚?銑だ戲旁諮劾錚?喚?藝約曳旁諮劾錇穡俊?p

並不過多理會趙?檔暮淺猓?秩拖蜃潘鬧芸戳艘豢矗?獠諾?壞潰骸靶∽硬徊牛?從屑父鑫侍獠幻鰨?胍?蛟謐?形磺氨睬虢蹋?p

見林韌如此淡然模樣,趙?狄皇幣膊緩迷俁嗨凳裁矗?壞彌刂睾叱鮃簧??澠垡凰Γ?輝倮砘崍秩駝獗摺?p

見此,林韌微微一笑,繼續道:「這煉丹之道,浩若煙海,別的不說,光丹藥就要地、天、玄、黃各階。不過,在下愚鈍,卻不知四階高低有別,乃是依何劃分?」/p

人群中,終於有長者淡然道:「丹藥四階,自然以訣定丹,何等丹階,煉製出的丹藥自然也就是何階,無外乎初中高級之分罷了!」/p

「有無意外?」林韌繼續道。/p

「意外,這意外自然是有,聽聞有丹尊以上大師,曾用低階丹訣,煉製出了高階丹藥,卻也只是耳聞!」/p

「如此,同一丹藥定階,又是以何為據?」/p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