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為剛剛在外面,荒郊野外折騰凌仙兒的時候,大晚上嘛,沒有看清楚,衣服沒穿好。


現在,肯定是被妻子看出來了他剛剛在外面碰了別的女人了。

看出來就看出來吧。

反正,石牧也沒有想瞞著。

凌仙兒已經過門的事情,石牧無論如何也會跟妻子齊韻打聲招呼的。

不然,也就太對不起這個從小跟著自己的正妻了。

石牧剛要開口先要杯茶水來喝,妻子齊韻卻是已經開口吩咐貼身侍女齊藤道了:「藤兒,給牧哥哥倒杯茶來喝。牧哥哥怕是一定渴了。有點心,也拿來點,牧哥哥怕是累壞了,也餓了吧。」

聽到妻子這樣說,石牧頓時苦笑。

心裡卻是不怪妻子的。

也只會覺得愧疚這正妻齊韻了。

然後,接下來,乖乖像個做錯事的小朋友似得,在妻子房間里,乖乖喝茶,吃點心吧。

「牧哥哥,凌仙兒的滋味怎麼樣?」在石牧吃點心的時候,妻子齊韻突然特別嫵媚的問石牧這個問題。

石牧頓時差點把吃的小糖酥點心給噴出去。

嗯嗯啊啊的,石牧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問題,怎麼好回答呢。回答和不回答,都不好。

看到石牧這個窘迫勁兒,齊韻卻是笑了,然後自己就是不再提這個問題了。

齊韻不提了,石牧卻是自己主動提起來道了:「說實話,今晚,我可是沒計劃什麼的。仙兒,對我太好了,主動說了要侍寢,她一個姑娘家,主動開口了,我怎麼好拒絕。這才會弄得這麼狼狽。讓韻兒笑話了。以後,韻兒就替我管理好她們吧。什麼滋味不滋味的,就是大家一起過日子而已。」

這話,說的有點兒大口氣,但是,齊韻竟然沒有反駁,只是輕輕點頭,然後道了:「我知道了。」

伺候過石牧吃過茶,吃過點心,齊韻繼續伺候石牧安歇。

見石牧已經被女人伺候過了,就沒提再同床的事情。

不過,到了床上,兩人說了會話,石牧慢慢的不老實壓過來,齊韻也就馬上害羞了,然後乖順的配合服侍就是。

兩人也算是老夫老妻了,這種事情,都很有默契了。自然不用多說。

齊藤後來,也到了床上來,晚上石牧摟著兩個妻妾一起睡,也算是逍遙無邊了。

回到房間的聖女凌仙兒和輔佐使若水姑娘,四目相對,兩女卻是都一下害羞起來。

雖然在外面,一起陪石牧滾了草地,可是,那裡畢竟是夜晚,兩女離的很近,也看不清楚對方的臉,只能夠聽到聲音。

這會兒,在房間里的燭火下,看著對方臉上都是一樣的梨花帶雨,又眼角含春的模樣,怎麼會不害羞呢。

害羞,聖女凌仙兒卻是一下溫柔的笑了。

「若水,晚上咱們倆一個床睡吧。宗主也不在,現在咱們更加是姐妹了,一起睡,更加沒有問題了。宗主明早還會來看咱們呢。」聖女凌仙兒很期待地道。

「小姐,好。我陪小姐說說話。」其實,所謂聖女的輔佐使,也就是聖女的貼身丫鬟一般。只是地位在門派內,比較高,所以才是叫做輔佐使了。

「說宗主吧。若水,宗主很好吧?反正,我覺得好。對我,有點霸道,卻也很是溫柔,讓人慾罷不能的。若水,你說是不是啊。」

聖女凌仙兒這話,聽得輔佐使若水姑娘,臉蛋一下更紅了,紅到脖子根了。

但是,小姐都跟她這麼無話不談了,她也不會藏著掖著什麼心裡話,不願意跟小姐說了。

傲嬌總裁追妻記 便是也放開了顧忌的跟小姐道了:「對我,也是一樣。該霸道的時候,霸道。該溫柔的時候,又非常溫柔。若水喜歡這樣的宗主,願意永遠跟著小姐一起服侍宗主。」

「若水,你說的很好呢。宗主就是這樣一個人,該對咱們霸道的時候,就會很霸道。可是,該溫柔的時候,就又會很溫柔。這話,真的貼切……」

凌仙兒很激動的跟若水姑娘說個不停。 吾家萌妃路子野 腦子裡也在回想著自己頭回做女人,服侍石牧的情形,一想起今晚的事情,她的臉也一下紅過了脖子根了,紅暈之色,都還要往下蔓延了。

這一夜,兩女也是相擁而眠。

石牧不在,她們一對同時成為石牧女人的姐妹,自然更加親近,彼此抱團享受溫情,也是非常順理成章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石牧起了個大早。

齊韻和齊藤,因為要伺候石牧洗漱,所以也起了個大早。

起來之後,石牧出去給她們買早點去了。

齊韻和齊藤,則是留在家裡,幫石牧把昨晚換下來的臟衣服拿去洗了。

在增城的街上,一家包子攤前,石牧見這家的包子攤前,顧客很多,買包子的人,都寧願排隊,便是覺得這家的包子,肯定好吃一些。

便是也去排隊。

排了好一會兒,才是輪到他買。

買包子的時候,石牧順便問了一句店老闆,「店家,這增城,有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觀光的地方啊!」

(本章完) 樓船之上,石牧帶著買回來的早點回來了。

剛上船,就是被一個小身影給撲過來要抱抱。

當然只可能是小晴兒了。

除了她,這裡哪裡還有其他小孩子。

「哥哥!」

小晴兒甜甜的叫哥哥之聲,也早就傳來了。

石牧也已經笑著一把抱起了石晴兒,然後把提著的早點,交給身邊已經在等著他買來早點的石鳶兒和張燕了。

她們兩人沒有跟著石牧去買包子,那是因為,家裡吃飯的人多了,只是靠買的,不夠吃。

兩人留在家裡,跟楊詩文的幾個侍女,帶著新來的人寧雨,也做了一些早點。

「小晴兒,今天怎麼起這麼早啊。」石牧抱著小晴兒,笑著問道。

小晴兒很可愛地道:「因為等著吃大包包啊。」

石鳶兒一邊張羅買來的包子,在桌子上擺好,一邊笑著替石晴兒解釋起來道了:「小小姐一起來,就是去找少爺了。後來聽我說,少爺是去給她買包包去了,她就一直在這裡等著少爺了。小小姐來,少爺給你買的包子,趁熱吃。」

「嗯!」石晴兒很乖的,石鳶兒的話,她也會聽,一點兒不會把她當侍女,不會不聽她的話。

情深入骨:霸道老公,放肆愛 大概,她也能夠明白,石鳶兒也是她哥哥身邊很親近的人,所以,把她當自己人,很聽話的。

有了大包,石晴兒就會很滿足了。

如果有石牧坐下來,陪著她吃大包,她就會更加開心了。

「少夫人呢?」石牧當然也會坐下來,陪石晴兒吃早點。

剛坐下來,接過張燕給盛的一碗小米粥,石牧笑著沖張燕點點頭,然後便是馬上問起她們兩女道,怎麼沒見齊韻。

「少夫人帶著藤兒小夫人,給少爺洗衣服呢。現在應該已經在晾衣服了,一會兒就該過來了。」石鳶兒回答了石牧一句。

石牧知道了,也就放心陪小晴兒吃早飯了。

小口的喝粥,吃小晴兒特別乖巧給他遞過來的肉包,石牧對張燕道了:「燕子,去請幾位少夫人,都來吃早點吧。明月和仙兒,也要通知到。」

「知道了,少爺。」張燕大概也明白,凌仙兒那些煞宗的姑娘,即使現在不是石牧的女人,也遲早是,所以,不會奇怪石牧也會特意叫她們來吃早點。

石牧派人來請了,幾位媳婦,當然都很高興的欣然過來吃早點了。

齊韻也在幫石牧洗好了衣服之後,帶著藤兒過來,陪石牧吃早點了。

吃著早點呢,石牧道了:「買包子的時候,跟店家打聽了一下,聽他們本地人說,增城以北走個七八十里,有個除山,算是個風景名勝。我就想,吃過早飯,我帶你們去看一下。你們不是跟我抱怨說逛街會累嘛。我就帶著你們去看看大山大水吧。你們覺得呢?」

幾位妻妾,都不搭話,但是,她們臉上的激動神情,已經說明一切。

她們肯定很樂意去的。

其實,是不是真有大山大水的,她們真的不在乎。

她們在乎的是,石牧願意抽出時間多陪陪她們這些妻妾。

這會兒,她們不開口回話,那只是因為她們是妾室,現在有正室齊韻在,她沒有開口呢,自然輪不到她們說話。

「牧哥哥不要勉強啊。覺得累,就可以不用陪我們。在家休息也是一樣。」正室妻子就是不一樣,跟石牧說話,也可以平起平坐一般,不用刻意討好,這樣說話,也顯得非常自然。

兩人畢竟是從小的青梅竹馬,那感情,自然熟稔到可以比較隨心所欲的說話了。

石牧也馬上笑著道了:「哪有勉強。本來就是我覺得悶了,讓你們陪我去逛逛大山大水。你們沒有意見,那就這樣決定了。現在先吃早飯,然後稍事休息,咱們就過去,游除山。」

「是,夫君。」齊韻和石牧都開口說過話了,一眾妾室,才是都激動能夠開口應下了。

「那就先吃早點吧。幾位妹妹,吃完早點,就去準備一下,然後,今天咱們一家人都陪著夫君散散心。鳶兒,讓燕子,還有那個新來的寧雨也去。對了,把倩兒姐姐,雨兒妹妹,也叫上。一家人,都出去遊玩遊玩。還有,還有就是,把石穎兒和石青魚也叫上。雖然她們還不是咱們姐妹,不過,咱們也別太拿她們當外人,一起叫上,出去遊玩遊玩吧。」

許多事情,齊韻就是可以做主了,她做主也做的好,十分體貼周到,石牧也就不用操心了,專心逗石晴兒吃包包就行了。

石晴兒有石牧陪著吃包包,可開心了。

一早上,都是笑臉不斷的,都不用娘柳如煙操心了。

早飯吃的差不多了,各位妻妾也都下去準備了。

楊詩文猶豫了一下,還是過來石牧的身邊,施禮請示了一下道了:「夫君,還要帶我的妹妹和弟弟去嗎?」

石牧笑著道了:「我看,她們大概一會兒,自己就會過來了。當然,如果我說錯了,等咱們到了地方,再叫她們也是一樣的。反正都是飛天符來去的,也方便。」

「是。」有了石牧這話,楊詩文也就徹底安心了,接著便是放心下去準備了。

石晴兒吃好了包包,也就乖巧的不纏著石牧了,自己就是回去找娘了。

齊韻也回去準備了,石牧這會兒輕鬆了,想去哪裡就可以去哪裡了,便是先過去,跟爹打了一聲招呼,讓爹帶著船隊繼續啟程,他要帶著媳婦去游除山。

兒子去遊玩,他卻是要跟著船隊走,石戰也沒有覺得是吃虧,欣慰的就是揮手囑咐石牧玩的開心點。

還說要石牧帶著家衛去,顯得有排場。

石牧笑著道了,不需要有排場。不過,讓二哥和三哥也一起去,不是給他當衛士,而是都是一家兄弟,也去遊玩遊玩就行了。

這話,自然聽得石林和石楓心裡暖。

石戰也樂於見到他們兄弟齊心,自然更加是痛快揮手答應了。

石林和石楓也是先感謝了石牧,然後跟著也跟父親石戰拜別,心急回去準備去了。

「他們兩兄弟都能夠去了,那你的兩個小媽那裡……」石戰話不用說完,他會想到,石牧會明白他的意思的。

石牧果然馬上笑著道了:「這事兒,爹去跟我娘說。兩位小媽那裡,我娘去說,比我去說合適。不過,我已經請了倩兒姐姐和雨兒妹妹了。」

「好,好,那就行了。剩下的事情,爹知道該怎麼辦了。」石戰更加滿意這個兒子,許多事情,他不但是一點就透,而且還會想到他的前面去啊。

現在,要說哪個是他最喜歡的兒子,以前還很難說,現在肯定是石牧無疑,已經絕無第二人選。 從爹那裡回來,石牧馬上去了凌仙兒和若水的房間。

過來,大方的坐在她們的身邊,伸手攬著凌仙兒,讓她坐在自己腿上,他怡然自得了,才是笑著問起凌仙兒道了:「準備好了嗎?」

「就等宗主說出發了。」凌仙兒心裡嬌柔的答道。

石牧親吻著她的額頭,柔柔問道:「身子能行嗎?出去遊玩,是要走路的。」

石牧連這個問題都要關心,真是讓凌仙兒心裡害羞,害羞之餘,卻也覺的真是幸福的道了:「應該沒有問題。已經是昨晚的事情了,過去了一夜,情況一下比昨晚好多了。」

凌仙兒害羞的小聲在石牧的耳邊,告訴他這個讓人覺得害羞的隱秘事。

石牧聽了,心裡對凌仙兒跟他的親密關係滿意至極,也放心了,然後道了:「那就等著馬上出發了。我出去看看,出發了,叫你們。」

「恭送宗主。」

聖女凌仙兒和若水姑娘,立即激動不已的起身,兩女一起屈身施禮恭送石牧離開。

石牧走後,兩女激動的對視而笑。

因為兩女都是一樣的感覺到了,石牧對她們的關心。

這給了凌仙兒很大的信念,讓她的心,可以覺得不那麼彷徨和沒有著落。

石牧出來,便是碰到了石林和石楓,帶著刺史之子葛燦而來。

兩人是帶著葛燦,來跟石牧說,葛燦也想跟著去遊玩一番,所以,他們兩人過來詢問一下,這行不行。

葛燦想要跟去,這隻不過是多跟去個人,多雙筷子的事情,何況,葛燦也是朋友,石牧自然沒有理由拒絕。

當時就是答應了,而且還道了,本來也沒想過要漏下葛燦。

馬上就是讓葛燦跟石林,石楓一起去準備去了。

葛燦也馬上高興的回去準備去了。

石牧繼續走過走廊,在走廊里,正好碰到寧雨,便是突然叫住她,吩咐她一件事道了,讓她弟弟也跟著去,跟著齊睿他們一起行動。

說完,石牧便是直接走過去了,都沒有給寧雨說話的機會。

寧雨也是心情複雜的看著石牧,但是,當然,她心裡是激動,石牧還記得她有個弟弟的。

這讓寧雨的心裡,總歸是更覺安穩一些,然後過去讓弟弟也準備一下,跟著去了。

寧城也願意跟著去,不過,不是圖遊玩,而是希望可以做石牧的隨從,盡忠職守。

現在,吃住都在石牧這裡,他如果不替石牧做事,他自己也會覺得渾身不自在,便是自然馬上就聽吩咐,準備出發。

「姐夫。」

又走了幾步,便是突然看到打開楊詩文的房門,出來叫姐夫的楊詩雅了。

石牧見到她,馬上就是笑著道了:「你姐早上還擔心你來不來呢。我說你會來的,看,你現在不就是來了。」

「哼。我這還不是怕姐夫把我給忘了啊。不過,還好,這件事,我已經聽我姐姐說了,姐夫真夠意思,沒有忘記我。姐夫真好!」楊詩雅先可愛的皺鼻子,然後卻又是馬上笑著過來跟石牧撒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