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為對於他來說。對於劉俊芝來說,他已經跨過了這道坎,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何跨過這道坎的,而且似乎是十分的稀里糊塗。渾渾噩噩之間就已經踏破了這道界限,所以現在來說他便成為了聖人,雖然實力還是十分的虛弱,可是對於他來說,成為了聖人。自己所受到的罪,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為現在來說,自己已經達到了聖人這個地步,接下來所要做的事情就是穩固,因為對於他來說兩個月的時間雖然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是現在這種情況是他們要在兩個月之內。使自己的實力得到提升,而且現在這種時刻,雖然已經獲得了成功。

可是現在來說。雖然是已經成功了,可是自己的境界還是不太穩定,正是因為這一點原因,自己要用這兩個月的時間讓自己的境界穩固下來。

這個時候劉俊芝有點羨慕秦趙歌了,因為他知道秦趙歌的聖人是怎麼來的。因為他完完整整的靠的都是自己,而且他成為聖人之後所面臨的戰鬥對於他來說是極為巨大的,但是他頂住了這種壓力,從而成為了一個傳奇。

他體內的實力,也因為戰鬥的原因變得十分的靈活。所以對於他來說,他突破聖人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後遺症,所以現在來說。劉俊之知道一件事情。

而這件事情就是,就是到達了聖人這種階段,他體內的實力。早已經耗得乾乾淨淨,而且現在來說他是十分虛弱的,不過現在劉俊志很高興,因為他畢竟贏了。

素天陽沒有想到有人竟然能夠接住他的最後一招,而且是用完完整整的身體接觸的。所以他現在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突破所消耗的實力是十分巨大的,但是他沒有想到劉俊芝竟然將自己的力量收為己用,藉助這最大的力量,然後。然後一舉突破了那個壁壘,所以他現在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層次,但是對於自己來說。素天陽卻高興不起來了,因為他知道太皇古青,他的墓穴裡面是機關重重,所以現在來說,就算他們打敗了自己,進入到下一關。可是面對著那重重疊疊的機關。

素天陽不知道自己做的事對不對?

現在來說他們雖然闖過了自己這一關,但是只要進入太皇太青的墓穴當中。

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夠抵擋住裡面的機關的,所以來說他並不知道自己現在,自己到底做的是對還是錯?因為他們一旦踏入人皇古青的墓穴。

那麼到時候自己的生命就不由自己控制了。

一代懶仙 一旦進入墓穴的話,那基本上是死路一條。

楚天陽看在躺在擂台之上的劉敬之。

他的心中是五味雜陳,因為他不知道該怎麼說這件事情,不過他必須得說,因為太皇的墓穴從來沒有人闖過。但是裡面的機關確實是真真實實的。所以現在他要告訴劉俊志,因為他不想讓更多的人死在太皇的墓穴當中,因為這些人的實力個個都不低。而那些所謂的低級武者,應該是一些後輩罷了,所以來說這樣的組合。在面對著太皇的墓穴的時候,那些機關的時候很容易出錯,所以素天陽更希望這些人留在這裡。

不過他卻沒有開口,因為他知道自己有機會開口。

而且現在這個樣子,劉俊之顯然是累了,所以來說,素天陽這位人皇又生生的將那些話語壓制住了。

因為他知道那些話,應該私下裡來說。而且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這件事情,恐怕會引起他們的膽怯之心,所以現在來說,這件事情還不能告訴他們。

別的事情都好說,這件事情恐怕得晚上再告訴他們,因為素天陽知道自己現在已經累了。

而且太皇古清陵墓的具體位置,只有自己清楚,所以現在來說素天陽也並不著急。

霸愛首席寵嬌妻 因為他知道著急也沒有用,他必須要把所有的危險和劉俊之都說清楚。

太皇古青的墓穴並不是那麼號闖的。

而且對於他們來說,就算是想要闖進墓穴的話,恐怕也要費一番周折。因為從來沒有人見過古青的墓穴是什麼模樣。因為所有的記載只來自與史書。而當時介紹太皇古青的陵墓的時候。

僅僅上面只有四個字,那就是機關重重。

所以來說,這一次一定要慎重。因為來說,他們一旦進入到墓穴當中的話。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的簡單,那時候如果死亡的話,那是真正的死亡,因為墓穴裡面的機關各種各樣重重疊疊,層出不窮,所以,到達裡面以後,他們是真正的孤立無援,一切只能靠自己了,所以來說,他必須要讓這些人清楚這件事情,否則的話他們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楚天陽雖然知道裡面危險重重,可是他也從來沒有進去過,因為對於他們來說。裡面所有的東西都是未知數,都得靠自己去探索,所以素天陽知道,自己一定要和他們講清楚。

至於他們闖不闖谷青的陵墓。

如何闖他的墓穴?

現在來說一切都是未知數現在楚天揚知道自己能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等。

只要等待,自己最後才能告訴他們越詳細。因為他要整理一下他這些年所得到的東西。(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素天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經驗,自己的見聞,因為自己下過太皇的墓穴,所以他知道一些東西,正是因為他知道這些東西,所以對於他來說。他要將這些東西全部都告訴劉俊芝。因為他知道他們這一次下墓,有可能是九死一生。

正是因為他知道是這個樣子,所以現在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要將自己全部知道的告訴他們,並且讓他們小心提防,因為太皇古青的陵墓是千變萬化的,所以裡面的機關也是千變萬化的。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他必須要告訴他們這些人。要注意什麼?

……

眾人站在峽谷之內。發現這裡的風景十分的秀麗,而且這峽谷,上面只有一條窄窄的縫隙,而且這條縫隙就像一條龍。一條張牙舞爪的巨龍。

劉俊之看了看天空,他發現太皇古青太會找尋自己的陵墓了,葬在這麼一個風景秀麗的地方。

而且這個地方十分的神秘,難怪沒有人在雲海中發現這個地方。正是因為這裡沒有人發現,而且也沒有人經常來到這個地方,所以這個峽谷內保持著最原始的狀態,保持著最原始的生物鏈。

那巨大吐著信子的白蛇。那個巨大的猿猴。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在這裡棲息著。

只不過他們走到山谷之內的另一頭。卻發現了另一番景象,這番景象就是。這裡怪石嶙峋。寸草不生。而且在一個石頭堆成的城堡當中。一座陵墓孤零零的矗立在其中。

這正是太皇古青的衣冠冢。

而他的陵墓就在山谷的那一頭,也就是他們剛才所經過的地方,那裡有一個巨大的天坑。天坑之下,便是太皇古青的陵墓所在。

而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衣冠冢。因為衣冠冢之內藏著的東西,正是玲瓏浮屠塔。這是一件極其重要的寶物,這是一件神兵,而且它裡面擁有一個試煉的場所。所以總體來說,他們想要突破境界的話,這個玲瓏浮屠塔是十分有用的。

而另一個地方則是太皇的傳承,也就是太皇古青和准皇如來倆人合葬的墓穴當中。

因為他們兩個大男人合葬在一個墓穴之內,這本來就是一件十分蹊蹺的事情,而且也不應該呀,因為這兩個人都有妻子。所以來說,他們兩個人的之間就關係十分的複雜,兩個人合葬在一個墓穴當中,這是幾個意思?

太皇古和准皇如來兩個人的墓穴就在那石坑之下。

但是他們這些人知道,也不可能兵分兩隊。

因為太皇的墓穴是十分危險的,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先要探查那個衣冠冢。

可是從滿地寸草不生的情況來看,劉俊之知道他們要進入衣冠冢,恐怕也會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因為這個樣子來說。這個衣冠冢,坐落在一個由石頭所砌成的村寨之內。但是有一點,就是這個村寨之內,沒有任何的生機,而且衣冠冢就獃獃的矗立在那裡,可是劉俊志也獃獃的站在石頭村寨的面前,不敢踏入那一步。

因為他知道這裡十分安靜,就足以證明,這個衣冠冢,根本不是個簡單的衣冠冢,而且裡面恐怕擁有著極其複雜的機關,所以劉俊之知道對於他們來說,這一去真的可能就是九死一生。

而素天陽知道,他只能送到這裡。如果是平常的時候,他進入這個墓穴的話是不需要任何的東西,可是現在這種時刻他已經進不了這個墓穴了,所以他只能看著這些人。用那個所謂的衣冠冢當中,而且裡面的東西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一份驚喜。也有可能是一份驚嚇,但是不管無論如何,素天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話已經帶到了。

正是因為他知道他自己的話,已經帶到了,所以他在那些人躊躇不前的時候,進一步的催促他們快速進入衣冠冢當中,這一點立馬讓劉俊芝起了疑心。只不過他卻沒有表露出來,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劉俊之的疑心也就越來越重,因為他知道,恐怕所有的事情不會像眼前的素天陽說的那麼的簡單。

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他們知道一件事情,就是這裡面恐怕真的是危機重重,而且他們已經把那些實力較弱的武者留在這裡,他們要進入墓穴探查一番。

其實素天陽恐怕早不知道。劉俊芝早就知道,這裡就是太皇古青的埋骨之地,而那個所謂的墓穴。

其實是另一個人的墓穴,只不過現在來說他要混淆視聽罷了,而這一點點恰巧被劉俊芝發現了,所以劉俊之覺得這件事情可能不對頭。

劉俊之知道如果眼前這個位置真的是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墓穴的話,那麼真的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可是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就是現在的秦始皇已經喪失了心智。

所以和他談判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劉俊之知道他們一定要在一分之內闖過這道關卡。因為任誰的心裡都不清楚,他們是被這片言談的景象。我的是一愣一愣的,可是劉俊之知道。楚天陽這麼做的目的,不過劉俊只知道一點,他並沒有壞心眼。

所以這件事情一定是幕後有人在搗鬼,而且能值得中他這種能量的人只有一個。

而現在這種情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所以他們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究竟是什麼情況?為什麼眼前這位人皇要撒謊話,他撒謊話的原因是什麼呢?

這一點就不得而知了,可是,現在的情況是這樣的。

他們所面對的這位所謂的太皇,太皇的衣冠冢。

現在來說的話,它可以成為紐帶,和武林中人有一個要求也有相應的。

所以現在來說,這裡面一定有什麼事情,可是劉俊之知道,就算再怎麼問,也沒有人會告訴他答案的,所以來說現在這一切的答案他們都要自己去尋找,所以的話他們現在基本上都已經躍躍欲試啦因為畢竟那裡的陵墓埋藏著一位聖人。這個人就是太皇古青。

他們沒有將那些實力低微的武者帶過來,因為他們知道這件事情,那些人根本無法參與,所以來說他們只是那些高手過來了。

而作為太皇古青的衣冠冢。

作為他那所謂的衣冠冢。

其實就是一個墳頭,而且並不是那麼的宏偉。

眾人進去裡面之後,發現裡面的空間是十分大的,同樣他們也發現了素天陽沒有進來。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沒有什麼所謂了。

因為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兩個地方,他們現在已經到達了第一個地方,所以眾人的心中十分的高興,但是高興歸高興,他們也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現在所面對的東西。這裡是太皇古青的衣冠冢,所以來說。在這裡恐怕還存在著。諸多的機關。因為總體來說太皇古青這個人十分的厲害,而且精通機關術,所以不管是生前或者死後。他一定都將這個帶在身上,所以也就是來說。這個衣冠冢裡面一定很有很多很多的機關。

正是因為這個樣子,眾人知道自己一定要小心翼翼,因為只要觸碰了那些機關的話,恐怕就會險象環生,這也就是他們為什麼高興,但是臉上卻十分的謹慎,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一旦踏錯一步的話,就有可能滿盤皆輸。

只不過他們發現這個甬道是十分的長。

而且他們進來以後,兩邊的火光自然而然的點了起來,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是所有人都十分的警惕,因為他們知道太皇的手段是手眼通天,所以他也不希望自己在死後。自己的衣冠冢和自己的墓穴。有那些偷盜者的出現,所以他一定會將這裡打造成鐵桶一般。而且這位太皇。可是太谷的第一位人皇,他精通的東西十分的多,而且他能將陣法和機關術融合在一起,所以現在來說。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如果觸動機關的話,那麼很難逃脫出去,正是因為他們所有人知道這件事情,所以現在的這些人正在做另一件事情,那就是探查。

前面探查的人在前面走著,後面的人悄悄地跟在後面,但是他們直到過了甬道之後。所有人才發現一件事情,就是他們所擔心的完全都是多餘的,沒有任何機關。

只不過他們來到一個寬闊的大廳之內,結果所有的人都眉頭一緊,因為這個大廳之內除了一個小小的甬道之外,另外的地方全部的鋪滿了黃金。有黃金飾品,也有黃金的硬幣。

可是所來的這些人當中,就有那麼一位幸運兒。

這傢伙在玩的高興的時候走了風聲。

原本守在太皇古清墓穴當中的將領被刺死。至於其他的人,左連降三級。

不過即便是那一次。太皇古青的衣冠冢還在這裡。

雖然是說以前是十分的落後,可是太皇古青卻將已經要將近滅亡的人類。

在神武大陸的世界歷史當中。當年他是生生的將已經快要瀕臨滅亡的人族,然後重新的拉回了現在的軌跡,而且現在來說,百族當中有許多種族都消失了,而至今仍在的就是那幾個。人族,妖族以及靈族。而其他的種族,要麼躲在深山老林,要麼就是實力十分的高超。然後漸漸的都融入了人族當中,所以百族已經不存在了,雖然他們有一些末日,可是這些人已經翻不起什麼大風大浪了,所以現在來說,現在他所知道的事情就是自己無論如何要贏過眼前這個女人。

雖然所有人不知道這個女人是如何出現的,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就只是這個女人是上古的人族,但是他現在為什麼來到這個偏僻的星球?

沒人能給出這個答案,只是劉軍只隱隱約約覺得這個女人並不像神武大陸的人,因為從裝束上來看,雖然神武大陸擁有著奇奇怪怪的種族,但是他們的著裝之上。基本上是那幾種樣式,所以來說眼前這個女子肯定不是神武大陸的物種,但是不是神武大陸的物種,雖然他不知道這傢伙是如何出現在這裡的,這個女人是如何出現在這裡的,但是他知道一件事情,在盡量的避免和這個女人接觸,因為對於他們來說眼前的這個人也是十分的厲害。因為眼前這個女子站在那裡就像是一座山一樣,是令人無法攀登過去,所以有很多人都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因為他們實在想不清楚一件事情了,就是這個女人從何處來,正是因為他們想不清楚這件事情,所以現在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的臉上都是一頭霧水,但是他們知道,如果不解決眼前這個女人的話,他們就是無法進入到下一個甬道,所以來說。無論用什麼方法,劉俊芝都知道,只要戰勝了眼前這個女子,他門身上的詛咒也會隨時的掠奪或者逃之夭夭。

可是眼前出現的情況,卻讓劉俊之十分的小心謹慎,因為他知道,這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他同樣也知道一旦這種藥品流入到盤古大千世界的不停角落,那麼到時候恐怕是真真正正的遭殃了。

所以他現在知道一件事情,就是要將眼前這個女子勸服或者直接殺掉,不過對於劉俊芝來說,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將這個女子挪動到一邊,無論是勸住也好,迷惑他也好,現在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一定要通過甬道,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所剩的時間確實是不多了,剛才的那種情況。現在已經持續了半個月,因為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經歷這半個月的時間,主要是為了尋找泰皇賈青的暮雪和衣冠冢,而現在來說他們已經找到了這兩人的所在,而且他們所期望的東西,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這裡出現任何的困難,那都不是事。因為現在來說,他們已經徹底的找到了這個地方,也就是來說他們所做出的努力。那是有目共睹的。 所有人順順利利的通過了甬道,可是他們剛通過甬道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在向前行街,而且這個角道確實並不太深,可是見到這樣的。現在這個樣子。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所面臨的東西會是九死一生。可是所有人現在都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說服面前這個頭腦有些不靈光的人。他們一直都以為這是機關,而眼前的那個女子只是個投影而已,但是他們就發現了。

可是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女子,他們都知道,像現在這個女子。他本身的實力就是極為高超的。所以現在來說,他的實力還是十分的高超,正是因為這樣所以他們都知道這一陣。沒有想到會是那個人下場。因為他們發現那個不知道任何姓名的女子,竟然在這個關鍵時刻,竟然會到達一旁,幫助佛家的弟子,所以來說。當年大雷音寺頂上也是擁有了一些得天獨厚的功法武技,可是現在看來,當年打雷音寺。所得到的東西應該是這個女子給的東西,但是這個女子來說。這個女子是十分的年輕,可是她真實的年齡早已經十分的大。而且現在這種情況。面對著那麼多舞者,對於他來說他也是十分的著急,因為對於他來說,被那麼些舞者圍著,他感覺到面兒上很過意不去。

終於在降服那個女子之後,短暫的時間之內終於發生了分歧,兩方的人吵來吵去,結果也吵不出個所以然來,但是他們這一次並沒有尋找任何人的幫助,而是自由的在那裡辯論。不管如論如何,那個女子對於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可是劉俊芝卻沒有殺死這個女子,因為這個女子是一根紅杉樹林上的東西。

而且現在來說眼睛里的霧氣已經基本排除在外,而是受到那個防風鏡的影響。

所以他們去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就是那個甬道。

因為劉俊芝和秦趙歌兩個人都發現了一件事情,那麼就是自己根本無法向前行進,而且沒有任何辦法向前行進。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現在劉俊芝發覺到一件事情。他們選擇了最簡單的地方進入,結果發現這簡單並不簡單。

他們進入的這個所謂的衣冠冢,確實有點兒恐怖了,他這個地獄一共分17層,這樣的紅娘不就是記載。他對於這個地方擁有18個大廳感到驚訝,不過劉俊芝卻不驚訝,因為他知道,知道這雜亂無章的陣法。這些陣法相對來襲咯,威力要小的許多,而且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陣法根本傷害不到他們,正是因為這個樣子。所以他們現在這兩個人是十分的輕鬆,因為他們可以應對著突發的狀況,所以對於他們身後的隊員來說不得不承認這是一種福利,因為他們根本不用自己出手,而且對於他們來說,就算不出手的話,也不會受到任何安全的影響,何樂而不為呢?所以現在來說,他們已經。已經進入了五個大廳之內,而且每一個大廳都是搜尋的,很仔細,卻沒有發現陣法,而且最可惜的是,這些大廳之上都有陣法,可是由於時間太過於長久,都消失不見了,所以也和沒有陣法一樣,正是因為這樣他們就沒有發現任何的陣法的蹤跡。

而且現在來說他們發現一件事情就是這所謂的衣冠冢。恐怕是按照十八層地獄的擺放方式擺放的,可是他們這裡的人怎麼會出現這種地方呢?怎麼會知道這種地方的出現呢?所以現在這種狀況讓劉俊之有些摸不到頭腦,因為這事屬於他們地獄三界特有的東西。

正是因為屬於特有的東西,所以來說是保存了下來。只不過他們卻發現這個所謂的衣冠冢。就是一些無用的壁畫,而且這些壁畫開始已經脫落,雖然這些壁畫已經脫落,陣法也已經消失不見,可是對於劉俊芝來說,這都是精美的事物,這樣一下轟然倒塌了,他的心中也不是滋味,可是又卻沒有辦法。因為直到現在,他們都沒有找到這個所謂的衣冠冢。他到底有什麼奇特之處,又有什麼不足之處,可是現在他們什麼都沒有找著,對於他們來說。 爹地媽咪又跑了 所有人的心中都是十分的緊張,因為他們知道一點,如果自己找不到更多的東西,那麼就只能證明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他們找不到就只能說明這一關中之內的陣法是十分高超的機關,也是十分精妙的,讓他們根本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破綻。因為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滅頂之災。因為他們根本不相信做個衣冠冢內,沒有機關的存在,雖然那些壁畫那些陣法早已經失去了應有的功效,可是他們並不這麼認為。

劉俊芝現在終於明白什麼叫白忙活了。因為他發現這些陣法自己從來沒有見識過,雖然這些陣法是無效的,可是來說太皇確實是一個震驚古今的人物。他能夠研製出來這麼多個陣法足以說明它的強大,可是現在來說又出現了另一個問題就是他們發現的這些陣法沒有任何的用處,而且也沒有看到機關的存在。正是因為這一點,讓所有人都十分的擔心,因為他們自始至終不認為。這些東西會沒有,但是眼前這個情況就是這樣,這些東西一個也沒有。這讓所有人的心中都提高了警惕,因為他們知道。恐怕這一次真的會九死一生了。

因為他們現在聽到了聲音這個聲音雖然很遠,可是還有耳朵好使的人的人。也正是因為這個樣子,他們現在知道了,他們已經被團團的圍住。

所以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那麼就是找出一個破綻,哪怕是找出一個機關。那對於他們來說都是十分好的事情。因為這足以證明這個所謂的衣冠冢裡面是危險重重,並不是他們不進去,而是實在的有心無力了。

連續的征戰,早已經讓他們疲憊不堪了。 劉俊芝發現自己確實是白忙活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些陣法與陷阱融合之後,究竟會發生什麼樣的作用?他現在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他們已經陷入了絕境,在無休止的在這通道中,這寬敞的區域來來回回的折騰。

說白了,其實自始至終他們只是在一個地方在反覆的折騰罷了,然後這個反正讓他們誤以為他們一直在往下去,所以來說,他們現在已經陷入了一個十分大的陣法當中,而且已經迷失了方向,在反覆不斷的重複著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就是走過甬道,然後看見一個寬闊的廣場。然後在這個廣場之上會遇見不同的敵人,會遇見各種各樣的敵人,他們以為他們是一關一關的往前突破,但是現實的原因就是他們一直在重複的做一件事情,只不過這一件事情當中那些怪物是隨機更換的,而且每一次都不一樣,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一直會以為他們在一關一關的往前去。

正是因為這一點,對於劉俊之他們來說,他們現在陷入了這個陣法當中,而且這個陣法配合著機關,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每個人都沒有發現這個東西。

最先開始確實是有人提出過懷疑,可是他們每關遇到的怪獸都不一樣,所以這個提議被否決了,不過現在來看,或許這個人真的發現了什麼,然後所有人都看著這一位這一位是一個武聖,但是實力不高,只有武聖五重的樣子。它是來自於武神世家高家。

說到這個武神世家,現在有兩個世家下落不明,那就是太皇所傳下來的古家。另外一個就是准皇如來所傳下來的如家,不過現在來說,知道一件事情就是太皇的後人全部改姓了秦,所以來說,秦趙歌就是他的後人,但是他們的武神世家卻消失不見了,但是現在來說還有一點疑問,就是准皇如來和太皇古青和葬,按理來說兩個大男人為什麼會合葬在一起?

這其中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可是現在對於他們來說,他們對於這個秘密沒有深刻的研究,因為現在他們所研究的是眼前這個法陣。這個法陣已經讓所有人都迷糊了。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根本就無法突破這個法陣,法陣和機關融合之後,現在已經是無法分離,而且正是因為這個樣子,他們很多人都不懂機關,懂機關的人也是一知半解,所以現在來說他們根本沒有辦法破除這個法陣說。所有人都坐在地上一籌莫展,現在他們知道了。只要他們不繼續前行的話,他們就會在這個甬道之內休息,也看不到任何的怪獸,所以來說眾人都盤坐在地上,就是為了能夠研究出方法來,可是現在他們根本沒有研究出一個方法來,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方法究竟如何用,其實來說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法陣來如何破。

雕爺倒是仔細的研究,這對於他來說研究法陣是他的興趣愛好之一。

所以他左看看右看看,似乎發現了什麼,但是發現了之後他又搖搖頭,覺得自己並沒有發現什麼,還是一頭霧水,不過他還是細細的尋找著,不放過一絲一毫的蹤跡,劉俊芝同樣也在尋找著陣法,造詣十分高超的他也同樣對這個陣法感興趣,因為古往今來從來沒有人將陣法和機關融入在一起。

而且還成功了,成功之後,他們竟然找不到這個陣法的陣眼,如果找不到陣法的陣眼的話,那麼來說這個陣法。是很不容易被破掉的,正是因為很不容易被破掉的,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所做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然後破除這個陣法,可是話又說回來了,所有人都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任何的蛛絲馬跡,倒是一個一個都累癱在地上了,因為他們發現在這個法陣之內,他們只要不繼續走動的話,就會越來越累,但是只要一走動的話,眼前的場景就會更換,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休息也不是任何的辦法,因為只要他們,你呆在原地,體力就會迅速的流失,可是不待在原地的話,他們就會遇見怪物,而且和他們爭鬥。也會極度的消耗體力,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已經知道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來回的走動當然是不可能的,只是站起來然後坐下,這樣的話也不會感覺到累,可是這樣的話只能持續很短的時間,因為站起來在坐下又站起來再坐下,讓他們這些人都十分的疲勞,不是體力上的疲勞,而是身心十分的疲勞,因為這樣的話會使得元力在不斷的消失。

雖然說這樣做會有一定的效果,可是長時間這樣做的話根本沒有人承受得住,所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還都癱坐在地上。

因為他們也幫不上忙,那些觀察陣法漏洞的人基本上都會隱身,而且不會被這個陣法所發現,不會觸動這個陣法,所以來說他們也沒有任何的事情,可是另外的一些人雖然會隱身帶啊,會被這個陣法發現,只要他們一動的話,場景就會立馬的變化,所以來說他們只能坐在這裡,可是坐在這裡的話體力又會消失,但是也沒有辦法,所以這些人只能站著,然後輕輕地踮踮腳,似乎在讓體力消失,進行一個延遲,所以來說,對於他們來說,現在的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就是可以不用奔波,可是這些人也知道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他們不奔波的話,最終會體力消耗殆盡死在這裡,所以他們踮腳指的次數也越來越快。

雕爺和劉俊芝撞在了一起,因為他們同樣發現這個陣法當中有一絲裂痕,可是這個裂痕太過於微小,以至於他們根本無法撕裂做個裂痕。

過來說已經發現這個陣法的漏洞總歸來說是一件好的事情,況且秦趙歌那一邊也發現了一絲破綻。

他發現了無數的裂痕,而且這些裂痕似乎以某種規律排序著,但是秦趙歌左思右想,也沒有發現什麼,倒是覺得自己的腦袋越來越沉重,而且有些眩暈的感覺,想睡下去。秦趙歌,發現自己似乎中招了。

不僅僅是她發現了,劉俊之也同樣發現他中招了,而且他所中的這個招式有催眠的作用,就是那些似乎以某種順序排列的裂痕,具有催眠的作用,現在劉俊芝是徹底的服氣了這個太皇古青確實是震古絕倫的人物。

不僅是用法陣套著法陣,而且來說。它利用了人類的心理原因,所有人在發現了有希望的時候就不會考慮自身的危險,正是因為這一點,他們會十分的疏忽,而太皇古清正是利用了這個弱點,所以現在來說這位太皇確實是厲害。

他自己一個人竟然會想得這麼遙遠,而且他將法陣開發到這種程度,總體的來說他也給了劉俊芝一些啟試,所以劉俊之知道如何正確的打開這個機關。就需要一個人,這個人就是素天陽,其實從他們走路了那個村落之後,就已經開始受到法陣的影響。

所以他們從一開始就中招了,而且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只不過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根本不是什麼衣冠冢。他們現在還在那村落當中來回的轉動,也就是說,對於他們來說,他們現在所做的事情是毫無意義的。

……

素天陽看著進入農村當中的所有人。他扁了扁嘴,因為裡邊還有他女兒。可是現在來說這是泰皇對他們的考驗,所以來說自己只能在外面看著,不能插手,這對於一個父親來說。確實是心裡有些難受。可是他也知道,如果這些人不過這一關的話,那麼就無法進入真正的衣冠冢當中,因為這一關已經是危險重重。如果他們連這一關都突破不了的話,還何談什麼進入衣冠冢,進入太皇的墓穴當中。

因為連這裡都闖不過去,那麼來說剩下的東西他們根本就過不去,所以現在他只能靜靜的看著,雖然他是靜靜的看著,可是他的身邊還有一個人,一個手裡拿著酒葫蘆的少年人。

這個少年人。嘴裡一邊喝著酒,一邊看著這些,在村莊里陸陸續續轉動的人。

他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繼續喝他的酒。

這個少年人素天陽當然認識。

而且也知道他是誰,並且知道他是十分的厲害。自己是大地的化身,所以自己的生命和神武大陸是相連的,只要神武大陸不滅,自己就滅了不了。但是這個少年人則不同,他只是一個達到了武神九重的人類,但是他卻還活著,一直活到現在,因為從太古活到現在的話,最起碼有十幾萬歲了,可是他還是保持在少年人的模樣。

而且他也似乎沒有衰老的蹤跡,所以來說這個人是十分厲害的,同樣他也十分忌憚這個人,因為這個人就是當年將他的位置傳授給自己的人。

因為他們中間雖然隔著兩代人皇,可是那兩代人皇並不是第二代人皇所傳下來的。而是在非常時期行非常之事。由人皇殿所任命的人皇。但是素天陽知道自己是接受了他的位置。

同樣他也知道眼前這個人是誰,准皇如來。

Leave a Reply